返回

老子是草莓味的+番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4章

怎麼硬的肉抓在手裡,好像捧著自己親兒子一樣細細地撫mo它,更甚俯下身把它含在了口裡。

男人果真是下半身動物。

剛才我還對被兩個男人tian聞感到噁心,現在卻在他們手中快活的就要昇天。

為了偽裝昏迷我還強忍著不發出過去強烈的呻吟,誰知道從唇邊xie露出來的破碎的悶哼更讓他們激動。

就在他們兩個的tian捻跟口交中,我顫抖著身體sh_e出一道ru白色的液體。被那個對著我的下身讚歎不已的男人接住,tian進嘴裡。

媽呀……我喘著粗氣,想盡快脫身,卻忽然看到那個吃了我精ye的男人俯下身來——結結實實地親上了我的嘴巴!!!

過於震驚導致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一股清甜的草莓味道在我們交纏著的唇舌間瀰漫。

另一個tian我的男人見到此相,也湊過來想吻我。

我猛地回神,弓起身子就是一腳,直把他們倆踹的跌在地上。我雞血上了頭,再抄起手邊的板磚一人給他們來了一下,兩個人就頭破血流的倒在地上了。

媽的。

我狠狠吐了幾口唾沫,乾嘔一陣,穿上褲子一搖一晃地出門去找了個電話亭,撥打了報警電話。

警察很快趕到,逮捕了這兩個襲擊我的男人。

奇怪的是,這兩個男人在醫院甦醒後,居然坦白說自己只是普通的小偷,原本在附近的一家戶主那裡偷了個盆滿缽滿,正準備回去分贓,誰知道半道上遇上一個身上帶著草莓味道的男人,稀裡糊塗地就過去把他打昏了想強ji_an他。

雖然這份供詞聽起來完全沒有可信度。

可是這倆小偷聲淚俱下,一臉無辜……影帝都沒他們演得好。

我聽完警察的話,掏出包煙來點了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

媽的。

打了個電話給老王:“老王,麻煩你把上回那家研究所的電話給我。”

我現在的心理狀態很不好,剛剛聯絡了研究所的白大褂,他在電話那頭親切地告訴我,原來我參加的這種人體實驗,除了會把體液變成草莓味的之外,還有一種特殊的副作用。

在我排出這種草莓味道的體液的同時,會伴隨一種特殊的荷爾蒙散發出來。

具體的他給我解釋了一大堆,我只聽懂了箇中心思想。就是老子體液排出的越多,特別是在密閉空間,就越有讓人想上的衝動。

我操你爺爺的祖宗十八代!

白大褂無辜地說這些在當初的合同裡都寫著的。寫你媽的!全是不知道哪國的語言,我半句看不懂,要早知道有這種副作用鬼才會做這種坑爹的實驗!

最後他告訴我,這種人體變化不會持續很久,一個月就會消失。

我這才長舒一口氣,掰著指頭算算日子,還有不到兩個禮拜,所以說這段時間只要我好好注意,儘量別在人前出太多汗,捱過去就沒事了。

現在想想我當初真是太天真了。

這回老王給我介紹了個輕鬆點的活,臨時快遞員。

一家新開的快遞公司,在我們這片人手不足,而我從小生長在這座城市,基本上每條街每塊磚我都見過走過,腿腳也利索,又有老王擔保,自然是不二人選。

這天我開車去市中心的一家辦公樓送檔案,走進這棟大樓的電梯,我鞋帶鬆了,蹲下去系。

就在我係鞋帶的這段時間,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進電梯,站到我身邊,電梯門啪地一聲合上。

待我係好鞋帶站起來,一看站在我旁邊的男人,瞬間就出了一身冷汗。

那人注意到我的臉,更是嚇得臉色都白了。

這不

正是幾個禮拜前被我的草莓味引誘,結結實實操了我一頓的總裁嗎!

想到當天的情形我頓時覺得後頭有點發癢。

總裁臉色發白,不動聲色地往旁邊挪動了幾步,好像我是什麼一碰就會致命的病菌。

我翻了個白眼,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要把他怎麼著了,上回明明是你上的我好吧。

不過這氣氛也確實尷尬。

我翻弄了一下手裡的檔案,這是要送到樓上的一家公司去的,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只說是很重要的檔案。

我倆在電梯裡站了好一會兒,忽然意識到一件奇怪的事。

為什麼電梯沒動?

我心頭一緊,連按了好幾下電鈕,電梯一動不動。

不會這麼背吧。

總裁也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趕緊按動電梯的呼救鈕,“喂喂,有人嗎?有人在嗎?”

沒有人回答。

我使勁敲打起緊閉的電梯門,試圖用力把它掰開,可這門好像是拿502膠水粘上的一樣,任憑我怎麼用力它就是紋絲不動。

電梯沒開啟,反倒我出了一身汗。

我正擦著汗呢,忽然,這本該靜謐的空間中傳來了一段突兀的喘息聲。

這聲音我是聽過的……還沒等我做出反應,紅著眼的總裁就一頭撲倒了我,拿他的下半身在我身上發瘋地蹭起來。

我日你爺爺的!

我艱難地把他的臉從我脖子上掰開,狠狠扇了他一巴掌;“喂!清醒點!這兒可有攝像頭呢!”

那總裁卻好像魔怔了一樣,對我的話一句也聽不進去,而且已經開始上下其手扒我的褲子。

操!

我怒道,怎麼都跟狗一個樣!

這回他上我的時候明顯猴急得多,見我反抗,就用一隻手按住我的雙手,兩隻腳壓住我的腿。明明看他挺瘦弱的,一個總裁,平時又不幹什麼活,居然能把我壓制住到動彈不得,這力氣到底是哪裡來的啊!

我心跳得奇快,從我的角度望下去,他的褲dang已經鼓出來很大一條,一想到那玩意兒曾經在我的菊花裡進進出出,心裡就一陣發毛,更加劇烈地掙扎起來。

總裁喘著粗氣,扯開我的工作服。

今天我沒穿多少衣服,很快就被他掀出一塊白花花的x_io_ng口,他愣了一下,看了看我的臉,再看看那塊肉,接著就張開嘴,毫不留情地在上面咬了一口。

我嗷一聲叫出來。

“屬狗的啊你!”

總裁不聽,咬的更加賣力,力道大的活像要咬下一塊肉。嘴裡還在悉悉索索地嘟囔著什麼。我仔細一聽,居然是“讓你打我,讓你打我,讓你打我。”

我臉上黑線下來,看來當年那檔子事對他造成的yin影不小啊,再看他一臉惡狠狠的表情,情y_u也有,倒是憎惡的樣子更多幾分。

想到這裡我忽然就沒心思掙扎了。

當初把他一個大好青年差點打的一命嗚呼,本就是我不對,現在他這幅模樣也不是他自己想的,人家肯定恨得我牙癢癢呢,哪有功夫過來跟我上床做愛。

一見我軟下來,總裁立刻精神了幾分,照著我的x_io_ng口又是一陣亂咬,把上面弄得青青紫紫,活像受了什麼酷刑一樣。

他手上也不閒著,褲子在我的默許下很快被扒了下來,開始著重照顧我後面的穴口。

也不

如果您覺得《老子是草莓味的+番外》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020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