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她太過嬌柔

表小姐她太過嬌柔
書名:表小姐她太過嬌柔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阿囤
更新:2022-09-08 08:53:49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表小姐她太過嬌柔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蘇遠寧國公府來了個貌不驚人的表小姐,她纏綿病榻,一身癆病,嬌弱的不成樣子。世人皆知,寧國公府的小世子,一身逆骨,烈馬熬鷹無所不通,尤其是他那張嘴又狠又毒,平生最厭嬌柔美人。姜笙對此有所耳聞,她低頭瞧了

殘疾大佬的替婚甜妻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回去馬車上,賀秋濃嘴角的笑就沒放下過,靠在姜笙的肩頭,撅著嘴抱怨道:“三哥哥是不是早知道了訊息,故意瞞著不與我說?”

賀嶼安掀了掀眼皮,語氣涼薄道:“你想去?”

賀秋濃猛地端正了身子道:“三哥哥不是明知故問嘛!”

“考慮清楚,春狩圍獵,太子必然在。”

話音一落,賀秋濃便募自洩了氣,癟了癟嘴,方才的欣喜登時便煙消雲散,無可奈何的白了賀嶼安一眼。

姜笙只是乖巧的坐在一旁,對於春狩一事,她無甚興趣,賀秋濃去,她便去,她若不去,她便在府中歇著,也是好的。

賀嶼安見她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只是斂了斂眸子忽然道:“你父親叫姜稽?怎沒聽你說過?”

姜笙微愣,咬了咬唇道:“世子爺未問過。”

她眸中閃過一絲痛色,自父兄離去後,她無法直談二人名諱,只是單單聽旁人說起,她都難免心生傷意。

賀嶼安自是敏銳察覺到了,咬了咬唇抵住牙關道:“你父親是寫的一手好字,宮中多拿以做典範,尚還存些墨寶。”

他話只說一半,而後只看向她,憑她的聰明,當知道自己的意思,只要她肯開口。

姜笙瞳裡閃過一絲猶豫,而後卻只是垂下腦袋道:“父親泉下有知,當很是欣慰。”

賀嶼安抿了抿唇,嗤了一聲,卻未在言語一句,轉頭看向一側。

姜笙有些莫名,見他態度忽然驟轉,心下有些不安,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又垂下了腦袋,果如外間所傳,世子爺脾氣陰晴難測,索性方才未求他辦事,若是方才求了一兩句,憑著他的脾氣,怕是又要惹他厭煩。

很快便到了國公府,幾人皆心事重重的下了馬車,他們各自剛回了院子,孔靈喬的馬車也停落在府門前,她剛一下馬車,便對著一旁的媽媽問道:“老夫人可休息了?”

那陳媽媽看了眼天色道:“這天色估摸著老夫人已經歇下了,姑娘可是有什麼事要找老夫人?”

孔靈喬咬了咬唇道:“是有些事。”

“那是不巧了,若不是什麼太要緊的事情,姑娘還是等明日吧。”陳媽媽是老夫人身側服侍的老人,熟知老夫人生活習性,聞聲不禁開口提醒道。

孔靈喬雖有些不甘,卻是不敢造次只得點了點頭回了屋子。

翌日一早,孔靈喬見天色矇矇亮,便請安進了老夫人的宅院,在意暉院呆到日落下山,都未出來,直到晚膳用膳時,才攙扶著老夫人,亦步亦趨的去了膳廳。

今日膳廳,只女眷在場用膳。

高門貴族用膳,向來尊著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姜笙更是恪盡其中,用膳慣來只是低頭吃飯,只是不知為何,她總覺得有人盯著自己,那眼神沁涼,脖頸都有些發寒,只是一抬頭,卻什麼都瞧不見,偶不是卻是能撞上孔靈喬笑盈盈的臉。

只見她端著一張笑臉看著自己,姜笙雖詫異,卻只是頷首報以一笑。

又垂下了腦袋自顧自用膳,她慣來只夾在自己眼前的兩道菜,只是今日的菜色好似與以往不同,辛辣嗆口了些,她雖不停的喝湯潤嗓,到底是沒忍住咳嗽了兩聲。

“咳咳....”兩道聲音在飯桌前格外清晰。

老夫人忽的擱下了碗筷,看向她道:“身子還沒好清?”

姜笙有些惶恐,見她一臉慈愛之意忙道:“自到國公府後,將養的已好了大半,只是些老毛病未好,勞老夫人擔憂了。”

一旁的孔靈喬現狀道:“妹妹身子實不大好,這些日子也一直病懨懨的,昨夜還在在外頭跑,定是見了風的緣故吧。”

姜笙詫異的看向她,有些不解她的意圖。

下一刻便聽老夫人道:“既知自己身子不好,便好生養著,這樣,什麼時候養好了身子,什麼時候再出院子,莫要再跟著濃丫頭身後胡鬧了,你這整日跟著她亂跑,身子哪能好的清!”說罷還轉頭對著一旁的王媽媽道:“她身邊可安排掌事的媽媽吧?”

王媽媽點了點頭道:“還未來得及差使,老奴這便去安排!”

謝婉皺了皺眉頭,正要拒絕,就聽老夫人道:“倒也不著急,你先去幫襯著吧,人可慢慢再挑,先將她按在屋子裡,養好身子才是最要緊的。”

轉頭又對著長公主道:“阿濃你也當好好教教,十二年歲,已經不小了,莫讓她總在外頭跑了!”

賀秋濃無端便點了名,這話裡話外都在指摘她不安分,她實在覺得冤枉的很,近來她規矩習禮很是長進,教習媽媽都連連誇讚了好幾句,母親亦是欣慰的很,祖母不獎賞她便罷了,怎好端端的又責罵她。

正要開口說話,卻被長公主拽了拽衣角攔下,長公主慣來不忤老夫人的意,聞聲只是點了點頭。

老夫人說罷,看了眼眾人道:“今日我有些累,先回屋了,你們慢慢用吧。”

孔靈喬也忙站起了身道:“我陪您回院吧。”

老夫人點了點,而後便起身,一旁的媽媽忙上前攙扶住她,一行人慢悠悠舉步闌珊的走出了膳廳。

老夫人鬧了這麼一出,幾人便也沒了胃口,各自便回了院子。

長公主與謝婉走在前面,賀秋濃拉著姜笙跟在後面,她看了眼前頭的長公主背影,癟了癟嘴道:“好端端的,外祖母這又是鬧得哪出。我母親也真是,祖母說甚便是甚,一句都不肯反駁。”

姜笙亦是不解,她側目看了眼跟在身後的王媽媽,抿了抿唇,老夫人名義上是替她著想,照料她讓她安心養病,可此番舉措,卻是與將她軟禁起來,無甚區別。

不讓隨意出院門便也罷了,身側還加了一人看管著她,提防之意就是在明顯了些。

賀秋濃卻未想的這麼多,見她失神,又搖了搖她手腕道:“你可聽到我說什麼了?”

姜笙回神看向她,點了點頭道:‘老夫人自有她的打算,你我哪裡能想得出,姐姐莫多想了。’

賀秋濃無奈的點了點頭,又嘆了口氣道:“或許吧,對了,那你這樣,還去的了春狩圍獵嗎?”

姜笙示意她看了眼身後的王媽媽道:“不知道呢。”她頓了一下又道:“濃姐姐是要去嗎?可太子他......”

賀秋濃忽的伸出食指在唇角輕輕“噓”了一下,看向長公主的方向,姜笙會意,忙停下了要說的話。

賀秋濃小心翼翼靠近她道:“我不怕他,我都想好了,到時我便時時咳咳都跟你黏在一起,料想他也無可奈何!”

姜笙聞聲失笑,憐愛似的看了眼賀秋濃,覺得她實在是有些天真的可愛了,太子可是能在世子眼皮子底下鑽空子的人吶。

姜笙本想勸她一兩句,但見她興致勃勃,到底是沒說話掃了她興致。

……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