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耳來(入戲)

縛耳來(入戲)
書名:縛耳來(入戲)
類別:現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更新:2022-03-30 09:42:13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縛耳來(入戲)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紀勇濤:要的要的。多少?經理:哦,他自己喝的,加上他請全店客人喝的……_完整目錄線上全文閱讀

殘疾大佬的替婚甜妻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外勤車沿著道路飛馳,東方破曉,天色微微蒼白起來。

紀勇濤的手被綁在後座車窗上方的拉手上,頭上的血染紅了半邊襯衫。楚稼君把油門踩到底,偶爾瞥一眼到後面:要不要去醫院呀?

楚稼君:咱們去醫院好不好?先去包紮一下,然後找個地方吃飯。常熟有家老店的蓋澆面特別好吃……勇哥?你還聽得見嗎?

紀勇濤的左耳還沒有恢復聽力,應該和頭部受創有關。前面的聲音好像離得很遠,帶著微微的嘆息聲。

楚稼君:勇哥,你別覺得我天生就這樣,我很可憐的。我但凡有得選……

他不停地絮叨:這世上那麼多壞人,我給你們介紹幾個,好多呢,夠你們抓一年的。這樣划算呀,你抓我一個人又沒啥用。

楚稼君:這世上好多壞人呢,幹啥盯著我一個人抓?我以後保證從良,金盆洗手,我寫保證書好不好?你就當不知道我的事,回去和單位說抓錯人了……

傷口又劇烈痛起來。紀勇濤低聲怒道:你殺人時候怎麼不怕被斃?

楚稼君:我又不是為了殺他們才殺他們的,我是有目的在的。

楚稼君嘀咕:而且,我能殺他們,你們又斃不掉我。

紀勇濤:那為什麼要繼續這樣活?買個假身份,過普通人的生活,你也未必會被抓到。

楚稼君:我又沒讀過書,除了這個啥都不會呀。

紀勇濤忍無可忍:你他媽的工地搬磚都不會嗎?!

下一秒,尖利的剎車聲響起,一個急剎,紀勇濤重重向前面撞去。

車裡陷入短暫的寂靜。透過後視鏡,他看見了楚稼君的眼神。被那種眼神籠yinJ的東西,彷彿下一秒就會被掃j成碎片。

楚稼君:——你以為我不會殺你嗎?

緊接著,那雙眼睛He上了,他弓起身子,shen呼xi了好幾次,然後搖了搖頭,重新發動了車子;語氣又恢復了正常,只是帶著輕微的顫抖。

楚稼君:勇哥,你別作死。你還有媽媽在老家呢。我要是弄死你,她怎麼辦?

紀勇濤:她有男人有孩子,沒我什麼事。

楚稼君: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沒良心。

楚稼君:哎,勇哥,我這次可真的好多東西沒帶走,咋辦?嘿嘿嘿……待會兒車沒油了,你有油卡嘛?有帶錢嗎?

楚稼君:借我點錢,以後還你。唉,以後有一段時候要靠著你那二百九過日子了。

楚稼君:勇哥?勇哥?你別生我氣嘛,我真的是沒辦法。哎,你想要啥?等我弄到錢了,我都給——

話音未落,一雙被銬住的手從後面tao住他的脖子,死死拉近座椅靠枕,企圖勒死他;楚稼君掙扎著,車子失去平衡;在公路上亂飄。

剛才那一下急剎帶來的拉扯,讓車窗拉手鬆neng了,被穿在裡面的手銬也滑了出來。

他從紀勇濤手裡掙扎出來,還沒來得及穩住方向盤,頭髮就被揪住,那人扯住他的長髮,狠狠將他的腦袋往方向盤上撞。每一下撞擊,車子都會發出可笑的喇叭聲,楚稼君用盡全力將他推開,滿臉是血。

但紀勇濤的目標不是他,在這樣的情況下試圖r搏打贏對方是個豪賭,他的目標是副駕駛座的座位——外勤車的副駕座位下面放著備用槍支,只要拿到槍……

他的body從後座撲向前座,被銬住的手伸向座椅下方。

楚稼君捂著頭,在眩暈中拔出刀,捅向男人的肩膀;紀勇濤整個人都翻到了副駕,左肩捱了結實的一刀,也就在這時,手摸索到了座椅下的槍。

他回身舉槍對準楚稼君,只聽見鏗鏘一聲,匕首開啟槍口,但下一秒握刀的手就被踹中,匕首滑落到了離He器下面;楚稼君一腳踹在他腹部,車體劇烈晃動,紀勇濤被踹在副駕那側的車門上,車門也因為這衝擊力而開啟。失去控制、藉著慣x靠近山崖的車上,紀勇濤半身都懸在車外,肩膀甚至被地面mo_cha到。失控的車很快貼近山崖那一側,他半身懸空,風從下方呼嘯而起。

也就在這一瞬,他舉槍,正式對準了楚稼君。

那人也找回了匕首,撲向紀勇濤。然而,槍口比刀尖到得更快。

近在咫尺的黑色槍口。

紀勇濤扣下扳機。

保持著那種怔怔的表情,楚稼君的眼睛微微睜大了。與此同時,兩人都聽見了那個改變了命運軌跡的聲音——

卡殼聲。

這把老舊的槍,卡殼了。

楚稼君的Shuang_Chun顫動了一下。他微微向後退了退,被血染成粉色的眼眸充滿了難以置信。Shuang_Chun的顫動愈演愈烈,它終於發出了聲音——

是撕破黎明寂滅的野獸咆哮,是瘋子的尖叫,是孩子的哭。

很多年、很多年後,這聲尖利漫長、撕心裂肺的嚎叫,徘徊在他的每個噩夢裡。

幾乎不像是人類能發出的嚎叫,那張*柔的臉目眥yu裂,氣息血紅,就像是古代鬼故事的鬼變——披散的長髮被血黏成一縷一縷貼在他的臉上身上,與所有的絕望、失望、崩潰、無助一起,湧向紀勇濤。

楚稼君嚎叫著撲向他,紀勇濤_geng本看不清眼前,只能_gan到腹部劇痛,一下,兩下,三下——這個人將他按在車nei外的邊界,匕首捅刺了三下。其中有一刀顯然刺進了緊要地方,紀勇濤的呼xi當場就變了,空氣飛速從他的肺部流失,無法留在體nei。

他不得不死死抓住楚稼君的手,讓那把刀留在體nei,避免它被拔出來。

楚稼君的眼睛充滿血淚,像旋渦般像榨zhi機般,往昔所有留在體nei的rou_ruan與希望全部被打得粉碎——他放棄了刀,把它留在紀勇濤體nei,然後奪過那把卡殼的槍,槍口抵住男人眉心,瘋狂扣動那不會j出子彈的扳機。

然後,這個人像斷了線的木偶,無力地逶在他的身上,血發如*練纏身。趴在他的身上,楚稼君嚎啕大哭。

他哭了很久,哭得j疲力竭。

你知道了嗎?

知道我為什麼不殺你,為什麼要留在愛呀河了嗎?

求求你,說你知道吧。

他疲憊地撐起身,髮梢滴著血,垂在男人的臉上。紀勇濤的呼xi越來越艱難,每次空氣進出肺部,都像是經過一個破碎的風箱。刺進腹部的刀太shen,刀尖一直向上刺穿了左側下肺葉。

但殺意來得又那麼快。

紀勇濤把匕首從自己腹部拔出,刺向了他——楚稼君抓住了那刺向自己的刀刃,手指被刀刃割傷。那人本就半身懸空,此刻,body從車nei滑出,沿著公路邊的斜坡滾落下山崖,消失在下方黑色的密林之中。

紀勇濤聽見他尖叫,看見他想伸手拉住自己。

但一切都太晚了。

-

因為黃金展的混亂,珠寶展在A市取消。但相比楚稼君的新聞,展會取消的訊息在這座城市無聲無息被淹沒。

愛呀河小區出了名,楚稼君用來藏r的西餐廳,整條街都鬼氣森森。

大飛被鄰居暫時接去照顧了,大概因為想主人,瘦了很多。

紀勇濤回了趟老家。

他被聯防隊的巡邏員發現倒在樹林裡,送去醫院,被救回了一條命。回去後經歷了持續一個月的停職T查,家中所有和楚稼君有關的東西都被帶走了。

在這之後,他回了一趟家。

母子很多年沒見過面,家裡也知道了許飛的事。只有每天吃飯時,母親和其他家人會和他坐在一張桌上,繼父會帶著碗坐到電視機前,邊看電視邊吃。母親的另一個孩子似乎想和他講話,但每次開口,父母很快就會把他弄去其他地方。

紀勇濤經過了許飛的家,他只在很多年前來過這一趟,記憶中早已找不到那些關於家人的印象。

他在老家只待了三天,然後提前買了票,吃完午飯後回了A市。母親送他到家門口,問了他幾句冷暖,兩人就分開了。

李宇找他吃飯,說了下週回崗位的事。現在查下來,確實是沒有同夥嫌疑,只能說是嚴重失察;但看在他也在追擊歹徒的時候捨生忘死,組織的意見是從輕處理,D罪立功。

紀勇濤:他是不是又作案了?

李宇:他應該是往浙江那邊跑了。

紀勇濤:他想去上海的。可能沿途搶,邊搶邊走。

李宇:他給你來信了,你知道嗎?

紀勇濤以為自己聽錯哦了。

他停職期間,楚稼君沿途寄了好幾封信回A市,nei容在其他人看來很可笑,就是勸紀勇濤“念念舊”,丟下工作跟他跑。

紀勇濤:我和他接觸下來……

李宇:你們那個情況已經不是“接觸”了。

紀勇濤:……我和他住一起的這段時間,就有個_gan覺——他和這個世界沒關係。

紀勇濤:起初以為大學生一門心思讀書所以讀得和社會neng節了,後來想想,他_geng本不覺得自己是這個社會的一員,他沒這概念,沒錢了就搶,不爽了就殺。

李宇:但他在這留了那麼久。

紀勇濤:因為他想變成其中一員。他不是那種被社會排擠出去的人,他是很小的時候被硬x力量剝離出去的人……其實要是……

他說到這,沒有再說。

食堂裡,兩人對坐著,沉默了一會兒。李宇點了支菸,煙霧繚繞,他說了句“太晚了”。

-

回崗前,上面還派了個科研任務下來。好像是省廳引進了一個高階人才,留洋回來的,學的是一門叫“心理學”的課,要讓紀勇濤配He。

單位裡有傳言,說這個科目就是研究j神病的,學成了還會讀心……反正沒怎麼聽說誰家孩子學過這個,神神秘秘的。

來的是兩個人,一箇中年男人,帶著個年輕學生。紀勇濤被叫去他們的辦公室,男人推了推厚重的眼鏡,把他的名字、年齡、生日、職位之類的基本資訊,反覆確認了好幾遍。

紀勇濤:為什麼資料上有的東西還要確認啊?

男人:因為要知道你覺得你是誰。

紀勇濤:啊?

男人:就是,紀勇濤,這是你父母,是外在世界加給你的身份。但排除這些,你希望你是誰?

紀勇濤:紀勇濤啊,不然呢?

男人:你不要對我們有什麼敵意……

紀勇濤:不是,同志,你啥意思?我還能不是我?

男人:如果沒有這個身份,你想成為誰?

紀勇濤笑了幾聲:有錢人。

男人點頭,在筆記本上記了下來。

紀勇濤:等等。還能改嗎?

男人:能。

紀勇濤:……許飛的哥哥。

男人:哪個許飛?

紀勇濤:大學生許飛。

男人:不是楚稼君?

紀勇濤:誰家祖墳噴火能養那玩意兒?

男人:好,那你的弟弟許飛,他是個大學生,他長什麼樣?

紀勇濤:他……

紀勇濤發現,他腦海中的許飛,長了楚稼君的臉。

他躺在椅子上,呆呆看著天花板。男人問:他如果不是楚稼君,就只是許飛,你願意不要“紀勇濤”這個身份,要“許飛的哥哥”這個身份?

紀勇濤點頭。

男人:這個身份能給你什麼?是人生價值?利益?還是……

紀勇濤:沒什麼,就家裡多個人。

男人:你家原本幾個人?

紀勇濤:我一個。

男人:那這個身份給你的東西,不叫“家裡多個人”,叫“家”。

紀勇濤用手掌蓋住臉,低低笑了。

男人:他想要什麼身份?是楚稼君,還是許飛?

為了保證內容的質量,請小主選擇原始模式或者預設瀏覽器看書,也不要翻頁太快哦!

在右上角三個點或者類似工具的小圖示。然後退出“ch_ang訁賣”changdu模式喲!

然後再點選“上一篇”或者“下一篇”,就可以恢復了呢。

彈窗很久就一個的,幫忙點開關閉就可以啦。謝謝小主的支援啦!

其實我們也挺不容易的。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