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液態慾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47章 第46章 46懲罰

“什麼意思?說清楚?”周則楓掙扎了起來,陸昭拍拍他的肩膀安撫他,說道:

“你不是問我氣什麼嗎?我氣你不信任我,覺得自己是替身,氣你有事第一時間不告訴我,氣你陰陽怪氣內涵我,氣你——”陸昭深吸一口氣,穩了穩情緒繼續說,“氣你在誤以為自己是替身的情況下,還覺得沒關係,想將錯就錯下去。”

陸昭把周則楓越抱越緊,“該說你傻還是說你聰明呢?雖然我希望你一直愛我,但前提是你要愛你自己。”

周則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所以,我不是……”

“你啥也不是!”陸昭氣急了,脫口而出,“你就是我唯一喜歡的人,我現在連弟弟也沒了,我只有你了。”

“你他媽不早說?!快把我解開!我要親你——不對,我要……”周則楓又開始劇烈掙扎起來,襯衫就快要掉了,陸昭又把衣服罩回去,點了點他的嘴唇,說:“你就想著吧,再廢話我把你嘴堵了。”

陸昭抓著周則楓的腰,指甲輕輕撓著腰的兩側,剛接觸到冷空氣的乳尖轉瞬又進了陸昭溫熱的口裡。

“唔……”周則楓輕喘一聲,“你到底要幹什麼?”

陸昭沒有回答他。

乳尖被舔著雖然很舒服,但是隻感覺有些癢,在這種讓人抓心撓肺的癢中,周則楓突然想起陸昭的乳頭,本來是嫩粉色,但是如果被玩弄過頭的話會變成淫蕩的豔紅色,要是自己一邊舔吸一邊揉掐的話,陸昭還會控制不住地叫出聲來。

視線受阻的周則楓心理活動變得和感官觸覺一樣格外敏感,一想到陸昭在他身下紅著眼睛喘息的樣子,身下的性器就控制不住地腫脹起來。

“你硬了。”陸昭在他耳邊淺笑。

“我又不是陽痿,你再舔下去我還可能會射。”周則楓洩了氣安靜下來,已經接受了命運的安排,靜待陸昭的下一步。

陸昭的手不斷往下,在周則楓性器周圍徘徊。周則楓的眼睛逐漸適應了黑暗,一片朦朧間,他感覺陸昭俯下身子,接下來他將要做的事呼之欲出,陰莖興奮不已地抽搐了一下,彈到陸昭的嘴邊。

緊接著,周則楓感覺龜頭被柔軟的嘴唇含住,陸昭的舌頭在敏感的龜頭上輕輕舔舐,周則楓一個激動,馬眼又溢位粘液。

“髒……”周則楓想退出來,沒想到陸昭一下子把整根漲到發紅的性器含進嘴裡。

整一天的時間,從來沒給人口交過的陸昭在網上做好了充足的功課,靈活的舌頭繞著龜頭打轉,又轉戰下緣的敏感處不斷來回地舔,虎牙嗑在馬眼緩緩地磨,最後大開大合地吞吐起來,一隻手照顧著進不去的後半截,另一隻手摸到上面碾著乳尖玩弄。

周則楓在那張嘴裡欲生欲死,爽得腳趾都蜷縮起來,控制不住發出一聲聲悶哼。他費盡力氣才忍住了挺腰往陸昭嘴裡戳刺的慾望,氣息不穩:“陸昭,你為什麼……”

陸昭含糊不清地沒有回答他,又進進出出吞吐了一會兒,周則楓感覺自己快要到了。他剛想讓陸昭先用手,不然會射到嘴裡,沒成想就在精液蓄勢待發的時候,陸昭突然鬆口了,前精混著口水拉出淫靡的銀絲。

“啊……呃……”周則楓的性器硬生生被阻斷高潮,離開溫熱的口腔受到了冷落,腰條件反射地往前挺動著,卻得不到緊緻的安慰,感覺很委屈,“我想射……”

“你先彆著急,還有更舒服的。”陸昭從床頭櫃裡翻找出了什麼東西。

隨著一陣嗡嗡嗡的聲音,龜頭突然被震動的物體抵住,周則楓被刺激得“唔”一聲挺著下體彈起來,想要逃離龜頭上可怕的快感,然而行動不便,陸昭還追著他的性器往上面按,另一隻手還掂著兩顆陰囊揉捏。

“怎麼樣?舒服嗎?”周則楓沒有回答他,喘得很急說不出話,腰部還不規則地痙攣著。陸昭沒有等到周則楓的回答,以為他還不夠,於是把檔位又調高了一位。

周則楓被刺激得叫出來:“陸昭……這又是什麼東西?”

“跳蛋啊,”陸昭頗有成就感地說,“我在你家找到的,還是你自己買的,舒服嗎?”

周則楓沒想到,之前和情趣內衣一起下單的跳蛋居然有一天被陸昭用在自己身上,真是現世報。陸昭壞心地把跳蛋往龜頭下方的敏感處,按在上面來回摩擦,周則楓被刺激得激烈掙扎起來,根本不敢挪動下身,只能頻頻搖頭,掙扎著往後退。

“不舒服?”

周則楓一聽,搖搖頭又點點頭,額頭冒著細汗,龜頭有點酸。

“舒服要說出來知道嗎?”

“舒服……唔,我控制不住了……”眼見周則楓腰部不斷抽搐一副快要射精的樣子,陸昭一把握住他的性器根部,周則楓的性器痙攣顫抖著,身子彎成一道弧線,做出射精的條件反射動作,精液卻被硬生生阻隔。

“哥哥求你了,我想射,你別折磨我了。”周則楓挺著雞巴靠在床頭,被折騰得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模樣,令陸昭的身體裡頓時湧起一陣空虛,後穴有點發癢,隱約還有水流出來。

正在周則楓慾求不滿恨不能壓著陸昭操一頓的時候,眼前的襯衫突然被拿了下來。

“周則楓,”陸昭掰著周則楓的頭朝向自己,“看我。”

陸昭身上的睡衣還好好地穿著,周則楓目不轉睛地盯著陸昭把褲子脫下來,露出穿著漁網絲襪的細長雙腿。

周則楓的鼻子一熱,鼻血差點流出來。

陸昭又開始解睡衣的扣子,等周則楓熬過了一顆一顆釦子堆疊起來的一個世紀,陸昭脫下上衣,露出正經居家外皮下的原貌——一套黑色的兔女郎情趣睡衣,將露未露的粉紅乳尖和吊帶絲襪,還有後穴正對著的毛茸茸兔尾巴。

“好看嗎?”陸昭低著頭,不好自然地調整著自己吊帶襪的扣子。“我在你家找到的。”

周則楓雙眼發紅:咬著牙問:“你欠操是不是?”

陸昭跪下來面對著周則楓,把手伸到後面,撥開狀若無物的蕾絲丁字褲,用手指揉著後穴的褶皺,發出咕嘰咕嘰的水聲,“你聽見了嗎?”

“操,快給我解開。”周則楓看著他一臉潮紅的樣子感覺陰莖快爆掉了。他挺著性器雙目發紅,線條分明的腹肌覆著一層薄汗,陸昭看到周則楓性感而色情的樣子,手指控制不住地插進自己的後穴。

“啊……嗯……”

周則楓沙啞著嗓子:“插進去了嗎?”

“唔……進去了,但是沒你插的舒服。”陸昭把雙腿再張開了些,又伸進去一根手指順暢地抽插起來,發出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撲哧撲哧地刺激著周則楓的耳膜。

“哥哥,你轉過來好不好?我想看。”周則楓不知道此時自己的眼神有多可怕,陸昭被寫滿了慾望的露骨眼神看得渾身一顫:“看什麼看,別得寸進尺。”

話是這麼說,陸昭正對著周則楓覺得有些羞恥,於是把屁股轉到周則楓面前,背對著他,同時又插進去一根手指:“周則楓,我怎麼找不到前列腺在哪……”

陸昭的手指不得章法地胡亂抽插著,紅色的媚肉翻出來又被插進去,溼漉漉的後穴水光發亮。

周則楓眼睜睜看著這一切,不得不指導陸昭如何自慰:“你先慢慢來,手指再進去點,可以彎一下看哪個角度更舒服……嗯,就是這樣,再試著攪動一下。”

“額……啊……”陸昭找到了自己的前列腺,電流一下子竄上來讓他軟了腿,可是用自己的手指按覺得有點奇怪,又進出了幾下,總是覺得手指不夠長,努力地把手指往裡面捅,溼潤的後穴開始撲哧撲哧冒水。

周則楓看得眼睛都直了,手上不停掙扎,他不知道陸昭用了什麼方法把自己捆得這麼緊,他忍得雞巴快爆炸了都只能眼巴巴看著。

“陸昭,你剛剛還說心疼我,都是騙人的。”周則楓恨恨地說。

“要不怎麼叫懲罰?”陸昭覺得手痠,把手指抽了出來,帶出一股溼淋淋的水漬。他轉過身來,坐到了周則楓大腿上,兩腿之間就是周則楓挺立的性器。

“看好了,我要進來了。”陸昭卡住周則楓的下頜,強迫他往下看。

陸昭扶著周則楓的肩膀,把周則楓的雞巴一點點喂進後穴裡,碩大的龜頭頂開褶皺長驅直入,陸昭慢慢地坐了下來,直到性器破開鬆軟緊窒的小穴被坐到底,整根雞巴毫無間隙地填滿嫩穴,把陸昭喂得滿滿當當的時候,兩個人都發出了饜足的喟嘆。

陸昭的穴肉不自覺地收縮蠕動著,腰有點軟,卻還是試著抬腰把性器抽出一點又坐下去,穴肉和陰莖上的青筋毫無間隙地摩擦,因為是自己掌握著主動權,所以更能清晰地體會抽插時細微的感受——他甚至能感覺到陰莖的形狀和上面盤根錯節的青筋。

陸昭深呼吸幾口氣,想緩過最開始的脹痛感,後穴不斷收縮著,周則楓被吸得喘息不斷,伸出舌頭舔陸昭的手,說:“快動一下,我受不了了。”

緩過最初的不適感,小穴開始含著肉棒上下套弄起來,陸昭塌著腰,鍛鍊得當的大腿肌肉帶動腰身,在周則楓的胯上快速激烈地起伏,陸昭剛剛手指一直搔不到的癢終於緩解一些,但依然需要不斷地讓堅硬粗長的肉棒捅到後穴最深處才能真的滿足。性器整根抽出又插入,一下又一下重重地蹭過敏感點直逼前列腺,爽得陸昭放聲呻吟,不知不覺淌了一臉的眼淚。

從周則楓的角度看,陸昭在他身上不斷起伏取悅自己的樣子簡直騷爆了,閉著的雙眼上是情不自禁顫抖的眼睫毛,兩頰不正常的潮紅,殷紅的雙唇還不斷叫著“則楓”。還有覆著黑色蕾絲的粉紅色乳尖,丁字褲兜不住的挺翹性器,和漁網襪網住的可愛腳趾。

周則楓快被逼瘋了,悶吼不斷,靠在床頭被陸昭坐奸的快感無法消解,已經滿溢到快讓他溺亡。

過了一會兒陸昭好像有些累了,速度慢了下來,周則楓突然開始挺著腰發力上下抽插起來,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像一頭髮瘋的野獸兇猛地進攻。

陸昭被頂得渾身無力,看到周則楓微張嘴唇伸出舌頭索吻,就迎了上去,強硬地扣住周則楓的下巴和他接吻。周則楓的嘴巴就被狠狠攫住,舌頭被含著舔弄,只能發出意味不明的嗚咽,肉棒被夾得發麻,周則楓覺得自己快要射了,又狠狠地頂了幾下,陸昭前面後面都溼得一塌糊塗,性器哆哆嗦嗦地射精後,整個人因為高潮而失神顫抖。

“把我解開。”周則楓低聲說。

“歇一會吧。”陸昭把手伸到周則楓身後解開了領帶,沒想到周則楓恢復自由後再也忍不住,雙手掐住那對晃眼睛的乳尖,同時挺腰狠狠地向上一頂,正好重重地撞在前列腺上,爽得陸昭哭叫一聲,腰一軟差點倒下來。

周則楓看到床頭櫃上的兔耳朵,拿過來戴在了已經失神的陸昭的頭上,然後毫不留情地揉捏著乳尖,像要把它們掐出蜜桃色的汁水來,同時快速抬腰向上抽插,這個姿勢可以操到最深。

陸昭頭上的兔耳被頂得一顛一顛,看著又騷又浪。本來他還能塌著腰配合周則楓,又被頂了幾下之後腰一軟趴倒在周則楓胸前,被周則楓箍著腰向上頂刺,每一下都入到最深處。

陸昭覺得四肢百骸都要被頂散了,說出來的話被撞得支離破碎:“太快了啊啊啊……慢一點嗯……我受不了了……”後穴承受著性器打樁似的搗弄,陰囊拍在會陰上又是一陣陣頂不住的快感,陸昭的性器一抖一抖的,眼看又要洩了。

周則楓立刻把性器抽出來,把陸昭壓在床上,還沒離開一秒的性器又重新插進溼軟的小穴,陸昭又是一哆嗦,被頂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我說歇會兒……!”

周則楓前額的頭髮溼成幾綹,隨著高頻率撻伐的動作顫顫巍巍地垂著,陸昭有點見不得他這樣被慾望纏身的樣子,不太自然地移開眼,卻被周則楓掰著下巴轉過來,“看我。”

周則楓一邊狠狠地操著,一邊把手伸到下面重重地揉捏他被漁網襪勒出紅痕的臀肉,陸昭的眼淚被快感直逼而下,淚眼朦朧地搖頭瞪著周則楓:“你他媽……不要揉……”

“不要揉?那可以打嗎?”壓根沒想徵求陸昭的意見,周則楓把陸昭翻過來背對著自己,一個巴掌落在陸昭柔軟挺翹的屁股上,陸昭前端的性器隨之一顫,龜頭上掛著的前列腺液被打得甩出來。

有點疼,但更多的是奇異的快感,陸昭抖著身子,只是被打了一下屁股就洩了身。

“哥哥怎麼這麼敏感啊?被打屁股很舒服嗎?”周則楓被高潮的穴肉咬得渾身舒爽,緩了一會兒才忍住射精的衝動。

“給我閉嘴!……周則楓你個王八蛋。”陸昭迷濛著雙眼,倔強地謾罵,這副不服輸的樣子讓周則楓雙目發紅,被激出了凌虐欲的獸性,想佔有他,侵略他,想把他操到哭出來。

“舒服嗎?舒服就要說。”周則楓惡作劇似的學陸昭的話,龜頭抵著前列腺的軟肉緩緩磨著,把他逼到無路可退。

陸昭腦中一片空白,被前列腺的可怕快感搞得崩潰地哭出來:“舒,舒服啊啊啊……”

周則楓感覺自己快射了,猝不及防開始加速,把穴口打出了一片白沫。

隨著交織在一起的兩聲低吟悶吼,兩人同時到達了高潮,陸昭被噴湧的精液射在敏感的肉壁,絞著周則楓的性器許久不動,全身痙攣著,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

如果您覺得《液態慾望》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437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