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液態慾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2章  02 結仇(5/5)

【控j,意為控制jj,或者邊緣控制,擼j的一種,但是常常在快到gc的時候停手,讓即將達到jj臨界點的xing_fen_gan冷卻下來。如此不斷往復多回,再最後jj。即在gc的境臨界點邊緣瘋狂試探,控制他人jj。

本來是醫學上治療早洩的一種方法,但更多是特殊x癖好群體的一種愛好。】

以上是周則楓之後上網查到的nei容,也是陸昭私底下的愛好之一。

作為一個給人控j的“農”,陸昭不經常約人,只因為符He他要求的“牛”並不多——身高體重身材大小長度,甚至臉蛋,缺一不可,但是因為他出色的技術和x冷淡的影片風格,雖然只控過個位數的牛,在推上粉絲數也十分可觀,一度成為圈裡炙手可熱的控j師。

後來因為忙於工作,他很久沒有j力去忙活這些,某天得空上推,看到關注的人轉發一個影片到自己首頁來,他開啟一看,是普通的男人洗澡,但是說普通又不普通。

偷拍角度讓整個影片充滿了禁yu意味,滿足了人的窺探yu,畫面中的男人看上去有一米八五打上,舉手投足間肌r群有力健康卻不會讓人覺得過於強壯,窗外的光線打在他的肩膀上,和浴室氤氳的霧氣一起,讓男人的body有如古希臘的神祗,曖昧中平添了些不可冒犯。

然而接下來鏡頭往下,又鋪上了一層旖旎的底色——微微隆起的Xiong肌、塊塊分明的腹肌,倒三角的黃金身材比例,還有臍下三尺的*處,看得陸昭一挑眉——沉睡著的狀態都這麼大,要是boqi還不了得?

影片中的人沒有露臉,只有線條流暢完美的下頜線,陸昭眼看著男人開始往身上打泡沫抹沐浴露,他一隻手叼煙點火,另一隻手在一片煙霧繚繞間往身下活動。

等這麼影片迴圈了不知多少次,陸昭終於結束,拿起紙巾面無表情地清理。

他jin_ru賢者時間,打開發布影片的人的主頁,這個賬號他之前瞄到過,那時粉絲還沒破萬,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影片,他Zhang了不少粉,躋身兩萬粉網黃行列。

他簡介貼著onlyfans連結,還標註賣原味,加微信有門檻,陸昭眉頭一皺,繼續往下翻。

除了那條影片,往下的都是一些圖片和自慰影片,配文不堪入目,打破了影片中朦朧美好的氛圍,讓陸昭有點下頭。

不過緊接著他就從一張腹肌照中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那個影片陸昭畢竟看過那麼多次,不可能沒發現影片中的男人的下腹處有一顆淡淡的小痣,可是照片中的男人卻沒有,並且除了那個影片,之前釋出的照片影片中也都沒有。

陸昭幾乎可以確定這個影片是偷拍的。

沒有什麼猶豫,陸昭給這人發了一條私信。

他shen諳男通訊錄的尿x,知道以這個影片的熱度,這個男人的私信肯定塞滿了百鳥朝鳳圖,亦或是通幽洞微圖,然即使九成沒有下文,他也想試一試。

陸昭忍不住想,這樣的天菜在自己的控制下求j不能,痙攣著大tui_geng,肌r都Zhang起,會是怎樣一副樣子。

段凱當著輔導員的面刪了那段影片,_gan覺把這輩子的臉都丟光了。

要是傳出去,他偷拍周則楓洗澡的事情被他前nv友吳薇知道,那他真不知道怎麼做人了。

偏偏這個周則楓還哪壺不開提哪壺,又提起他前nv友,段凱心想,吳薇為周則楓找自己那麼多次,哭過鬧過那麼多回,周則楓居然什麼都不知道。

段凱躺在宿舍床上,想起吳薇和自己戀愛的時候,就百般求著段凱把她介紹給他的室友認識,見了還不夠,還說要加他們為好友,美其名曰讓室友們監督段凱,才好和吳薇隨時溝通——可惜那場聚餐周則楓要打比賽沒去,不然段凱只會更丟臉。

現在想想,吳薇估計從那時就已經移情別戀了吧——或者她從來沒喜歡過段凱,和段凱在一起只是為了接近周則楓,不然也不會在和自己分手後一個星期,就馬不停蹄跟周則楓表白。

令段凱更生氣的是,周則楓拒絕了。

段凱給周則楓看過吳薇的照片,可吳薇問他記不記得她是誰的時候,他毫無印象。

在段凱眼中,吳薇是自己追了一個學期才追到的藝術學院系花,為了滿足她買這買那的願望,他還利用體育生的身份當網黃賣原味,他最寶貴的放在心尖上的人,在周則楓眼裡卻是路人。

後來周則楓打比賽受傷,去了國外休養,段凱心中生出隱秘的快_gan和幸災樂禍。

周則楓休學的這一年,吳薇還和段凱斷斷續續聯絡著,他承認自己還對吳薇餘情未了,兩人曖昧了一年,周則楓的回校又將一切打回原形。

當吳薇旁敲側擊向自己打聽周則楓時,段凱心中的憤懣和不滿拉到滿值,可是他人慫,也沒有對周則楓做什麼,只是他知道周則楓恐同,就故意偷他的neiku襪子賣給男人,後來買家加錢要求要影片,他本想自己隨便錄一個交差,直到周則楓訓練後和他一起進了游泳館的公共浴室。

不知是不是鬼迷了心竅,段凱躲在暗處,偷偷錄下了影片,發給買家,同時發到了推特。

那個影片讓他Zhang了不少粉,看著底下人的評論,他嫉妒,也體會到周則楓被人褻瀆的神奇爽_gan。

本想找機會再偷拍一次,沒想到那麼快就東窗事發,還鬧到了輔導員那兒去。

周則楓事後還假惺惺約他喝酒,段凱神志清醒,看著周則楓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樣,心中妒恨更shen,而周則楓的無心之語更刺痛了段凱,撕開了他yu蓋彌彰的偽裝——他不是同x戀,卻在推特裝同x戀。

回宿舍後,段凱收到了吳薇的微信,她顯然是得知了這件事。

【段凱,你居然是……?我還以為你們體院gay多是刻板印象,那之後我們可以做姐妹啦[偷笑]】

這是壓倒段凱這隻駱駝的最後一_geng稻草。

段凱關掉微信開啟推特,第一個看到的私信來自於他關注的一個控j師。

【影片裡的人不是你吧?】

段凱被戳中,在對話欄寫寫刪刪,最後發了個【?】。

陸昭沒回答,只問:【影片怎麼刪了?】

【想刪就刪咯。你說影片的人不是我,那見一面不就知道了。】

陸昭有些驚訝。

【可以,你也在g市?】

【對。】

【那先說好,我會錄影。】

【我知道,我還喜歡露臉,你發上去的時候別打碼,】段凱nei心毫無波動地打字發過去,【另外,我有點小癖好,喜歡裝純裝不懂,算是cosplay吧。】

陸昭腹誹,心想這癖好夠奇葩的。

【ok,我這幾天沒空,過幾天我把地址給你。】

段凱下了推,心想,不是恐同麼?我讓你社死。

陸昭見到周則楓的時候,確定這就是影片裡的人。

眼前的男孩看上去二十歲左右,一副大學生模樣,氣質乾淨陽光,長相英俊,看上去neng得能掐出水來。

雖然穿著衛_yi和寬鬆的五分短ku,但不難看出他_yi_fu下蟄伏著的肌r。

陸昭把周則楓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想象他被扒掉_yi_fu的樣子。

把人引到二樓,這人還傻不愣登地到處看,他以前約過的哪個不是從善如流,陸昭正要不耐煩,又想到前幾天這人說過的——“我喜歡裝純”。

好,那就陪你裝純。

沒想到周則楓說陸昭是治療失眠的老中醫,陸昭差點沒緩過神來,反應過來之後便隨便信口胡謅了。

陸昭讓他neng了_yi_fu去坐著,周則楓也愣愣的,只蹦出一句:“治失眠不是拔罐啊針灸啊推拿什麼的嗎?為什麼要neng_yi_fu?”

“隔著_yi_fu拔罐針灸推拿嗎?”

“……”

周則楓被說_fu了,他neng了上_yi,露出一身薄肌,然後向陸昭投來問詢的目光。

為了保證內容的質量,請小主選擇原始模式或者預設瀏覽器看書,也不要翻頁太快哦!

在右上角三個點或者類似工具的小圖示。然後退出“ch_ang訁賣”changdu模式喲!

然後再點選“上一篇”或者“下一篇”,就可以恢復了呢。

彈窗很久就一個的,幫忙點開關閉就可以啦。謝謝小主的支援啦!

其實我們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您覺得《液態慾望》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437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