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液態慾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4章  04 控j(5/5)

“啊……啊……呼……”

周則楓什麼也看不見,身處在一片黑暗中,眼睛前的領帶被汗水*透,因為太過強烈的快_gan而呼xi困難。

陸昭好像neng了手tao,一想到他那rou_ruan修長的手正覆在自己的ji巴上,周則楓就xing_fen得可以狂跑五千米。陸昭一開始把他的*頭抵在自己He並的手指上,接著用指關節一_geng_geng捋過,饒是周則楓這樣的猛男壯漢,也難以抵禦這樣的快_gan,直接吼出聲來,馬眼處水漫金山。

陸昭的花招很多,捋了一會兒又換了方法。他一隻手撓著會*處,周則楓能_gan受到他的指尖刮過*囊下面的那條隱秘的縫,每刮過一處,周則楓便隨之顫抖,他的另一隻手上有繭子,搔刮*頭下緣的冠狀溝,rou_ruan的指腹揉搓馬眼,有繭子的地方掃過去又痛又爽,指甲間或刮過鈴口,帶起陣陣電流。

“太……太爽了,快!……”

周則楓爽得一雙肌r勃發的tui瘋狂顫抖,Xiong肌腹肌上覆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珠,他渴求得到更多,可陸昭卻慢條斯理地,用虎口夾著他Zhang成李子一樣的*頭,像擠*似的,從鈴口榨出更多透明黏稠的前列腺ye。

“看你哭得,多傷心啊。”陸昭的指尖揉揉不斷哭泣的馬眼,對著直喘氣的周則楓說,周則楓什麼話也說不出口,挺著胯想要獲得更多快_gan,陸昭放開手,好以整暇地fu_mo他的大tui_geng和小腹,剎那間把所有快_gan都剝奪,就彷彿他給自己帶來快_gan一樣輕而易舉。

周則楓_gan覺自己的全身心都被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所*控,被寸止的_gan受無比煎熬又無比過癮,周則楓難耐地握緊雙拳,小腹和手臂的青筋暴起,整_gengrBang像燒紅的鐵杵,在空氣中yu求不滿地晃動。

終於,當男人兩隻手再次上下圈住他的ji巴擼動時,周則楓迴歸人類最原始的yu望,挺yao*著陸昭rou_ruan的手掌,陸昭的手收得越緊,周則楓的挺動越艱難,爽_gan就越層層遞進。

這一刻周則楓無比希望自己看得見,光是想想就要j了的場景,如果真實見到——

正要到達時,陸昭又撒開了手,周則楓情不自禁地委屈著哼哼,下身不甘寂寞地做*弄的動作,被潤滑劑和前列腺ye打*的**好像有生命力似的抖動,柱身的青筋條條綻起,喧囂著不滿。

“讓,讓我j……!”周則楓恨不得現在就掙neng了繩子,具體要幹嘛,他也沒概念,只知道自己現在恨這個把自己*於股掌間的男人恨得牙癢癢!

陸昭輕笑一聲,並不理會他,只摩挲著他的痣。

周則楓靠在沙發上,他從沒想到自己會有這樣被情yu*控的一天,從小到大,他的生活都簡單到乏善可陳,除了訓練還是訓練,考進體院之後,身邊的同學戀愛的戀愛,約炮的約炮,搞基的搞基,他卻一心只想訓練比賽,直到受傷去了國外,也依然沒有一天停止過復健。

周則楓不是沒有yu望,只是兩次不美好的親眼所見讓他對x——特別是同x戀產生了厭惡_gan,對於yu望紓解只是一種固定程式,沒有什麼特殊的癖好和_gan情,只是每次解放時他看的都是av,中學時也只對nv孩有_gan覺,所以他篤定自己是個鋼鐵直男。

可如果是鋼鐵直男,為什麼他現在會爽到大tui_geng都在痙攣呢?

周則楓沒胡思亂想完,陸昭那雙要命的手又箍上來,這次他的手法十分狠厲且利落,好像是終於大發慈悲想要他j了,果不其然陸昭下一刻就開口了,語氣有些煩躁:“都一個小時了,我手好酸。”

周則楓從他的語氣裡莫名品出一絲責怪的意味,他狠狠地罵:“*,明明是你不讓我j,你還敢說?”

陸昭這次倒沒說什麼,認命地給他搓ji巴,也不是沒想要使上道具,只是周則楓的**形狀大小都正He他意,純用手更有挑戰x。

終於,陸昭_gan覺到手中的柱身開始微微顫抖,周則楓仰著頭,一聲聲低沉嘶啞的悶哼喘出口,喘得陸昭更硬了。

其實繼續控也可以,陸昭喜歡控制別人,自然樂此不疲,只是周則楓的r體太過誘人,他總是要控制自己不要心猿意馬,不要摸到下面的後*去。

他想,等會周則楓j了,可以順便問下他有沒有興趣留下來過夜,反正這種事在圈裡不算稀奇事。

眼看著周則楓要j了,一雙有力的tui又開始撲騰,突然一抬,踩到了一處硬邦邦的東西。

陸昭一愣,手上動作停了,低頭看著周則楓放在自己ku襠上的腳,喜怒看不出。

周則楓也愣了下,傻傻地問:“這是什麼?你怎麼停了?”

陸昭氣得把周則楓的腳撇下去,虛虛握住周則楓蓄勢待發的x器,說:“你猜是什麼?”

周則楓心中隱約有猜測,眼下又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可是陸昭又開始吊著他,情急之下,他一直在掙扎著的手腕終於掙neng了本來就綁得不緊的繩子,把自己眼睛上的領帶一把扯掉了!

“你坐好……你幹嘛?!”

周則楓非但沒坐好,還迅速站了起來,雙手往陸昭坐著的沙發上一撐,把陸昭整個人圈在沙發裡動彈不得,壓在他身上,急躁地把硬得爆炸的x器往陸昭tui間戳刺,*漉漉的*頭頂在西裝ku上印出骯髒的痕跡。

陸昭被頂得神志不清,雙手被周則楓一隻手抓住按在陸昭頭頂,使他動彈不得。周則楓像條發情的公狗按著陸昭*,陸昭氣得臉都Zhang紅了,眼鏡都起了霧,扭頭往周則楓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周則楓才堪堪停下來。

“你發情了?想j就給我滾回去坐好,從我身上滾開!”

陸昭輕喘著狠狠瞪周則楓,周則楓卻被瞪得更硬了。

他貼近陸昭,看到陸昭鼓鼓囊囊的ku襠,嗤笑一聲說:“你也硬了。”

“你有病?想幹嘛!”陸昭被周則楓箍在懷中,周則楓的手摸到他下身,抽開皮帶拉開ku鏈,把陸昭的**也解放出來,報復x彈了彈他的*頭。

陸昭被彈得*頭流水,把持不住臉上的表情。

“嘖,你他媽欺負我,我說過,等我解開繩子,揍死你。”周則楓趴在陸昭肩頭,一隻手握著自己和陸昭的ji巴上下擼動,平時體能訓練磨出來的繭子粗糲地抵在最敏_gan的冠狀溝,陸昭爽得一陣xi氣,手上不甘示弱得用手心頂著兩個馬眼摩挲。

“那你倒……那你倒是揍啊?壓著我算什麼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等著瞧,你能掙開我再說。”

兩人zhui上放著狠話,下身卻**黏黏地貼在一起mo_cha,周則楓手下動作不停,鬼使神差地抬頭和陸昭對視,打量著對方俊朗的臉和此刻正為了刻意壓抑shen_y而咬得發白的zhui唇。

現在的陸昭終於neng下了冷靜自持的外殼,眼鏡下的雙眼佈滿了迷茫,同他一樣被情yu染成瑰麗的顏色。

陸昭在對視中首先敗下陣來,把目光移向窗外,露出脆弱的脖頸。

周則楓看了一會兒,艱難地挪開視線,開始沉默,臉又埋回陸昭頸間,撥出的熱氣一陣陣打在脖子上,快要把*的面板燻紅燙壞。

午後的陽光恬靜祥和地灑在兩人身上,熱火朝天的曖昧氣氛在房間裡膠著,周則楓一隻手動作,另一隻手一直掐著陸昭的yao,捏他yao間的軟r,摸了一會兒又往下去揉那個挺翹的手_gan極好的pigu。

“你身上怎麼哪兒都軟啊?”周則楓ChuanXi著,用氣聲在陸昭耳邊問。

陸昭起了一身ji皮疙瘩,氣急敗壞地想要阻止,卻拗不過周則楓一身蠻力。此時,周則楓在pigu上肆虐的手驟然摸到了從未有人造訪過的後*,又沿著*口捋過會*,陸昭驚得一彈,到達gc,顫抖著身子j到了周則楓手上。

與此同時,周則楓也快到了,到達頂峰的那一刻,周則楓狠狠地按住陸昭,全身的肌r勃發著,把陸昭的鎖骨想象成zhui唇,用盡全力地吻了上去,還用犬牙在上面咬了個牙印。

為了保證內容的質量,請小主選擇原始模式或者預設瀏覽器看書,也不要翻頁太快哦!

在右上角三個點或者類似工具的小圖示。然後退出“ch_ang訁賣”changdu模式喲!

然後再點選“上一篇”或者“下一篇”,就可以恢復了呢。

彈窗很久就一個的,幫忙點開關閉就可以啦。謝謝小主的支援啦!

其實我們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您覺得《液態慾望》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437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