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液態慾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5章  05 烏龍(6/6)

周則楓一覺睡到了天擦黑才起,是被雪餅tian醒的。

他花了點時間才反應過來自己身在何處,左右摸索了幾下開了燈,雪餅那張臉正對著他,笑得人畜無害。

周則楓在口袋裡摸到自己的手機,眼睛適應光亮後,手指在鍵盤上敲出一連串優美中國話,但是方才這一覺睡得很舒_fu,陸昭的枕頭挺軟的,手下雪餅的狗毛也很蓬鬆,周則楓心情突然沒那麼差了,把話刪掉換了一句:

【段凱,你給我等著。】

段凱沒回,周則楓能猜到段凱這麼做的目的,他扯掉領帶看到一旁的三腳架和相機時,就知道了。

只是他不知道段凱把事做這麼絕的原因,也虧得他和陸昭都*差陽錯沒解釋清楚,段凱的計劃完全漏洞百出,居然還被他得逞了。

不過,還是挺舒_fu的,比自己弄爽多了。

除了物件是個男的,淦,一想到這個就下頭了。

一抬眼,周則楓看到了下午他坐的那張沙發,他不久前就坐在上面,被握著rBang在yu海里沉浮,他還失控得把陸昭壓在身下……

想到陸昭,周則楓又緊急剎住,想要把那些畫面從自己腦海中刪除。

他穿好_yi_fu,鬼使神差地走到沙發前,看到茶几上安靜躺著的一朵小金桂,小心翼翼地拿起來,嗅了嗅,是秋天的味道。

周則楓不知道在想什麼,把桂花放進了口袋裡。

咕咕叫的肚子把周則楓從迷茫混沌中扯回現實,他穿好鞋,一出門就看到陸昭坐在沙發上,金絲眼鏡換成了一副黑框眼鏡,面前的茶几上放著膝上型電腦。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對周則楓這個大活人視若無睹,好像在開視訊會議,zhui上說著“回國”之類的字眼。

周則楓身上汗津津的很難受,問:“我可以借你的浴室洗個澡嗎?”

陸昭終於抬眼,說:“可以。”

周則楓在陌生的浴室洗了個戰鬥澡,發現陸昭一個大男人,沐浴露洗髮水居然通通都是橙子味,周則楓洗著洗著有種自己也變成了一顆大橙子的錯覺。

不過周則楓洗完才察覺到尷尬的地方——他忘記跟陸昭借_yi_fu了,眼下他看著髒_yi簍裡散發著汗臭味的_yi_fu,和置物架上的大浴巾,果斷選擇後者,把浴巾圍在了yao上。

周則楓一出浴室門就聞到飯菜的香味,雪餅站在門口,見他出來圍著他的tui轉,周則楓蹲下來猛擼狗頭,然後跟在雪餅後面,循著香味下樓梯進廚房,看到了繫著圍裙在灶臺前忙活的陸昭。

陸昭沒發現周則楓,周則楓便光明正大站在他身後觀察他的背影。

不得不承認,neng下西裝穿上家居_fu,把金絲眼鏡換成黑框的陸昭,褪去了高不可攀的凌厲,裹上了一身溫暖可親的皮毛,整個人看上去也年輕不少,像個鄰家大哥哥。

周則楓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他突然想到下午陸昭那些腹黑的*,頓時不寒而慄。

“你_yi_fu呢?”陸昭大概是從油煙機的鏡面反j看到了周則楓白花花的r體,頭也不回地問,同時把剁好的排骨放進燉鍋裡。

“_yi_fu髒了,能借我身_yi_fu穿嗎?”周則楓遲來地_gan受到尷尬,轉念一想大家都是男人,在寢室裡籃球場裡,男人的r體隨處可見,這有啥的。

“在這兒幫我看著點火。”陸昭解開圍裙,路過周則楓時瞥了他一眼。

陸昭一開口,周則楓立刻找回了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什麼溫和可親,不過是一時的錯覺。

陸昭去而復返的時候,驚訝地發現周則楓超額完成任務,不僅火看得好好的,還自己做上了紅燒r。

他站在周則楓身後,上下端詳周則楓的body。

渾身上下只裹了一條白浴巾,yao間繫著圍裙,背肌一絕,細yao翹*,有力又長的tui,堪稱完美。

陸昭靠在門口沒看多久,就被周則楓發現了,他手上忙活著,自顧自說:“反正沒幾個菜,不換手了,你去坐著等吃吧。”

“你不穿_yi_fu了?”

“都是男人有什麼。”

周則楓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x,他眼中只有他的紅燒r。

陸昭到餐桌前坐下,像盯紅燒r似的盯著周則楓的背影,越看越滿意。

十分鐘後,飯菜上桌,周則楓餓得怒幹三碗飯,狼吞虎嚥的,看得陸昭哭笑不得。

“你餓了半輩子嗎?別噎死了。”陸昭指了指旁邊的湯,話鋒一轉,“不過想不到,你還會做飯。”

周則楓灌了一口湯,說:“以前在國外學的,不然得餓死。”

兩人沉默著共進晚餐,氣氛一度十分詭異,周則楓憋了半天,把頭從飯碗裡抬起來,尷尬地說:“今天約你的人其實不是我,我以為你真的是老中醫,抱歉。”

陸昭隱約猜到,夾了一塊紅燒r送入口中,問:“所以你不是那個id叫‘臭腳體育生’的網黃嗎?”

周則楓聽到這個名字一陣惡寒,不自在地說:“那是我室友。”

周則楓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說了一下,沒提和段凱結仇的事,只說是同學間的惡作劇。

他抬頭看陸昭,對方臉上沒什麼表情,好像一點也不驚訝。

氣氛陷入僵局,他倆心中各懷鬼胎,一個喝湯一個吃r,一時間餐廳裡都是碗筷碰撞和雪餅在客廳玩玩具的聲音。

周則楓想,眼前這個男人估計也是網黃,此番約錯了人,鬧了這麼大一個烏龍,恐怕只覺得晦氣,雖然都是受害者,但待會兒還是再給人家道個歉,然後趕緊回學校吧,不然快門禁了,今天這一切都當做是一場……

“既然覺得抱歉,那你想過要如何補償嗎?”

周則楓一臉懵B。

“我看過你洗澡的影片。”

“啊……啊???”周則楓錯愕抬頭,對上陸昭shen邃的瞳孔。

陸昭微笑:“你身材很好。”

周則楓:……雖然我自己知道,但我該說些什麼??謝謝嗎???

“謝……”

周則楓的話又被打斷,陸昭又扔下一顆平地驚雷:“今晚有興趣在我家住嗎?”

周則楓舒了口氣,嚇死了,原來是禮貌邀請客人留宿,他決定禮貌婉拒:“不麻煩了,這裡離我學校不遠,門禁也還有一段時間,我待會……”

這次,周則楓又雙叒叕被打斷了,卻不是因為陸昭截了話頭,而是陸昭帶有絲絲涼意的腳搭上了周則楓的小tui,用腳趾在上面打圈,還有越來越往上的趨勢。

周則楓瞬間起了一身的ji皮疙瘩,眼下週則楓就算再遲鈍也明白了陸昭的意思,他看著陸昭,餐桌上雲淡風輕吃著飯,餐桌下那隻腳卻踩在男人小tui上,他心中憤懣不已:男同竟在我身邊!!!

周則楓一把抓住陸昭的腳,卻沒有放開。他義憤填膺地大聲說:“你他媽……我不是同x戀!我是直男!”

陸昭似笑非笑,那隻腳想往ku襠踩,被周則楓及時攔截。

“真的嗎?”

“我不僅不是,我還恐同!我覺得噁心!你懂嗎?我他媽真的不是!……”

周則楓情急之下的話擲地有聲,陸昭訕訕的,把腳收回去,面不改色繼續吃飯,彷彿剛才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我沒有歧視的意思,只是不能接受,我喜歡的是nv生。今天只是個誤會,你,”周則楓手中空落落的,心中徒升煩躁,“那影片可以刪了嗎?……”

“嗯,我等會兒刪了,今天的事,就當做沒發生過。你下午那樣兒,我還以為你是跟我玩yu擒故縱呢,”陸昭把咬了一半的紅燒r放回碗裡,抽紙巾擦了擦zhui,直視周則楓的臉,“吃完就趕緊回去吧,_yi_fu穿好,慢走不送。”

周則楓就這樣被趕了出去。

站在小區門口吹風冷靜了一會兒,下身的xing_fen才被抑制下來,周則楓從不抽菸,現在卻理解他人想要抽菸的心情。

這一天天他媽的都是些什麼幾把事!

回到宿舍時已經熄燈,室友全都睡著了,周則楓心累身也累,忍住把段凱從被窩裡拎起來揍一頓的衝動,把自己塞進了床裡。

他身上還穿著陸昭的_yi_fu,除了neiku有點緊,襯衫和短ku都rou_ruan親膚,上面彌留著淡淡的橙香,應該是某種洗_yi粉的味道,他聞著莫名覺得安心。

周則楓已經很久沒睡過好覺了,今天在陸昭那兒睡那麼久,眼下睏意居然湧了上來,枕著橙香睡著了。

他做了一個夢,夢到那塊只被陸昭咬了半邊的紅燒r,哭唧唧地來找他控訴說,周則楓炒糖色炒了那麼久,陸昭非但沒誇,還只咬了一半,剩下的全進了垃圾桶,他的兄弟姐妹們太慘了!

周則楓在夢裡氣不打一處來,驚醒之後心想,早知道應該把紅燒r全都吃光再走!

第二天,周則楓洗_yi_fu的時候,從衛_yi口袋裡抖出一小朵桂花。

在垃圾桶旁猶豫了片刻,他把桂花安置在書桌上,決定找個時間把它連同陸昭的_yi_fu一併還給他。

這件事就應該這麼翻篇才對。

陸昭把下午拍的影片看了一遍,相機介面上的刪除鍵近在咫尺,他最後還是沒有按下去。

他望向茶几上還沒使用過的道具,把它們收回箱子裡。

為了保證內容的質量,請小主選擇原始模式或者預設瀏覽器看書,也不要翻頁太快哦!

在右上角三個點或者類似工具的小圖示。然後退出“ch_ang訁賣”changdu模式喲!

然後再點選“上一篇”或者“下一篇”,就可以恢復了呢。

彈窗很久就一個的,幫忙點開關閉就可以啦。謝謝小主的支援啦!

其實我們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您覺得《液態慾望》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437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