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液態慾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21章  21 鵪鶉(6/6)

“那我現在抱你去洗澡,洗完澡我給你擦藥好嗎?”周則楓和陸昭打商量,但陸昭依然搖了搖頭。

陸昭現在腦子亂成一鍋粥,身心俱疲,只想安靜躺會兒,只是他自己也沒想到,躺著躺著居然睡著了。

周則楓發現陸昭睡過去了,輕手輕腳地把他抱到浴室,兩人一起洗了個澡,回到臥室才意識到整張床已經不能看了,於是周則楓又把陸昭抱到了隔壁的書房去。

要上藥時,周則楓才看到陸昭tui間的一大片有多觸目驚心。

擠出藥膏輕輕柔柔往傷口上抹,卻還是讓陸昭在夢中_gan受到了疼痛,他無意識地一踹,直接把周則楓踹下了床。周則楓認命般地爬起來繼續給他上藥。

好不容易上完藥,已經凌晨一點了,周則楓給陸昭蓋上被子,去了隔壁房間。

他把髒亂的床單被tao拆下來扔進洗_yi機,從_yi櫃裡找到新的換上。支在一旁的相機早就沒電關機了,周則楓本來已經把相機和三腳架收好放在書桌上,想了想,又將相機的儲存卡拿下來放進了口袋裡。

幹完活,周則楓打算把陸昭抱過來睡,卻發現陸昭在書房睡得很香。

周則楓站在床頭,床頭檯燈的暖光把穿著純棉家居_fu的陸昭融融地裹住,周則楓居高臨下凝視著陸昭被枕頭擠壓得鼓起來的臉頰r,用了很大的意志力忍住戳一戳的衝動。

周則楓站在臺燈的光照不到的死角,側臉*沉一片,如果陸昭此時睜開眼,會看到和平時截然不同的周則楓。

他盯著陸昭的唇瓣,良久後卻逃避似的挪開視線。

周則楓蹲下來看著陸昭的臉,這張雖然俊美j致,卻並不nvx化的臉。

陸昭是男人——這是敲在周則楓心頭的一記悶悶的警鐘,卻振聾發聵,讓他不能再做那個無視火車neng軌的司機。

周則楓掖了掖陸昭的被子,關上臺燈把門輕輕闔上了。

最後,周則楓躺在陸昭家的主臥床上,卻是胡思亂想了一堆,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對男人產生yu望是正常的嗎?

周則楓在搜尋引擎打出這行字,卻找不到建設x的回答。

他莫名想起陸昭說的那句話。

“想抱就抱,哪有什麼不正常?”

世間的行為都能找到屬於他的邏輯,都有條不紊地執行著,如果一切都正常,那唯一的不正常,就是周則楓本人。

他甚至分不清那是喜歡還是ryu,還是單純的新鮮好奇,他只知道自己只是想每天見到他,即使是在醫院,只是一次面診,只是一起游泳,逛超市,吃火鍋,散步,還有很多沒嘗試過的事。

周則楓不知道這些是不是叫做喜歡。

周則楓鼓起勇氣,找到他媽媽的微訊號,發了一條語音給她。

“媽,你睡了嗎?”周則楓的聲音在靜謐的黑夜裡格外低沉,“我好像喜歡上一個男生,你會生氣嗎?”

周則楓知道這麼晚了他媽肯定不會回,於是關了機,決定把腦袋清空。

他想不通,也不願再想,輾轉反側良久,周則楓終於沉沉睡去。

第二天,陸昭被疼醒了,原因是他在半夢半醒間手賤去摳tui間的傷口,好不容易結了一點痂的地方又yi_ye回到解放前。

而且他掀開被子才注意到,這裡並不是自己的房間。

陸昭下了樓,發現這房子裡不止他一個人,走進廚房裡,周則楓剛煎完兩個荷包蛋,見陸昭起床了,便說:“洗洗手坐下來吃飯。”

“你昨晚睡在這兒?”陸昭喝了一口粥。

周則楓點點頭,拿了一個鵪鶉蛋動手剝起來:“昨天太晚了,看你睡著了沒問你,你介意嗎?”

“不介意,反正也沒下次了。”陸昭一口咬掉半個荷包蛋,淡淡地說。

周則楓的手頓住了,陸昭的話每個字他都認識,但拼在一起他卻不理解了:“沒下次是什麼意思?”

“就是吃完這頓飯,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為什麼?”周則楓被這突如其來的通知打懵了,把剝好的鵪鶉蛋放回盤中,“你不是說,你和我都滿意的話,可以……”

“我不滿意。”

“可是我很滿意。”周則楓咬著牙說。

陸昭抬眼看著周則楓:“我記得你說過,‘看你’。”

周則楓雙手握拳,用質問的目光盯著陸昭,好像要把他燒出一個洞來:“是因為昨天的事嗎?是我沒控制好自己,壞了你們的規矩,我保證以後不會……”

“是,但不完全是。”陸昭喝完粥,拿紙巾擦了擦zhui,和周則楓對視,正色道,“是因為昨天我才正在察覺到,我和你撞號了。”

周則楓露出不解的表情,陸昭嘆了口氣,面不改色地繼續說:“你非要我說清楚嗎?我從一開始就想*你,你別說你不知道。”

“我,我當然不知道。”周則楓目瞪口呆,整個人都陷入茫然,緊接著,他想到一個疑點,“可是你比我矮啊。”

“你搞身高歧視啊,別拿矮1不當1,而且我183不比你矮多少好嗎?”陸昭皺眉,語氣不善,頓了一下他又恢復理智,冷靜地分析道,“不過這都不是重點,你不是說你是直男嗎?昨天的行為,你解釋一下。”

周則楓愣住,猝不及防被質問,還是自己還沒想通的事,他只能自暴自棄地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我好像也沒那麼直。”

“好的,假設你現在要和我*,你會是上面那個還是下面那個?”

周則楓的臉噌一下紅了,他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那個畫面,強作鎮定說:“上面。”

陸昭把手交叉放到餐桌上,離周則楓近了些,似笑非笑:“好巧,我也是。”

周則楓聽得懂,同時大受震撼,不過很快他就找到了不對勁的地方:“為什麼要說到*?我們不是農牛關係嗎?只是簡單的控j而已,如果怕我再欺負你,以後你就把我的手和腳都綁起來……”

陸昭搖搖頭,打斷他的話:“我做不到。”

“為什麼做不到,你不是綁過嗎?”

“我是說,我做不到不和你*。”陸昭用那張冷淡無比的臉說著關乎情yu的話,顯得莫名地色情。他盯著周則楓的臉,認真地說:“看到你被控的樣子,就忍不住,所以才有昨天那個意外,你懂嗎?”

周則楓怔怔的,陸昭又說:“我不喜歡失控,所以及時止損。你也不用糾結自己是不是喜歡男的,其實人的x向是流動的,你不必給自己太多壓力,就把這些都當做一個意外,你還是直男,我還是gay,我們各走各的路。”

“意外?”周則楓嗤笑出聲,“你就用輕飄飄的‘意外’來概括一切?”

“好聚好散吧,你還想怎樣?我沒欠你的吧?”

周則楓站起來,繞過桌子走到陸昭面前,居高臨下地審視著他:“我想怎樣?”

陸昭也站起來,和他講道理:“這只是一場He作而已,沒必要……”

陸昭話還沒說完,就被突然壓下來的周則楓攫住了zhui唇。周則楓摟住陸昭的yao,把他壓向自己,同時低下頭加shen這個帶有不滿和報復意味的吻。

周則楓親人的方式十分霸道,不給人一絲ChuanXi的空間,han_zhao陸昭的下唇啃咬,又把*頭長驅直入攪亂陸昭的神經,陸昭忘了掙扎,很快奪回了主動權,tian舐周則楓的zhui唇時,還給他咬了一道口子。

“嘶……”周則楓zhui唇一痛,鬆開他摸了摸,上面被陸昭咬流血了。

陸昭喘著氣,遊刃有餘的樣子讓周則楓恨得牙癢癢,於是又上前壓著陸昭親,兩人都親得氣喘吁吁,險些控制不住自己,不知道過了多久,周則楓放開陸昭,用手指用力揉著他的紅zhui唇,低聲說:“有沒有必要不是你說了算。”

陸昭的zhui巴也破了一道口子,唇色更紅了,他微微笑,說:“你有本事就讓我為愛做0,不然就別廢話。”

周則楓沒答話,shenshen地看了陸昭一眼,最後拿起外tao頭也不回地走了。

為了保證內容的質量,請小主選擇原始模式或者預設瀏覽器看書,也不要翻頁太快哦!

在右上角三個點或者類似工具的小圖示。然後退出“ch_ang訁賣”changdu模式喲!

然後再點選“上一篇”或者“下一篇”,就可以恢復了呢。

彈窗很久就一個的,幫忙點開關閉就可以啦。謝謝小主的支援啦!

其實我們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您覺得《液態慾望》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437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