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能甜妻馬甲多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7章 八塊巧克力腹肌

伸了個懶腰,肚子餓得咕咕叫。

她正準備下床洗漱,結果卻聽到浴室的門嘩啦一下被拉開。

看到男人披著一條雪白的浴巾走出來,肌理分明的胸膛爆露在眼前,八塊腹肌如同巧克力一樣整齊排列在一起。

這男人就連身材都完美得讓人挑不出毛病。

“你今天不飛?”她狐疑的眨了眨漂亮的杏眸。

“我飛晚上的航班。”薄行止一邊擦著猶在滴水的頭髮,一邊說道,“房子可以慢慢找,找到了再搬,不用急。”

阮蘇有點後悔昨晚上撒謊說找房子的話。

現在有點騎虎難下。

她只好微笑著點頭,“還是老公體帖我。”

男人將毛巾遞給她,坐到她面前,她自然的接過來,開始溫柔的幫男人擦試頭髮。

擦得差不多以後,將毛巾丟到一邊,拿了吹風機,開始幫他吹頭髮。

吹風機的風嗡嗡的響,風暖烘烘的,薄行止犀利的眸子微眯,像一隻慵懶的獅子。

阮蘇再一次感嘆,真像普通恩愛的小夫妻啊!

又是吹頭髮,又是粘乎乎的。

這哪像要馬上離婚的節奏?

“吹乾了。”阮蘇收起吹風機,“蔥油麵,吃嗎?”

薄行止側躺在床上,支起下頜,黑眸盯著她,“可以再來一份蔥油餅嗎?”

“可以。”阮蘇嬌笑著點頭,彎身在男人的唇上親了一下,“保你滿意。”

男人卻突然伸手,將她拽到懷裡,“想到以後就吃不到薄太太做的菜,心底還真有點失落。”

“阿姨的手藝不比我差。”阮蘇推了他一下,嬌嗔的道,“快餓死了,趕緊放手啊!”

管家大叔看到阮蘇繫了圍裙進廚房,他一臉微笑。“太太,冰箱裡已經添好了食材。”

“好。”阮蘇回給他溫柔的笑。

管家大叔是跟隨在薄行止身邊多年,最清楚這男人的胃口,少爺一向說自己不挑食,拒絕承認自己是個吃貨。

這令所有來薄家的不管是阿姨還是廚師,都深感頭疼。

不是鹹了就是甜了,不是辣了就是酸了。

西餐太麻煩,日料太清淡……

不管是哪個菜系都冇興趣。

對吃食的嚴格簡直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但是就是這樣子一個男人,依舊要堅持認為自己是一個一點也不挑食的人。

每次阿姨或者廚師過來問吃什麼的時候,他總是很淡定的說,無所謂。

少爺那暴躁冰冷的脾氣在面對餐點的時候更是讓人忍不住想要將他丟到外太空去自生自滅。

明明說無所謂,等到真的端上桌的時候,那必須的會摔盤摔碗:這是什麼垃圾也讓本少爺吃?

所以,薄家少爺的胃是真不好伺候。

管家為了讓少爺多吃點飯,真是操碎了心。

因為少爺這令人髮指的挑食,也落下了病根,半夜胃疼什麼的更是家常便飯。

直到四年前,少爺結了婚,把太太娶了回來。

太太不僅性格溫柔,還有一手好廚藝,堪比米其林大廚,不,是比米其林大廚還要好!

如果您覺得《全能甜妻馬甲多》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57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