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雲少的嬌妻又逃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424章 私信

單怡穿著的仍然是白天那身好看的像是仙女一樣的衣裙,層層疊疊的紗綢錦緞包裹著她玲瓏美好的曲線,在水中顯得極白皙的面板上不見半點瑕疵。

沒有妝容,乾乾淨淨的,姜芸想起了初見她的時候。

那是個乾乾淨淨的姑娘,姜芸記得的,乾淨的讓她羨慕。

現在,也還是個乾乾淨淨的姑娘,只是浴缸裡的水紅的讓人眼睛疼。

姜芸只看了兩眼,就像是剛剛從夢裡驚醒一般,猛地把一旁的棉布厚浴巾拖了下來,猛地衝上前去撈單怡的手臂。

刀片被單怡端端正正的放在一旁的香皂架上,受傷的那隻手腕附近的水格外的紅。

水還是溫熱的,還不斷有水流一點一點從尾端流進來,就好像單怡的身體也還是溫熱的。

姜芸顧不上看別的地方,拽著浴巾用力按在了手腕上那片皮開ròu綻的地方。

幾乎能看得到骨頭的蒼白讓姜芸不忍再看第二眼,她只是抱著浴巾用力按住了單怡的手腕,可是半晌過去,浴巾也還是乾乾淨淨的,只有剛開始粘上的那一點血水。

就好像,血已經流空了。

雲城睿也進來了,見姜芸蹲在地上緊緊地抱著單怡的手腕,他探出手去,摸了摸靠在浴缸裡的單怡的鼻息,又摸了摸她頸部的動脈。

忍不住又看看向姜芸,雲城睿不忍心說出那幾個字。

那太殘忍,可是,現實本就是殘忍的。

“已經,沒有心跳了。”姜芸原本怔楞著像是什麼都沒注意到的表情,在雲城睿的聲音響起的一瞬間跳了起來。

“抱出來,幫我,把她抱出來!”雲城睿依言做了,把單怡拖出來放在了地面上。

一出水,雲城睿頓時感覺到了,單怡的身體已經涼透了,隔著這樣厚的層疊的裙子也還是能感受到,她的生命,早已經隨著那些血紅的水流逝了。

可是姜芸顧不上這些,她的臉上已經被眼淚佔據了,滿臉鼻涕眼淚,卸了妝的臉,其實是沒有什麼形象可言的,就算是五官底子再好,哭成這樣,也沒人能說姜芸還是那樣好看。

可是現在,好看還有什麼用呢?單怡也好看,單怡已經死了。

那主管有些不忍,看著姜芸用力擦了一把臉,就開始給單怡做心肺復甦,便上前想要先勸姜芸一句。

可是,雲城睿卻抬手攔住了他,又小聲道:“去看看救護車和警察到了沒有。”單怡的死,要受到影響的人和事太多,陸擎燁的電影就是頭一個要出問題的,單怡的戲份雖說已經差不多都拍完了,可是,她和姜芸對戲的部分有一些還沒有完成,劇本大改,劇組受到質疑,這些還都是小事。

雲城睿知道,單怡的死和有些人脫不了關係,也知道姜芸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幕後的人,可是,這裡面的利益糾紛太多,涉及的人也太多,即使是他,也不能保證將所有的黑幕揭開時,能夠在對手垂死掙扎的反擊之中保護姜芸周全。

這會是一件很難纏,需要很長時間的籌備和調查,來做的事情。

可是,只要她想做。

雲城睿看著仍然在哭泣著的,不斷按壓單怡心臟的姜芸,想要上前擁抱她,卻又不敢。

眼淚一串又一串的滾下來,姜芸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為什麼哭泣。

如果說是為了單怡,她和單怡的感情好像也還沒有深到那樣的程度,姜芸還記得,自己在母親的葬禮上還保持著難得的冷靜。

如果說是為了自己才剛剛許諾要幫她,卻根本沒來得及去做,就發生了現在的事,所以感情波動比較大,好像也不是。

姜芸知道,自己現在處於一個極度不穩定的狀態,她想要用理xìng控制自己,卻做不到。

劇組的人也陸陸續續出來了,只是被警察攔在了房間外沒能進來。

陸擎燁幾乎要瘋了,劇組的正常拍攝進度還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單怡死了。

他不該說她的,是他的話說重了。

不受到心理方面的影響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和單怡相處比較久的人們,包括陸擎燁在內,站在走廊裡亂哄哄一團,被警察哄了幾次才各自回去了。

沒有他殺的嫌疑,雖然並不是完全密封的環境,可走廊的監控錄影都在,單怡清除了密碼的手機裡,一開啟就是一段錄影,一段,單怡的自述。

具體的內容只有警方知道,在簡單的做了一些調查以後,單怡的助理被警察帶走了。

姜芸也不知道,單怡說了什麼。

她只知道,那個女孩永遠的離開了。

站在天台上,姜芸看著仍然寧靜而美麗的湖泊,好像再一次明白了,這個世界究竟有多醜惡。

但是,還是有美好的東西,不是麼?姜芸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很危險,也許需要心理諮詢師,可她也確定,自己不會像單怡一樣做出那樣的選擇。

監控錄影裡,當他們回到房間後沒多久,單怡的助理就來到了她的房間門外,長達半個鐘頭的敲門,和房間裡的人對話,發火,懇求。

警察帶走她是有原因的,單怡的錄影也是輔徵。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汙淖陷渠溝。

這是單怡留下來的最後一句話,她把原本由公司控制著的微博賬號密碼找回了以後,發出了這樣一條微博。

鋪天蓋地的哀悼之聲,夾雜著各種各樣的憤怒,揣測,質問,謾罵。

姜芸不知道,單怡是否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

但是,她最終接受了單怡的選擇。

那個乾乾淨淨的姑娘,原本就不該陷入這樣的泥沼。

她合該要乾乾淨淨的走。

質本潔來還潔去,她尊重她的決定,也,真正的理解了她。

單怡出事後,劇組徹底停止了拍攝。

這一次,陸擎燁找不到人救場了。姜芸做不了什麼,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以她個人的能力就能改變的。

但是,還有人站在她身邊,這已經是,絕望之中很難得的事了。

“你想查到底麼?”“她拿命換回來的石頭,總不能砸下去了,連個響都沒有。”黑夜之中,天上的星星和地上的星星一樣的閃爍著,還有,他眼中的星光。

“好。”不需要別的話了,不需要說“幫我”,或者說“我幫你”。

這好像是他們之間的默契,當他們之間不再以看似可笑的利益聯絡的時候,這樣的默契,甚至也有些讓人莫名其妙。

於是,姜芸在回h城劇組之前,終於回應了外界的問題。

記者會上的記者,其實是堪比豺狼虎豹的,可是對於姜芸來說,在握著筆桿子的豺狼虎豹牙口下討生存已經是習慣了的事,尤其是她現在已經不用再依靠他們來更進一步的時候。

他們想要新聞,她給他們。

她想要公義,也得靠他們。

陸擎燁沒來,因為這件事,陸擎燁病倒了,大概要好好修養一段時間。

大多數配角們沒來,單怡死了,對於他們來說也許是一個能出頭的好機會。

劇組的主要工作人員沒來,儘量少的和一個在演藝圈堪比星輝的大公司合作,和徹底跟那家大公司斷絕了合作關係,甚至會面臨被封殺的風險,他們經受不起。

姜芸知道這一點,也理解他們。

所以,孟廉能和她一起參與釋出會,姜芸很意外,也很驚喜。

明明看似膽小功利,卻為了這件事站出來說,希望事情得到徹查,不想單怡死的不明不白的蘇敏,就讓姜芸很意外了。

這樣的聲音還是一小部分,所以,姜芸出面組織的這一次釋出會還是引起了很大的關注。

等到亂哄哄的會場徹底安靜下去,姜芸才抬起頭來,看向了這些自己曾經很厭惡的人。

她知道,世界不乏秉持著正義之心的好記者,只是她沒怎麼遇到過而已。

所以,姜芸的開場,並沒有直接談論單怡的事。

“我知道大家是為什麼來的,如果大家有問題,待會我留了充足的時間讓大家來詢問。

今天的主要發言人是我,孟廉是來給我壯膽的,大家可別為難他。”姜芸的神色帶著一點點的疲倦,但是話裡的這點小俏皮還是很好的緩解了會場緊張的氣氛。

沒有人知道姜芸今天要說什麼,有些事情,暗地裡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但是沒人敢說出來。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其實來到這裡的大部分媒體,都是想聽姜芸是不是真的要說出他們知道的那些事。

而且,今天,在這裡,最大的震懾實際上是坐在正中央和姜芸面對面的幾家省臺記者。

這件事已經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來到這裡的當然也就不是什麼普通八卦小報敢亂寫的記者了。

所以,姜芸必須要為今天所有說出來的話負責。

同時,也沒有人敢扭曲姜芸所說的每一句話。

如果您覺得《雲少的嬌妻又逃了》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60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