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暮色正濃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58章 狙擊

 回到公寓,陳恙倒是沒有要求留宿,而是去了趟南城。

 好像是陳老爺子的身體不太好,上次柏清瑜打了電話過來之後就住院去了。

 許知恙問他,陳恙只說問題不大,就是老人家血壓高。

 許知恙聽到沒什麼事心裡鬆了口氣,看著陳恙開車離開後,許知恙剛想坐電梯上去,身後就被人拍了下。

 大晚上的真挺嚇人的,許知恙被嚇了一跳,轉過身去才發現溫奈就站在身後。

 "你嚇死我了。"許知恙捋了捋頭髮,看見溫奈朝她嘿嘿笑了下,攬著她的肩膀上樓。

 "我在你樓下等了一會,看見陳恙走了我才敢上來的。"溫奈朝她暖昧地眨了眼。

 出了電梯,許知恙掏出鑰匙開了門。

 沒接她打趣的話頭,許知恙睨了一眼她手裡提著的東西“你和誰去的淮城啊,怎麼突然就去淮城了。"

 溫奈將東西放在玄關的置物架上,換鞋。說話含含糊糊的"就一個人啊。"

 一個人去還是就和一個人去。

 許知恙知道她又在打馬虎眼,她不想說許知恙也沒追問。

 走過去開了燈,順便開了暖氣。

 "姐妹,你這幾天不會都和陳恙住一塊吧" 溫奈打量了四周,忽然就問了句。

 許知恙倒水的動作一頓,沒有否認,點頭。

 溫奈眯著眼睛嘖了聲,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

 許知恙抿了口水,緩緩開口∶ "陳恙和他爸爸的矛盾好像很大,他不想回家, 就住我這。"

 許知恙不知道該怎麼和溫奈說,大概地說了下上次去會所遇到陳恙和人打架的那件事。

 但是溫奈聽完好像抓錯了重點。她很驚訝開口“他家住在嘉水南灣”

 許知恙不知道有什麼問題,點頭。

 “果然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

 "姐妹他說他一無所有你就信了,你知道嘉水南灣的房子有多貴嗎," 溫奈拍著自己的胸脯,勉強順氣,“那可是全明城最貴的房子,有錢都不一定能買得到,一棟別墅13億。”

 許知恙”……”

 "13億什麼概念,我家從猴子那一輩開始打工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買上嘉水南灣的房子。" 溫奈痛心疾首。

 許知恙一噎,被她誇張的表情笑道“那確實挺貴的。”

 “不過一碼歸一碼,”許知恙差點被溫奈繞進去,“他現在也不回那邊,而且那都是他爸爸的房子,現在,可能還住了別人都不一定。"

 溫奈隨即嘆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腦袋,繞回她剛剛的話∶“你也別太擔心,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他肯定都習慣了。"

 ……

 大年二十八那天許知恙回了家。是陳恙送她回去的。

 車子停在巷口,許知恙看了眼空蕩蕩的小巷,沒有馬上下車,問道。“你要回南城嗎”

 陳恙敲著方向盤,隨口說∶ “應該會回,但是過完年就馬上飛帝都了。”

 他想了想又補充道“但我應該會回明城一趟,你大概初幾回你公寓那邊。”

 許知恙聽他說回公寓那邊,心跳不自覺又快了些,輕咳了聲∶ “我應該要先去我外婆那再回去元宵前後吧。"

 陳恙挑了眉梢,一副懶洋洋的樣子,拖腔帶調開口∶“行。”

 許知恙也不再磨蹭, 撓了撓眼下的面板, 聲音軟軟的開口∶ "那我走了。"

 "嗯。" 陳恙垂著眼捏著她的手把玩,漫不經心地嗯了聲。

 許知恙覺得他這個樣子有點好笑, 唇角牽了牽 “嗯, 那你不鬆手我怎麼下去。”

 陳恙掀了眼皮朝她看來,口氣很痞∶ “一整個春節都見不到我, 你就不會不捨得?”

 許知恙有些私心地想沒見到他,她倒是可以睡幾個安穩覺,把這幾天沒睡好的都補回來。

 但是她沒敢這樣說,指尖撓了撓他的掌心,又像是撒嬌∶ "很快就見面了, 春節也才幾天而已。

 10

 說完,見他還是不情不願的樣子,握著她的手腕不肯撒手,許知恙解開安全帶,湊過去,很輕地親了他的唇角。

 陳恙微愣,抬眼。被她勾起了癮。

 許知恙眯了眯眸,笑“提前和你說新年快樂。”

 陳恙握著她的手腕輕輕摩挲了下,舌尖抵了抵上顎“那你這是提前預支一個吻嗎”

 許知恙頓了下"……算是吧。"

 陳恙握著她的手腕輕輕一扯,將她扯進懷裡,虎口握住她的後頸,睜色很深"那我要一次性預支一星期的,行不行。”

 隨著這話落,陳恙的唇瓣也重重壓了下去。

 窗外的雨下得很大,不遠處的景物被沖刷得發白,雨幕像是闢開了道屏障,車裡無聲且靜謐,只能聽見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陳恙額上青筋突突地跳了下,忍得難受,許知恙聽見他在耳邊輕喘著氣,熱氣燙了她滿腦子旖旎。他總是能知道她哪裡最敏感,把她吃得死死。

 許知恙此時腦子裡對陳恙的評價只有一句話。

 吻技見長。

 陳恙的車就停在巷子外面,走進去不遠就到了,但是外面雨很大,陳恙說要送她進去被許知恙拒絕了。

 她撐著很大的一把傘,剛進門,就和陸之杭打了個照面。

 四目相對,兩個人都同時愣住。

 許知恙不自在的別開眼,把溼漉漉的雨傘掛在門上,換了鞋進去。

 陸之杭朝她身後瞄了幾眼,沒看見人,插著兜漫不經心問了句∶ "陳恙沒送你回來?"

 許知恙換好了鞋子“送到巷口,我沒讓他送我過來。”

 許知恙見他還杵在那,他不尷尬,她還挺尷尬的。

 "我先上去。"

 許知恙說完,繞過他朝二樓走去。

 略一抬眼,看見客廳的桌子上放著一堆紅色盒子,像是伴手禮之類的東西,上面印著很大的log 0。

 淮城特產。

 ……

 她回來的時候屋子裡只有陸之杭在,周清茹在她回來之前就打了電話給她,說是明大的教職工吃年飯,晚上才會回來,讓她和陸之杭自己煮點東西吃。

 許知恙只說了聲好。

 回到房間後把行李箱開啟整理了一下。

 陸之杭敲了敲她的門,房門敞著通風,許知恙眸光從電腦移開,對上了陸之杭的眼神。

 他插著兜靠在門框處,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眯了眯眸朝她看來。許知恙不知道陸之杭找他有什麼事,還沒開口,就聽到他說。

 "出來一下,我有話和你說。"……

 陳恙送許知恙回家之後就開車回了南城。

 大年二十八,陳老爺子不想在醫院過年,硬是讓陳恙給他辦了出院。

 陳恙拗不過他,好在醫生說問題不大,年後再過來複查就行。

 送陳老爺子回了南城公館,還沒下車,陳恙就看見停在院外的一輛黑色轎車,車牌很眼熟,他只看了一眼臉就冷下來。

 "爺爺,我就不進去了。"

 陳慕柏顯然也是注意到院外的車子,暗歎了口氣∶“大過年的,你不陪爺爺進去,要讓我一個人面對那些不省心的人嗎"

 陳慕柏顯然也是不喜歡陳明威的做派,加上好不容易才讓陳恙從明城回來一趟,怎麼說也得吃個飯才走。

 後座的柏清瑜也是個明白人,知道這爺孫倆各自的心思。

 一個在躲,一個努力化解父子矛盾。

 柏清瑜也勸了句“你就進去吃個飯再走吧,大過年的,老爺子好不容易才把你盼回來南城。”

 陳恙沒開口,默聲下去開了車門,扶著陳慕柏下來。

 顯然是默許了。

 進了門,管家上前來攙扶著陳慕柏,陳恙鬆了手,抬眼就看見坐在客廳的陳明威,以及那兩個陌生的面孔。

 他別開眼,就聽那小孩尖聲地叫著陳慕柏"爺爺。"

 陳慕柏蒼老的眸子亮了一瞬,但隨即又暗淡下去,只點了點頭,算是應下∶ “都回來了就一起吃飯吧。”

 "我就不吃了,爺爺,我先回去了。"陳恙雙手插著兜,淡覷了圓睜著眼睛一眨不眨盯著他看的男孩,眸子微斂,緩聲開口。

 陳慕柏沒說話,知道他是待不下去的,也就隨他。

 倒是陳明威站起來,厲聲呵斥提步就要往外走的陳恙。

 "你給我站住。"

 "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爸了,這個家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了是嗎。"

 他最拿手的就是教訓下屬的那一套高高在上。恰好,陳恙最看不上的也正是這一套。

 陳恙眸子黑戾,他勾著唇角很冷地笑了下,緩緩轉身∶ "這個地方什麼是家過?"

 陳慕柏聽他們父子倆互嗆,心裡也很不好受"好了,少說兩句,"陳慕柏也不多說什麼,一句話就是指令,“陳恙,陪爺爺吃完飯再走。”

 陳恙垂在褲縫的手指微蜷,他對陳明威的厭惡已經到了無可復加的地步,但是對於陳慕柏,他聽之順之,從不忤逆。

 他本來想走的心有所鬆動,剛想轉身,手臂上傳來一股阻力,有人扯住他的手往後拉,力氣不小,但是他沒被拖動。

 “哥哥,你別走,留下來吃飯。”

 陳子淮拉著他的手臂仰著頭,央求著他留下來。

 七八歲的小孩能有什麼壞心思,但是不可否認,這個小孩就是有。

 陳恙冷笑,試圖從他雙手抽出自己的手臂,男孩子握得緊,他沒抽動,反而用了力像是在無聲的對峙。

 陳恙很厭惡別人的觸碰,尤其是碰到他的佛珠。

 他毫不客氣地拉開他的手,但是下一秒,男孩用力一扯,陳恙手上一空。

 珠子四散在地面上響出清脆的聲音,滾落到他的腳邊。

 陳恙似有所感垂眼,冷白腕骨上那串檀木佛珠斷了。

如果您覺得《暮色正濃》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667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