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愛妃只想吃瓜

朕的愛妃只想吃瓜
書名:朕的愛妃只想吃瓜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延琦
更新:2022-09-01 17:14:22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朕的愛妃只想吃瓜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入宮三年,永寧殿美人燕姝未曾見過聖顏。滿宮嬪妃想盡辦法爭寵,唯有她沉浸在吃瓜系統中,無暇他顧。——【臨武侯的世子不是自己的嘖嘖。】【老古板禮部尚書竟與兒媳扒灰!!!】【艾瑪長公主老實巴交的駙馬竟然養了

殘疾大佬的替婚甜妻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大抵是白日裡羊肉吃多了,燕姝今夜有些渾身燥熱。

加之殿裡地龍燒的旺,直把她熱得不行,所以蹬了被子,扯開了衣襟。

但她哪裡曉得某人會此時來?

且連個通報也沒有,直接進殿掀帳子。

不過,此時她正沉沉大睡,渾然不知有人正在盯著她瞧。

宇文瀾就這麼看了一陣,默默將美景收入眼底,倒也沒有輕易動容。

畢竟他還有一肚子疑惑。

起先尚未判斷她是真睡還是假睡,於是開口道,“這麼早就睡了?”

然而沒有回應。

那姑娘依舊閉著眼,長長的睫毛覆在羊脂玉般的臉上,櫻唇微微嘟起,前胸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看來睡得很香。

宇文瀾,“……”

這樣耗著不是辦法,他決定叫醒她,於是又道,“李貴儀。”

聲音也不由沉了起來,聽來很是威嚴。

然而還是沒有回應。

那姑娘睡得宛如死豬,連眼皮都沒掀。

宇文瀾黑臉,索性道,“李燕姝!”

這次終於有了反應,燕姝嘟囔了一句,“好睏,別吵……”而後竟翻了身朝裡,繼續呼呼睡去。

從始至終,眼睛都沒睜開。

宇文瀾,“……”

竟然打雷都炸不醒?

想了想,他索性在她身邊躺了下來。

帳中昏暗,僅有外頭一盞小床燈的光亮。

宇文瀾嘆了口氣,自言自語般道,“你究竟是如何知道那些事?”

話音落下,那睡夢中的人竟然嘿嘿笑起來,“吃瓜呀。”

宇文瀾,“???”

什麼?吃瓜?

他試著再問,“吃的什麼瓜?”

然而她又不說話了。

宇文瀾,“……喂!”

她兀自呼呼大睡,呼吸悠遠綿長。

宇文瀾看在眼中,忽然將她攬入懷中。

居然還是呼呼大睡。

他尋過她的櫻唇,吻了下去。

而如前次一樣,心間升起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

然而那麻木的地方。

依然令人失望。

而就在此時,懷中的人卻忽然睜開了眼。

“陛下……”

她似乎有些驚訝,又似乎還在迷濛之中,宇文瀾一頓,鬼使神差的忽將她的頭籠在前襟,柔聲道,“睡吧。”

須臾過後,她果真又呼呼睡著了。

宇文瀾收起那一絲煩悶與失望,索性也閉上了眼。

他還是相信,總不會一直如此,上天總不會如此殘忍對待他。

懷中溫香柔軟,耳邊呼吸綿長,猶如輕柔的海浪,一聲聲將他淹沒。

終於,他也漸漸睡了過去。

這一夜,宇文瀾竟然做了一個夢。

要知道,自打登基以來,他便再沒有做過夢了。

他夢見自己躺在一片柔軟的雲朵中,周遭是春日的陽光,照的人暖洋洋。

身體隨著雲朵飄飄蕩蕩,就彷彿回到了孩童時盪鞦韆一般。

如此一夜,待到睡醒,天已經矇矇亮。

說起來這還是他頭一次跟女子同眠一夜,竟睡得還不錯。

不過,他還記得昨夜來的目的。

眼看又被她拖延了一夜,不是再拖了。

他垂眼,看向身邊的姑娘。

不卻見她不知何時,又將寢衣弄亂了,洩露出一片雪白。

宇文瀾,“……”

他默默給她拉了拉衣襟,而後開口,“李貴儀。”

燕姝也是睡足了,漸漸睜開了眼。

初時還有些懵,待看清他後,她眼睛一下睜得溜圓,驚異道,“陛下?您什麼時候來的?”

宇文瀾挑眉,“朕與你同床共枕了一整晚,你都沒發現?”

什麼?這人居然在她身邊睡了一整晚?

燕姝懵逼的搖了搖頭。

——說來她有個算不上毛病的毛病,就是睡覺特別沉,一旦睡著打雷都不會醒。

她試著回想了一下,隱約記得昨晚夢裡有人跟她說話來著,難道是皇帝?

她心裡一頓,遊移不定的看向對方——自己昨夜沒亂說什麼吧?

宇文瀾正要問她,便順勢開口,“朕有問題要問你。”

燕姝有點心虛,“……是。”

卻聽他道,“乾明宮那個小太監,是你叫富海查的?”

原來是要問這個啊。

燕姝放下心來,道,“臣妾不過在富公公面前提了一嘴,人還是他自己找到的。”

宇文瀾挑眉,“那你為何會提醒他查?”

燕姝道,“陛下不想叫別人知道您受傷,但是卻連太后都知道了,必定是有人多嘴傳了出去,反正查一查總沒壞處。”

【這就是所謂的燈下黑了,你再英明神武,也有顧不到的地方吧。】

宇文瀾,“……”

不得不說,確實是這麼回事。

他雖然有讀心術,卻也只能聽到近身的人心間所想,乾明宮裡那麼多人,他總不能每個人都能見著。

更何況,前朝各種勢力盤踞,長公主及承恩公府早在先皇還在時便已經滲透進了後宮,他還未完全將其清乾淨,這也是事實。

他又問,“那洗臉水裡有毒,你又是如何察覺的?”

燕姝道,“臣妾鼻子靈,那天一聞就知道水的味道不對。”

心裡卻嘖嘖,【這話聽著可真不舒服,難道非得叫我中了招毀了容才成?說來說去,還不是因為你?這不就是箭靶子的命運嗎?】

宇文瀾,“……”

這倒怪起他來了?

不過說實話……似乎確實如此。

因為他的接近,宮中其他女子便對她動了殺心。

好吧,這次的確叫她遇了險,他只好道,“朕會叫富海再給你撥幾個靠譜的宮人過來。這樣的事,應該不會再有了。”

燕姝道,“謝陛下。”

心裡卻噘嘴,【就這樣嗎?不給點精神補償?我好歹嚇了一大跳啊。】

宇文瀾,“???”

還精神補償?

呵,他就知道,她慣會得寸進尺。

正在此時,又見她伸手攏了攏衣襟,對自己似乎一臉提防的模樣。

宇文瀾不由一時壞心起,道,“攏什麼?朕昨晚來的時候,你幾乎不著寸縷。”

什麼?

燕姝瞪大了眼,不,不著寸縷???

那那那那他都對她幹了什麼?

卻見宇文瀾湊近她耳邊,道,“你覺得朕會如何?”

燕姝,“……陛下!”

流氓!!!

卻見他一臉坦然的挑眉,“拘謹什麼?你難道不是朕的妃子?”

語罷居然一撩床帳,道,“朕一會兒還有正事。”便下了床。

這便是要她服侍穿衣的意思了,燕姝氣憤了一會兒,卻又無可奈何,只能應是跟著下了地。

正幫他穿著衣裳,卻見他又朝門外道,“富海,傳話給尚膳,朕今早在此用膳。”

咦?

沒等富海應聲,燕姝卻是眼睛一亮。

這就意味著她可以蹭御膳了?

宇文瀾,“……”

方才還在腹誹他,一頓飯就好了?

那是自然。

待尚膳監將御膳送來擺好,二人也洗漱完畢坐到桌邊之際,燕姝已經眉開眼笑,神采飛揚。

她環顧桌上,簡直要哇出聲。

——這可不同於上回雪天吃火鍋。

那時暖鍋是她自己叫的,膳房也是依照她的位份送的菜,今次卻是給皇帝吃的。

只見原本的圓桌不夠用,宮人們又抬了一張來,才將將把所有菜式都放下。

桌中間兩隻暖鍋,分別咕嘟著燕窩燉鴨和鹿筋冬筍燉雞;周圍三個平盤,分別擺著五香醬鵝,煎烤羊腿肉,糟魚段;另外還有桂花酥酪,白玉膏兩道甜品,主食是一盤白胖胖的鹿肉包子,白瓷燉盅裡還有熱乎乎的牛髓湯。

燕姝已經震驚到不知說什麼好。

這都是些什麼?

真的只是早膳而已嗎???

真的有人早上就吃暖鍋嗎?

還一下兩個!!!

然身著團龍袍的某人卻極為淡定的瞥了她一眼,輕飄飄道,“吃罷。”

燕姝應是,拿起筷子卻不知先吃哪個,所幸富海喚了小太監來佈菜,才叫沒見識的她知道如何下筷。

先來嘗暖鍋,待舌尖品出滋味,她立時眼睛一亮。

燕窩與鴨肉相得益彰,鹿筋入口即化,令雞湯更加鮮美,果然都是極品。

再嚐了嚐醬鵝,直覺唇齒留香,甘美異常;

糟魚亦是出彩,魚肉入味好不費牙,甚至連魚骨頭都已經酥化。

切得極薄的羊腿肉經過鐵板的炙烤,鮮嫩之餘還保留著豐盈的汁水,更是妙!

吃過菜,再來一個鹿肉包子,原來鹿肉餡也能一口,爆汁,味道更是醇香!

甜品就更不必說了,桂花酥酪香濃軟糯,入口即化,還有桂花的香甜,好吃的叫人想跳舞,糯米蓮子蒸的白玉糕香甜軟糯,燕姝一口氣旋了仨。

最後喝上一碗醇香無比的牛髓湯,感覺自己能活三百年。

……

這是宇文瀾吃過最吵的一頓早膳。

邊吃還要邊聽她心裡各種感嘆尖叫。

他甚至有些懷疑,難道自己的舌頭也出問題了?從前怎麼就沒品出她說的那些味道呢?

燕姝正準備再吃一個包子,卻見宇文瀾忽然放下了筷子。

這是吃完了的意思,她只得跟著放下。

心裡卻還有些遺憾,【不再多吃一會兒了嗎?她還沒吃飽……】

“……”

宇文瀾看著她,“朕走了,你慢慢吃吧。”

語罷起了身。

燕姝心裡大喜,忙起身相送。

眼看將要出殿門之際,宇文瀾忽然回頭瞅她一眼,意味深長道,“若無旁的事,今夜朕還會過來。”

燕姝眼睛一亮,“是。”

【好啊好啊,如此明天就能再蹭一頓御膳了!】

宇文瀾,“……”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