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流放男主的前妻

穿成流放男主的前妻
書名:穿成流放男主的前妻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木妖嬈
更新:2022-11-29 14:50:19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穿成流放男主的前妻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虞瀅穿進了一本無cp復仇文中,成了男主那有名無實的惡毒前妻。在書中,男主當了二十年的貴公子後,卻忽然被告知是被抱錯的罪臣之子。而真公子則因為抱錯一事被流放邊境。真公子受盡苦難歸來後,為了報復男主,先是

液態慾望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你可是想與我一起睡?”虞瀅詢問伏寧。

聽到這話,小姑娘似乎有些怕被拒絕,所以怯怯糯糯的點了點頭。

出來尋妹妹回屋睡覺的伏安聽到了這話,愣了一下。

虞瀅正要說什麼的時候,伏安怕她不高興,連忙與妹妹說:“妹妹別胡鬧,快跟哥哥回屋睡覺。”

聽到哥哥的聲音,小姑娘忽然抱住了虞瀅的大腿,似乎不想跟著跟哥哥回去睡。

忽然被抱住大腿的虞瀅怔了怔,然後低頭看向底下的小身影。

月色光輝,有些許的光亮,尚能看到人影。

伏安一時不知說什麼,屋內傳出羅氏壓低聲音詢問:“安安,寧寧怎麼了?”

伏安回:“寧寧要和那……”聲音一轉,換了稱呼:“小嬸一起睡。”

屋中一時靜默,隨後傳出竹竿觸地的聲響,像是羅氏出來了。

虞瀅溫聲與小姑娘說:“先回去睡覺,明天睡醒後,就能見到小嬸嬸了。”

還未休息的伏危聽到虞瀅自稱的那聲“小嬸嬸”,睜開了雙目,望著漆黑的茅草屋頂。

莫名地,心情微妙。

屋外,伏寧卻是不肯鬆手。

虞瀅遲疑了一下。

簾子已經撩開,羅氏也摸索出來了。

虞瀅還是決定了,說:“今晚便讓她與我睡一晚吧。”

羅氏面露擔憂:“可寧寧睡覺不安分,會吵到你的。”

虞瀅:“沒事,不影響的。”

羅氏猶豫了一下,然後喊了一聲“寧寧,隨之囑咐:“要聽小嬸嬸的話。”

伏寧不會說話,但還是重重地點了頭,算是回應了。

虞瀅與羅氏說:“一會把那夏枯草熬的茶喝了再睡。”

羅氏點頭:“省的,喝了幾天後,晚間我和安安寧寧都沒怎麼咳嗽了。”

伏安聽祖母這麼一說,也反應了過來,這幾天晚上自己都睡得可好了。雖然還是會咳嗽,可完全沒有先前咳得那麼厲害了。

就是奶奶和妹妹好像都好了許多。

把祖母扶回去前,伏安轉頭看了眼,望著牽著妹妹入屋的背影。

待回到了屋中重新躺下後,伏安才小聲地與身邊的祖母說:“奶奶,她好像真的不一樣了,以前的那個小嬸,我不喜歡。”

黑暗中,羅氏臉色一變,隨而壓低聲音與孫子道:“你別與外人說這些話,不然你小嬸又會變回以前的那個小嬸,而且你小嬸也很有可能會從咱們家離開。”

伏安愣了愣,一想到會變回之前那個可怕的小嬸,他不禁縮了縮脖子,又想到她可能會離開,便斬釘截鐵的應:“我肯定不會與別人說!”

伏危聽聞祖孫二人的話,便知不止他看出了差異來,就是他的生母也看出了端倪。

但他們日子太苦了,但她卻帶來了一絲甜,哪怕明明看出了其中端倪,都不願細想,更不願深究。

因餘六娘來的時間短,所以陵水村的所有人,對她的瞭解少之又少。現在的她以前和現在到底有何不同,他們不瞭解,也無從深究。

但在百里外另一個村子的餘家,卻是對她最瞭解的,若是讓她回餘家,未必比留在伏家輕鬆。

祖孫二人漸漸陷入沉睡,伏危卻依舊毫無睡意。

另一個屋子,虞瀅拿著大蒲扇輕輕地搖著,淡淡涼風揮去一角的悶熱。

伏寧的睡姿沒有安全感,像小貓崽子一樣蜷縮著睡,而且還緊貼著虞瀅睡。

她呼吸很緩,一點也不鬧人。

睡前,虞瀅與她說了一下灰姑娘的故事,說到一半她就睡著了。

虞瀅睏意襲來,也跟著入睡了。

夜盡天明,虞瀅早早便起來了,她一起,小姑娘也跟著起來了。

她盤起長髮,用荊釵固定,然後才給小姑娘辮子,辮好後,再用布條紮了個蝴蝶結。

乾乾淨淨的小姑娘,眉清目秀的,看著讓人心喜。

把她帶出屋子時,天色才矇矇亮,但伏安已經起來了,他打了個哈欠,看了眼被小嬸牽出屋中的妹妹,又看向小嬸,問:“今天是不是還要去山裡?”

虞瀅點了頭,說:“要去,但要快去快回。”

和何家約好了今天加固屋子,還要把涼粉給陳大爺送去,估摸著一個時辰後就得回到家裡。

虞瀅簡單地給伏寧擦洗後,她也開始梳洗。

伏安見她準備得差不多了,也不用提醒,徑直摘了幾片薄荷葉揉搓出汁液後塗抹在脖子手腕,腳脖子上。

虞瀅挖了些涼粉放到了兩個碗中,打算中午的時候,給何嬸他們家解暑用。

弄好後,便也就揹著揹簍與伏安出門了。

她所知道的那處薜荔果還能再摘兩三天,所以等明日還得去瞧瞧別的地方。

有伏安幫忙,很快便摘得七分滿的揹簍,夠送兩次的量了。

不過是半個多時辰便回去了,剛回去放好的果子,何嬸他們就過來了。

何叔和兒子,還有另外一個陌生的高大漢子。漢子很黑,但五官卻深邃,倒有幾分陽剛英俊。

他們分別扛著幾捆粗細不一木頭和幾捆乾草,何嬸則與媳婦拿著鏟子和鋤頭過來。

問了伏安,伏安說那個漢子也是同村的,叫宋駿,宋家的三郎,與他父親一塊長大的,感情很要好,父親不在家的這些年,也一直幫襯著他們家。

說到這,伏安小聲嘀咕了一句:“你先前帶走的那小半袋子的芋頭,就是宋三叔送來的。”

虞瀅:……

他還記得這事呢?

但很快,伏安似乎怕她不高興,又說:“我以後不提這事了。”

虞瀅看了眼他,沒說什麼,然後去與何嬸婆媳說話。

何嬸道:“宋三郎一直和我們家大郎在士族那處做長工,知道你們家要蓋間屋子,也說要過來幫忙。”

虞瀅看向那宋三郎,感謝道:“真是太謝謝了。”

宋三郎大概是個不善言辭,沒有多做解釋,只說:“伏大郎他不在,我肯定是要幫忙的。”

先前伏危被流放到嶺南的時候,半死不活的被扔在了驛站,就是這宋家三郎和何家大郎去把他從驛站接回來的。

伏家在這陵水村,大概就與何家、宋家這兩家相處得最好。

再說昨日虞瀅去何家借藥酒,說是二郎摔了,所以何嬸介紹完了宋家三郎後,便問她:“你男人怎麼樣了?”

虞瀅回道:“也沒什麼大礙,等中午用完中食後,我再去給他抹些藥酒。”

何嬸點了頭,然後與虞瀅說今天蓋茅草屋的事情:“你何叔說既然要建一個庖屋,幫忙的人也多,不如就順道搭一個茅房,也不用總是到外邊如廁。”

虞瀅聽到何嬸這麼一說,面上一喜。

之前她就有這個意思,但怕太過麻煩別人了,也就沒提。只打算他們搭茅草屋的時候,順道學一學,等之後再自己嘗試來搭一個小的茅房。

茅房提了出來,虞瀅也不用擔心了,隨而她與何叔商量著把庖屋建長一些,一分為二,中間間隔,預留一個約莫四尺左右的地方做浴間。

浴間再比外邊的庖屋矮那麼半尺,她打算去河邊弄一些沙石回來填一填,這樣滲水便會好許多,也不用擔心沖洗的時候,地上的泥土會濺到腳上,也能防滑。

聽了虞瀅的話後,幾人便也就開始動工。

定了約莫七尺左右長,三四尺寬的位置,用樹枝在地上畫了線,然後便開始沿著線挖土。

挖低了浴間的位置後,才沿著畫好的線挖出了一條深溝壑,把較粗的木頭放在了邊角,再用比手指粗些的樹枝環著屋子,緊密挨著插/入溝壑之中,全部插完了,才用泥土掩埋,再用堅韌的草繩綁住樹枝。

和那陳大爺約定的時辰也差不多了,虞瀅便沒有再繼續幫忙,而把涼粉送了出去。

村口那處,陳大爺已經等了一會了。

虞瀅忙加快腳步,到了村口後,她把一陶罐的涼粉給了陳大爺。

陳大爺道:“我給你拿了兩棵菘菜,外邊兩文錢一斤,這一棵都得有兩斤了,我算你三文錢一棵。”

虞瀅連忙道謝,隨後陳大爺又拿了兩個蘿蔔給她。

菘菜翠綠,蘿蔔也夠大,還有一小筐的小芋頭,虞瀅總共花了十三文錢。

虞瀅看著這些瓜蔬長得好,便問:“陳大爺你這瓜蔬長得這麼好,是在哪裡買的種子,我也想買一些在自家院子裡種。”

陳大爺笑道:“這哪裡是買的,都是自家給留出來的,你要是想要,我勻一些種子給你,價錢比縣城的還便宜。”

總歸也不能一直吃野菜,伏家院子一大片空地,現在也只種了一小片的薄荷,空著也是空著,還不如種一些蔬菜。

心思一定,虞瀅便讓陳大爺明天幫忙帶一些種子過來。

與陳大爺說定後,虞瀅便回去了。

想到自己就剩下幾十個銅板了,虞瀅暗暗呼了一口氣。

她要是還想著幫伏家把伏大郎夫妻從採石場中接出來,往後便不能再多做花銷了,好在暫時不用再添置什麼。

只是,她得打聽一下采石場役期是怎麼換算的,如此心裡才算有底。

回到了院子,虞瀅也繼續幫忙。

與何嬸搓著草繩的時候,虞瀅才問起這事。

“何嬸,你可知那採石場一年的役期得交多少銀子才能免了?”

何嬸道:“我家二郎都在採石場做活,我怎能不知道?”

說起二兒子,何嬸嘆了一口氣,隨後道:“二郎還有大概兩年的役期,若想要回來,那就得交大概兩千五百錢。”

聽到這,虞瀅的心有些沉。

兩年是兩千五百錢,三年就是三千六百錢。

若是隻贖回伏大郎,對那伏家大嫂置之不理,虞瀅也做不到。

那採石場亂得很,窮兇極惡的人都有,光棍更多,一個婦人若是沒有個男人庇護著,結局可想而知。

可兩個人,就是七兩多的銀子呀,她現在身上連一百文錢都沒有,只剩下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了,她去哪裡掙這麼多的銀子?

虞瀅想到這,心底有些涼。

何嬸嘆了一口氣,然後又好奇道:“你怎忽然問起我這些?”

虞瀅笑了笑:“只是想起安安寧寧的爹孃,就隨口問了一下,沒成想要這麼多的銀子。”

何嬸看了眼在另一頭幫忙搓草繩的倆孩子,無奈道:“沒銀子,只能慢慢熬了。”

虞瀅也看向伏安伏寧,輕嘆息一聲。

既然現在沒有法子贖了役期,也不能明知有人命發生而無動於衷。

虞瀅琢磨半會,還是決定找個機會去那採石場見一見伏家大郎,提醒他一下。

說不定提醒後,也能讓他避開了喪命的劫數。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