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好別哭

你最好別哭
書名:你最好別哭
類別:現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寶光相直
更新:2022-12-25 06:21:57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你最好別哭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作為“紅圈所魔女”,時眉從政法學院到民事法庭一路受捧,人際交往一把好手,靈活取證,精準辯護。直到岑浪空降,搶了她計劃已久的升職位。誰都知道,港廈太子爺岑浪是出了名的人物。本該繼承家業,偏偏殺進了律界,

喬若星顧景琰顧總太太把你拉黑了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原本只是想嚇嚇她。

岑浪沒想到她反應這麼大。

一時沒設防,被她狠力撲上來的力道撞得踉蹌了下,帶著輕微疼痛,惹得他稍稍皺眉,手掌卻順勢撫住她腦後。

一種下意識地,保護姿勢。

意識到當下姿勢的不妥當,岑浪迅速收手插兜,沉默盯著她身後壓根不存在蛇影的那塊空地,悶著嗓說了聲:

“爬走了。”

“走了嗎?”時眉心有餘悸地又問一遍,“確定嗎?”

腰際被她用力圈摟著,身體緊密貼觸的部位源源不斷傾瀉熱度,煽動血液激湧的奇妙感。

極度適配的身高差,令時眉剛好夠埋頭在他頸窩。

而岑浪甚至可以感受到她因為驚嚇劇烈眨顫的睫毛,帶一點點硬度,不算柔軟地反覆蹭掃他的脖頸肌膚,幅度輕率而快。

像…毛茸茸的小貓尾尖撩滑掌心。

一種微妙的,尖銳的,難以忽視又無法言喻的碎癢,遊曳在他面板上,透過身體燥灼的脈動悄然發燙,毫無阻力地向上蔓延彌散。直至他得以清晰感覺到,耳廓周遭滋生異常古怪的灼熱。

又是耳尖燒紅。

又是這樣。

岑浪頓生煩躁,這種情緒在時眉得知安全後,毫無遲疑地鬆手退離開而更為加劇。是那種被滿足後又被奪走的,空洞的煩躁。

岑浪轉身去車裡拿了臺手電筒,經過時眉身邊時斜撇她一眼,淡聲叮囑了句:“跟緊點。”

看他拿手電筒的熟練動作,應該不會是第一次來。時眉稍稍安心,快步跟在他身後,腳下步子黏得很近,生怕自己在這種荒無人煙的山林裡被他單獨落下。

這時候,岑浪倏然停下步伐。

時眉沒來得及留意,慣性朝前不慎使額頭磕上他的肩胛骨,吃痛“嘶”了一聲,目光略含不滿地抬頭望他。

“怎麼停了?”她輕揉兩下額角。

岑浪低睫斂向她,微抿唇線,半晌,沉默地伸了只袖子給她。

時眉低眼看過去,愣了半秒,明白過來他是什麼意思後,眯起眸抬頭正視著他。

儘管四下環境浸泡在一片探不見邊際的沉夜裡,夜色昏落黯鬱,可她還是憑直覺感知到,伏藏在他眼底一絲不自在的赧然。

時眉覺得有點想笑:

“我又不是怕黑的小女生。”

說是這麼說,但她還是伸手過去,指尖捏住他綠色的衛衣袖口,攥緊了兩分在手心。

岑浪沒吭聲,從她臉上撤走視線,手上一個施力將人拽近身側,另一手舉著手電,有意放慢些腳步速度,牽著她繼續朝山裡深處走去。

步入接近山頂的位置,在手電微弱光亮的照映下,一棟雙層別墅出現在時眉的視點中心,看上去比普通別墅更寬長。

再走近些,當不遠處的深色建築體輪廓被更加清晰描勒在她眼前時,

她才看清,

並非是一棟寬長別墅,

而是兩棟,雙層別墅連建打通。

也許,是子女不放心老藝術家隱居山林,跟著一起上山住,才建了兩棟別墅吧。

時眉在心裡猜。

這樣想著,她稍稍收緊指尖,拽了拽手中的衣袖。

感覺到袖口的輕輕扯力,岑浪停下來掠她一眼,片刻後,略微彎腰,偏頭朝她側了側。

時眉就勢仰起下顎,問他:“待會兒見到那位老藝術家,我要怎麼稱呼呢?”

禮貌總還是要的。

“不需要。”岑浪慢悠悠地直起身子,眸眼無色,領著她邁步走向其中一側別墅。

過了好一會兒,幾乎是兩人距離別墅門口僅剩幾步之遙,岑浪並未急著甩開她,而是聲淡平穩地跟她說:

“他不老,很年輕。”

很年輕麼?

會有年輕人,選擇住在這樣近乎與世隔絕的山林中……隱居麼?

直到低迷風浪掀翻茂葉。

下一瞬,自門樓小徑的黑暗處,隱約傳來一道男性嗓音,矜冷,疏離,尾音壓沉:

“來了,浪哥。”

岑浪懶懶沉沉地“嗯”了聲。

時眉當即鬆開岑浪的衣袖。撩起長睫,扭頭凝望過去,仔細辨認了下聲源處。

山霧漲起,暗藍夜色橫亙這片昏酣沉眠的天穹,有風無雲。林木深深淺淺的蔥鬱,冷風溜入葳蕤林間的縫隙遊弋,捲纏,飄飄然。

一點猩紅火星點亮平闊視域,輕幅晃曳,忽明忽暗,隨之彌散一團青白迷濛的煙霧,又旋即消融殆盡。

灰暗身形在霧氣流失之後出現。

時眉這才驚覺,

那裡不知何時站著一名少年。

山上深夜溫度低冷,少年穿一身鬆垮深棕色薄毛衣,黑褲束進馬丁靴,撐起他修削清瘦的身骨線條。

他斜身倚靠著門樓,肩脊微微弓蜷,半垂著頭,黑色鴨舌帽幾乎遮蔽起眉眼,暴露在外的頜骨頸側膚色冷白。

長指夾煙吸燃最後一口,他掐滅菸頭,指尖微微挑起一點帽簷邊緣,視線刺穿山風冷冷劃過時眉。

停留的半刻浸透冷漠。

可時眉半點不怵。

冷靜接住他的目光灼烤,往前走了一步,繼而回頭凝向岑浪朝他歪歪頭,眸波灼亮地示意他:

不介紹一下麼?

岑浪洞悉她的意圖,無聲勾了勾唇,口吻平淡地介紹:

“江峭,港美大二學生。”

港廈美術學院。

全國最高藝術學府。

沒想到非但不是年邁古稀的老藝術家,居然還是個美貌弟弟。

岑浪這時瞥向對面的少年,微頓一下,清嗓跟他反向介紹她的名字:

“時眉。”

“Libra高階律師。”

他挑起眉梢,字詞深意地補充一句,“別惹,當心告到你畢不了業。”

瞎說什麼。

時眉彎曲手肘搗他一下。

岑浪也不躲,懶懶散散地笑了聲。

不過時眉並沒有想到他還會特意介紹自己的身份。還挺給面兒。

“江同學,麻煩你了。”時眉禮貌向少年道謝。

在岑浪“特意”介紹之後,江峭落在她臉上的眼神已然緩下幾分,他沒說話,只是朝時眉淡淡頷首,表示沒關係。

與岑浪不同。

少年脾性冷淡疏離,

但並不拽。

“進來吧。”江峭站直身子,率先轉身走入門樓。

時眉聽到後緊忙跟上他,全然忘了對周遭環境的恐懼,更顧不得留在後面的岑浪。

岑浪懶懨懨跟在她身後,視線追逐著她迫不及待的身姿背影,不由地輕哼一聲:

用完就扔,夠沒良心的。

他們跟隨江峭輾轉來到一間工作室模樣的房間。

房間超高吊頂,昏暗無度。唯有四角牆縫開放暈影壁燈,暄映出大大小小、各式各貌的雕像,不規則無定律分佈排散在地櫃、高櫃、嵌入式牆櫃等房間的各個角落。

所以他是…

雕塑系的學生麼?

“你們看到的那張畫,不完整。”

江峭淡淡開口。

時眉蹙起眉尖,追問:“不完整的意思是…?”

“還有我們看不到,或者說看不懂的另一半畫作,對麼?”岑浪平靜接話。

江峭點點頭,

“補充出另一半並不難。”

他微微停頓,又搖頭說,“但不夠直觀。缺乏衝擊力的話,你們很難窺伺到作畫人那一刻的狀態與情緒。”

“我試著還原了一下,用雕塑。”

他的語氣很淡,彷彿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

可預感告訴時眉。

能被岑浪拜託做事的人,絕非善類。

事實證明,她猜得一點不錯。

當壁燈關閉,困頓的失序感迎頭罩下來。視野囿於絕對無光的黑暗,摸不著邊際,觸不到底線。

時眉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

空間維度極度失序的那一秒——

江峭抬手扯掉雕塑絨布,“啪嗒”一聲響,室內昏聵在這個刻度被縱向截碎,撞開空間裡的黑色,自天花板驟然崩落下一束光絡。

視覺感官徒然濺起波動。

浮光因子頃刻爆裂四散,迴旋,裂變,再團攏彌聚凝成光柱,直射矗立在正中央空間的雕塑膏像上。

狠狠刺入時眉的眼中。

一座雙人雕塑。

如時眉所看到的畫中所示,男人雙手合十跪拜在女人面前,虔誠仰望,似在深深愧責懺悔。

而女人面無表情。

彷彿不近人情。然而隨視線上移,視覺基調急劇扭轉。

光學儀器的剖露下,男人的脊背皮開肉綻,自上而下長出三隻粗獷血淋的手。手臂無限延長彎曲,毛骨悚然地繞過頭頂,直直逼仄向女人——

第一隻手死死扼掐她的喉嚨,

青筋暴起;

第二隻手輕易掏穿她的身體,

剖心露肺;

第三隻手,

捲纏著四根拇指粗的鐵鏈,分別栓鎖住女人的四肢。

而女人卻還活著。

沒有呼救,不見痛苦,就只是面無表情地活著。

時眉移眼盯向女人脖子上的那條紅絲巾,那條,與夏婕脖子上一模一樣的,紅絲巾。

時眉感覺全身血液都在倒湧,太陽穴神經刺痛,激惱的情緒在胸腔湧動,燥起劇烈起伏。她緊緊抿著唇,極力剋制自己氣到發顫的呼吸頻率。

她做民事很久了。

經手的離婚官司多到數不過來,家暴影片,當然沒少看。

可她還是做不到司空見慣,

還是每一次,每一次都覺得氣憤,心疼,無法理解。

還是看一次痛一次。

站在旁側的岑浪斂眸凝著她,輕咬牙關,繼而默不吭聲地走前一些,整個人站去她身前。

他脊背寬闊平直,安全感飽滿,很好地擋住時眉,令她在岑浪與江峭的交談間隙中,得到一個足以緩喘的機會。

“從畫上來看,畫作者筆觸確實不算嫻熟。”江峭稍稍皺眉,半晌,話鋒突轉,

“但論創作手法,畫風很老派。”

“所以你認為,那幅畫並非出自一個小孩子之手。”岑浪迅速理解到他的話意。

江峭掀眼與他對視,“我確定。”

不是徐奇畫的。

那會是誰。

時眉已經從憤怒的情緒裡平復下來,她繞開岑浪走出來,重新默默掃量了一眼眼前的雙人雕塑,看向江峭禮貌詢問:

“或許,我可以拍張照片嗎?”

江峭側開身子讓出位置,微昂下頜,告訴她說:

“浪哥已經買下了它,隨意。”

時眉略感意外地望向岑浪,只見他轉身抬手跟江峭招呼了下,雲淡風輕地告訴時眉:

“不用拍了,特寫照會發你郵箱,走吧。”

時眉怔忡了下,反應過來回頭也跟江峭彎腰道謝,江峭回以頷首,結束這場短暫的山林會面。

時眉與岑浪離開這間工作室後,江峭從房間走出來關上門,結果剛一轉身,驀然被一具柔軟嬌軀撞了個滿懷。

是個女孩子。

長髮溼漉漉地滴落水珠,著一件蕾絲吊帶短裙,光著雙足,月色修飾她珍珠色的圓潤腳趾,充斥欲氣,腰細成一束,小腿肌膚印落著淤青的細碎牙印,單調薄透的綢料根本無法遮掩任何隱私。

甜美勾人的香味緊密包裹著他。江峭當即擰起眉,狠狠咬牙,聲色冷硬地警告女孩:

“盛欲,滾回你的房間。”

“我會滾的,但要帶你一起。”

盛欲本能地磨蹭了他一下,戲謔挑眉,大膽又莽撞地撩過他褲子上的溼點,哧哧地低聲笑起來。

眼神純真又惡劣地問他:

“學長,你出汗了,需要我幫忙麼?”

……

下山的氣氛並不算好。

與其婉嘆夏婕有可能經歷過的悲慘遭遇,時眉更想為她解決問題。

“那幅畫…”

“夏婕。”

時眉與岑浪,同一刻,不謀而合。

時眉猛然抬頭望了他一眼,隨即迅速從包裡掏出那副畫,藉著岑浪手中的電筒看過去,問他:

“你跟我想的一樣嗎?”

岑浪挑挑眉,“夏婕的右手拇指缺失一截指節。”

“所以,如果不是孩子畫的,可偏偏筆觸又偏於稚嫩……”

時眉在岑浪的引領下快速衝出那團霧,逐漸探觸到真相的壁壘,“那麼就有可能是夏婕…”

岑浪“嗯”了聲,坦述答案:

“用左手畫的。”

/

週六清晨。

由於昨晚從江峭那裡回到家已經後半夜,第二天也不用上班,時眉乾脆沒定鬧鐘,一覺睡到自然醒。

不知道是不是長時間加班連軸轉的原因,哪怕多睡了三個小時,醒過來她還是很困。

迷迷糊糊地從床上爬起來,閉著眼摸進浴室洗澡洗漱,又精神萎頹地下樓走到餐廳給自己倒了杯水。

但她很快清醒了。

“噗——”

時眉將嘴裡未及嚥下的水,全數噴了出來。

在看到岑浪溼著發,站在黑色冰箱前仰頭喝水之際,

整個人,徹底醒了。

晨陽斜著穿窗而入,碎撒滿房,迸泛出顆粒感飽滿的光澤垂憐在岑浪身上,。

他裸著上身,年輕修美的身骨體態精實而緊建,雙側鎖骨深深凹嵌,尾端勾連微微突起的肩胛骨。

腹肌流暢得不見半分贅餘,線條張弛不羈,腰身窄長,滲透男性魅力的人魚線最終沒入略低的休閒褲邊。

“哇哦~”

時眉彎眼笑了,視線寸寸遊移在他的腹肌上,眼神發黏。

聲音是羞澀,“這算什麼,早安福利嗎?”

可湊去他身邊的動作卻快速得不假思索。她輕輕抬手,冰冷指腹一點點順沿他的肌理輪廓滑蹭向下。

直至清晰探觸到他禁不住發力的人魚線……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