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握棺材板殺穿修仙界

我手握棺材板殺穿修仙界
書名:我手握棺材板殺穿修仙界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更新:2022-11-26 00:03:18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我手握棺材板殺穿修仙界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被垃圾遊戲坑騙穿越修仙世界,紀葵手握能夠殺妖降魔的絕世神棺,一棺材板一個小妖怪,活得無憂無慮……嗎。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揣著逆天棺材,紀葵渾身上下都是寶,妖魔眼中的唐僧肉,她溜得比兔子還快。穿越後紀葵只

液態慾望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是靈火嗎?可她身上沒有靈力波動。”

“不是靈力波動,快看她手上。那是……符籙?!”

“聽說門派試煉出了個廢靈根符籙大神,奪得兩朵遮靈花,捏碎鈴鐺數量足以進入內門!不會就是她吧?”

“看著年紀輕輕,不像啊!內門弟子需穿紅雲白瑾服,她沒穿,應該不是內門弟子,可能用了類似符籙的法術。”

印象中符籙大師該是那種活了上千年的老傢伙,和眼前少女身份屬實不符。

王成宇好不容易澆滅業火,手背燙傷紅一片黑一片,不停顫抖,癱坐在地上,全身都麻木了。

他的手,他練劍的手……

劍道一途,手與劍直接觸碰,劍修尤其看重對手的保護。他的手傷的動不了,沒有高等靈藥,至少二十年無法用劍。

雙目猩紅,王成宇踉踉蹌蹌站起來,眼裡浸滿了狠毒猙獰:“你竟敢傷我!”

完全忘記用化火掌對付一個廢靈根是多麼狠毒的招式。

那一招紀葵不躲,必然面容盡毀。

長長的睫毛微掃下來,紀葵眸底乖張又不失鋒利,表情疏離:“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你只剩一招。”

一招之後,就輪到她了。

周圍人懷疑王成宇實力的目光有如實質,猶如巴掌打在他臉上。王成宇雙眼閃爍陰狠毒辣的光,牙根緊咬合,怨恨盯著紀葵。

都是因為她,他才這麼屈辱!

水火靈根全速運轉,一手藍色水靈力,一手紅色火靈力,雙手化爪置於身前,兩種顏色交替融合。

雙靈根比單靈根強大的原因其中之一便是靈根融合,融合兩種靈根力量的法力比單靈根強上數倍。

他動真格了!

王成宇怒吼:“去死吧!”

他轟出手心靈力融合的圓形風暴圈,強大靈力波動席捲開來,眾人驚恐遠離。

所有靈力匯聚點集中在紀葵一人身上,築基期同期及以下不說碰到他製造的靈力,就算站在旁邊也會受到威壓壓迫和傷害,練體境更不用說,當場吐出一口血。

築基期弟子全部用靈力圍牆擋在身前,抵抗餘威傷害,順便把愣愣的練體境的弟子一塊牽過來。

有弟子不滿道:“王成宇,別太過火!這雜役弟子沒到築基期,你想殺了她嗎!”

他說對了,王成宇就是這麼打算的。

紀葵傷他手掌,他廢她一條命又有什麼錯!

水火靈力洶湧澎湃襲來,餘威震開紀葵髮絲,瞳孔映現飛馳而來的水火雙靈力球。

她半步未退,在衣袖飛速作畫,畫出詭秘難測的符籙,毫不猶豫撕下畫滿符籙的袖條,飛速扔到眾弟子凝聚的保護罩後面。

靈力圓球帶著撕裂身體的力量卷襲,凝飛至紀葵眼前時,王成宇得意忘形笑起來。

無非雜役弟子,殺就殺了,頂得過他這個外門弟子重要?

大不了回去和師尊認錯領罰,訓斥幾句。

紀葵非死必殘的結局,他目不轉睛盯著這個令他受盡屈辱的雜役弟子,好好看她怎麼死的。

變故發生在下一秒,只見靈力轟過紀葵,她的身影倏忽消失。

靈力穿透空氣轟在食堂牆壁上,王成宇積攢全部靈力打穿了厚重牆壁。

怎麼可能!!

王成宇目眥欲裂。

她人呢?

圍觀弟子群裡發出幾道驚呼,紀葵身影忽而出現在他們身邊,手裡拿著先前扔出去畫滿符籙的袖條。

她身形挺立,如一尊純白雕像,高貴冷豔。

探囊取物符籙反過來用,把符籙脫離到遠方,再看著自己身體,便能讓她出現在符籙所在位置。

淡薄的瞳孔掀起一絲波瀾:“三招已畢,換我打你。”

離紀葵最近的一個男弟子骨齡年輕,尚且在練體境,深深體會她周身殺意,呆的如夢初醒,喃喃道:“好強!”

對他來說,王成宇的雙靈根爆發靈力足以秒殺一切,紀葵卻輕而易舉躲避,可謂比王成宇還強!

王成宇全身靈力用盡,不甘心地瞪著紀葵,一時語塞。

這個人太強了,強到三招摸不到她衣角,強到他生出幾分懼怕。

緩緩撩開眼皮,紀葵眸光攝人心魄:“兌現承諾,你的手是我廢,還是自己來?”

王成宇忍著懼意,加大嗓門鎮定慌亂心情:“你憑什麼廢我的手,我乃堂堂通心峰外門弟子,豈是你一個雜役……”

紀葵表情越來越冷:“雜役弟子怎麼了,照樣打到你懷疑人生。”

見紀葵絲毫不懼,反而提著他的劍一步步走到跟前,平日如他第三隻臂膀一樣來去自如的本命劍,在紀葵手底下瑟瑟發抖,好似賊鼠遇虎狼般害怕。

王成宇四肢並用向後爬,不復先前威風。

紀葵舉起刀鋒亮麗的劍,當著一眾弟子的面,毫不猶豫斬下。

“且慢!”

一道黃褐色保護屏障攔在紀葵與王成宇之間。

紀葵兩條彎月眉高高揚起,看向來者。

成冉冉攔下他們後鬆了一口氣,御劍落入地面,巡視四周,視線落到王成宇身上,眉頭一蹙。

眾人見到她,紛紛叫道:“大師姐。”

成冉冉頷首,威嚴喝道:“怎麼回事?”

幫助紀葵的那名女弟子道:“回稟師姐,是通心峰的王成宇挑釁在先,這位雜役弟子正當防衛。王成宇先是出言不遜,後來技不如人。”

王成宇知成冉冉身為言媛長老關門弟子,最重門規,指著紀葵倒打一耙道:“你們明月峰欺人太甚,幾個人對我一個。盛衡派明令禁止弟子自相殘殺,剛剛她還想殺我,你們都看見了吧,她對我起了殺心!”

在場明月峰的人被他不要臉給驚到了,女弟子氣得話都說不完整:“分明,分明是你先欺負雜役弟子!”

通心峰與王成宇一丘之貉的弟子則護著他的話,一齊指責紀葵違門規令,問成冉冉討個說話。

紀葵被通心峰男弟子吵得頭疼,揉揉太陽穴,嘟囔道:“聒噪。”

離紀葵距離極近的成冉冉聽到後:“……”

通心峰弟子握著王成宇受傷的手給成冉冉看,人模狗樣地說:“成師姐,人是在你明月峰傷的,這事你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不然我們回去定要稟報師門,讓師尊來判定!”

目光在紀葵和王成宇之間來回查探,成冉冉義正辭嚴道:“此事確實是我們明月峰做得不對,王成宇,你向她道歉吧。”

王成宇心滿意足道:“向我道歉就完事了?我要她……”

說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成冉冉說什麼,讓他給雜役弟子道歉?!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