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妻柔弱不能自理?

未婚妻柔弱不能自理?
書名:未婚妻柔弱不能自理?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更新:2022-11-26 00:20:04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未婚妻柔弱不能自理?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一朝穿成將門獨女,享榮華富貴,受萬千寵愛。社畜蘇青青終於迎來了坐吃等死的理想人生。誰知古人難當,躺贏不易。她一腳踹了世家未婚夫,開啟了古代打工生涯。牢牢將人生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不被繁文縟節所壓。誰知竟

液態慾望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小姐,要不要休息?”

護衛首領張龍問道。

這一路騎馬而行,便是他們這些男子也覺得吃力,但是自家小姐適應了兩天之後,就完全跟上了家將的節奏,一個時辰才會歇一會兒。

按照這個速度,本來以為要一個月的路程,張龍估計,十多天就可以到達,省了一大半的時間。

“前面有塊兒平地,咱們到那裡休息!”

出了直隸州,道路開始不平,即使是官道也是亂石荒草,凹凸不平,蘇子衿得虧是在來之前訓了小半年,這才能在凹凸不平的路面騎馬。

“就這裡吧。”

蘇子衿勒馬停下,緊跟著自家小姐的張龍隨即舉手示意,“所有人原地休息!”

眾人紛紛下馬,原地席地而坐。蘇府護衛都是軍伍出身,紀律性很強,坐在地上也是十人為一伍的團坐,馬韁繩卻不撒開,就讓馬立在身邊或者身後,這樣四周有風吹草動,可以更加方便行動。也有需要方便的,也是等所有需要方便的人一起行動,荒郊野外,再小心謹慎也不為過。

“大哥,別等了,從他們出城到現在,就沒有放鬆警惕的時候,連如廁都一起去,沒有空子給咱們鑽,不過咱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怕他們?三個打一個,亂刀砍死算了!”

一個粗聲粗氣的聲音在官道背後不遠處的山頭後響起。

只見不大不高的一個小山頭後面,竟然密密麻麻趴著幾百人。看他們鬍子拉碴的模樣,發紅的眼睛,還有灰到發黑,彷彿膩了一層汙垢在上面的衣服,不難判斷他們應該不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平民,而是居無定所,以天為被以地為席的強人。

此時天下初定,這幫強人中混的好的,都被朝廷招安,差一點的有個山頭自立為王,平日裡打著劫富濟貧的旗號,不隨意騷擾平民,也還能再苟活幾年,混的最差的就是要錢這幫人,他們不被官府接納招安,被其他勢力打出棲息地,四處流浪,打獵為生,偶爾碰到落到的行商,就彷彿過年一般,過幾天好日子。民間俗稱他們遊俠兒。

為首之人看起來彷彿有些年歲,看著紀律嚴明,乾淨利落的蘇家護衛眼中猶豫。

這些人一看就是硬茬子,若不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再借他個膽子他也不敢打這幫人的主意,但是沒有辦法,兄弟們餓的要吃人了,各個城池因為剛剛經過戰亂,所以反應迅速,武力強大,他們根本不敢靠近城池,所以眼下這幫人,是他們最後的機會。看他們光鮮亮麗的模樣,想必做過這一場之後,他就可以帶著幾個親信置辦些產業,進城生活了,至於其他人,不過是炮灰罷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想到這裡,為首的首領心中一狠。

“大哥?”

“上!”

隨著一陣鬼哭狼嚎的呼和聲傳來,蘇子衿和張龍第一時間跳起上馬,護衛也隨之而動,拽過自己的馬匹,飛身上馬。

“都是些無家可歸,四處遊蕩的匪類,小姐無需害怕,列隊等待!”

張龍護著蘇子衿在兩列護衛之後,透過馬匹間的縫隙,可以看到對面幾百米外的匪類喊殺聲漸漸不濟,跑的也比剛衝下山時慢了一些,若是自己帶的新兵營,這種表現可是要挨踢的。

被護衛護在身後,蘇子衿卻沒有害怕的感覺,反而對那些匪類如此評價。

看出這些人比新兵營還有所不如,只是應該見過血,所以臉上兇惡些,赤著眼睛。

護衛長刀出鞘,以逸待勞,只等他們跑下山,後繼無力是才縱馬而上。所有人都全力奔騎並沒有留手,短短的百十米馬速已經很快,長刀高高舉起,收割底下匪類的生命。

雪花綻放,皮肉綻開,蘇子衿強迫自己直視過去,不閃不避。

一大群人一起衝下山,總有一些人突破佇列,往蘇子衿方向而來。

留守的一個佇列再次收割,這次突圍而來的,只有那十幾個人。

為首之人雖然也是落魄打扮,卻明顯穿的比別的匪類整齊,手中長刀也更加明亮鋒利。

“小姐騎馬先退,別走太遠,卑職去去就來!”

張龍一人一騎,舉著長刀奔騎上前,一刀一刀,沒有虛招的收割著那些衣衫襤褸者的生命。

蘇子衿看的瞪大眼睛,將配在左側的長刀拔出。張龍一個人糾纏著衝出來的十幾個,還是有一兩人衝出張龍的長刀範圍,做出凶神惡煞的模樣往蘇子衿這邊跑來,似乎想用兇惡的聲勢嚇到蘇子衿這個面嫩的小貴女。

一旦貴女栽到他們手上,這場仗,就是他們贏了。

首領就是衝過來的二人之一,蘇子衿也是他一開始的目標。

至於蘇子衿手中的長刀,他一點兒都不放在眼裡。

貴人都會練武,種種套路刀法花團錦簇,但是殺人,只要狠心砍下去就好。感受到刀砍進皮肉的感覺,熱血飛濺到臉上的溫熱,熬過這一關,他們手中的長刀才有殺傷力,而在此之前,他們手中的刀,不過是玩具罷了。

匪類首領邊衝過來,便不屑的看向蘇子衿,不過一個小女娘罷了,就任你砍,你的刀能見血嗎?

“小姐,退後!”

張龍從戰場下來,當然知道沒見過血的刀,護不住主人,當下呼喊自家小姐,想叫醒彷彿已經嚇傻,愣住的小姐。

蘇子衿瞪大眼睛,手起刀落,她甚至沒有蓄勢,就那樣砍過去。

遺傳大將軍父親的力氣,讓這平平無奇的一刀一舉建功,匪患的首領在蘇子衿刀下,整個上半身被劈開,鮮血全部幾乎全部灑到蘇子衿身上。

蘇子衿卻沒有眨眼,也沒有收手,徑直看向跟在首領身後跑過來的那人。

剛才就是他一直鼓動首領殺出來。因為他跟在首領身邊,也見過不少人了,蘇子衿這樣的貴女,對容易對付,喊兩聲有時候就會把她們嚇到束手就擒。

眼睜睜看著首領倒下,鮮血飛濺,這人知道自己判斷錯誤,當下跪倒在地,趴在地上求饒,“貴女饒命!草民也是良民,都是被脅迫的!”

蘇子衿恍若未聞,一刀劈下,這人後背一道長長的傷口,跟首領的傷口一模一樣。

喊殺聲似乎寂靜了一瞬間,匪類見首領已死,膽子瞬間破裂,哀嚎著四散奔逃。

“快,追上去!不要放走一個!”

這些匪類在他們的駿馬長刀面前彷彿是看到狼群的小綿羊,但是一旦讓他們逃走,面對平民時,他們又是不折不扣的兇獸。所以張龍下令,不放走一個。

一個多時辰之後,眾人才重新齊聚,清點了一下人手,張龍這才過來,向蘇子衿彙報。

“小姐,這群匪類全部剿滅,咱們這邊只有幾個方便之人,沒有及時上馬,受了些輕傷。”

蘇子衿搖頭,“張叔,你算錯了。”

張龍不解,看向蘇子衿。

“還有一個受了內傷,估計要修養一兩天。咱們趕緊去最近的城鎮,不然就麻煩了。”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