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栓Q,穿書就被男主威脅生命

真的栓Q,穿書就被男主威脅生命
書名:真的栓Q,穿書就被男主威脅生命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已完結
作者:佚名
更新:2022-11-25 18:03:13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真的栓Q,穿書就被男主威脅生命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真的栓Q,穿書就被男主威脅生命完整版全文免費閱讀、主角:姜瑤 騰瞑,真的栓Q,穿書就被男主威脅生命最新章節無彈窗無廣告、真的栓Q,穿書就被男主威脅生命是作者的小說-看熱門小說就到。

液態慾望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這話讓姜瑤心裡一跳,根據她這些天和騰暝的相處瞭解,騰暝這樣一般都是心情不好的。

難道她又做了什麼,讓騰暝不開心的事情?

又或者是騰暝又想起了,千年那些不美好的回憶,心裡發洩不出去,想要拿她出氣?

姜瑤心裡苦啊,苦,儘管姜瑤的心裡,把騰暝罵的狗血淋頭,但面上卻還是一副狗腿的樣子,快步走到騰暝的面前。

乖巧的說道:“騰先生?”

“坐。”

他晦暗不明的眼眸,直勾勾的盯著她,就好似無敵的深淵,看不透他在想些什麼,越是這樣,情況就越是危險。

姜瑤坐在了他的對面,感受到男人的目光打量在她的身上,她有一種被男人看透的樣子,仿若她的小心思,盡在男人的掌握之中。

一旁的白依依也被眼前的舉動給驚到了,她和謝紫菀的計劃還沒有開始,騰暝怎麼就開始對姜瑤下手了呢?

姜瑤受不了這低氣壓的氣氛,試探的扯住了騰暝的衣角,小聲說道:“騰暝,到底怎麼了?你不要這樣,我害怕。”

少女的聲音清脆悅耳,好似夏日河畔的小溪緩緩流水聲那般的動聽,她霧濛濛的狐狸眼眸,可憐兮兮的看著他,他心裡壓抑的不滿,瞬間被撫平了。

他伸出骨節分明的大手,撫上她的臉頰,略有薄繭的指腹,在她柔嫩白皙的臉頰上,來回的摩挲。

即使他並未用力,可少女的臉頰,實在太過於嬌嫩,轉瞬之間,那一塊地方,就紅的滴血。

好似一片迤邐妖嬈的紅梅,落在了少女的臉上,染紅了她的臉頰,留下了絢麗的顏色。

嬌豔欲滴,引人採擇。

姜瑤覺得騰暝好似在打量小狗狗一般的看著自己,她饒是心理再強大,被騰暝這樣去盯著,心裡也有些打突。

就當姜瑤以為騰暝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她的時候,他突然一把將她拉入了懷裡,只是稍微用一點力道,她就被騰暝牢牢的鉗制在懷裡,動彈不得。

他薄唇覆在她的耳畔,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以後不許和江景見面,瑤瑤懂了嗎?”

騰暝的這句話,讓姜瑤瞬間恍然大悟,原來騰暝這個狗東西生氣,是因為江景啊。

也難怪。

騰暝本就偏執病態,佔有慾極強,被他認定的人或者物,就絕不允許,別人覬覦半分。

若是他看中的人或者物,被別人覬覦了,他就會毀掉。

騰暝說完這些話以後,見姜瑤沒有反應,臉色一點一點的陰沉下來,眸底風起雲湧,黑雲壓境,宛如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鉗制住姜瑤細腰的大手,力道也不由得加重了。

像是在無形之中,逼迫她給他一個答案。

姜瑤回神,臉頰抵在男人堅實有力的胸口上,輕嚀道:“我答應你。”

白依依宛如透明人一般,在這裡看著姜瑤和騰暝親暱,她應該走掉的,可兩條腿卻仿若灌了鉛一般,動彈不得。

她杏眸劃過狠厲的光,姜瑤這般不按她的計劃行事,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將她給剷除掉了。

不過,在把姜瑤剷除掉之前,她必須要先教訓一個賤人。

白依依回到雪山上的時候,白長辭正在整理草藥,看到白依依過來,劍眉輕挑,魅惑勾人的狐狸眼眸輕輕閃動。

漫不經心的說道:“怎麼捨得回來了?”

白依依抿了抿唇,嬌嗔道:“還不是想長辭哥哥了。”

白長辭嗤笑道:“臭丫頭,你終日跟著騰暝的身後,什麼時候想起過我,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白依依吐了吐舌頭,嬌聲說道:“還真是什麼都瞞不過長辭哥哥的眼睛,長辭哥哥,你幫我教訓一個女人,讓她知道,敢得罪我的下場。”

白依依說這句話的時候,把木冉的照片遞到了白長辭的手中,白長辭眯了眯冷眸,淡淡的說道:“一個人類而已,你修行千年,還對付不了她嗎?”

“不是的長辭哥哥,這個女人和姜瑤是好閨蜜,如果我出手教訓她,勢必會引來姜瑤的懷疑,但長辭哥哥你去做,就不會。”

白依依見白長辭並沒有鬆口答應她的意思,她抓住白長辭的衣袖,來回搖擺,撒著嬌。

可憐兮兮的說道:“長辭哥哥,你最好了,你就答應人家嘛,人家從來都沒有求過你什麼,唯一求你這一次,你還不答應人家,你真的好壞呀。”

白長辭被白依依磨的沒有辦法了,只好答應,淡淡的說道:“你說,怎麼對付她吧?”

聽到白長辭答應,白依依開心的眉飛色舞,隨後嬌嗔道:“哎呀長辭哥哥,你自己看著辦就行,你折磨人的手段,比人家還要厲害好幾倍呢。”

………………

醫院va病房裡

江景幾個玩的好的朋友,都過來看他。

聽說他被姜瑤氣到住院,都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其中一個留著板寸頭,穿著嘻哈風的男人,吊兒郎當的說道:“景哥

,不是我說你,不就是一個女人嗎?至於把自己氣的住院嗎?”

江景冷睨了一眼那板寸頭,沉聲說道:“如果你們來是向我詆譭姜瑤的,那麼就立馬給我滾。”

江景接受不了,別人說姜瑤的一句不好。

即使姜瑤曾在大庭廣眾之下,那樣的傷害他,他也不允許。

板寸頭和其他幾個兄弟,互相對視一眼,搖了搖頭就走了。

他們走了以後,謝紫菀抱著胳膊走了過來,江景以為他們又返回過來了。

厲聲說道:“老子的話你們是不是聽不明白,老子讓你們滾,是不是覺得老子生病了,就可以把老子的話,當耳旁風了?”“阿景,是我。”

江景掀起眼眸,看到是謝紫菀以後,散漫的說道:“上一次給你的教訓不夠,你還敢來?”

“不是,阿景我有關於姜瑤的事情告訴你。”

江景聽說有關於姜瑤的事情,立馬打起來精神,從床上坐了起來,一臉緊張的說道:“有什麼關於姜瑤的事情告訴我?趕快說。”

謝紫菀把江景的這一反應,盡收眼底,她眸底劃過一絲難過,江景明明是不把感情當回事的人,怎麼就對姜瑤上心了呢。

姜瑤是長的不錯,但這世界上比姜瑤漂亮,溫柔,可愛的女人,大有人在,她不明白,她到底比姜瑤差在哪裡。

謝紫菀握緊手指,微微揚起下巴,輕聲說道:“姜瑤被那個男人綁架了,那個男人有妄想症,姜瑤擔心他傷害你,才會與你撇清關係。”

這話一落,江景瞳孔緊縮,約莫過了三十五秒以後,江景好似明白了什麼一般。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和姜瑤在一起那麼長時間,對她再瞭解不過,她不是攀龍附鳳的那種人,怪不得她突然消失那麼長時間,打電話不接,發簡訊不回,原來是被騰暝綁架了。”

見江景如此,謝紫菀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白依依只說過讓江景和姜瑤見面,說出這些讓江景誤會的話,江景就會帶著姜瑤逃跑,帶著姜瑤逃跑,就會惹怒騰暝。

騰暝就會把姜瑤囚禁起來,永遠不讓她出現在藝大,不讓她再出現在江景的面前,這樣,她和白依依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江景想到了什麼,逼問道:“這些是誰告訴你的,是姜瑤嗎?”

“當然不是,是姜瑤身邊的那個女孩,那個女孩是騰暝的妹妹,她告訴騰暝的勢力很強大,不單單只是科技公司的總裁那麼簡單,之前姜瑤消失不見的那段時間,就是被他強行帶走了,並不讓姜瑤與外界聯絡”。

“對了,白依依也是冒著生命危險,把這些告訴我的,你千萬不要衝動去找騰暝算賬,你如果去找騰暝算賬,騰暝就會誤以為,是姜瑤把這些告訴你的,姜瑤現在在他的手裡,他會怎麼對姜瑤,可想而知。”

江景有些失去理智了,他攥緊拳頭,眼眸猩紅滴血,顫聲說道:“那你說該怎麼辦?”

“當然是你先想辦法,把姜瑤約出來,和姜瑤說你全部都知道了,然後再想辦法,帶領姜瑤脫離騰暝的掌控了。”

“雖然白依依說騰暝的勢力很強大,但是江家在帝都的勢力也是不容小覷的,帶著姜瑤逃跑,對於你來說,應該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反正依我之見,先不要輕舉妄動的,去找騰暝是保護姜瑤的最好辦法,然後再趁騰暝鬆懈的時候,把姜瑤帶出來。”

聽完謝紫菀的話,江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閉上眼睛,長吐一口氣對謝紫菀說道:“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謝紫菀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病房。

謝紫菀這邊才剛走出病房,就迫不及待的給白依依打過去了電話。

白依依接通電話,漫不經心的說道:“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不得不說還是你的辦法好,我明確的告訴了江景,不要去和騰暝硬碰硬,會讓姜瑤受到危險。”

“果不其然,原本想找騰暝算賬的江景,在聽到去找騰暝硬碰硬,會讓姜瑤受到危險以後,立馬打消了這個念頭。”

“很好,做的不錯,現在江景有什麼打算,你知道嗎?”

“我猜測他應該是在想辦法,來吧姜瑤給約出來。”

“不錯,只要他能把姜瑤約出來,就一定會帶姜瑤逃跑,不知道暝哥哥發現姜瑤和她的未婚夫逃跑以後,心裡會有什麼感覺呢?”

………………

木冉一邊啃著漢堡,一邊對姜瑤說道:“瑤瑤,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感覺背後有一雙眼睛盯著我。”

聽到木冉這話的姜瑤,噗嗤笑了出來。

“你是不是看靈異小說看多了,你一個人住,還是不要看那種小說了。”

木冉不喜歡和別人住在一起,就在藝大附近住在了一間小公寓,一個人住倒也自在,只不過木冉喜歡看靈異小說,膽子也很大。

她說有人在背後盯著她,姜瑤的第一反應就是,木冉看靈異小說導致的。

一旁的白依依聽到木

冉這話,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不得不說,還是長辭哥哥下手快,出手狠。

對付木冉,根本不需要用手段,直接扮成神出鬼沒的鬼魅嚇嚇木冉,就會把木冉嚇成神經病。

這就是木冉得罪她的下場。

木冉喝了一口可樂,一臉興奮的說道:“沒事的瑤瑤我不害怕,你忘了我有個哥哥是這方面的大師了嗎?我對這方面也略懂一些,倘若真的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我也不怕,倒有些期待,這不乾淨的東西長什麼樣子。”

一旁的白依依聽到木冉這話,瞳孔緊縮,握緊了拳頭,倒沒有想到,木冉竟然不害怕這些東西,看來這辦法,對她沒有用了。

姜瑤和木冉剛到教室,姜瑤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姜瑤開啟一看,竟然是江景。

她想到了昨天騰暝給她的警告,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電話給結束通話了。

開玩笑,病嬌男主的話怎麼能不聽呢?

不聽話有什麼後果,姜瑤心裡門清。

江景看著被姜瑤結束通話的手機,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他編輯了一條簡訊發了過去,這個簡訊,一定會讓姜瑤過來的。

姜瑤看到江景發來的簡訊頭都炸了。

這個江景到底要做什麼,他說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訴她,如果她不來,後果自負。

姜瑤本來不想去的,可實在是好奇。

好奇江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這些原書裡都沒有,姜瑤不知道,所以就更好奇了。

姜瑤看了一眼白依依,趁白依依沒有注意到她這邊,她給江景回過去了簡訊,告訴江景她會過去,讓江景告訴她地址。

江景目的達到,給姜瑤發了他所在醫院的地址。發好了以後,江景看向站在一旁的阿宇,沉聲說道:“我們的人都安排好了嗎?”

“安排好了,只要騰暝敢過來,一定會把他打成馬蜂窩。”

“很好,他算什麼東西,也敢搶我的女人,我一定會讓他知道,敢搶姜瑤的後果,就是他死。”

江景眼眸裡都是不可抑制的殺意,額頭青筋暴起,宛如魔鬼降臨。

阿宇見此,心裡不由一顫,跟著江少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江少這樣,看來這一次,騰暝真的慘了。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