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妃謀

嬌妃謀
書名:嬌妃謀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已完結
作者:佚名
更新:2022-11-25 19:03:48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嬌妃謀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嬌妃謀完整版全文免費閱讀、主角:燕凌月?周子鈺,嬌妃謀最新章節無彈窗無廣告、嬌妃謀是作者的小說-看熱門小說就到。

液態慾望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臨走前,燕凌月又讓李嬤嬤拿了一百兩銀子塞給了王景蘭,讓她繼續送孩子去學堂唸書。

一開始王景蘭還不接受,直到燕凌月說是借的,等以後小虎和阿飛能賺錢了再還她時,王景蘭才算拿著。

對於這個又善良又漂亮的姐姐,兩個孩子喜歡的不得了。在送燕凌月出門時,一直絮叨著讓她經常過來玩。

許是做了好事的緣故,在離開小巷時,燕凌月感到前所未有的開心。和李嬤嬤去了溢香酒樓以後,更是要了個臨窗的雅間,點了滿滿一大桌子酒菜。

填飽肚子以後,看時間還早,燕凌月又和李嬤嬤一起去了錦繡街。

之所以叫錦繡街,是因為這長長的一條街全是販賣布匹成衣,還有日用首飾的店鋪。一家挨著一家,琳琅滿目。

雖然三姨娘已經為燕凌月做了好幾件衣服,但小女兒家的哪有嫌衣服多的,更何況比起燕家的另外三個小姐,燕凌月的衣服頭面真是少的可憐。

李嬤嬤陪同燕凌月,兩個人一連逛了好幾個成衣鋪子。眼看著自家小姐一口氣定製了三套衣服,又買了三套頭面,李嬤嬤激動的兩眼淚花。

燕凌月還以為是李嬤嬤嫌她買的多了,還有些心虛,“是不是銀兩不夠了?要不然,我將這些頭面再退回去?”

李嬤嬤一聽,當即將頭面抱進了懷裡,“夠夠夠,銀子多著呢,且不說王后娘娘近來的賞賜,光是三姨娘就給聽雨閣撥了不少銀子呢,說是要將二姨娘這些年剋扣小姐的銀錢全部補回來。”

“那嬤嬤還難過什麼勁?”燕凌月幫李嬤嬤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花。

李嬤嬤吸了一下鼻子,道,“老奴是感慨。自打小姐落地,老奴就跟在小姐的身邊,這一轉眼都快十五年了,小姐終於知道收拾自己了,老奴這是心裡高興啊。”

“小姐本就長得好看,就是因為不愛打扮,才會被大小姐二小姐還有三小姐比下去。等過兩日的賞花會,老奴一定要將小姐收拾的漂漂亮亮的,讓那些在背後說風涼話的人都大跌眼鏡。”

李嬤嬤說著又拉著燕凌月買了許多胭脂水粉。

待將所有東西搬到馬車上以後,燕凌月才發覺走的腰痠背疼,就同李嬤嬤去了街頭的茶館。

這時,茶館裡說書的正好講到段少將軍以一己之力,大破西北流寇,直取敵將首級,換得了西北近千萬百姓的安危。

“只見段少將軍頭戴銀盔,身披鎧甲,腰繫鍍金束帶,坐在高頭大馬上,手持銀槍,威風凜凜。面對窮兇極惡的敵寇,面不改色……”

臺上講的唾沫四濺,臺下聽的激凱紛昂。

原本想喝口茶休息一下的燕凌月,聽著耳邊雷鳴般的掌聲,只感覺腦子眼嗡嗡直響。

段少將軍?又是哪一位?

對於大周王朝的這些官員,燕凌月是真的搞不太明白。

燕凌月一頭霧水,一旁的李嬤嬤可是聽的如痴如醉,一邊鼓掌,一邊還不忘給燕凌月普及知識,“段少將軍段明鴻,也就是段老將軍的孫兒,是段府大房的兒子,自小就跟著段陽坤將軍在西北長大……”

過來續茶的小二,聽著李嬤嬤的講述,熱心腸道,“段老將軍一家,那可都是咱們百姓的大恩人吶。段老將軍年輕的時候,征戰四方,為咱們大周拓展疆土。老了退下來了,段將軍子承父業,堅守在最艱苦的大西北,抵禦那些不斷作亂的異族人。”

許是看燕凌月長得好看,隔壁桌的小哥也挪了過來,接著道,“半年前,咱們王上親征北燕時,西北流寇傾巢而出,想趁機佔領咱們的大西北。在那一戰中,段陽坤將軍中了埋伏身受重傷,段少將軍隻身入敵,硬是殺出一條血路,將段將軍解救了出來。在之後的幾場戰役中,更是替父出征,大敗敵軍。”

“聽說在月餘前,王上就已經召段少將軍回京接受封賞了,算算時間想必也該回來了……”

茶館裡的眾人,還在激情洋溢的討論著。燕凌月在聽到北燕二字時,就已經沒有了心情再待下去。當下就離開了茶館。準備上馬車離開時,卻被一陣猛烈的咳嗽聲給阻止了腳步。

因為實在是咳嗽的太厲害了,聽著連肺都要咳出來。就連李嬤嬤都忍不住望了過去。只見一個五十多歲的老翁,佝僂著背,正在清掃店門口的木屑。

就是這一眼,燕凌月一下子被店裡那些雕刻品吸引住了目光。

“老伯,這些都是你親手雕刻的?”燕凌月走進了店裡,拿起了木架上擺放的梅花簪。

老伯點頭道,“全是老頭子一點一點雕刻出來的,小姐若是喜歡,就拿走吧。”

“多少銀錢?”就在李嬤嬤準備拿銀兩的時候,老伯卻擺了擺手,“不要錢,送給小姐留個紀念吧。也許小姐就是木刻齋的最後一位客人了。”

燕凌月有點不解了,“此話怎講?”

“要關門嘍,”老伯道,“準備把這鋪子賣了,換些盤纏,老頭子就可以帶著孫子回祖鄉了。”

燕凌月初來乍到不太清楚行情,但李嬤嬤在京城生

活幾十年了,對周遭的一些老鋪子還是瞭解的,“這木刻齋有三十來年了吧,怎麼說關就關了?”

“都三十多年了?”燕凌月驚訝了,“那為什麼還要關門?”

老伯嘆了聲氣,“這木刻齋可是老頭子一生的心血,若不是實在走投無路了,老頭子又哪裡捨得賣掉。”話落,老伯就拿起抹布開始清理木架。

雖然好奇,但也不好打聽別人家的私事。燕凌月圍著鋪子轉了兩圈,看木架上擺放的各種木簪,還有鐲子,實在精緻。

這手藝,要是沒落了,太過可惜。

“能參觀一下你這鋪子嗎,老伯?”

老伯許是沒想到燕凌月會參觀鋪子,先是一怔,隨即點了點頭,“只是要煩請這位嬤嬤幫老頭子盯一下了,店裡僱傭的夥計已經辭退了,現在就剩老頭子一人。”

趁著李嬤嬤看店的空擋,燕凌月就跟著老伯前前後後走了一圈。

外間的鋪子並不大,櫃檯的左側,有個門通往裡間。裡間有張桌子,還有個躺椅,看樣子是供人休息的。從裡間的樓梯可以上二樓。二樓擺放了許多實木,還有不少半成品,看樣子是老伯平時雕刻工藝品的地方。

站在二樓,透過窗戶,前面是熱鬧的街道,後面是一處小院。小院四四方方的,雖然不大,但五臟六腑俱全。

“這院子,也是老伯的?”

“是啊,這個小院老頭子都住了三十多年了,”老伯應道。

下了二樓,老伯推開了裡間的側門,整個小院都映入了燕凌月的眼簾。

這個佈局,她喜歡!

燕凌月稍微思索了一下,果斷道,“這樣吧,我出七百兩,將這個店鋪還有小院買下來。老伯可以繼續留下來,木刻齋也可以繼續開門做生意。就當我僱傭了老伯當這個小院的管家,每月給二兩工錢。另外鋪子裡每個月賣出銀錢咱們五五分,老伯意下如何?”

五五分?就意味著老伯還是木刻齋的半個掌櫃。

憑藉木刻齋的招牌,還有它地處的位置,七百兩其實並不算多。但關鍵是燕凌月開的條件好!不但木刻齋不用關門了,他和他的小孫子也不用再奔波著回祖鄉了,更主要的是每個月還有固定的工錢。愁苦了近兩個月的老伯,眉頭終於舒展開了,“小姐,此話可當真?”

“即便我不可信,但燕府的五小姐總有信服力吧,”燕凌月道,“再給老伯兩天時間吧,老伯可以再考慮一下,或者再對比一番,若是確定了要賣給我的話,你就趁這兩天時間安排一下,大後天來燕丞相府找嚴管家,讓他帶著你來找我。”

燕府的五小姐?那可是當今九皇子未過門的皇子妃!

就在老伯怔愣間,燕凌月已經從李嬤嬤手中拿過碎銀子放在了櫃檯上,“那這個簪子,我就先拿走了。”

直到燕凌月和李嬤嬤上了馬車離開,老伯狠狠地掐了一下胳膊,這才緩過神來。當下欣喜不已!

不過李嬤嬤可想不明白自家小姐在做什麼了。相比較起王后娘娘的賞賜,七百兩雖然不算多,但也不是小數目。而且她們小姐以後是要做皇子妃的,那還要這間鋪子做什麼?

李嬤嬤如此想著,自然也就問出來了。

燕凌月聽罷,笑了,“七百兩,放在那不用,只不過是幾張看得見的銀票罷了。可若是買了院子,以它所處的位置,今後只會升值,不會貶值。更何況我們買的不只是院子,還有木刻齋的招牌。”

“木刻齋既然能開那麼多年,就意味著有它存在的價值。再說了,那老伯的手藝那麼好,到時候我拉著九皇子多去幾次,將門路開啟以後,還會擔心生意不好?每個月稍微賣點什麼,也能將老伯的那二兩工錢付了吧。那剩餘的,不全是盈利?!”

燕凌月怎麼想怎麼划算,“若不是那個老伯家出了什麼急事,怕絕不會捨得賣那間鋪子還有那處小院。”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