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末世大佬穿七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3章 魂歸

齊悅再次睜眼之後就已經是70年代的齊悅。

融合了自己本體的記憶後的齊悅滿頭黑線有點無語,可能因為缺了一魂的原因,70年代的齊悅幹了一堆傻事。

對疼愛自己的家人橫的不行,這個時候需要下鄉,本來以家裡的情況她是不用下鄉的。

但因為在學校的時候看上了一個學長田松,聽說這個田松要下鄉之後,70年代的齊悅不顧家人反對毅然決然跟著一塊下鄉,原本年齡也不夠還自殺相逼讓家裡運作。E

要是田松人還行的話,齊悅也不會這麼無語,但是結合本體的記憶,齊悅發現這田松還是個拜金,好高騖遠,妄想一步登天的軟飯鳳凰男。

家裡人早就調查過田松,當時同意幫忙運作的要求是不允許說出家裡的條件,本體當時同意了,所以田松並不知道本體的家庭情況。

下鄉之前田松看本體長得好看,還時不時的對本體暗送秋波,有人打趣兩人在一起了也從來沒有反駁過。

下鄉之後有個一起下鄉的女知青,號稱家裡爹媽都是當大官,一個長相還算清秀叫崔秀華的女孩子,就開始明裡暗裡否認兩人有什麼關係。

並把自己包裝成家裡有權有勢的少爺似的,下鄉是為了體驗生活,並轉頭往那個女孩子身邊貼。

關鍵還理所當然的讓齊悅幫忙幹活,而本體一個在家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姑娘,下鄉之後家裡也讓人給她安排了輕鬆的工作,當個記分員,到了這裡居然還聽話的去幫那鳳凰男幹活。

在下鄉之前本體給過19歲生日的田松送了個手錶當禮物,當時田松跟本體說等她過生日的時候給她送一個特殊的禮物。

今天是齊悅16歲的生日,中午吃飯的時候把田松叫到了知青點旁邊的小池塘,找這男的要禮物,田松早就忘了這個事,自然沒準備什麼禮物。

當即拉起了本體的手正打算好好安撫一下本體的時候,那個號稱父母當大官的女孩子出現了,田松

怕被誤會,當即鬆開了拉著本體的那隻手。

本體見田松這樣,自然不願意,反手拉住了田松的手。

崔秀華看到這樣裝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走了過來說道:“田松哥哥你......”

話還沒說完身子一歪倒在了田鬆手被拉著那一側,還撞了本體一下,而田松則趕緊接住了崔秀華。

被撞了一下的本體腳下一崴,嘩啦一聲掉水裡了。

兩人怕出事趕緊手忙腳亂的叫人來把本體救了起來,本體暈過去之前還想著田松看上崔秀華不就是因為崔秀華說自己家裡條件好嗎?她還打算把崔秀華那封信找出來,然後暴露自己的身世,這樣田松就能對自己好了。

而這次落水正是齊悅魂歸的契機。

齊悅:..........

齊悅表示這絕對不是自己的本體能幹出來的事。

正想著門外突然傳來了田松和崔秀華的聲音。

田松油膩的說道:“崔知青你真是太善良了,分明是齊悅她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你還為了她請一下午假,來照顧她。”

崔秀華嬌滴滴的回答道:“田松哥哥,你別這麼說,剛剛要不是我腳崴了一下也不會撞到小悅,一下午的工分而已,這也沒什麼的。”

言外之意就是自己不差那點工分。

聽到這話的齊悅很是不雅的翻了個白眼。

這個崔秀華可不是什麼家裡有當大官的父母,要問齊悅為什麼知道,那當然從本體的記憶裡瞭解到的。

有一次本體自己回了知青點的房間,然後看到地上有一封信,就開啟看了,信是崔秀華的父母寄來的,信裡訓斥崔秀華把街道辦的補貼全寄走了,說崔秀華沒良心,白眼狼云云。

結合本體的記憶,在齊悅看來崔秀華跟田松就是一丘之貉。

新知青剛認識的時候,崔秀華對田松的態度並沒有那麼好,直到有一天看到田鬆手裡戴著的那一塊手錶,當時眼睛還亮了亮。

大概是看到那塊手錶之後覺得田松家庭條件好,然

後就開始有意無意對田松的示好,對田松的示好也總是欲拒還迎。

接著齊悅又聽到了田松說道:“你呀,怎麼就那麼善良呢。”

崔秀華接著嬌滴滴的說道:“沒有啦,不過中午我會不小心撞到小悅是因為幹農活實在太累了,不像小悅當個記分員一點都不累,要是我是記分員的話就好了。”

聽到這話的田松回答道:“也不知道大隊長怎麼想的,你這麼善良又這麼柔弱應該讓你當記分員才對,晚上我幫你把記分員的工作要過來。”

聽到這話的齊悅:??????

而崔秀華依然嬌滴滴又有些開心道:“田松哥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不等田松回答接著又帶著哭腔道:“可是,可是那也不是你說給我就給我呀,小悅這麼討厭我肯定不會同意的,我也不想田松哥哥感到為難。”

田松有些猥瑣的開口道:“我要什麼那傻子都會給,不過我要是幫你把工作要到了你打算怎麼感謝我。”

齊悅:!!!!!你才傻子!你全家都傻子!

接著崔秀華好像推了田鬆一下嬌滴滴的說道:“田松哥哥你壞~就跟上次在後山一樣感謝好不好~”

齊悅:woc!!!

聽聲音感覺到兩人快到門口了,齊悅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異能確實還在就放心下來了。

等兩人進來的時候接著裝昏迷,想要再吃會瓜。

兩人到房門口的時候就止住了話頭,兩人進房間後見齊悅還暈著。

田松摸了崔秀華一把,接著剛剛那話說道:“今晚要不要提前感謝一下。”

崔秀華想著齊悅正暈著,膽子也大輕輕錘了田鬆一下欲拒還迎道:“田松哥哥~你說什麼呢~這還有人呢。”

田松不以為然道:“她不是暈了嗎?那就這麼說定了,晚上還是老地方。”

崔秀華幾不可見的點頭輕聲道:“嗯~”

齊悅聽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生怕兩人直接現場表演,就快裝不下去的時候。

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如果您覺得《末世大佬穿七零》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3699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