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鐵血戰神徐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545章 第1546章 1546

  “好久不見。”

  徐南不是一個喜歡感慨的人,但時隔多年,再度見到卜離,依舊不免感嘆。

  卜離變化很大。

  多年前的她,性格乖張,實則內心孤獨,有種別人無法讀懂的憂傷。

  她那看似狠毒的手段,不過是一種自我保護。

  現在的卜離,變得更加漂亮,那雙眼眸,已經變得淡然和深邃。

  身上散發出的氣質,是沉穩,是高貴,是神秘。

  像是蛻變。

  “好久不見。”

  卜離微笑。

  一雙美眸泛著光彩。

  “這個給你。”

  徐南伸手從儲物戒指一抹,一塊不規則的玉出現在他手中。

  是之前淪落神國的時候,擊殺第一個主宰境強者,收穫的戰利品。

  蘊含封印和壓制能力。

  當年徐南還無法控制修羅血脈,卜離冒險將自己身上的無常天石給了徐南。

  她自己體內也有一股無法掌控的力量。

  徐南一直想著找個跟無常天石擁有一樣作用的東西還給卜離,沒想到會隔這麼漫長的時間才再度想見。

  不過這塊玉比無常天石的品級要高太多,否則也不會被主宰境強者看中和收藏。

  “不用了。”

  卜離看著徐南手中的那塊玉,微笑搖頭。

  “我體內的那股不可控力量,早就已經在我師父的幫助下,被我吸收。”

  “師父?”

  徐南眉頭一挑:“是傳聞中那位通靈教主?”

  “不。”

  卜離再度搖頭,一字一頓的道:“我師父叫做陳可夫。”

  “陳可夫!”

  徐南瞪大眼睛。

  他早已經不是初入聖國的小白,哪裡可能會不知道陳可夫這個人的存在?

  鎮天宮還在的時候,陳可夫就是欽天監一般的存在,雖然雙目失明,卻似乎能看穿萬古,擁有極其可怕的預見能力。

  浩劫之後,鎮天宮墜落。

  死去的人不計其數。

  陳可夫也和李勝天一般,下落不明。

  有人猜測陳可夫死了,畢竟據說他實力不強,在那等可怕浩劫之中,很難存活下來。

  但也有人說,陳可夫能看穿萬古,豈能不會趨吉避凶?

  如今看來,陳可夫果然沒死。

  “你怎麼會成為陳可夫的弟子?”徐南好奇問道。

  “這不重要。”

  卜離深深看著徐南,道:“這次我找你,是有很多事情要跟你說,每一件都非常重要。”

  徐南怔了怔:“是你師父要借你的口告訴我,還是你本來就打算跟我說?”

  “你還是這麼聰明。”

  卜離不滿的噘了噘嘴。

  這般模樣,倒是給了徐南一種數年前的熟悉感。

  徐南笑了笑,抬手示意卜離繼續。

  卜離吸了口氣,神色嚴肅起來。ωwω.χxS㈠2三.co

  “第一件事,天地復甦之後,獸族沉眠的八階兇獸都隨之復甦,但九階兇獸已經絕跡。”

  徐南點頭:“這個我知道。”

  “第二件事,血色獸潮的罪魁禍首,是天外來客,對方的來歷師父他老人家看不出來,但師父說,地球的歷史曾出現斷層,斷層之前,那天外來客就已經肆虐過地球,爆發過極其慘重的可怕戰-爭與浩劫,如今天外來客捲土重來,地球生靈面臨的生死危機,並不比終焉星撞擊要弱。”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系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盡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只覺得一股驚天意志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面。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面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鐵血戰神的徐南徐北的小說最快更新

如果您覺得《鐵血戰神徐南》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512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