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鐵血戰神徐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547章 第1548章 1548

  “或許命運使然。”ノ亅丶說壹②З

  卜離聞言,不禁捂嘴笑了起來。

  笑聲清脆,如鈴鐺被風吹動。

  “你是修羅,但你卻與其他的修羅不同,你沒有喪失靈智,沒有肆意屠戮,你從龍國那個小小國度走出,從始至終,一心秉承著守護二字。”

  “雖然你也手染無盡鮮血,但卻不是殺戮,而是守護。”

  “我相信師父,也相信你。”

  卜離眸子裡閃爍著璀璨的光。

  “徐南,你一定會守好這個世界,讓一切歸於平靜。”

  徐南想了想,道:“謝謝你的信任,但我打算跑路,回到龍國,佈下陣法,與世隔絕,不問世事。”

  “你不會。”

  “我會。”

  “你不會。”

  “我真的會。”

  “那我就看錯你了,會把自己的眼珠子摳出來,跟我師父一樣當個瞎子。”

  徐南:“……”

  “好了,我該走了,徐南,這個世界,就拜託你了。”

  卜離轉身,翩然而去。

  徐南滿嘴苦澀。

  此時,懷裡的銀色令牌再度震顫。

  神國入侵而來的主宰境強者,第二次召集,而且趕到的人已經越來越多,包括徐南在內,只有寥寥幾人還沒到。

  徐南動身。

  趕往途中,他忽的靈機一動。

  本來徐南是打算以臥底的身份,探查清楚對方的行動和計劃,然後一一擊破,儘可能的幹掉這些入侵者。

  但現在,他起了別的心思。

  距離聖心城近萬里之外。

  一座烈火燃燒的山谷。

  這裡有不少殘垣斷壁。

  沒錯,在天地復甦之前,這裡是七殿之一,九幽殿的駐地。

  徐南一己之力,將九幽雀在內的九幽殿三大真我境強者擊殺後,九幽殿主果斷的選擇了封閉百年。

  但九幽殿主沒有想到的是,天地復甦之後,這裡的烈火陡然暴漲,像是潑天的汽油從天而降般。

  九幽殿的防禦陣法,在剎那間被可怕高溫燃燒。

  緊接著,其內的一切,無論花草樹木,還是豢養的一些珍稀動物,包括外門弟子、內門弟子、長老、乃至九幽殿主。

  一切的一切,都化為飛灰。

  曾經名動整個聖國,名列七殿之一的九幽殿,想要用百年來休養生息,卻被天地復甦之後的烈火,燒得一乾二淨。

  成為歷史的塵埃。

  神國入侵而來的主宰境強者們,就是發現這裡的烈火有異常,進而發現了在山脈之下,有一塊散發可怕力量的石碑。

  烈火就是從石碑上散發出來。

  石碑似乎本為封印狀態,天地復甦之後,封印破損,導致石碑力量散發,才有了大火焚滅九幽殿。

  徐南趕來的時候,感受到一道道可怕的氣息。

  數十個主宰境,匯聚在一起,這股力量,堪稱毀天滅地。

  轟隆之聲不斷。

  不少人都在攻擊烈火峽谷。

  有修煉特殊功法的強者,降下大雨,或者覆蓋寒冰,或者狂風凜冽。

  將峽谷內的火焰全都湮滅。

  一方結界出現,在眾多強者的攻擊之下,抖動不休。

  看似隨時都會破掉,但卻又始終堅持著沒有被破除。

  “人來齊了。”

  當最後一人到來,包括徐南在內,一共五十二人。

  “先將峽谷裡的石碑拿到手,然後咱們就去找一座城池,瞭解清楚地球位面的情況,再做打算。”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系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盡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只覺得一股驚天意志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面。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面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鐵血戰神的徐南徐北的小說最快更新

如果您覺得《鐵血戰神徐南》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512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