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鐵血戰神徐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5章 不負責任的父親!

冷。

很冷!

這種感覺,像是當年倒在血泊裡,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照見死亡。

不同的是,那時,徐南出現,如溫暖的光,以無上醫術,將他拉回了人間。

而現在,這種地獄般的冰冷,就來自於徐南!

天塌了啊!

那個謀略滔天,於方寸之間,掌控戰場,永遠理智得不似人的南疆主帥,為了妹妹,竟衝動至此!

地上的龍紋肩章,是那麼的刺眼!

易天龍突然有種感覺。

主導這一切的背後之人,犯了大錯!

錯得離譜!

無論如何,都不該以徐南的妹妹為突破口!

同時,易天龍內心裡的憤怒也越發洶湧。

他太清楚,太瞭解眼前這個男人!

為了龍國,為了南疆,為了億萬萬百姓無憂無慮,徐南付出太多太多。

他在前方拼命流血,他的至親,卻被人給欺負成這樣!

如果不是徐南的醫術了得,病床上的女孩,此刻應該是已經成了屍體吧?

這仇,這恨,已經滔天!

換做是他的至親被人如此對待,此刻會比徐南理智到哪裡去?

徐南邁步,即將離開。

易天龍眼前恍惚,似看到了屍山血海。

“不!”

易天龍連忙起身,匆匆上前,一把拉住徐南的手腕。

“你擋不住我,你很清楚。”

徐南的語氣始終是那麼平靜。

平靜的背後,是毀天滅地的殺意。

易天龍顫抖,但卻依舊開口:“南帥,你別亂來,我幫你!”

徐南聞言,驀然回頭,眼中閃過一抹訝然:“你幫我?”

“是!我幫你!”

易天龍重重點頭。

“南帥,你在南疆無人能擋,但在重城,有些事情是你無法企及的,我不同,可調動一切能量幫你復仇,所有牽連其中的人,一個都逃不掉。”

徐南深深看著易天龍:“你是怕我徹底發瘋,對麼?”

易天龍沒回答,等於預設。

他幫徐南,是違背國法,事情了結後,必然被問責。

但如果不幫,徐南自己動手,這重城都會被籠罩上一層血色!

他的責任雖然會減輕,可徐南……

“好,我讓你幫我。”

徐南點頭,目中忍不住泛起一抹極致的怨怒:“幫我查查,我那個不負責任的父親在哪裡?他的女兒,被人折磨成這樣,幾乎死去!他,在哪?”

易天龍一怔,然後不假思索道:“KTV。”

徐南笑了。

拳頭卻發出咔咔之聲。

眼中怨怒之色濃得快凝成實質。

好父親啊!

女兒都快被人折磨死了,這位好父親,居然還在KTV吃喝玩樂!

……

夕陽再怎麼掙扎,依舊是被散盡最後一抹餘暉,被夜幕籠罩。

而繁華的重城,以各色的霓虹燈,開始書寫紙醉金迷的夜生活。

三重門,是一個KTV的名字。

重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銷金窟。

而三重門的掌控者,便是易天龍口中那個柳萱的父親,柳三重。

重城地下,無冕之王!

此時,三重門中,一個小型包廂裡。

徐耀中腆著笑臉,舉著盛滿酒水的水杯,諂媚的對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說道:“曲總,感謝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我徐耀中倍感榮幸!我敬您。”

曲總瞥了眼徐耀中,眼中滿是鄙夷與戲謔之色,沒有絲毫隱藏。

勉強舉杯,都不等徐耀中主動湊低來碰,手一抬,杯中的酒水全都潑在了徐耀中臉上。

徐耀中笑容僵硬,但反應過來後,卻不敢有半句怨言,反倒是興奮不已:“能讓曲總潑我一杯酒,往後我徐耀中說出去也算是榮幸之至啊!謝謝曲總!謝謝曲總!”

“哈哈哈……”

包廂裡,曲總的手下們肆無忌憚的嘲笑著。

徐耀中強忍著內心的悲憤之情,一仰頭,將杯中酒水全都喝下,然後從兜裡掏出一張銀行卡,帶著自己都噁心的討好笑容,遞了過去:“曲總,這是我能湊到的所有錢了,不算多,整好兩百萬,孝敬您的,求您看在往日情分上……啊喲!”

話沒說完,曲總突然抬腿,一腳把徐耀中踹倒在地。

徐耀中額頭碰到了牆角,眼前一陣犯暈。

猩紅的鮮血,在五彩的燈光下,順著額頭流淌下來,顯得有些詭異。

“往日情分?往日徐家家大業大,老子就跟你今天一樣諂媚討好你,可你呢?竟然只捨得給老子一點剩湯喝。”

曲總猙獰的笑:“徐家主,我等這一天等了好久了!你知道嗎?你那時候的熱情笑容,在我眼中看來,是那麼的噁心!”

“不過也要多謝你,要不是你當時給了我一口剩湯,我就沒辦法積累資本,也就巴結不上柳先生,哪能有資格讓你徐家主在我面前卑躬屈膝?哈哈哈!來,爬過來!”

曲總拿起一瓶價值不菲的酒,倒在了地上,獰笑道:“舔乾淨。”

“我……”

徐耀中頹然的低下了頭。

鮮血還在順著臉頰流淌,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他悲憤得想毀滅這個世界!

曾經幾乎能夠跟重城四大家族相提並論的徐家家主,今日,落到這般地步,被曾經連狗都不如的小人肆意羞辱!

可他,必須忍!

否則女兒怎麼辦?

兒子已經失蹤六年,就當沒生過吧。

可女兒,不能再出事了啊!

痛苦的閉上了眼,徐耀中雙手撐在沾染鮮血的地面,右膝,跪在了地上。

低著頭,無人能看到他歇斯底里的痛苦。

為了女兒!

為了女兒!

讓他羞辱!讓他盡興!讓他把腳踩在自己腦袋上,愜意狂笑吧!

只有這樣,才有一絲絲救出女兒的機會啊!

閉著眼的徐耀中,左膝蓋還沒跪好,他突然感覺肩膀被人按住了。

“曲總,您放心,我一定爬得跟狗一樣穩當。”徐耀中低聲道。

“你跟狗一樣,那我呢?狗兒子?”

平靜的聲音迴盪在耳旁,徐耀中猛的一顫,然後抬頭。

額頭上的鮮血,已經快要模糊視線。

包廂裡本來光線就暗淡。

可即便如此,徐耀中依舊看清了眼前這個穿著軍裝,年輕男人的臉。

他嘴唇顫動,良久良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好久,他低下頭。

不敢跟兒子對視啊!

失蹤六年的兒子回來了,本該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可是……

他讓兒子看到了跟狗一樣卑微的父親!

這一刻,徐耀中恨不得一頭撞死!

“喲,這是誰啊?徐大少?哈,對!沒錯!是徐大少!”

曲總似乎認出了徐南。

六年時間,對很多人而言很漫長,但對很多人而言,太過短暫。

“來!”

曲總臉上露出變-tai般的**:“徐大少,也給我爬一個!快爬!快啊!”

徐南抬頭,笑。

“六年……我在南疆,護的就是這樣的敗類**?”

笑容,隱去。

徐南淡淡道:“這六年,不值得!”

同一時刻,紅妝大步向前。

她的殺意,濃烈至極!

這些敗類,比敵國燒殺搶掠計程車-兵更加令她覺得噁心!

面對這種人……

只有……

如果您覺得《鐵血戰神徐南》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512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