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鐵血戰神徐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7章 再晚就來不及了!

[]

小包廂,容納五六人都覺得擁擠,更何況是十幾個人。

一個個身材魁梧的男人,身上有著各種紋身,一眼看去就給人極其濃烈的威懾感。

而且,他們可不是被打暈在地的那四個酒囊飯袋,而是柳三重麾下,擅長格鬥的高手。

徐耀中瞬間臉色慘白,雙腿都在發軟,哀求道:“曲總!曲總求求您饒了我兒子吧!都是我的錯!我……”

“滾一邊去!”

曲海看都沒看徐耀中一眼,甚至都沒看徐南,目光落在從陰影裡走出,護在徐南身前的紅妝身上,眼神很是陰冷,還帶著一抹淫邪。

這個女人差點要了他的命!

要讓她生不如死才行!

“你是徐大少的相好吧?”

曲海舔了舔嘴唇,傲然笑道:“你知不知道,他還是個逃犯?我給你一次機會,乖乖跪下,我可以當剛才的事情沒發生過,從今往後,跟著我,吃香喝辣。”

“天作孽尤可存,自作孽不可活。”

徐南目光淡漠:“其他的處理掉。”

“哈哈哈……”

曲海聞言大笑:“這是我今年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徐南,你已經不是曾經的徐大少了,還這麼耀武揚威呢?怎麼?穿上一身軍裝,就以為自己了不起了?”

說著,曲海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從兜裡拿出了一根雪茄,點燃,深吸一口,吞雲吐霧的道:“徐大少,我也給你一個機會,跪下來磕頭,求我,我說不定會大發善心的放了你,不然……”

曲海話音轉冷,陰森的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這狗兒子和你狗老子的忌日!”

“狗膽!”

紅妝目眥欲裂:“你知不知道他是誰?竟敢辱罵他,你……”

徐南拍拍紅妝的肩膀,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並不是想要隱瞞身份,而是因為徐耀中還在。

這個不負責任的父親,自母親死後,就只會飲酒作樂,落到現在這個地步算是自找的。

如果他知道徐南是南疆主帥,必然會仗著徐南的身份狐假虎威,讓人不恥。

徐南可以不在乎這個父親,但他也無法抹去血緣關係,不想因為徐耀中,讓南疆主帥這四個字,蒙羞。

“怎麼不繼續吹下去?還沒打好草稿嗎?”

曲海哈哈大笑:“我幫你吹怎麼樣?他是曾經的徐家大少,是逃犯,是讓秦家咬牙切齒,恨不得剁成肉醬的混賬,是徐耀中這條老狗的狗兒子,說個大頭兵!我好怕喲。”

仰頭灌下一口酒,曲海皮笑肉不笑的道:“我說過,給你們一次機會,乖乖跪下磕頭道歉,不然的話……呵呵。”

所有人的目光裡,滿是戲謔,看向紅妝的眼神,又滿是貪婪。

這麼漂亮的女人,哪怕是在美女如雲的重城也少見,更何況身穿軍裝,有種英姿颯爽的風範,玩起來肯定更過癮……

如此想著,他們只覺得血液湧動,難以自控,恨不得立刻嚐嚐這女人的滋味。

徐南搖了搖頭。

人不會在意螞蟻的叫囂,但螞蟻還敢往人身上爬,想要咬一口的話,那也只能捏死了。

“謝謝你給我們機會,可我不想給你機會。”

按在紅妝肩上的手,鬆開了。

眾人矚目下,徐南上前幾步,拉住徐耀中的手臂,帶著他往外走。

其中一個花臂男想攔,曲海卻開口道:“讓他們出去,這個女人留下來就行,吩咐外面的兄弟好好招呼招呼徐家主和徐大爺。”

花臂男心頭一熱,嘿嘿笑著側身讓開。

徐南和徐耀中毫無阻礙的走出了包廂,但在走廊上,一個個kv的打手,不懷好意的笑著。

“你快走!”

徐耀中甩開徐南的手,把他往旁邊推,自己就要朝著那些打手衝過去。

臉上故作的兇狠,根本遮掩不住他的懦弱和恐懼。

可即便這樣,他還是不顧一切的打算攔住所有人,讓兒子能夠平安逃離這龍潭虎穴。

徐南眼疾手快,扣住了徐耀中的肩膀,心裡莫名有一股暖流趟過。

這個不負責任的父親,終歸稍稍承擔起了父親應盡的責任。

可即便如此,想要徐南原諒他,不可能!

如果不是他,母親不會死!

十幾個打手圍了上來。

但還沒動手,一陣慘叫聲從包廂裡傳出,伴隨著一陣嘈雜的哐當聲。

打手們面面相覷,各自茫然。

此時,包廂門開啟,紅妝從容走了出來。

“把這裡處理一下。”

徐南說著,走進了包廂。

徐耀中愣了愣,心裡生出一種荒謬的想法,連忙跟上徐南。

剛踏入包廂,他心臟狠狠抽搐起來。

狹小的包廂裡,所有人胡亂躺著,一動不動。

怎麼可能?

徐耀中不敢相信。

一個看似嬌嬌柔柔的女人,居然撂倒了十幾個身手不錯的大漢!

而後,便是莫大的恐懼感席捲全身。

完了!

這是柳三重的地盤,這些人是柳三重的手下!

得罪了柳三重,重城沒人能保得住他們!

“快走……快……徐南,你快走……”

徐耀中面色慘白,喉嚨乾澀的對徐南道:“快走啊!再晚就來不及了!”

徐南沒理他,抬腿邁步。

角落裡,曲海肥胖的身軀蜷縮著,一臉的鮮血,眼神恍惚。

他褲子溼了,有一股尿搔味混雜酒精味,飄蕩在包廂裡,令人作嘔。

徐耀中以為這些人只是被打暈過去,但曲海卻知道,這些人,全都死了!

被那個漂亮得如天使,卻狠辣得似魔鬼的女人,殺了!

徐南走來,蹲在曲海身旁,淡淡開口:“曲總?”

“不!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不要!不要!”

曲海跟神經病一樣歇斯底里哀嚎起來,肥胖的身軀十分麻溜的跪在了徐南眼前,不斷磕頭:“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不要啊……”

腦袋磕在地板上砰砰作響。

他很用力的磕頭,想要讓徐南饒了他。

在死亡面前,他徹底崩潰。

“我不殺你,帶我去找柳萱。”

“徐南!”

徐耀中一臉哀容,心急如焚:“算我求你了行嗎?快走啊!離開重城,走得越遠越好!”

徐南迴頭,深深看著徐耀中,嘆道:“這次回來,我就沒打算離開,你做不到的事情,我來做!你保護不了小北,我來保護!”

“你根本不瞭解柳三重是什麼樣的人!”

徐耀中歇斯底里大吼:“再能打又怎麼樣?胳膊擰不過大腿,我們在他眼中只是路邊的垃圾!螞蟻!喪家犬!而他,是重城的天!”

徐南伸手拎著曲海的衣領,拖死狗一般拖著他離開,頭也不回的道:“從我知道小北出事的那一刻,天就已經塌了!”

[]

如果您覺得《鐵血戰神徐南》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512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