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難負餘白首

情深難負餘白首
書名:情深難負餘白首
類別:豪門總裁
狀態:已完結
作者:匿名
主角: 葉凡芷 陸煜州
更新:2022-07-21 08:49:49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情深難負餘白首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他是她要不起的愛——可本城的人,都知道,她是陸煜州最寵愛的那個女人。————他在她落魄的時候把她撿了回去。她迷迷糊糊的時候說:你很老了吧?他溫潤的笑著。轉日,他給了她一份合約,讓她成為他的情人。葉凡芷咬著唇拒絕了.........

液態慾望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聽到陸煜州的聲音,葉凡芷停了一下,轉而哭得更加厲害了,像是把連日來的委屈都一下子發洩了出來。

捂著臉的手被陸煜州強扯了下來,看到這個英俊的男人唇角下撇,眉頭緊皺的看著自己,躺在他腳邊的是個醫藥箱和冰袋。

“對不起。”聲音低到幾不可聞,但是正拿著紙巾輕輕為她擦著眼淚的陸煜州確實是聽見了。

陸煜州冷哼了一聲,聲音依舊冷淡,“哼,不敢當,你沒對不起我!你對不起的是你自己的臉蛋而已。”語氣毫不客氣,手上的動作卻輕柔無比。

撇了撇嘴,葉凡芷不敢再說話了,知道陸煜州剛出去是幫她拿冰塊和醫藥箱處理傷口她之前心裡的不舒服瞬間好受多了。

只是她不說話不代表陸煜州就能放過她,半蹲著的陸煜州瞥了她一眼,手上的動作稍微用力了一下,葉凡芷整個人就瑟縮了下,卻是倔強的不肯喊痛。

“怎麼,現在又嘴硬了,剛才不是還哭得挺開心的嗎?”聲音淡淡的,帶著點壓抑。

葉凡芷能感受到他撥出的氣在自己的臉上,本來熱辣辣疼的臉更加燙了。

“彆扭的男人。”嘴裡小聲嘟囔著。

雖然小聲,但是整個臉幾乎貼到葉凡芷臉上的陸煜州當然是聽到了,涼涼的看了眼前這個倔強自尊心又異常強的女人一眼,“我自忍彆扭不過某些人,這頭趕完人走那頭又立刻哭鼻子。”

不等葉凡芷反駁,就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看來在你傷好之前,需要吃得清淡點了,放心,看在同居一場,我會好好監督你的。”

惡劣的特地在“同居”兩個字上加重語氣,果然,葉凡芷一副想要反駁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的樣子,徹底逗樂了他。

葉凡芷沒有注意到,他的唇角往上勾了下。

一臉內疚的看著桌子上豐盛的菜餚,葉凡芷發現自己又給陸煜州添麻煩了,雖然自己堅持只是臉上受傷可以做菜,但是還是被他涼涼的眼神給擊退了。

“我真的只是臉受傷了,沒有傷到手,煮個菜什麼的還是可以的。”底氣不足的看著把一個個色香味俱全的菜端上來的陸煜州。

“我知道,你絕對不會煮菜的時候被油濺到手啊臉啊什麼的。”一臉平淡的說著諷刺的話語,噎得葉凡芷無話可說。

洗完碗從廚房出來後,陸煜州拿著晚報,在一旁翹著腿,風輕雲淡的甩出了一句:“我剛才幫你打電話給報社和學校請了兩天假了,這兩天你可以在家養傷。”

葉凡芷立刻火冒三丈起來,像被攻擊了的刺蝟立刻豎起全身的刺對著陸煜州嚷嚷:“你憑什麼私自替我決定!還替我請假!”

陸煜州冷眼睨了一眼她生氣的臉,“你要是覺得你這個腫得比饅頭還高的臉出去不會嚇到同事和路人我是不介意你繼續出門的。”

只這一句話就讓葉凡芷偃息旗鼓了,沒錯,經過了一個下午,儘管有敷過冰,但是她的臉還是像發酵了的饅頭一樣腫得老高老高的,乍一看,還會以為她的臉長了什麼東西。

“那你也不能不問我一下就私自替我決定啊。”葉凡芷的氣勢明顯弱了幾分。

陸煜州把手中的報紙放在一旁,伸手把葉凡芷扯到自己大腿上,按住她的手不容掙扎,仔細抬起她的臉看了下,這才開口:“我先諮詢過你的意見和不諮詢你的意見的最後結果都是一樣的,我幹嘛要多花那些時間?”

不愧是商人,一句話就把葉凡芷噎到無話可說。

葉凡芷內心嘆了口氣,自己跟陸煜州的地位終究是不平等的,要他把自己放在跟他平等的位置上,事事考慮到她的感受顯然是不科學的。也罷,等到還清了一切自己終歸是要回到原本的生活軌道上去的,何必這麼計較這些事呢?

心底說服了自己,但是是否真的說服了,誰也不知道。

睡覺時陸煜州以葉凡芷臉上受傷害怕她壓倒傷口為由,強硬的進入了葉凡芷的房間再次跟她同睡一張床,至於葉凡芷的抗議當然是無效的。

“該看的該做的我們都一樣不落下的全部做完了,你還有什麼在意的呢?”陸煜州刻意壓低了嗓音,用自己那磁性帶著點低壓的聲音誘惑著葉凡芷:“難道你是害怕自己把持不住把我撲到。”

陸煜州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繼續說道:“對了,之前的每一次我們睡在一起都是喝醉的你主動把我撲倒的。”

一席話把葉凡芷說到滿臉通紅,偏偏又找不出話來反駁。

第一次在清醒時跟陸煜州睡在同一張床上,葉凡芷以為自己會輾轉反側,但是結果卻是出乎她意料,平躺在床上一閉上眼就睡著了。

反倒是以為自己佔了便宜的陸煜州卻後悔了,他發現自己簡則是自討苦吃,陷入能看不能吃境地裡幾乎一夜無眠。

三天後,葉凡芷神清氣爽的站在鏡子前,臉上的巴掌印總算是消失不見了,又恢復了從前的光滑平整。

葉凡芷摸了摸自己的左臉,從前怎麼就沒有發現自己的臉長得這麼順眼呢?當然了,誰看了好幾天腫的大饅頭似的臉,再看會正常的臉都會覺得無比順眼的。

拿起包包心情舒暢的出門,她已經預料到待會見到菲榆後肯定要接受她的盤問的,畢竟一聲不吭就請假好幾天的事她從前是從未做過的。

咬了咬嘴唇,葉凡芷一臉憤憤不平,都怪陸煜州那個專橫獨行的暴君。

“凡芷,你總算肯來上學了哈!”陸菲瑜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往葉凡芷的肩膀拍下去,半點不心疼。

帶著點愧疚的看著陸菲瑜,葉凡芷傻笑了下,這幾天陸菲瑜有打過電話來問她請假的事,但是她不知道要怎麼說,只含糊過去了。

看到這樣表現的葉凡芷,同學多年的陸菲瑜一看就知道她有事瞞著自己,豪氣的一手搭著她的肩膀,不顧來來往往的同學的矚目,就把她扯進了教室一角坐下。

一臉嚴肅的看著她,也不說話,知道葉凡芷不自在的低下頭才八卦的湊過頭:“快說說,你這幾天是去哪兒了?打電話你又不跟我說,我跟你說,你別想著再瞞著我什麼了,是好姐妹你就別瞞著我事兒!”

話說得斬釘截鐵一點餘地都不留,葉凡芷想了想,還是慢慢的把這些天的事一一跟她說了,從那天在咖啡屋跟李霞葉西沫母女的事說起。

剛說完,陸菲瑜就激動站了起來的用力一把拍了下桌子,“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人!”惹得整個教室的同學都把目光放在了她們兩身上。

葉凡芷無奈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和臉,她就知道菲榆的反應會是這樣,但是她千算萬算沒算到她會在課堂上就這麼激動。

果然,講臺上的老教授一臉興味盎然的看著她們倆,“這位美麗的女同學,你是有什麼觀點想要發表嗎?不要急,慢慢說。”

陸菲瑜此時才發現她們倆還在上課,立刻紅了臉,“沒事沒事,老師您繼續,我是覺得你說得實在是太精彩了才這麼激動的。呵呵。”說完尷尬的坐了下來。

只是她話音剛落,全班立刻轟笑了起來,陸菲瑜不知所措的看向講臺上的老教授。

所幸老教授並不是太過嚴肅的人,只見他也一臉哭笑不得,但到底沒太為難陸菲瑜,“看來這位同學覺得我不說話比較精彩啊。”

剛才老教授只是走進來並沒有說話,所以陸菲瑜此番是出洋相了。

陸菲瑜滿臉通紅的坐了下來,整個人趴在了桌子上。哀怨的說道:“完了完了我的一世英名今天就毀了。”

葉凡芷只能安慰性的輕拍了下她的肩膀。

報社的一通電話讓葉凡芷急匆匆的趕回了報社,報社主編打電話讓她回去跟娛樂組的人一起去採訪一個明星。

雖然心裡嘀咕著整個報社那麼多人主編為什麼就只點自己這個小小的實習生去跟這個採訪,但還是乖乖的趕回報社半點不敢耽擱。

“凡芷!這裡。”林瑞揮著雙手朝葉凡芷喊道。

“林瑞,你也在?”看到林瑞也在,葉凡芷心裡也安心點了。

興奮的拽著葉凡芷的手,把她拉上一旁的商務車,車裡已經有好幾個娛樂組的前輩在了,葉凡芷朝他們微笑著點了下頭,注意力就被林瑞引過去了。

“因為主編覺得你上次那篇採訪稿寫得不錯,是這方面的可塑之才,所以這次的獨家採訪也叫上我們一起去跟著學習了,所以說我這次純粹是佔了你的光才可以去的。”林瑞的表情簡直可以用眉飛色舞來形容。

話語間不斷誇獎葉凡芷,誇到葉凡芷都不敢說話了,特別是周圍還有不熟悉的娛樂組的人。

“我們要採訪的物件就在前面,待會你們兩個就在一旁做記錄就好了,到最後的時候要是有什麼想問的也可以斟酌著發問,但是要注意尺度,這次的這個獨家採訪是我們主編花了好大力氣才拿過來的,聽說還特地讓我們總裁發了話。”娛樂組的前輩一邊在前面引路一邊給她們幾個實習生說著注意事項。

等到見到採訪物件時,葉凡芷驚訝地瞪大了雙眼,她有猜過這次採訪的物件可能是某個很出名的大明星,但是完全沒有想過會是她,前幾天才在陸煜州的別墅裡見過的蕭嫣。

“我們又見面了,葉小姐。”跟娛樂組的前輩劉紅打完招呼後,出乎眾人意料的,蕭嫣看著葉凡芷友好的笑了下。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