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春天

我見春天
書名:我見春天
類別:網遊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尤岸
更新:2022-06-16 18:05:27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我見春天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年齡差/祖國花朵×祖國修車工*毫無邏輯!腦洞滿天飛的起筆作*讀初中時候寫的(活脫脫小學雞文筆真的寫的蠻爛的哈哈哈哈哈歡迎批評指正!*主要是想發出來留個念想,也算作是俺寫文小小的初心,希望以後寫不下去能借此督促自己*各位就當看個樂呵,一切看起來腦子有大病的描述/設定都賴俺當初一通猛操作(求輕罵嗚嗚罵兇了我真的會害怕QAQ*也想過要不要改改再放出來(主要怕丟人:)但是相隔好幾年,俺不知道從哪改

大白兔奶糖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18-

在姜槐的印象裡,孟月是個以使用暴力為恥的人,但她確實有除此之外的千百種方法管束他。

咔噠。

是有人在扭動門把手。

進來的人不是任穎,是孟月。

她的神情平靜如常,但臉色異常的蒼白,纖細的手中緊緊地拿著把戒尺——

“姜槐,你是不是跟你爸一樣,好了傷疤忘了疼?”孟月說著,一步步朝他走近,“多賤哪。”

然後就開始了。

“嘶……”姜槐低低地發出聲響。

剛才全程他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但身上的疼是真的疼,那戒尺一下一下的打在他身上,孟月不顧形象的責罵彷彿還留在耳邊從未散去——

“長本事了啊你,我不願意去學校丟人你就隨便找個人當哥!”

“我還以為你能成什麼樣子,結果還是跟你爸是一種貨色,不對你們狠點就覺得我好欺負是不是?!”

“今天可以找人當哥,明天是不是就要找個三流女人當你媽啊?!”

“……”姜槐長舒一口氣,忍著身上的痛往床邊走。

或許躺下來能好點。他心想道。

叩叩——

“小少爺,我能進來嗎?”是張姨的聲音。

聞言,姜槐剛一躺下去又立馬坐直了,腰上牽扯到的疼痛讓他倒吸一口涼氣:“……可以。”

張姨緩緩推開門,之間屋內的大燈已經關了,唯獨留下一盞床頭的小燈。姜槐微微一偏頭,只見張姨手裡拿著一瓶跌打藥酒,他不禁失笑道:“以前捱打我都不擦這些的,疼幾天就自己好了。”

“……”張姨不說話,將藥酒放在桌子上就要走,又聽姜槐道:“張姨,我媽……是我媽嗎?”

張姨猛地一回頭,卻只見姜槐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明明是個活生生的人,竟像沒有一點生氣。

“小少爺,”這個從鄉下來的婦人侷促地抓著自己的手,聲音顫巍巍的,“別多想了,早點睡吧。”

說完,她就走了。

姜槐伸手摁滅那盞小燈,整個房間就籠罩在黑暗裡。

只是在沒入黑暗的那一刻,往日的某些情景突然像走馬觀花似的在他腦海中重現——

小升初考試,因為馬虎沒有拿到300的滿分,孟月便說他是“沒用的廢物”。

初升高考試,體育成績不是全優,孟月當天就罰他在客廳跪到半夜。

高中擇校,他選擇本校直升而放棄去家裡聯絡的私立,被孟月打了一個耳光。

一個人,為什麼會這麼討厭另一個人呢?他不明白。

還是隻有他是這樣?

想著想著,眼前的東西突然變得很模糊,他聽到自己的聲音細小無比,如同灰塵——

“喂……”

姜槐微微側頭,發現自己無意間竟撥通了聞逐的號碼,回過神來時,那邊也已經接通了,但還沒來得及開口,又被他單方面結束通話了。

螢幕亮著,後又暗了下去。

姜槐猛地一抬手將還沒流出來的眼淚擦掉,然後慢慢地躺到床上,閉著眼睛準備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姜槐迷迷糊糊像是要睡著了,但放在床頭的手機突然一聲輕響——

叮。

有新訊息。

他輕輕側身將手機拿過來,發亮的螢幕上,明晃晃地印著幾個字:我在你家樓下。

傳送人是聞逐。

“……”姜槐扶著床沿小心翼翼地坐起來,然後一步步地朝窗臺走去。

本來不遠的距離在這時候突然變得很長,他每挪動一步都不免要牽扯到腿上的傷,但他又像是真的在期待著什麼似的,一刻也不敢聽,終於走到了窗邊。

他抬眼向下看,只見樓下不遠處的路燈旁的確有個人,但他沒來得及確定是不是聞逐,手機又響了,是他打來的電話。

“喂……”

“能出來嗎?”

“……不能。”

“……”那邊靜默一會兒,繼續道:“那你跳下來,我接著。”

姜槐不敢相信:“這裡是二樓。”

“就是二樓才讓你跳的,”聞逐語氣倒是不慌不忙的,但路燈旁的人影已經在往視窗移動了,“就你家這個高度放心跳,就算沒接住也摔不死。”

姜槐的目光與他在夜裡遙遙相望,道:“……我身上還受著傷。”

聞言,聞逐徹底沒轍了,笑罵:“合著你哭哭啼啼給我打電話就是想把我忽悠來你家樓下吹夜風?”

姜槐自知理虧:“我、我沒讓你來……”

“……”聞逐沒辦法:“行吧,算我自作多情,走了。”

那邊沒了聲音,但始終沒把電話結束通話。

“哎,”聞逐突然發聲,“你都不攔一下啊?”

姜槐回過神來,盯著他的身影看:“你要走我也攔不住……”

“我都還沒在哪個姑娘家樓下等過。”聞逐抬頭,“你總得想個法子吧,要麼跳,要麼找長髮公主借點頭髮讓我爬上去。”

姜槐莫名想笑:“哪去找什麼長髮公主啊。”

“那還不跳!”聞逐催促道:“趕緊的!”

“好……”

“哥,我要跳了。”姜槐對著電話道。

聞逐點頭:“跳吧跳吧,別磨嘰。”

咚——

聞逐雖然是堪堪將姜槐接住了,但腳下一虛,又連帶著雙雙倒在別墅四周的軟草坪上。

這一摔彷彿周身又被打了一次,姜槐微皺著眉頭不敢輕舉妄動。

聞逐看出來他是疼,剛想開口,卻見姜槐腳上穿的竟不是拖鞋,而是一雙看起來相當新的白色運動鞋,他不禁道:“你‘跳樓’前還專門換了雙鞋?”

姜槐低頭一看,道:“……拖鞋不好跳。”

聞逐忍不住笑:“你還挺講究。”

“……”姜槐偏了偏頭,稍微支起上半身,“你為什麼要來找我?”

“我找誰又不需要理由。”聞逐看似蠻橫的回答道。

“……”姜槐微微一抿嘴,“那要是我沒看到訊息呢?”

“沒看到了就算了,”聞逐扶著姜槐慢慢站起來,“我等二十分鐘就回去了。”

聞言,姜槐突然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聞逐。

聞逐也看著他:“難不成還要我等一晚上?”

“不是,”姜槐收回目光,“你找我幹什麼?”

“明天再說吧。”

“明天?”

“對啊,”聞逐抬手指了指他家,“反正你現在人也出來了,想回也回不去,今天太晚,就先跟我走吧。”

聞逐帶著姜槐出了雲華錦城,突然開口問道:“萬一你爸媽發現你這會兒不在家怎麼辦?”

姜槐跟在他後面,頭微微地低著,聲音小得很:“我爸經常不在家,我媽……我媽每次打完都有幾天不會管我。”

“……”聞逐靜默半秒,又道:“那你這幾天還想上課嗎?”

姜槐:“又不是我說了算。”

“現在就是你說了算。”聞逐拿著手機,將標記著任穎的聯絡人頁面在他面前晃了晃。

修理廠內。

聞逐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單手叉在腰間:“對,就是這個情況……他媽這幾天應該都不會管他……行,要是他媽打電話問你就幫著說幾句……我知道,到時候我把他送回去……”

姜槐從二樓洗浴室洗完澡出來,身上的衣服已經換掉了,穿著的是聞逐從屋裡給他拿的。因為兩人的體格實在有差距,對聞逐來說大小剛好的衣服一到他身上就變了樣,鬆鬆垮垮的顯得更加瘦弱。

“……”聞逐掛了電話,走到姜槐面前,低頭看著他手臂處隱約的淤青,“上樓來,我給你擦點藥。”

“我不擦藥。”話是這樣說,那人已經跟著進屋了。

這還是姜槐第一次進別人的屋子,沒有想象中的雜亂,反而還很乾淨。

姜槐看著牆上那兩張海報,脫口而出:“你喜歡胸大的?”

聞逐一邊翻找藥箱一邊反駁:“不喜歡。”

“那你還貼海報。”

“管我呢,”聞逐從櫃子裡拿出藥箱,找到跌打損傷的藥膏,“過來坐下。”

姜槐強調:“我說了不擦藥……”

話沒說完,聞逐起身將他拉過去,強迫他在自己旁邊坐好,然後自顧自地擰開藥膏往他淤青上抹,嘴上道:“你在跟誰賭氣呢,我可沒惹你啊。”

姜槐不看他:“……沒賭氣。”

“切,”聞逐哼哼,“你拿手機螢幕照照你現在的樣子像是沒賭氣的嗎?”

姜槐依言還真照了,依舊堅持:“沒賭。”

“傻逼。”聞逐笑罵。

“說誰傻逼?”

“你,說你呢。”

“你才是——嘶!”姜槐倒吸一口涼氣。

聞逐挑眉:“這下知道疼了吧,還跟我橫。”

“……”

“還有哪些地方被打了,給我看看。”聞逐鬆開他的手臂,緩緩問道。

姜槐先是一愣,後有些遲疑:“不用了,其他地方……不好擦。”

見他扭捏的樣子,聞逐強忍著笑意,將手搭在自己腿上,“都是男的害什麼臊?”

“沒有,我……”

“趕緊的。”聞逐作勢就要掀他衣服,“你不來我就強迫了。”

姜槐往後面一倒,一手撐著床面,一手抓著自己衣服,“你怎麼不講道理啊……”

“講道理?”聞逐抬眸看著他,“要是講道理有用的話,你也不用非得從你家跳下來。”

“……”

抹完藥,聞逐收拾好了藥箱,看看房間,又看看姜槐:“行了,你今晚就在這兒睡吧,明早我叫你。”

“你呢?”姜槐問道。

“我去樓下睡沙發啊,”聞逐一挑眉,“不然跟你睡啊?”

“不是……”姜槐摸摸索索地上床,抓這被子一把蓋過頭頂,聲音悶悶的,“你走吧,我睡了。”

話音落下,四周便沒有了聲音,聞逐伸手關掉燈,輕輕掩上門出去,屋內隨即陷入黑暗。

寂靜中,不管是腰上、還是大腿上,但凡被擦過藥的地方現在都感覺涼涼的,比之前舒服很多。

姜槐把頭從被子裡探出來,望著天花板發呆,當睏意席捲上來,便順應著迷迷糊糊睡著了。

最新章節
熱門排行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