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姐手握爽文劇本

大師姐手握爽文劇本
書名:大師姐手握爽文劇本
類別:網遊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不問參商
更新:2022-11-30 21:44:21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大師姐手握爽文劇本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鏡明宗掌教門下有五名弟子,修為最低的卻是他的大弟子。縱然她修為低微,宗門上下還是得依禮喚她一聲大師姐。  大師姐靈根駁雜,修為不濟,便攬下宗門俗務,兢兢業業地替閒雲野鶴的師尊打理門派,督促門中弟子修行。  忽有一日,這位大師姐變了。  雲湖禁地中,她抬手畫符,符成,連破十二重禁制,引動天地異象;  擢仙試上,她越階敗敵,戰力入修真界地榜十一,名震東域;  她隨手修改的陣紋令門中弟子頓悟,而

大白兔奶糖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見一眾鏡明宗弟子都向身形羸弱的少女微微躬身行禮,周圍眾人都是一臉驚訝。

雲柔柔也不可置信地看向太上葳蕤,她竟然會是鏡明宗弟子,還是什麼大師姐?!

如果她真是鏡明宗的大師姐……雲柔柔不由有些心虛,雲家雖是仙門世家,但在鏡明面前還是要禮讓三分。

雲柔柔剛才所為堪稱無禮,若太上葳蕤只是個散修還罷了,但她竟被鏡明宗弟子稱一句大師姐,之前發生的事便不可輕易算了。

少年抬步走到太上葳蕤身邊,感受到周遭靈力碰撞留下的痕跡,微微皺眉,口中問道:“師姐,怎麼回事?”

他白衣束髮,一雙眼睛甚是冷清,手上有常年握劍形成的薄繭。

越重霄,鏡明宗掌教門下三弟子,天賦卓絕,十二歲築基,如今十五歲,已有築基後期的修為。他性情冷淡,雖然師出同門,但與太上葳蕤的關係也很是平常。

太上葳蕤抬步走上竹筏,屈指敲了敲看熱鬧的靈駒,靈駒討好地在她身邊蹭了蹭。

見她如此反應,越重霄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畢竟他從未得太上葳蕤以如此冷淡的態度相對。

見此,雲柔柔不由鬆了口氣,這樣一來,父親應該不會知道,她也不會被罵了。

鏡明宗的執法弟子面面相覷,大師姐如此,這事情該怎麼辦才好?

他們遠遠看到此處有人動手,卻不知道回宗的大師姐也被捲入其中。

“我就是來找丟了的玉佩,你們鏡明宗也不想讓個小偷拜入門中吧!”雲柔柔叉著腰,語氣蠻橫。

越重霄神情冷淡,雲柔柔這副頤指氣使的模樣實在很難讓人升起好感:“我鏡明宗的事,還輪不到閣下來置喙。”

“你——”雲柔柔豎起眉,“你怎麼說話的,知道我爹是誰嗎!”

“我爹可是雲家家主,堂堂華陽真人!”

果真是天真嬌縱的大小姐,三句話不離父親。一行鏡明宗弟子,心中都暗自嗤笑。

還是一直護在雲柔柔身後的青年按住她的肩膀,阻止她再說下去。

青年上前一步,含笑道:“是我家小姐丟了玉佩,眼見賊人混入人群中,這才差護衛將這裡圍住,只怕放了賊人離開,不想冒犯了貴宗大師姐。”

他又抱拳對太上葳蕤道:“方才是雲氏無禮,還請道友見諒。”

抬眸看了他一眼,太上葳蕤看向身旁駕船的雜役:“渡水吧。”

竹筏推開水面,微風徐來,月白色的裙袂拂動,她鴉青色的長髮散在風中,臉上從始至終都不見什麼表情。

青年看著遠去的竹筏,眼神微深,這位鏡明宗大師姐,倒是很有些意思。

越重霄沉默不言,他身旁少年只好替他開口:“閣下如此說,的確情有可原,只是鏡明宗所在,不容他人放肆。但方才雲道友說得也有道理,我鏡明宗不能收品行低劣之人入門下,諸位師弟中正有善卜筮之道的弟子,可以助雲道友找那偷了玉佩的賊人。”

流水從高處墜落,水珠飛濺,其中赤金鯉魚遊弋,在日光下折射出耀目光彩。日月殿為水所環,是鏡明宗掌教日常處理事務與休憩之處。

濮陽鸞來的時候,身為鏡明宗掌教的容洵,正在撫琴。

琴音錚錚,如山中清泉流響,又如環佩玲琅,聲聲動人。

濮陽鸞沒有說話,徑直坐在他對面,直到琴曲奏罷,她才提起茶壺,為容洵倒了一杯色澤清亮的靈茶。

“如何?”容洵不急著喝茶,對自己的弟子笑道。

他生就一副光風霽月的好相貌,眉目疏朗,又添三分俠氣。

“師尊的琴自然是極好的。”濮陽鸞回道,她不善音律,也只能誇一句極好了。

容洵也不在意,飲了一口茶,笑問:“你平日很少這個時候來日月殿,可是有什麼事?”

濮陽鸞這才道:“師尊,大師姐回來了是嗎?”

容洵動作一頓,顯然有些意外:“她回來了?”

濮陽鸞遲疑道:“師尊不知麼?我聽執法弟子說,他們都見大師姐渡水回島……”

依常理而言,太上葳蕤回島之後,理應第一時間來拜見身為師尊的容洵。

容洵放下手中茶盞:“看來,她心中仍然有怨。”

他心中有些複雜。

數日前,他因五弟子泠竹擅闖雲湖禁地重傷之事,遷怒了代行掌門事務的太上葳蕤,說出的話不免有些傷人。

他連夜為泠竹療傷,卻無暇顧及太上葳蕤在日月殿外跪了幾個時辰請罪。

待到泠竹轉危為安,他終於想起太上葳蕤,卻見濮陽鸞握著代掌門令,匆匆而來。

容洵很有些措手不及,他實在沒想到太上葳蕤會因此交還代掌門令,甚至離開了鏡明宗。

嘆了口氣,他起身走到窗邊,有些說不清當下心情。

容洵是上一代鏡明宗掌門的親傳弟子,他閒雲野鶴慣了,就算做了鏡明宗掌教,也未曾改了性情,一年中倒有大半時間都不在宗門。

恰好他當上掌門不久,太上葳蕤便拜入他門下,容洵便將許多事情都交給她處置。

而當年的太上葳蕤認為,這是師尊信任,不可辜負,是以兢兢業業擔起了這份責任。

甚少為宗門俗務煩擾的容洵,在太上葳蕤離開之後,便被鏡明宗的各種俗務佔據了所有時間,不說撫琴品茶,連打個盹的功夫也不剩。

沒了太上葳蕤代為打理俗務,容洵才意識到,這鏡明宗掌門做起來實在沒有那般輕鬆。

宗門俗務千頭萬緒,紛雜繁瑣,容洵又是個散漫的性子,那幾日過得真是苦不堪言。

但一時之間,他又找不出第二人來助自己打理門派俗務。對於修士而言,潛心修行才是最要緊的事,如何願意浪費時間在這些無益於修行上的事。

不過容洵出自清溪郡仙門大家容氏,他去信族中,令其遣幾名長於俗務的管事前來,總算得以解脫。

之後,對於替自己掌管宗門俗務近四年的太上葳蕤,容洵心情難免複雜。從前他覺得這些不過是隨手就能解決的小事,如今才體會到這些小事中的不易。

自己那日一時情急,話說得的確有些過分,容洵本以為太上葳蕤能理解,畢竟泠竹……

如今太上葳蕤回了鏡明宗,卻並未前來拜見容洵,可想心中還未釋懷……

濮陽鸞低下頭,有些出神,這些日子,她總是忍不住想起那場大雨。

容洵回過身,對濮陽鸞道:“既然回來了,你便代我去看看少虞吧。”

七百年前,太上葳蕤還是鏡明宗大師姐,那時她也不叫太上葳蕤,她叫,容少虞。

容洵的容。

“是……”

“聽說大師姐回來了?”

“她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怎麼沒聽說?”

“就是今天,雲家的小姐來拜見掌教,不想丟了玉佩,便攔著不讓湖邊的人渡水,執法弟子聽到動靜趕去,誰想正好看見了大師姐。”

帶著一胖一瘦兩兄弟往前走的趙立動了動耳朵,大師姐回來了?

“好好的,她出去遊歷做什麼?不過煉氣七重的修為,有什麼可歷練的。”

“不是說,上回就是因為大師姐,泠竹師姐才會在雲湖禁地受傷,她離開鏡明宗,是不是因為心虛……”

趙立聽到這裡,挑了挑眉頭。

他上前按住正在說話的少年肩膀:“我怎麼聽說,是泠竹師姐自己私自闖了雲湖禁地,大師姐是為了救她才進去的?”

往日趙立當然不會管這些閒話,但現在又不一樣了,自己受了大師姐的好處,當然不能看著她被汙衊。

跟在他身邊的胖瘦兩兄弟也幫腔道:“對啊,你們在胡說八道什麼,這怎麼能怪大師姐!”

“趙師兄……”正說話的人訕訕地看著趙立,不敢反駁,畢竟,趙立在眾弟子中還是頗有些名聲的。

惡名的名。

“趙師兄說得是,是我們說錯話了。”

“大師姐真的回來了?”趙立也懶得與他們廢話,直接問道。

其中一人點了點頭:“與我同住一個院舍的師弟今日正跟著越師兄巡邏,親眼看見了。”

“真的回來了……”趙立摸著下巴,喃喃道。

他揮了揮手:“行了,你們走吧。”

看見趙立走遠,說話的幾個外門弟子才道:“趙師兄什麼時候這麼維護大師姐了?”

“他不是最討厭大師姐嗎?”

見趙立換了個方向,瘦弱少年連忙跟上他的腳步:“趙師兄,不是說去用飯嗎?”

“容少虞……不,大師姐回來了,我當然要立刻去拜訪她。”

趙立想,他上次仔細研究了從大師姐院外拓印下的藤縛陣陣紋後,竟然得以頓悟。他能感受到,頓悟之後,突破築基的桎梏竟然鬆動了。

或許不用多久,自己就能晉升築基。

要是容少虞……不,大師姐肯指點自己一二……

趙立笑了起來,正吃著桂花糕的小胖子慢吞吞地說:“趙師兄,你笑得好像偷了雞的黃鼠狼。”

趙立頭上蹦出青筋,一把拍在他頭上:“會不會說話啊!”

他這樣威武雄壯,哪裡像黃鼠狼!

最新章節
熱門排行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