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赤道熱吻北極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4章 赤道

劇組放假的第三天,雨林裡沒開工的日子總是漫長而無所事事。

宋鬱閒不住,打算四處溜達,找適合拍攝的地點和時間。

趙鑫鑫千叮嚀萬囑咐,“你小心點啊,別又掉河裡了。”

聞言,宋鬱想起昨天的事,勾了勾唇角,把相機掛到脖子上,“走了。”

不同的時間,陽光所帶來的氛圍會完全不一樣,拍攝角度和構圖的不同,引導觀眾體會的感受也有所不同。

宋鬱對這些有近乎偏執的挑剔,有時候會因為一個光線,一個鏡頭反覆拍許多次。

早上出門時還晴朗的天氣,到了中午暗淡下來,雲層遮住了太陽,許久也不見密密的雲好心把太陽放出來。

宋鬱看著一相機的廢片,有些較上了勁,沿著河岸往上游繼續走。

走著走著,她看見一處高高的小瀑布。

小瀑布上是一處淺灘,有小孩子的打鬧嬉笑聲,說著當地部落的語言,還有動物發出的嘶哈聲。

宋鬱邁著步子往上走,遠遠看見一隻小猴子,三個沒穿衣服的當地孩子圍著它,扯住它的尾巴不肯放。

雖然這些孩子也才五六歲的年紀,但和這隻小瘦猴比起來,已經是差距懸殊,小猴子齜牙咧嘴兇了半天,也沒能掙脫。

宋鬱認出了倒黴的小猴子是朱迪,也不知道這算不算現世報。

她覺得好笑,一點沒想上去幫忙,反而拿起相機,慢騰騰地靠近。

隨著“咔嚓——”一聲,相機發出一道刺眼的白光。

當地孩子愣了愣,順著聲音和光線的方向看去,很快發現了宋鬱。

他們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裡不知道說了什麼,好像發現了更新奇的玩意兒,撒開了猴子的尾巴,朝她這邊跑來,伸手就要抓她的相機。

宋鬱嚇了一跳,下意識抱著相機抬高手臂,不讓他們夠。

“不能碰不能碰。”她用英文說著,但這群孩子們只知道摸她的相機,臉上還是笑嘻嘻的,彷彿是什麼新鮮的玩具。

被他們丟在一邊的朱迪渾身被水濺得溼漉漉,滴溜溜轉著眼珠子,盯著宋鬱看了一會兒,然後手腳並用地躍進了叢林。

宋鬱哭笑不得,拿這幫孩子沒辦法,把相機放低。

“只能看,不能亂按知道沒?”她用英語認真地交代,也不管他們聽不聽得懂。

個子最高的男孩伸出手,剛想摸,宋鬱立刻把相機抬高,重複道:“不行。”

男孩眨巴眨巴眼睛,吸了吸流出來的鼻涕,從她臉上的神情裡好像讀懂了什麼,和旁邊的夥伴交頭接耳,另外兩個孩子也收回了摸相機的手。

宋鬱試探性地將相機放下來,果然沒有人再伸手去摸,一個個乖乖地只是看。

孩子們盯著小小的螢幕,看到自己的模樣被照了進去,變得格外的興奮,拍手說個不停。

雖然宋鬱聽不懂,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在他們的對話裡,聽到了“帕廷”的名字發音。

她晃了晃手裡的相機,按了下快門,示意道:“想拍照嗎?”

領頭的孩子發了一個短促的音節。

宋鬱不確定是想還是不想,拿起相機對著他們。

三個孩子立刻肩膀搭著肩膀,咧出白白的牙齒,一點不抗拒鏡頭。

宋鬱看著被框進鏡頭裡的三個印第安孩子,面板是健康的淺棕色,身上沾了幹掉的泥巴,沒有穿衣服和鞋子,笑得卻特別開心淳樸,貼近自然最本源的樣子。

宋鬱到雨林那麼久,對雨林艱苦的生活已經厭倦,而這兩天接觸到的印第安人,卻讓她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似乎在這樣一個蠻荒的地方,在綠得讓人審美疲勞的叢林裡,發現了更加鮮活的色彩,讓她產生好奇。

拍完合照,宋鬱給孩子們一人拍了一張單獨的,他們各自說著各自的語言,但又好像能交流似的。

孩子們特別興奮,扯著她的衣服往河岸上游走。

走到盡頭,宋鬱才發現河岸最上面,竟然就是印第安人的部落聚居地。

土著部落沒有明確的界限劃分,他們進入的位置正好是族人休息玩耍的地方,棕櫚樹幹搭成的房子在更遠的地方。

此時空地裡坐著五六個印第安女人,膚色呈黃褐色,顴骨很高,有的穿著棉質碎花的裙子,有的就只用條紋褐色毯子裹住自己,裸露出肩膀,臉上或者身上畫有黑色的藤蔓圖案。

女人們懶散地躺在玉米葉編成的席子上,或者埋頭在編制像腰帶一樣的織物,或者串鏈子,飾品是一些彩色的珠子和鸚鵡的羽毛。

宋鬱瞬間意識到自己闖入了一個不該闖入的世界,連忙朝孩子們擺擺手,要往回走。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更小一點光屁股的孩子跌進印第安女人的懷裡,扭頭指向宋鬱。

女人們紛紛放下手裡的活計,朝她聚集過來。

宋鬱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慌得連中文都說出來了。

“抱歉,我馬上走。”她一邊說,一邊向後退。

不料卻被其中稍小孩子的母親一把拉住了胳膊,女人皺起眉,指著她的相機說了什麼。

宋鬱以為她是想看照片,於是把照片調出來給她看。

只是看到螢幕裡的照片,部落的女人們更加激動了,伸手就要扯她相機的帶子。

宋鬱被層層圍住,額角冒出汗來,“不行啊,相機不能給你們,要不回頭我把照片洗出來,再給你們送來?”

女人們目光鎖定在相機上,越來越不高興,扯住她的相機帶子不讓走,吵鬧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就在宋鬱焦頭爛額,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部落的另一邊,發出一聲中氣十足的呼喊。

小孩子的反應最快,撒歡兒得朝聲音的方向跑去,女人們也轉移了注意力。

宋鬱順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是部落的男人們打獵歸來。

酋長塔克瓦爾走在最前面,他的臉上塗了紅色顏料,後背斜掛著木質的箭筒,手裡拖著打到的獵物。

一頭母鹿。

其他男人與他裝扮類似,手裡都有多多少少的獵物,再不濟也是隻野兔。

當最後一個男人穿過香蕉樹的葉子探出身來時,宋鬱眨了眨眼睛,視線一下聚焦在他身上。

香蕉樹的陰影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形,五官深邃,臉上乾淨,沒有塗顏料,面板是健康的小麥色,比其他人稍微淺一些。

男人一隻手隨意地插在褲兜,另一隻手拿著一本皮質的筆記本,封頁上夾了支銀色鋼筆。

他的眼眸低垂,停在筆記本的其中一頁,不知道在看什麼。

宋鬱有一瞬間恍惚,覺得他完全不像是去打獵的,更像是個閒庭信步的學者,在人群裡顯得格格不入。

她看見女人們去擁抱家裡歸來的獵人,旁若無人地親暱。

宋鬱忍不住打量男人,想看他是不是也有女人迎接。

-

裴祉正在確認今天的田野調查筆記,主要記錄了卡都印第安族打獵的習慣和方式。

耳邊是塔克瓦爾和他的兩個妻子在閒聊,他沒怎麼聽,腦子裡在想剛才在森林裡無意發現的巖壁,巖壁在一處山洞裡,上面有許多年代久遠的印第安壁畫。

“帕廷。”

塔克瓦爾叫了他一聲,裴祉的思路被中斷,抬起頭朝前方看去。

沒來由的,在烏泱泱的人群中,一下望進了宋鬱溫溫潤潤的眼睛裡。

裴祉愣了一瞬,眉心微蹙,闔上筆記本,越過整個族群朝她走去。

宋鬱毫不避諱地和他對視,她舉起雙手,像是做投降的姿勢,主動承認錯誤。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來你們地盤的。”

“”認錯認得倒是快。

裴祉沉默不語,瞥見她脖子上掛著的相機,銀色機身沾有小孩黑色手指印的痕跡。

宋鬱墊起腳,越過他的肩膀,好奇地看向後面,部落男人們在炫耀自己的獵物。

“你獵到什麼了嗎?”她問。

裴祉聳聳肩。

一無所獲的意思。

宋鬱挑了挑眉,望著他不甚在意的模樣,好像對自己什麼也沒有為族群做出貢獻一點也不羞愧。

雖然長得好看,但打不到獵物,難怪在部落裡沒有女人跟他,連打獵歸來時也沒人迎接。

宋鬱想了想,從衣服口袋裡摸出什麼東西,是剛才她路上隨手撿的。

她把手伸到男人面前。

“那給你這個。”

裴祉垂下眼眸,女人白皙的掌心攤開,裡面落了兩顆紫紅色,圓滾滾的野漿果。

“”

在史前的母系社會裡,女人採集漿果餵養男人。

不知道為什麼,裴祉總覺得此時的情景與之有些類似。

如果您覺得《赤道熱吻北極》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k/1345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