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熱戀你

婚後熱戀你
書名:婚後熱戀你
類別:網遊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西子一笑
更新:2022-06-20 21:54:09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婚後熱戀你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商淮舟十八歲接管家族企業,商圈裡出了名的手腕狠戾,冷漠寡淡,不近人情。將商人唯利是圖的標籤發揮到極致,對自己人生規劃完美到無懈可擊。二十八歲那年,商淮舟有意聯姻,被家裡老爺子告知,早年替他定下了一位未婚妻。這位未婚妻小時候在他家住過一段時間,挺令人頭疼。第一次見面,還是個丁點大的奶糰子就很大膽地親過他,圓溜溜的一雙眼眸還透著得意的狡黠,奶聲奶氣的對他說,“哥哥,等我哦,等我長大要嫁給你哦。

大白兔奶糖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演出前一週,總檯的彩排時間確定下來,是下週四。

團裡的參演的舞蹈演員換上了舞臺服飾,場景技術那邊也在配合調整。

第一次整裝排練,整場排練下來,接近兩個小時的時間。

天已經擦黑。

聞梵把複製了排練影片的平板給她,笑著提醒,“姜老師,超時了啊。”

姜梨明白,“嗯,今天先讓大家熟悉一下上妝的感覺,明天不會再有這種情況出現。”超時十八分鐘,都在可控制範圍內,比她預想的要好很多。

聞梵對姜梨是放心的,沒多說。

跟聞梵簡單交流了幾句,助理接過姜梨抱在懷裡的琵琶,又協助她一起脫掉厚重的大氅。

厚重的袍子被拿下那刻,姜梨輕鬆不少,坐在梳妝檯前拆繁雜的頭飾。

不一會兒,幫姜梨摘頭飾的小助理,湊她耳邊說,聲線壓得很低卻無比激動,“姜梨老師、姜梨老師,那邊來了個男人好帥呀!他、他從進來開始就一直看你,都看你好久!”

姜梨莞爾一笑,沒往心裡放,專心拆她複雜的盤發。

小助理激動未減,“姜梨姐,真的好帥啊,真的在看你,你回頭看一眼吧!”小助理見姜梨沒多大反應,“姜梨姐,你這麼淡定,該不會是你男朋友吧?”不是沒可能!

什麼男朋友!

“越說越離譜。”姜梨睞小助理一眼,“能有多帥?”這麼激動。

“真的很帥,就是那種,哎怎麼說呢,高大帥氣活好多金的那種帥!”小助理沒差激動地跺腳。

“”

姜梨被小助理最後一句話驚到,也不免好奇。

她扭頭,燈光昏暗下,高大的男人正在跟別人交談。

姜梨一眼認出高大的男人,是商淮舟。

他出差回來了?

他們還是一週前通了一次影片,後面幾天她都在封閉式排練舞蹈,兩人並沒什麼聯絡。

他來這裡做什麼?場景不至於還需要他親自把控吧?

總檯場景效果的團隊是商淮舟公司的人,場景總監在看到商淮舟邁進後臺那一刻,挺意外的,立即在門口截胡了他。

開始跟商淮舟彙報工作進度。

商淮舟很高,又挺拔,其他人在他面前顯得有些違和。

他微微側頭,讓幾人之間的身高距離減少,耐心很好的傾聽。

商淮舟察覺到看他的視線,他眉頭微擰,抬頭正好和姜梨柔和的目光,他眼底的鋒利隨而散去。

姜梨衝他淡淡一笑,商淮舟跟身邊的幾人簡單說了幾句,長步向姜梨走來。

小助理難壓制激動地聲音,“姜梨姐,姜梨姐!那個男人朝我們這邊過來了耶!”

姜梨淡笑了下,聯想到那晚兩人通影片,商淮舟給她提供的靈感,姜梨看他的眼神沒那麼疏離,多了幾分自在。

她望著走過來的商淮舟,兩人看著對方都沒講話。

商淮舟剛到姜梨跟前,服裝師在門口扯著嗓子喊了一聲,“姜老師,男主服裝改版的設計稿出來了,麻煩您來確認一下。”

姜梨應答了一聲,“我想過去一趟。”

商淮舟下顎抬了下,側身給姜梨讓了道,不耽擱她工作。

姜梨走後,小助理悄咪咪地瞟了商淮舟一眼,羞怯怯地跟在姜梨身後。

商淮舟靠在姜梨的梳妝檯前,看工作中的姜梨。

服裝師手裡拿著繪圖平板,兩人在門口溝通。

姜梨纖纖手指輕輕點了平板幾處。

服裝師微點頭,手寫筆在平板上勾畫了兩筆,在抬頭爭取她的意見。

姜梨眉頭皺了下,思考一瞬,有了靈感,低頭拿了服裝師手上的筆,圈了幾處。

服裝師笑著點頭,十分鐘左右,工作溝通結束。

男主的服裝做了調整,為了相呼應,姜梨的外袍領口的細節需要改。

姜梨之前只脫了厚重的大氅,外袍還沒換下,助理幫她脫下外袍交給服裝組。

姜梨又跟助理交代了兩句,轉身往梳妝檯。

問他,“你怎麼來這邊了?”總檯的場景技術一直是由商淮舟公司提供,對他們做科技的公司來說,這個技術只是個常規到不能再常規的技術,不至於親自來勘察吧?

褪去外袍的姜梨身上只剩一件紗衣披在抹胸宮廷長裙外,紗衣飄飄的,姜梨身材姣好在商淮舟眼底若隱若現。

姜梨腳上穿的是一雙很復古的繡花鞋,鞋尖上頂著兩個很可愛的毛毛球,步子輕盈地來到商淮舟跟前。

商淮舟凝視向他走來的姜梨,喉嚨滾了滾,嗓音啞然,“有點事辦。”

姜梨點頭,沒多問,“那你忙,我就不打擾了。”她想先卸妝,把這身古裝換下來。

商淮舟盯著眼前的姜梨,她的睫毛又翹又卷,眉心點了一朵花鈿,精緻的臉蛋兒淨白又細膩,一雙眸子江南女孩獨有的溫婉。

他薄唇微動,嗓音微沉啞,“今天的排練結束了麼?”

“嗯,結束了。”姜梨歪著頭在拆耳環,聲音歡快地應答他。

姜梨拆配飾的動作輕緩了下來,她眉頭微細地皺了下。

商淮舟怎麼一直盯著她看?

他是不是覺得她的裝扮很怪異?

她以前在商淮舟家住的時候,迷上了大劇院的舞臺劇,經常去看,看完很晚,商爺爺怕她一個人不安全,經常勒令商淮舟跟著。

他都是不情不願的。

姜梨抿了抿唇,不自在地問他,“你找我有事?”不然不會問她吧。

“嗯。”商淮舟的目光還是沒收回。

姜梨被他盯得不大自在,臉頰爬起一絲紅暈,不動聲色地撇開頭,“你等會兒,我先去卸妝。”

“嗯。”商淮舟視線還是沒挪開。

姜梨感覺商淮舟怪怪的。

姜梨在更衣室卸完妝,換好衣服出來,商淮舟並不在劇院後臺了。

她走到梳妝檯上拿手機,訊息:【劇院西門。】

西門離她這裡很近,出門左轉就到。

姜梨從劇院出來就看見了商淮舟,他靠在車身上,低著頭在看手機。

這次商淮舟沒開上次的那輛大越野車,是一輛舒適的轎車。

姜梨出來時,商淮舟正好抬頭看向她的方向。

姜梨一件簡單的肩帶長裙,肌膚雪白,腰身纖細,身姿搖曳,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姜梨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商淮舟今晚很奇怪。

十幾天不見,商淮舟被人換了芯子?

怎麼一直盯著她看?

還是她什麼奇怪的地方?

她好想跟他講,讓他別這樣看她。

她挺不自在。

如果可以,她想上去矇住他的眼睛。

姜梨到他跟前,身子稍微有一丟丟緊繃,“你找我做什麼?”他們又沒什麼特別交情。

商淮舟收起手機,“先去吃飯。”

“”

她沒打算吃晚飯,沒幾天就要演出,宮裙都是按照現在的尺寸做的,她還要抱琵琶坐在道具船上,萬一體重上去了,很尷尬。

姜梨想三兩句話在這裡說完,她好回劇院的餐廳吃水果餐,補充營養。

然後回去休息,眼皮都快在一起打架了。

怎麼還要去吃飯。

姜梨拒絕的話還沒說出來,商淮舟伸手握住姜梨纖細的手腕,將她往自己身前帶了下,他感覺自己手上的力度大了些,又鬆了幾分。

姜梨被商淮舟拉得有點懵,剛剛放鬆的背脊又緊繃。

商淮舟一手拉著她的手腕,另一隻手開啟後車門。

後排座位上一排名牌包出現在姜梨的視線中。

姜梨粗略看了眼,至少有十幾個。

這是做什麼?

姜梨還沒明白過來,商淮舟捂拳唇邊,淺咳一聲說,“他們說女孩子都喜歡包。”

姜梨贊同,“大部分女孩應該都包喜歡吧。”她也不例外。

哦,原來是送人的。

只是商淮舟送是的呀,真大方啊,送十幾個。

有鈔能力就是好,力量爆棚!

商淮舟見姜梨並沒有,“你喜不喜歡?”杜禾說他女朋友每次收到禮物眼裡都是開心。

“喜歡呀。怎麼不喜歡。”姜梨又看了一眼,都是當季新款,還有幾款很難搞到手的,誰不喜歡,她有閒錢的時候,有收集包的習慣。

商淮舟,“哦,那就好。”不然他再也不信杜禾的鬼話,“以後我再給你買。”

什麼!???

這些包是買給她的?

商淮舟什麼情況——

出差回來給她帶包做什麼?

上次是不菲的古玩,這次又是能和古玩對等價的包,他想幹嘛?

換另一種方式來坑她?

他這些包有幾款是很難調的,她看了好久,沒捨得下手。

這下好了,被他全部弄過來了。

姜梨嘆了口氣,打商量,“商總,實不相瞞,我——”

她的話還沒說完,手腕傳來一陣酥麻的痛感,她的手腕被商淮舟捏了捏,“換個稱呼。”

姜梨:“?”

商淮舟薄唇平了平,看向她說道,“上次給你找靈感的時候,你喊我名字不是喊得挺利落麼。”

“啊?”有這事,她都不記得了。

商淮舟蹙眉,輕哼了聲,“你自己說的,又忘了?”

“”沒忘。

她還寫了一段表演心得,還惦記著商淮舟得空幫她琢磨下。

她早年就發現,商淮舟的腦袋挺好用的,只要用智商做判斷的事,不分行業他都能精確給出點子。

手腕一緊姜梨的思緒被拉了回來,她的半條手臂都被商淮舟託在了手裡,他眉心緊蹙,“你手臂這些怎麼回事?”

商淮舟這麼一問,姜梨才想起來自己手臂上的紅點點。

在白色的路燈下,紅點點竟然這麼清晰,她用遮瑕過的,都還能被商淮舟發現。

他眼神挺好啊。

姜梨牽了牽唇角,“被蚊子叮咬的,它們欺生,欺負我好久沒回劇院公寓住,這段時間沒放過我。”不止是脖子和腿上都有。

她茭白柔軟的手被商淮舟放在他的大掌中,她的指尖能感受到商淮舟手心清晰的紋路。

商淮舟低著頭,指腹輕輕地揉著姜梨小臂上好幾處紅點點。

姜梨肌膚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心尖兒都跟著麻了,思緒和呼吸都跟著凌亂了。

商淮舟淡聲說道,“你們劇院公寓綠化做得太緊密了,夏天容易招蚊子。”

“綠化緊密一點也沒什麼。”她挺喜歡的,空氣好。

商淮舟沒作聲,仔細看兩隻手臂上被叮咬的紅點點好幾處。

“你別——揉了,”姜梨手指在他手掌中顫顫的。

商淮舟沒懂,抬頭看她,“?”

姜梨抿唇,“癢呀,我就想抓。”

商淮舟看著無哭無淚的姜梨一會,當真沒揉了,抬手就在她的手背上拍了兩下。

“”這人好狗!讓他不要揉,他竟然打她!

商淮舟放開她,“好好的家裡不住,非要搬過來,為了方便喂蚊子嗎?”

“我有自己單位宿舍,為什麼不住。”她感覺挺不錯的。

商淮舟盯著鼓著小腮,一臉倔強的姜梨,隔了會,他溫聲說,“姜梨,住我那邊去。”

姜梨抬頭看向商淮舟,軟唇微啟,“什、麼意思?”

最新章節
熱門排行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