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野玫瑰在八零

民國野玫瑰在八零
書名:民國野玫瑰在八零
類別:網遊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不辛
更新:2022-09-23 08:01:15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民國野玫瑰在八零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傲嬌民國富貴花vs禁慾悶騷兵哥哥】誰能告訴她,為什麼下趟樓,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房子,啪,沒了!萬貫家財,也沒了!她堂堂景家主,一夜竟成了窮光蛋!同窗好友都成了大佬,就她被一擼到底重回新手村!沈明哲:你還連個戶口都沒有。景芫:......深呼吸,不慌,本家主有實力有運氣,這就白手起個家!沈明哲看著這個買樓送的大小姐,頭痛。把你手裡的東西都給我交上來,新社會不能非法持械!小姑娘家家的,長得

萬人之上易楓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經過景芫的提醒,中午給法國代表團們準備的是極具金陵本土風味的中餐,看到桌上色香味俱全的佳餚,一行人都發出驚歎聲。

可在看到那雙筷子時,都麻爪了。

李準好笑地看著對方窘迫的樣子,熱情招呼:“來,吃,大家不要客氣,這中餐啊,就是要趁熱吃!”

直到看到比休斯那個大胖子急得不行時,才讓人給他們上了刀叉,“大家如果喜歡用筷子以後可以回去練習一下,今天就先用你們的刀叉吃吧,雖然不好看,哈哈哈哈哈”

景芫:“鑑於大家對筷子使用不熟練,所以我們特意為各位準備了刀叉,各位慢用。”

快速解決完午餐,一行人就出發前往文化館。

摸了摸像被塞了顆石頭的胃部,這熟悉的不適感讓景芫恍惚間以為自己又回到了過去的日子,忙完一處又一處,要不是宴會聚餐,就是抽空才能吃上一口飯。

看來這段時日真的是太安逸了。

文化館那邊其實已經開放讓人進去參觀了,這年頭也沒有限不限人流的說法,畢竟有空有需求去逛文化館看畫展的人真的太少太少了。

普通老百姓光拉扯一日三餐就夠忙了,哪還有閒心看什麼畫展。

一路暢通無阻,他們到時文化館工作人員以及中央美院的老師學生已經在門口等著了,法國代表團跟文化局的人一到就被邀請進了裡面。

文化館是直接由館長帶的隊,館長是個幹練的性子,沒說什麼客套話,“大家裡面請,酒水點心還有場地都安排好了。”

文化館辦的開幕儀式類似於雞尾酒會,非常雅緻,連一直臭著臉的馬特·比休斯還有本傑明·傑拉德都忍不住點了點頭。

依舊是記者拍完照,兩撥人就開始三三兩兩的逛起了畫展。

這次倒是斯皮爾開口:“我們想先從中國學生們的畫作開始看起,領略一下中國年輕一代油畫的水平,也好讓我們的學生知道自己的長短。”

沒有不答應的道理。

中央美院的帶隊老師叫許偉清,看著非常年輕,不過四十歲左右,挺拔高大的身板,一襲得體的西裝,不卑不亢,“是我們的榮幸,大家請移步。”

“此次我們同樣挑了美術系十位優秀學生的代表作來參與展出,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斯皮爾話說得漂亮,“不敢當,此番我們也是想跟貴校進行互相交流。”

可真到了中央美院學生的畫作前,其他學生倒是認真地欣賞了起來,畢竟文化背景不同,同樣風格的油畫兩國學生的色彩運用以及構圖還有筆法都大不相同。

雙方英語不錯的學生們甚至當場開始就自己看中的畫作在進行交流探討。

可一直近距離接觸他們的景芫明顯看到斯皮爾的隱晦地露了一個諷刺的笑,比休斯跟傑拉德竟是當場搖起了頭,像是看到了什麼可笑的東西。

比休斯:“這些東西你們也敢把他們叫油畫,色彩構圖不倫不類,要是學生沒天分就趁早叫他轉行,老師不會教就讓他們趕快辭職,不要誤人子弟!”

傑拉德直接指著一副印象派風格的日出主題畫作奚落道:“你看看這是什麼?既然是想模仿莫大師的《日出》,那也該用點心,起碼色彩跟受光狀態的表現上要更加註意,可你們看看這副畫的色光表現手法,還有構圖,甚至是天氣,又太陽又雨的,這簡直不知所謂!”

旁邊的一個年輕的學生雖然聽不懂他具體說什麼,但瞎子都知道不是好話,漲紅了眼睛,“翻譯小姐,這位教授是不是說我畫的不好?”

景芫搖搖頭,“不要管他,你告訴我,你這副日出山林圖的靈感是怎麼來的?畫的時候是想具體表達些什麼?或者借鑑了什麼?”

“我說!這是我去年在外面寫生時看到的這副景象,瞬間想到了東坡先生的一句詩‘日出西山雨,無晴又有晴。亂山深處過清明’,就結合了水墨畫的構圖,用印象派的表現手法畫了這幅畫。”

景芫點頭,給了他一個安撫的笑,“我知道了,我會告訴他的。”

隨即轉頭對認真地對傑拉德進行講解,“首先就天氣問題,東邊太陽西邊雨,在我們華國從來不是稀罕事,可能教授您沒見過。其次,雖然不可否認我們的學生還年輕,筆觸還有些稚嫩,但依我看來,這副融合了中國水墨畫意境的畫作,不能說是傳世之作,是佳作還是當得上的。”

傑拉德還是嗤之以鼻,“我讓你看看什麼是佳作!大家看這幅,這幅是我們美術學院多年前一位學生的入學考試作品,也是以日出為主題的,你們自己對比看看!”

景芫隨著他的目光看去,瞬間有些呆愣。

傑拉德滿意地看著她的樣子,“嗤,看見沒!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差距!”

許偉清看著那副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花園清晨日出景象,卻在作者寥寥幾筆,透過色彩明暗以及環境碰撞,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清晨的美好以及春日勃勃的生機。

的確是,比不過啊。

但這幅畫的手法以及風格,怎麼跟那位老教授收集的畫作那麼像?

“呵。”景芫卻覺得好笑,看著這副當時被自己隨手挑去應付入學考試的畫,她現在看都覺得十足的孩子氣,自己畫這副畫時應該才15歲吧?

傑拉德:“你笑什麼!”

景芫:“這幅畫作我就不作評價了,但是,我想說的是,傑拉德先生,這幅畫的作者,是個華國人。”

景芫又用中文說了一遍:這幅畫的作者是個中國人。

傑拉德大喊:“不可能!你少給你們自己臉上貼金!”

景芫不緊不慢地上前,“你們看,這兒,”她指著畫右下角的一簇枝葉,“傑拉德先生不懂中文,可能看不懂這幾個字,但是我們華國人確實能看出來的,這是個‘景’字。”

是她用脖子上的小印章印上去的,沒想到他們儲存得還挺好,印記居然還很清晰。

傑拉德瞬間臉色鐵青。

許偉清臉色玩味,“既然是我們華國學生的畫作,那不知展覽結束後,這幅畫能贈與我們呢?我們一定帶回學校,好好儲存,以它為例,激勵我們的學生。”

景芫抽了抽嘴角,翻譯了到“贈與我們”為止。

傑拉德:“想得美!這幅畫可是已經到了能拍賣的層次了,估價”

斯皮爾一個眼刀過去打斷了這個蠢貨,“不好意思,這批畫作都是從我們學校帶出,我們得完整地歸還回去,還望見諒。況且,就算這位作者是華國人,但也是我們美院的學生,這不衝突。”

景芫冷著臉,“貴校就是這般隨便拍賣學生畫作的嗎?經過學生同意了嗎?”

真當她死了不成!這法國的國立美院現在行事竟如此不講究了?

斯皮爾不懂她生氣什麼,“這幅畫至少有五十年以上歷史了,作者也許早就不在了,而且我們拍賣的金額也只會用於學校的發展。”

景芫咬了咬牙,不出聲。

畫看來是拿不回來了,但是,必須確認,“這副畫的作者是我的親人,所以請務必告知我拍賣後的金額,已經資金的去處。我相信既然是這種性質的拍賣,貴校也會作出公示的,對吧?”

斯皮爾皺緊了眉頭,明顯是想拒絕,而瞭解了事情的李準跟文化館長都鄙夷地看著他們,讓斯皮爾臉色鐵青,“這、個、當、然!”

李準:“哈哈,那就一言為定了,到時候讓我們美院也學學,學學!”

斯皮爾:“一定!”

如此,景芫心裡總算好受了些,只要確定是建設學校,那她可以接受。

許偉清卻問道:“景小姐,這真的是你親人的畫嗎?”

景芫遲疑了一瞬,“還是點頭,她曾在法國國立美院學習。”

許偉清點點頭,“希望有幸能看到更多她的畫作。”

景芫微笑。

經過這個插曲,比休息跟傑拉德總算是安分了。

接下來的工作都十分順利,可卻不想文化館準備了晚餐,景芫卻也走不開了。

“糟了,文文!”

韋小燕媽媽看到她的臉色,立刻走了過來,“你別擔心,小燕快下班了,我讓小燕去接孩子過來!”

景芫鬆了口氣,“真的謝謝您了,周科長。”

周運擺擺手,“嗐,叫什麼周科長,你叫我周姨就行,別急,我去打電話!”說完也不等景芫回答,自己就風風火火地走了。

看著這十足的“韋小燕作風”,景芫失笑。

在辦公室正準備下班的韋小燕突然接到自家老媽電話,還以為要幹嘛,“嗐,接文文是吧?沒問題,我現在就去。那媽你給我留個位子,我再蹭你們單位一頓好飯!”

打完電話她朝也準備下班的石路喊了聲,“石路!我趕著去接文文,你幫我把這些檔案放回檔案室唄?”

石路:“行!哎不對啊,怎麼是你去接文文?去哪接文文啊?景小姐呢?”

臥槽,不會跑了吧?那褶子那邊他咋交代?

韋小燕三兩下就把景芫去當翻譯孩子放幼兒園的事情交代清楚了,“我不跟你說了,我得趕緊走了!我還得帶上文文去吃飯呢!託景芫姐的福,今天又有大餐吃!”

石路點頭,“沒問題,我來收拾,你去吧!”然後看著韋小燕的背影嘀咕,“嘖嘖嘖,法語都會,還長那麼好看,褶子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了。”

回家他就忍不住往沈明哲部隊打了電話。

沈明哲嗓音一如既往的平,平得讓人發冷,“什麼事?”

石路:“你說話能不能有點人氣兒?你知道景小姐會法語嗎?”

沈明哲:“不知道,怎麼了?”

石路也三兩下將景芫為法國代表團翻譯的事情交代了清楚,“我就說你不知道,這不馬上告訴你嗎?你啥時候休假啊?人景小姐人美還優秀,我可看不住啊,你還是得靠你自己啊!”

沈明哲想讓他別胡咧咧,又想起這部隊電話有監聽不方便,算了,“你幫我轉告她一件事,就說我幫她找的人,應該要不了多久就會有訊息了,讓她安心等。”

石路:“行,還有別的嗎?就沒那麼一兩句情話嗎?”

沈明哲:“掛了。”

嘟嘟嘟

石路:“”

等回到宿舍的沈明哲,想起石路剛才電話裡說的,鬼使神差地拉開抽屜,從最底端拿出了那把申報過的勃朗寧,摩挲著光滑的金屬面,想起景芫拿著它對著自己的樣子。

“嘖,會得還挺多。”

最新章節
熱門排行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