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王妃在大理寺做兼職

法醫王妃在大理寺做兼職
書名:法醫王妃在大理寺做兼職
類別:網遊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半元
更新:2022-09-23 09:02:10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法醫王妃在大理寺做兼職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求個收藏,笨作者只是寫得慢,放心不會坑】[古代探案,大背景涉及一丟丟朝堂派系,現代女法醫vs王爺將軍]蘇軟軟穿越了,開局就被當成殺人兇手不慌,咱有法醫之手一技傍身,開膛驗屍,當庭自證清白。被迫和親嫁給南齊皇子,大婚前皇子卻離奇的死在了自己面前,還不知該如何自救,突然就從嫌疑人成了九王妃南齊九王爺手握北境大軍,被皇上倚重,百姓稱頌,敵國懼怕……蘇軟軟以為峰迴路轉,能依仗個靠山,沒想到王爺是

萬人之上易楓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當夜,皇宮內紫宸殿。

兩道人影一上一下正在殿內議事。

上座一方金龍榻椅,正坐著當今的南齊皇上景廷暄。

他拍著案前鋪開的一沓摺子,衝下面一人說道:“你瞧見沒有,朕還什麼都沒表態呢,就這西秦聯姻一事已經挑起某些人的神經了。都是些讓朕派人去北予談和的事兒。哼,談什麼和,北予賊寇佔了我大齊那麼多土地,有什麼和可談的。”

“陛下,當年北予突襲,朝臣們慌不擇路被打怕了,這些年僵持著,北予雖也不敢進犯,但我朝的重心已全然南移,朝臣們恐怕也偏安一隅,忘了北境百姓的艱難。”景廷夜身姿筆挺,眸色映著燭火跳動。

南齊皇帝隨手抓起一封奏摺扔了出去:“哼,他們一個個的,被南境的暖風吹軟了腰,朕還沒忘呢。當年父皇為了不辱大齊的尊嚴,死守北都,最後被逼得……”

他嘆了口氣看著景廷夜:“阿夜,只有你明白,只有你懂朕最想做的事。朕這椅子上從來不放軟墊,就是要隨時提醒著自己,不要在這個位置坐久了坐舒服了,就忘了當初是怎樣的境況。”

景廷夜微微低頭,拱手道:“皇兄放心,大齊疆土決不容侵犯,阿夜此生必將助皇兄收復國土,驅逐賊寇。”

皇上輕輕點點了頭,緩了緩,問道:“西秦那邊的馬場還順利嗎?”

景廷夜回道:“西秦王已按約定在康寧和水定新設了馬場,如今也照計劃好的挑選了適合的馬匹在調/教,我們給足了錢兩,安玥公主也入了我南齊。北予面上看著彪悍,現在被我們打得暫時不敢動作,這主動權在誰手裡還說不定呢。西秦王不會看不懂當前形勢,至少也會保持中立態度,不會給我們使絆子的。”

“嗯,那就繼續按計劃來。”皇上眯起眼揉了揉太陽穴,“康寧和水定兩地,一個靠近北予西,一個在我北齊邊境,到時候從這兩處直接出戰馬,和我易河北的將士們三處合一夾擊北予,北予定是來不及反應。”

“是,只是斷不能讓北予提前知曉我們的部署。臣弟在西秦……”

“你是想說上次提到的西秦公主侍女被刺殺那事?朕已派人暗中查探過,沒有查到有北予人潛入。會不會是那小侍女自己惹了什麼事被人盯上了?”

“臣弟只是懷疑,恐怕對方不是要刺殺侍女,而是要刺殺西秦公主,只是誤把侍女當成了公主。當時西秦出動了禁衛軍來尋人,不知情的人萬不能想到尋的竟是個小侍女。再加上有人當時叫那丫頭為公主,那刺客寧可錯殺也不放過。”

“嗯嗯,”皇上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有人想阻撓聯姻之事,雖然還查不到是誰,但其目的是要我南齊和西秦起衝突,看來上元節大婚之前要更加小心才是。”

皇上放鬆了身子往椅背上一靠:“說到那西秦公主也是個閒不住的主,朕倒是派了不少人暗中跟著的,在我皇城腳下不信還有人敢這麼猖獗。聽說她這兩日在幫小拾做什麼……驗屍?小拾真是胡鬧,那公主也是特別,聽說還挺有能耐?”

“是,皇上,”景廷夜笑道,“我今日去看過小拾,還挺有模有樣的,比之前好多了。”

皇上哈哈一陣笑:“都是你阿夜給他出的好點子,呵,先讓朕逼婚,再讓他來朕這兒討差事,終於讓這小子上了套。也好,省得他整日遊手好閒的,早該學著做事了。想當初阿夜你才十六就請戰上陣,那小子日子過得太舒坦了。”

景廷夜道:“小拾率性坦蕩,也是皇兄疼他。”

“那小子,朕倒也十分羨慕啊。”皇上忽得坐直身子,在一堆摺子裡翻找著,“說到逼婚,阿夜你什麼時候也把自己的事辦了呀,你瞧這莊老……”

他把翻出的一封摺子捏在手裡晃了晃,衝景廷夜道:“這已經是第三次了,明裡暗裡的提到他那寶貝孫女屬意於你,想要朕賜婚,就差直接挑明說了。莊老也是三朝老臣,他那孫女朕也見過,配你不差……這是美事啊。我阿夜到底想要個什麼樣的姑娘啊?再這樣下去朕可拒不了了啊。”

景廷夜無奈的笑笑:“皇兄可別取笑了。我常年駐守北境,此生志願醉死沙場,好姑娘跟了我,是拖累人家了。”

“哎,你自己不願,朕也不逼你。但朕也希望你能有自己的子嗣妻妾。”

“多謝皇兄關心,阿夜現在這樣也挺好的。”

“你難得回趟京城,北境現下還好,這次多待些日子吧,沒事進宮來走走,你我兄弟二人多敘敘。”

景廷夜把地上的摺子拾起來放到案上:“阿夜遵旨。”

-

不知何時飄起了雪,宮門外停著的王府馬車頂上凝化了些小水珠。

景廷夜還沒出宮門就見俞叔朝他小跑著迎將上來。

“主子,怎麼這麼久,快,快進馬車暖暖。”俞叔一手拿著皮裘斗篷朝景廷夜蓋過來,另一手塞給他一個裹著套的暖手小爐子。

景廷夜笑著扯了扯斗篷:“俞叔,你怎麼過來了。”反手把小爐子塞回俞方平手裡,“我又不是千金小姐,哪用得著這個。你這是等了多久啊,手都僵了,你自己暖著。”

“這是葉嬤嬤給你備的。主子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我們都高興著呢。走,趕緊上車回家吧。”

景廷夜常年不在王府,回來也頂多是住幾日便走,府中的傭人極少,俞叔和葉嬤嬤算是府裡的老人,他不在的時日都是他們在照看著王府。

冷清清的王府,得等到他踏進門,才有那麼一絲像樣的人氣。平日裡空空蕩蕩,此時卻是燈火通亮,人不多,卻明顯得熱氣洋洋。

丫鬟們被葉嬤嬤差遣得團團轉,一會兒燒水一會兒鋪床,一會兒又嫌被子不夠一會兒又覺著枕頭太高讓多拿幾個備著選。

景廷夜在軍營待久了,並不習慣有人貼身伺候,好不容易吃完了葉嬤嬤送過來的宵夜,又打發走了葉嬤嬤送進來要給他搓澡的小丫鬟,才終於好好的洗了個澡躺下。

他側耳聽著外面逐漸小下去的聲響,又重新歸於靜悄悄的王府,心想著或許王府住進個女主人會一直熱鬧的吧。

不知怎的耳邊陡然飄過皇兄的“我阿夜到底想要個什麼樣的姑娘啊”那話。

說實話,景廷夜並沒有實實在在考慮過這事兒。

那戰場上生死一線之間,他勒馬浴血一身傷疤,好幾次都在鬼門關徘徊一遭……

他在北境每天和將士們一起,想的都是如何打贏這一仗,怎樣再收回一座城,怎樣讓北予退得更遠一些……

可當下腦子裡真正開始想了吧,還真沒有哪個姑娘的影子出現在眼前。

景廷夜翻了個身。

明天要跟小拾去林清觀一趟,這小子在阿軟的帶動下漸漸上道了。阿軟那丫頭著實有些本事,從沒遇到過這樣的姑娘。

不會騎馬,還硬逞能;面對生死,又立刻能軟下姿態,不讓自己受皮肉苦,聽說進到匪窩還是她主動去的;

有情有義,替謝穆照顧他妹妹,她本沒有那義務,謝穆也並沒有讓她照看;

膽子也挺大,敢剖屍,還會驗屍識骨;

嗯,做那蛋炒飯也挺好吃的……

景廷夜眼前浮現出蘇軟軟炒飯時候,擼起袖子紅著臉蛋額角滲汗的模樣。

真是鮮活又有趣。

最新章節
熱門排行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