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歌冷湛

夏歌冷湛
書名:夏歌冷湛
類別:其它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姒水年華
更新:2022-11-24 20:10:30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夏歌冷湛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一紙婚約,入獄六年,寵一生無度。 一念之情,捆綁終身,渡一世浩劫! “等我!” “好!” 她笑著回答。 那一年,她十三歲,他十八歲! 再次見面,他是夏家千金的未婚夫,而她是貧民巷長大的不良少女,訂婚宴,她欺身而上,在他薄唇上留下了一抹印記。 搖身一變,她成為了他的新娘,聲勢浩大的婚禮,新郎莫名消失,看著報紙上的緋聞,她淡淡一笑! 一場噩耗,她被判入獄六年……

大白兔奶糖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夏歌一雙眼眸冷冷看向了跪地上王淑芬和林大魏。

“你……”

除了冷湛和夏老,西蒙以及扶著夏歌的李檀,其餘均是愣愣地抬頭看著站在門口的女子。

夏歌身上任然穿著粉色條紋病號服,頭上裹著紗布,長髮披在肩上,噙著冷意的面色略顯有些蒼白。

“你……”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姜銘城,一臉不可思議地抬頭看著門口的人。

而陪在夏老的身旁的夏唯一臉色也白了白,看著站在門口的夏歌,眼底閃過一抹恨意,挽著夏老胳膊的手指緊了緊,紅.唇輕咬了唇.瓣。

“你不是腦死亡……”

王淑芳猛地從地上起身,目光下意識掃了眼夏老的方向。

“你怎麼還活著?”

林大魏也跟著從地上起身,一臉嫌棄地看了眼夏歌。

王淑芳眼珠子一轉,突然猛地上前抱住了夏歌。

“歌兒,都是媽媽的錯,媽媽以後一定努力讓你過上你想要的生活,我們回家好不好?你不要在執迷不悟了,你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了孩子,你怎麼可能會和夏家有關係?”

夏歌一個悶吭,額頭瞬間疼出了一層薄汗。

原本已經漸漸癒合的傷口被王淑芳這麼猛地一撞,再次裂開,有著鮮血從紗布上滲出,染紅了夏歌身上的粉紅色條紋病號服。

不等夏歌開口,王淑芳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和人合謀演戲的事我已經告訴夏老了,只要我們好好求求夏老,夏老一定不會怪你的!”

王淑芳說著就緊緊拉著夏歌的胳膊走進,不等夏歌反應,王淑芳猛地跪在了夏老面前。

夏歌身體本就虛弱,被這麼用力一拽腳下不穩,“砰”的一聲趴在地上,而她面前一*長的長腿,而她正好趴在對方的兩腿上,只是此刻夏歌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胸口的傷口已經感覺不痛了,眼前一陣一陣的發黑,頭上傳來陣陣鎮痛。

冷湛並未想到眼前的女子會跪下,也並未想到她會跪在自己雙.腿之間,微微一愣。

夏歌閉了閉眼眸,緊咬著唇.瓣,雙手用力撐在地上,因為疼痛,額頭的薄汗越發多了起來,想要從地上起身,可是全身的力氣只允許她勉強趴在地上,支撐著自己。

“夏老,這一切都是我這個當母親的教導無方,還望夏老能看在我女兒為你擋過一顆子彈的份上,原來你她這次。”

王淑芬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著。

林大魏見到自己妻子跪在了地上,猶豫了下,看了眼夏老的方向,也跟著跪在了地上。

看到女子久久未曾起身,冷湛微微挑眉。

如今的她倒是和那日那個伶牙俐齒的人,判若兩人。

一滴鮮血從夏歌身上的病號服滲出,滴在了她身下的地毯上,地毯很快被染上了一抹映紅。

看著那抹映紅,冷湛眸光一沉,神使鬼差地向著地上的女子伸出了手,不想原本趴在地上女子,竟掙扎著從地上起了身,而對於自己伸出去的手,似是看見了,又似是沒有看見。

夏歌低眸看先了跪在地上王淑芬,就這麼低眸靜靜地看著。

冷湛看了眼自己的手,冷冷抬眸,便見到女子看自己父母的那雙目光和當日在病房中看他的目光竟然如出一轍。

那眼神無喜,無悲,無怒,無怨,無傷,無痛,似是是在看一潭死水,又似是在看著一個……死人。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依偎在夏老一旁的夏唯一突然站了起來,冷冷地看向了跪在地上的王淑芳。

“這一切難道不是你女兒自導自演的?這麼說來,那顆子彈想必也是提前算計好的,不然怎麼會那麼巧只是從心臟擦過,你們為了接近我外公,可真是費盡心思,不擇手段。”

夏唯一譏諷地笑了笑,目光定格在夏歌的臉上。

“林歌,你昏迷的時候可能還不知道你的父母都做了什麼吧?”

不等夏歌開口,夏唯一的聲音冷冷響起。

“原本這一切都是你所為,可是你的父母竟然說我外公是黑社會,與醫院勾結釦著你不放,先是拿走了我外公的二百萬,而後又找人在醫院門前掛著橫幅肆意叫囂。”

夏歌微微一愣,她沒想到,在她昏迷的這段時間,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

她醒來,從未問過,李檀也從未提過。

“林歌!”

夏唯一突然一臉真誠地上前,拉住了夏歌的手。

“其實兩年前你找上我,又突然去姜家認親,原本我就疑惑,不想竟是因為你看到了我母親的照片,才會有瞭如此的心思。”

夏歌看著眼前的女子,沒有說話。

“林歌,你願意當我的妹妹嗎?”

夏唯一此話一出,不僅姜銘城一愣,夏老一愣,更是連一旁的冷老也是一愣。

“一一……小姐!”

跪在地上的王淑芳和林大魏不可思議地抬頭,叫了聲。

夏唯一的臉上任然噙著一抹恬靜,純淨的的笑容,一雙漆黑明亮的眼眸覆蓋著一層淡淡的水霧。

“林歌你真的和我的母親長得很像,自從我的母親離開後,外公從未真正笑過,可是自從你出現,即使你的父母那麼對外公,外公還是處處護著你,只要你痛改前非,陪在外公身邊,我願意把你當做親生妹妹一樣看待。”

說著,一滴淚水從夏唯一的眼角滑落。

夏歌淡淡抬眸看了眼眼前的女子,隨後目光緩緩下移,看向了被夏唯一拉著手。

“放手!”

這兩個字並未什麼太大的情緒起伏,只是在夏歌話音剛落,夏唯一突然“啊”的一聲。

而夏歌被攥著的手也拉著扯了過去,做出一副推人的動作,隨著她的動作,夏唯一倒在了地上,而夏歌因為夏唯一這麼猛地一扯,再次坐倒在了地上。

看著身上漸漸被染紅的手術服,夏歌蒼白地勾了勾唇。

“外公?”

夏唯一倒在地上,淚水瞬間從眼眶溢位。

“一一。”

“一一。”

眾人急忙起身,從地上扶起了夏唯一。

就連跪在地上的王淑芳和林大魏也從地上站起來,狠狠地看向了坐在地上的夏歌。

姜銘城居高臨下地看著坐在地上並未起身的女子。

“林小姐,這天下相似之人多了,難道每一個都和我有血緣關係?還請林小姐記清楚,我和我妻子夏柔這輩子只有一個女兒,而夏家也有一個外孫女,那就是夏唯一,還望林小姐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們面前。”

夏老拄著柺杖站在原地,看著地上的女子,臉色沉了沉。

“他們真的是你的父母?”

最新章節
熱門排行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