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辛瀾陸湛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7章 情濃

“我就想要個人,你身邊那個叫辛瀾的女人。”陸三爺忽然開口,擲地有聲,可能刺激到了金主,他一頓,注意力沒再停留在我身上,轉身,逼人的視線緊盯陸三爺。

“兩次都對我提她,你和她之間有過什麼嗎?”

“當然,我不是說了,她夜夜都出現在我夢裡,割不割愛,一句話。”陸湛北故意回答的模稜兩可,我已經被嚇出了一身汗,他這是在把我往火坑推。

“她是人不是物品,沒法用來買賣,所以我做不了決定,你要有本事讓她點頭,我自然不會說什麼。”即便金主習慣性壓低了聲音,但我還是聽出了他話語間的不痛快。

“今晚就這樣,還有,管好你女人的嘴。”他隔著毯子掃了我一眼,半威脅的語氣,說完沒有繼續留在這裡。

等到他腳步聲走遠,我猛從床的另一側跳下來,瞪著他“你故意的!”

“我要不這麼說,剛剛你就該暴露了。”陸湛北聳肩,他事不關己的在沙發上坐下,兀自倒了杯酒,對著我譏笑著說,“嘖嘖,女人果然都是最沒良心的生物,幫了你還怪我。”

“你要真是想幫我,剛剛就不會故意那樣說,要金主對我跟你的關係有一點懷疑,我就完了。”

“有什麼完的,到我這裡來,絕對比你在他身邊過的更好。”陸湛北揚眉,笑的像個奸詐的狐狸,“況且,剛才他不是說了,只要你點頭,他屁話都不會放一個。”

“這話你信?”我對他裝傻的模樣恨得牙癢癢,卻又無可奈何。

無論是做陸湛北的女人,還是跟在金主身邊,都不是條好路子,我誰都得罪不起,但我和陸湛北根本不熟,自然不可能把我的後路賭壓在他身上,相比之下,我寧願守住我現在的。

我快速的穿好衣服,這次陸湛北沒攔我,出了包廂,我給瑤瑤打了個電話,她沒接,應該還在享受服務,我便沒去打斷她,給她發了條資訊就匆匆趕回了家裡。

金主比我速度更快,我進門就看到他已經坐在了沙發上,菸灰缸裡的菸頭已經堆滿了小半。

我心頭一跳,剛進門換好鞋,金主就朝我問,“去哪兒了?”

“去會所做保養了。”

“和誰一起?”

“和瑤瑤。”

“真的?”他聲音很低,伴隨著是一股濃重的菸草味席捲而來,不給我思索的機會,他掰過我的身體,強迫我跟他對視。

給我的感覺就像他在審犯人一樣,鋒利追究到底的眼神差點讓我以為他已經發現了在陸湛北包廂的女人是我,差點我就想招了。

結果下一刻,他卻忽然拽下了我的包裙,衣服都沒脫完,把我按在了客廳的桌上,沒任何前言直接撞進了我。

“啊——輕點,疼。”我知道估計是陸湛北的話刺激到他了,可他這樣的粗暴仍然讓我忍不住輕撥出聲,他掐的更用力,每一下都用盡力氣,幾乎將我撕裂。

我哭喊到最後,被他掐住了咽喉,所有的聲音都嗚咽在喉嚨裡,聽到他壓在我背後重重喘息的問,“辛瀾,你會不會背叛我?”

我被他掐的疼的開不了口,眼淚都憋在眼眶裡,我沒讓它留下來,我知道今晚他的怒火,我肯定得受著,能得到他的信任這坎,我就算過了,得不到他的信任,我的情婦生涯可能到此就玩完了。

我忍受著他的暴虐,嗚咽著一個勁的搖頭。

他扒了我的上衣,來的更猛,把我撞的整個客廳都聽得到啪啪啪的聲音,他那玩意又大又長,我可疼慘了,直到他把慾望在我身體裡釋放,我沒說一句求饒。

人衝動的時候,是什麼都聽不進去的,我說再多都沒用。

那一晚,金主拉著我,從桌上到落地窗前再到浴缸,就是不讓我躺床上,各種高難度的姿勢凌虐我。

動物世界裡雄性喜歡在自己的雌性身上留下屬於它的氣味一樣,金主每次興頭上來了,就對我又掐又咬,我承受了他一晚上的暴戾,鏡子裡看到我的身體,我自己都覺得不忍直視,渾身都是青紫的。

玩到最後,他沒力了,才抱著我到床上,澡都沒洗,直接睡覺。

我身上全是他弄出來的粘膩,我有潔癖,不擦乾淨怎麼都睡不著,等到他差不多睡過去了,偷偷從他懷裡鑽出來去衛生間衝乾淨。

全部弄完已經凌晨三點,我坐在床上,從床頭櫃裡抽了盒事後藥,水都沒喝,直接準備乾嚥,還沒遞到嘴邊,一隻手按住了我,我偏頭,看到金主不知道什麼時候睜了眼,已然在盯著我了。

“幹嘛?我吃藥。”

“你難道不知道這藥吃多了以後孩子都會懷不上?”金主皺著眉,把藥從我手裡扣出來扔到了地上。

如果您覺得《辛瀾陸湛北》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k/1625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