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莫名其妙壓主角

總是莫名其妙壓主角
書名:總是莫名其妙壓主角
類別:穿越重生
狀態:連載中
作者:一恍如夢
更新:2022-05-09 11:57:14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總是莫名其妙壓主角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穿越小說《總是莫名其妙壓主角》_完整目錄線上全文閱讀

液態慾望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裴閔很快就知道了一個道理,不能用言語挑釁刺激床上的男人,哪怕這個男人你覺得弱氣,因為你可能會被這個男人按在床上肏翻。

向南熱情猛烈的向裴閔證明了自己的能力,第二次,向南比第一次還要持久,裴閔已經被肏到射出的東西是夾雜著白色絮狀的透明液體了,他才饜足的射出了今天夜裡的第二次。

裴閔的嗓子因為過度的呻吟變得嘶啞,他本不是喜歡在床上發出聲音的人,卻被向南欺負的不得不呻吟求饒。

向南惡劣的用陰莖滑過前列腺的周圍,死活不肯插到前列腺給與裴閔最深的快感,感受過那樣震懾心魂的快感,這樣的摩擦只能算是隔靴搔癢。

裴閔起初忍著,後來實在是受不了了才啞著聲音讓向南弄前列腺,向南聽他哀求,才勉強插了插前列腺,給與他極致的快感。

之後裴閔才弄明白了向南的惡趣味,他要讓自己求著他插自己,真是個壞傢伙。裴閔本不打算讓向南如意,可是身體被情慾佔據,理智也被一次次猛插插壞,裴閔還是呻吟著求饒了。

“求你…………嗯啊…………,肏我…………,肏那裡……啊…………嗚啊……混蛋……臭小子…………不要…………嗚啊啊……呃…………”

連綿不斷的快感煎熬著裴閔,熬幹了他的體力,情潮侵蝕著他的身體,身體長時間的在情潮裡翻湧,讓他有些受不住了。讓他不得不動情的祈求,“快點…………求你…………不要再弄了…………”

他將頭側向一邊,盛放著炙熱情慾的眼睛半闔著,眼角掛著生理淚水,一臉的汗水和潮紅,嘴唇看起來有些乾燥,舌頭無力的含糊吐出音節。

裴閔此刻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情慾的味道,像是無力招架雄獸被欺負的很慘的雌獸,尖牙和利爪被妥善的收攏,不甘又有些心甘的被雄獸肏弄,明明已經如此可憐狼狽了,性慾高漲的雄獸還是一點都不憐惜,盡情的掠奪著。

直到向南滿足,才被放過,精液衝擊著腸道,被肏幹到麻木的穴肉只是抽搐顫抖著微微貼服在陰莖上。

裴閔無力的躺在床上感受著高潮的餘韻,胸肌被向南折騰的全是紅色的指痕,乳暈和乳頭都漲大了一圈,乳頭更是悽慘的被咬破了皮,紅到滴血的乳頭上帶著細小的傷口,偶爾有血液滲出,在血珠形成之前,向南一般都會熱情的將鮮血舔掉。

紅色的薄唇微張,粉紅色的舌尖輕佻的將乳尖的血液舔掉,捲進口腔,白皙的臉上帶著滿足慵懶的笑,眉眼之間是強橫濃烈的情慾,向南撩撥了一下被汗水濡溼垂額間的發,動作性感撩人,讓人聯想到了神秘傲慢的吸血鬼。

被舔舐腫大破皮的乳頭,刺痛感傳到大佬,裴閔也只是細細的低吟了幾聲,沒睜眼,靜靜的躺在床上平息情潮。

他的雙腿大張著,股間的風景展露在向南的眼底,臀下墊著的靠墊已經被各種各樣的液體濡溼了,深色的水痕讓人聯想到情事的熱烈。

肛口無力的外翻著,張著食指粗細的小洞,豔紅色的穴肉溼漉漉的收縮,偶爾能看見一些混雜著精液的腸液被穴肉擠出,黏糊的掛在肛口,像是沾著晨露開到豔麗的小花。

或許是因為姿勢的原因,向南射進的大部分精液都還留在裴閔的後穴裡,並沒有流出來。

向南打了個哈欠,做愛的疲憊加上生物鐘的固執提醒,讓他有點睏倦,可是還有一次呢。

向南光著身體遛著鳥,走到飲水機面前倒了一杯涼水,咕咚咕咚,灌了兩大杯,涼水從食道一路冷到胃,讓向南清醒了許多。

扭頭看看裴閔,還躺在床上一副混沌的模樣,向南也不知該感嘆自己太厲害,還是裴閔的體力太垃圾。

如果是裴閔能說話的話,他一定會說,不是自己太弱雞,只怪敵人太強大。向南第一次搞了將近五十分鐘,第二次直接延長了一倍,一直在強烈快感裡浮沉,壯漢也遭不住呀。

向南倒了一杯涼水,正準備走向裴閔,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仰頭將水杯裡的水喝盡了,又跑到櫃子裡翻找了一會兒,總算是找到了一罐塵封已久的蜂蜜,向南不太喜歡吃甜食,所以這罐蜂蜜得以保留。

挖了一大勺橙黃透明的蜂蜜放進杯子,似乎覺得不夠,又挖了兩勺蜂蜜,溫水衝開蜂蜜,用勺子攪開。

湊到水杯面前聞了聞,好大一股蜂蜜的甜香,就是好像甜過頭了。

蜜糖他既然都叫裴mi了,那他應該不討厭吃甜食吧。向南愉快的想。

噠噠噠的拿著蜂蜜水跑到床邊準備餵給裴閔,這可是渣狗向南為數不多的做人時刻。

裴閔依舊是一副混沌昏沉的樣子,向南拍了拍他的臉,他也依舊沒反應。

那就只好……用嘴餵了,向南還有點小興奮呢。

喝了一口蜂蜜水,嗯,確實是甜過頭了,將嘴裡的蜂蜜水渡到裴閔的嘴裡。

裴閔感受到向南的唇,下意識的鬆開了唇瓣和齒關,任由向南闖入。甜滋滋的蜂蜜水被喂到嘴裡,裴閔下意識的吞嚥著,他也確實是有些口渴缺水。

向南的蜂蜜水喂完了之後,裴閔還下意識的搜刮著向南口腔裡的水分,熱情渴求的勾纏向南的舌頭。

向南將頭微微抬起,那渴水的舌頭還伸出口腔,追尋著水源,深粉色的舌尖裹著溼潤在空中探索勾動著,色情滿分。

雖然蜂蜜水的甜的過分,但是裴閔出乎意料的熱情呢,索吻熱情的不得了,這種渡喂向南樂此不彼。偶爾他還會含著水將唇貼在裴閔的唇上靜止不動,任由裴閔熱情的伸出舌頭渴求的舔舐探索唇瓣。

這樣的互動很快裴閔就回神了,即使回神了,他也是被動的躺在床上配合的和向南玩渡水的小遊戲。

口腔裡甜味濃重的發膩,但裴閔很喜歡這樣的甜蜜,兩人甜甜的互動著喝完了一整杯水。

裴閔現在渾身都在發軟,哪怕輕輕地一個觸碰都能讓他的身體細細的戰慄,表情疲憊,眉眼間全是情慾的味道,性感和風情從眼角眉梢中流露出來。

他的聲音像是在磨砂紙上摩擦發出的聲音,很低帶著極重的顆粒感,“別咬了,去洗澡準備休息了。”

手放在向南的頭上,此時向南正在埋頭舔咬吮吸著腫大的乳頭,唾液沾上傷口帶來的刺痛感混雜著酥麻的癢意侵襲著他的每一根神經,企圖勾起下一次情潮。

“再來一次好不好。”向南自然是能感覺到裴閔的疲憊的,但他不能放他去休息,為了讓裴閔不那麼抗拒,向南的聲音一再放軟幾乎就是在撒嬌。

裴閔怔鬆了片刻,右手下意識的去摸索向南胯部的陰莖,那大傢伙現在硬挺著有些蠢蠢欲動。

灼燙的溫度透過肌膚,由神經傳導,蔓延至心臟,裴閔想,那些東西也太補了吧,搞的這個傢伙這麼興奮。以後決不能再讓他吃這些東西了,也太折騰人了。

裴閔本該拒絕的,可身上的向南實在是太纏人了,難以想象一個二十五歲的男人竟然深諳撒嬌此道。裴閔本是軟硬不吃,到了向南這裡便是吃軟不吃硬,如今向南這麼軟,他便招架不住了。

像是疲憊的應付哺乳期幼崽的母獸,明明身體已經到達了極限,精神也很疲憊了,卻還是幼崽一聲嬌喚就奉上乳頭,獻祭出自己。

“最後一次,不許故意拉長射精時間,明天還要早起呢。”裴閔疲憊的說。是的,他作為一個犯人,白天要做事,晚上也要做事,日夜不休的運動,長此以往,搞不好身體要被掏空。

向南快樂的將陰莖插進了外翻的後穴,興奮的運動起來,將裴閔折騰的身上每一塊肌肉都在顫抖,“嗯嗯,好的。實在受不了,你就睡吧,我一個人能行。”

幹穴嘛,也不一定底下人的要醒著,睡著了也可以幹嘛。

裴閔目前還算清醒,他覺得向南這算是屁話,任誰被這麼頂撞著會睡得著,若真是閉眼了,怕不是睡著了,是昏過去了吧。

向南扶著裴閔的腿幹了將近二十分鐘的樣子,突然他的頂撞慢了一些,動作緩慢,表情帶著一點點的疑惑。

裴閔斷斷續續的低吟著,察覺到向南的動作緩了下來,他疲憊的睜開眼睛,眼裡帶著疑惑,語氣疲乏的彷彿下一秒就能睡過去,“怎麼了?”

向南晃晃腦袋,像是正在美滋滋的吃著獵物,卻被獵物突然詐屍踢了一腳的大貓,有點茫然和疑惑,“我……有點想尿。”

裴閔的瞳孔猛地一縮,表情地震,差點從床上彈起來,語氣又急又驚與之前的有氣無力判若兩人,“快,快抽出去。”

他掙扎著,腰肢拼命的扭動,想要掙脫向南的禁錮,掙扎幅度之大,向南都擔心他會再次弄傷左腿。

向南俯身壓在裴閔身上,一隻手小心的壓住裴閔的左腿,以免他亂動,“別急,萬一又把腿弄傷了這麼辦。”

裴閔眼裡流露出幾分驚惶來,在性愛的場合,向南突如其來的尿意,讓他陷入了噩夢之中,彷彿又回到了那一天。他實在是不能接受,自己被射尿。如果真的被射進尿液,那他和肉便器有什麼區別。

“抽出去,快點。”裴閔用力的攥著向南的手,手上青筋暴起,掌心裡全是熱汗,甚至他眼裡流露出祈求,“求你。”

向南還是很能理解裴閔的,畢竟作為炮友,誰會願意對方在自己身體裡射尿呢,他也想快點將陰莖抽出,只不過遇到了一點小問題。

“你放心,我暫時還忍得住,你放鬆一點,夾的太緊了,我抽不出來。”因為太過緊張的關係,裴閔的後穴吸夾的很緊,括約肌緊緊的箍著陰莖根部,向南試了試,抽不出來。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