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寵妻纏不休

陸少寵妻纏不休
書名:陸少寵妻纏不休
類別:豪門總裁
狀態:已完結
作者:匿名
更新:2022-07-12 10:55:49
線上閱讀
微信閱讀
簡介

提供陸少寵妻纏不休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一次意外,蘇黎撞上一個神秘男人。 對方姓名不詳,職業不詳,婚配不詳。 什麼?再相遇,竟然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更是鼎鼎有名人氣男神陸宴北? 說好要當陌路人的,可現在,這個天天纏著她不放,要她給孩子當媽的男人又是誰?

液態慾望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高起擦完了他的槍,然後他開始一遍遍的拆槍,裝槍,然後空膛擊發,在聽到咔的一聲後,就再次把槍拆開再裝上。

對異能的探索很重要,但那是以後的事了,現在,最重要的是高起能夠熟悉自己要使用的武器和工具。

步槍的瞄準鏡還沒有裝,因為瞄準鏡需要除錯校正,在校正射擊之前,瞄準鏡還不如機械瞄具好用,但現在手槍已經可以用了,所以高起把手槍彈匣填滿子彈後,把手槍掛在了腰上,然後用衣服蓋住了槍套。

王梓豪是個話少的人,除了告訴高起該怎麼做之外,他一句多餘的話都沒有,但是現在王梓豪突然道:“把手槍放在外面亮出來,別用衣服蓋著,出槍慢。”

這是王梓豪主動對高起說的第一句話,高起愣了一下,但他還是解開了槍套,然後用專門的一條腰帶把槍套系在了衣服外面。

這樣帶槍不好看,但拔槍確實快,只不過槍套是牛皮的,想要拔槍需要開啟蓋子,再把手槍拔出來,總的來說速度快了些但也有限。

王梓豪盯著高起的槍套看了很久之後,卻是一言不發的起身推門就走。

高起愕然,他覺得和王梓豪實在是沒辦法溝通,讓他都不知道該用什麼姿態來面對王梓豪。

王梓豪很快又回來了,他手上拿著一串東西,直接放在了桌子上後,低聲道:“用這個。”

那是一整套的快拔槍套,一條棕色的尼龍腰帶,尼龍腰帶上有個快拔槍套,三個放彈匣的皮套。

高起很詫異,他沒想到王梓豪會送他槍套。

“給我的?”

王梓豪一臉平靜的道:“試試。”

把手槍拔出來,放進快拔槍套後整個槍柄都露出了出來,而彈匣插進彈匣袋之後也露出了少半截,只是一上手就能發現這槍套確實出槍快,而且是快了很多。

“謝謝。”

“不用謝,這本來就是護衛隊長的裝備,他死了,自然就是你的。”

說完後,王梓豪看了看手錶,道:“七點了,現在可以去清點武器了嗎?”

“哦,好,好的。”

王梓豪是那種做事很認真的人,和這樣的人打交道,說多了也沒什麼用,公事公辦就好。

走出房門,高起立刻把披在身上的大衣裹緊了一些,現在氣溫可能在零下,因為高起看到屋簷上都掛了冰柱。

“這鬼天氣……”

高起忍不住罵了一句,而王梓豪在停了一下後,轉身很認真的對他道:“這天氣要出事的。”

“出什麼事?”

王梓豪嘆了口氣,他終於顯得有些惱火,然後他一臉不解的道:“如果你上頭有人,怎麼會把你分到這裡來?”

高起很不好意思的攤了攤手,然後他苦笑著道:“這個說起來挺複雜的,可我這不是副隊長嘛,誰知道那位隊長就這樣突然沒了呢,王場長,您有話其實可以跟我直說的,需要我幹什麼,您直接告訴我就好。”

王梓豪吸了口氣,然後他指向了圍牆,道:“現在是夏天,夏天不該這麼冷的,誰都知道這情況不對,搞不好就是第三次大災變來了,而我們這裡是附近所有荒民眼裡的肥肉,明白嗎?”

“這個我明白,您是說荒民有可能會攻擊我們?”

王梓豪一臉無奈的道:“這還不夠明顯嗎?現在正是玉米結穗的時候,這場凍災一來,荒民的莊稼全凍死了,要絕產的!”

高起明白了,他不笨,他只是沒把寒潮和莊稼絕產聯絡起來,這是他見識上的短缺,但王梓豪說了荒民的莊稼要絕產,那他自然就會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荒民不會等到餓肚子的時候再去搶糧食,憂患意識不是城裡人的專利。

“我們的農場存糧多嗎?”

“我們的存糧不多,但我們的子彈多,而有了子彈就有了糧食。”

“明白了,全明白了。”

嘆了口氣,然後高起一臉艱難的道:“我們先清點彈藥庫吧。”

彈藥庫是個小挺大的屋子,裡面堆滿了彈藥箱,還有一個槍架,槍架上擺滿了步槍。

進到彈藥庫,王梓豪沉聲道:“這裡有5.8毫米子彈四萬五千發,毫米子彈三萬發,12.7毫米機槍彈兩萬六千發,。”

每報個數,王梓豪就會用手點著彈藥箱清點一遍數量,把子彈清點完了之後,他指著槍架道:“這裡有95步槍四十把,56半自動步槍十四把,95班用機槍四挺,81式輕機槍三挺,外面的機槍陣地上有兩挺85式重機槍,有四把56半自動步槍在這次護衛隊出去打獵的時候遺失了,還有五把二型大口徑步槍,槍就是這些了。”

槍比人多很正常,因為每個農場都是人數浮動的,只能槍等人而不能人等槍。

另外就是槍的種類也多,因為用途不一樣,就好像槍架上的二型步槍,這種槍塊頭特別大,重量高達十二公斤,發射12.7毫米機槍彈,彈匣容量五發,槍上沒有瞄準鏡,就連安裝瞄準鏡的導軌都沒有,因為這槍不是狙擊步槍,也不是專門的反器材步槍,這是在異獸戰爭中朝夕城自行設計的,針對三百米以內的大型目標,基本上和二戰的反坦克槍一個技術水平,製作的很粗糙,但是非常有效。

在任何一個農場都得有二型步槍,這槍雖然已經被城市淘汰,但是在城外的農場裡,工人們出去幹活兒時必須帶上一兩把,就是擔心有大型異獸突然出現。

除了槍還有手榴彈。

彈藥庫裡手榴彈數量不少,現在還有五箱,每箱三十個,也就是現在還有一百五十個手榴彈,不過手榴彈原來有十箱的,那些護衛隊員沒事兒幹,拿著手榴彈去附近的河裡炸魚用了整一半。

不過這些手榴彈竟然都是老掉牙的木柄手榴彈,也不知道一百五十個手榴彈裡有多少個還能正常起爆。

王梓豪一一向高起核對了彈藥的數量,當然,只要數箱子就行,子彈這種東西挨個數一遍肯定不不可能。

槍支彈藥手榴彈都常見,高起肯定認識,不過他看到有個箱子裡全是綠色彎曲的扁盒子,看樣子完全不認識時,他隨手從箱子裡拿起了一個,發現盒子上還寫著此面向敵四個字。

“這是什麼?”

“定向雷,還有一百個,我覺得以現在的情況來說,咱們最好把這些定向雷佈置到外面了。”

定向雷是高起不熟悉的武器,他很好奇的道:“這個怎麼用?”

王梓豪再次露出了無奈的表情,然後他揮手道:“簡單,此面向敵那一面對著迎敵面,就放在地上隱藏一下,看見有人拉弦兒就行。”

“哦哦,就是地雷吧?”

“這不是地雷,這是定向雷!”

“好的,我們現在就去埋雷嗎?”

王梓豪一臉不耐的道:“你是護衛隊副隊長,如果上面不派新的護衛隊長,那你就是隊長,怎麼使用這些武器是你的職責,所以我只是建議,具體怎麼做你來決定。”

“王場長,我就是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其實我被派到這裡來呢……算了,我就直說吧,現在您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我決定是對咱們的生命不負責,既然你瞭解這裡的情況,那該怎麼做您直說就好,咱們別非要做出一副職權分明的樣子來好不好?”

高起有些生氣的,他是個學生,他不懂外面的世界,這些他知道也承認,如果王梓豪一直這副公事公辦,卻也是各盡其責的姿態是要誤事兒的,所以他這次口氣很硬,也很不客氣。

王梓豪很詫異,他驚訝的道:“你是大學生?大學生畢業了分配到拓荒團?你開玩笑吧,大學生這麼不值錢了嗎?”

“呃,文科生。”

“文科生也不應該啊,文科生也是城市花了這麼多年培養出來的,怎麼也不可能剛畢業就分到城外農場送死吧?”

說到這裡,王梓豪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哦,我明白了,!”

高起還不明白呢,他一臉懵逼的道:“你明白什麼了?”

“你肯定是得罪了什麼人吧?”

“沒有啊,我就是一個學生,我誰也沒惹過啊。”

王梓豪笑了笑,然後他一副瞭然的表情道:“行了,我明白了,我明白怎麼回事兒了,走吧,我們先去步雷。”

高起還是一臉懵的道:“你明白什麼了?”

王梓豪吁了口氣,他滿是感慨的道:“我原來是外城十二農場的場長,為什麼我被髮配到這兒來,就因為我帶著工人要求提待遇了唄,我們辛辛苦苦的工作,累的半死,結果一天的口糧才和你們學生一樣了,這怎麼行呢?”

高起茫然道:“那就是你鬧事兒了,可我沒有鬧事啊,我就是天天讀書上課,其他的什麼都沒幹過啊。”

王梓豪聳肩道:“那你就是跟錯人了唄?”

“跟錯人?沒有啊……等等,我靠!”

高起雙手重重一拍,一臉恍然道:“我明白了,怪不得啊!”

現在高起明白了一些事,比如蘇教授為什麼會被突然被解除職務,為什麼他和蘇教授最後見面的時候,兩人的對話有些牛頭不對馬嘴的感覺,為什麼蘇教授要給他上最後一課,也明白為什麼蘇教授看他的時候好像有些內疚了,合著他是受了蘇教授的牽連啊。

為什麼這一界的文科生全部被分配到城外的原因,高起可算是明白了。

這次是王梓豪一臉好奇的道:“你明白什麼了?”

高起搖了搖頭,道:“沒什麼,我們還是去埋雷好了。”

王梓豪伸手拿起了兩個定向雷,高起也拿了兩個,然後他們兩人走出彈藥庫的房門時,王梓豪突然道:“別管什麼,反正你明白就好,這是彈藥庫的鑰匙,以後就歸你掌管了,你來上鎖吧。”

高起苦著臉點了點頭,然後就在他接過了彈藥庫的鑰匙時,卻突然聽到有人大喊道:“有人,有人過來了。”

王梓豪臉色大變,他立刻看向了最高的哨塔並大聲道:“多少人?”

“得有幾十個人!”

愣了片刻之後,王梓豪突然大喊道:“荒民來了,荒民來了!”

扯著嗓子喊了兩聲後,王梓豪扭頭對著高起一臉惶急的道:“絕對不能讓荒民打進來,否則咱們就全完了!快,快上機槍陣地!”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