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雲少的嬌妻又逃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423章 還有我呢

姜芸是特意的,即使是被人說耍大牌沒情商,她也還是沒有再讓別人來。

陸擎燁和孟廉是或多或少的知情者,但姜芸也沒有當著他們的面說什麼,只是細心地給單怡夾了一堆菜和ròu。

“該吃吃該喝喝,遇事別忘心裡擱。

天大的事,吃完再說。”姜芸這樣勸道。

等到飯吃完,一出門姜芸就看到了樟助理的臉。

那女人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也不知道是不是捱了罵,但看到姜芸還是擠出了一個笑容來:“小芸姐,之前是我的錯,您別放在心上,我以後一定改。”姜芸沒搭理她,只是挽著單怡往外走。

陸擎燁和孟廉也默默地跟在後面,沒人搭理她。

上了車,讓李婷坐在前排,姜芸就拉起了隔音板。

單怡看了她半晌,才苦笑出來:“她臨時給我安排了,和兩個公司的合作方領導吃飯。”“今天晚上都回不來的那種?”姜芸問的直白,單怡卻沒有生氣。

她知道姜芸在生什麼氣,也知道姜芸想幫她,可是這件事,她幫不了自己。

“小芸姐,”單怡有些無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我幫你,把他們甩了,違約金我借你,以後你還想演戲就籤星輝,星輝不怕他們的。”“不行的,”單怡的情緒很平靜,她好像,已經想清楚了一切。

“小芸姐,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也不是拿了違約金,我就能走的事,”單怡捂著臉,淡妝的粉底都遮不住她蒼白的臉色,“他們的手段太多了,我只見過幾個,就覺得心驚膽戰。

這會連累到你。”“我有底氣,”姜芸堅決道。

單怡楞了一下,半晌,看著姜芸笑了。

就像是她第一次見到單怡的時候,有時候人很奇怪的,為了一個真誠的笑容,就是能做很多。

一切盡在不言中,姜芸也累了。

回到酒店,姜芸一直把單怡送到了房門口,然後才回自己的房間。

可是,姜芸在看到拐角處的某個身影時,還是氣憤地喊出了聲。

什麼遇事別往心裡擱,怎麼可能不擱?“雲城睿你到底想幹嘛!”雲城睿出來了,雲城睿走過來了,雲城睿看著姜芸,嘆了口氣:“抱歉,沒想讓你看到我。”“我已經看到你不下三次了,”姜芸面無表情,忽然覺得這個位置這個距離有些危險。

“花你喜歡麼?”雲城睿換了個話題,不再討論自己為什麼,以及為什麼要頻繁地出現在這裡。

“你是跟蹤狂麼?還是在裝痴漢。”“花是我親手chā的,你喜歡麼?”雲城睿繼續重複。

姜芸看著他那張看似沒有什麼表情,眼睛裡卻滿是戲謔的樣子,頓時zhà開了:“你有病吧!”掩飾不住的關了一隻小鹿般瘋狂噗噗跳動的心臟,姜芸背對著房門一把推開了它。

脫了戲服,姜芸洗了澡就換了睡裙,又躺在床上隨手刷起了微博。

說是刷微博,其實她也沒在看上面有什麼東西,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一邊想著最近發生的這些事。

雲城睿要做什麼,就隨他的便吧,管他呢。

姜芸實在理不清自己的想法,雲城睿這樣的態度,其實是有些打動她的,可是以前發生的事太多,雲城睿這樣的身份,未來要發生什麼誰能想得清楚?她只想守著錦辰和小番茄一個人過,拍拍戲,旅旅遊,或者在家裡宅著追劇打遊戲,哪個不比談戀愛好玩兒呢?快要休息的時候,忽然彈出來的一條郵箱提醒吸引了姜芸的注意力。

她的聯絡方式常用的也就是微信,私人郵箱是沒幾個人知道的。

不會是廣告吧?姜芸這樣想著。

可是,一點開那條彈窗,姜芸就愣住了。

“小芸姐,謝謝你,真的。

你讓我覺得,就算髮生過那麼多噁心的事情,也還是有很多很好的人和事。

我的死到最後大概也只會不明不白的吧?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這封郵件。

真的很痛苦,對於我來說,這樣的生活,我已經受夠了,所以死亡對於我來說,要被稱之為解脫才對。

我已經沒有什麼能信得過的朋友了,他們也幫不了我,所以,就讓他們以為我是抑鬱症或者是其他的什麼東西吧。

讓你承擔了這樣大的心理壓力,真的很抱歉,我知道這一定會讓你很困擾。

但是,你不怕他們的,對麼?所以,小芸姐,請我的家人,爸爸媽媽大概會很難過,但我還是希望他們能好好的活下去。

我本想清清白白的來,清清白白的走,可是後者已經做不到了。

我的死,大概也不會改變什麼,我也沒想改變什麼,可能是我太自私也太懦弱了。

我還是選擇了走這條路,至少,這能讓我不再忍受那些痛苦。

再見啦,未來你也要好好的!”這封郵件不長,幾秒鐘的時間就足夠姜芸看個大概,但她也心驚到了極致。

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呢?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明明都已經決定了,要想辦法幫她,幫她擺脫那些痛苦了。

明明都已經想好了的,這樣的突然,姜芸幾乎要站不穩,徹底脫力了。

她知道現在最應該做的是什麼,也知道現在應該要去哪裡,可是喉嚨就是哽住了說不出話來,腳就是僵住了,怎麼都邁不出步子。

半晌,姜芸終於再次把手機螢幕點亮。

沒有等警察到酒店,姜芸直接推開門衝了出去,卻正好撞在雲城睿的懷裡。

雲城睿竟然還在門外,這都過了幾個小時了。

顧不上詫異,姜芸推開她就往前走。

“你要去哪裡?”察覺到姜芸的異樣,雲城睿並沒有攔著她,只是把自己的外套裹在了姜芸出來的太匆忙,還沒有來得及換掉的睡裙外,“發生什麼了?”姜芸用力揉了揉臉,直接往一邊單怡的房間走去。

大力的敲門並沒有回應,姜芸知道,沒有回應才是對的。姜芸不知道單怡的助理在哪裡,哪個女人本來就是用來監視她的,此時此刻,在不在也無所謂了。

“找人過來,開門,”姜芸繼續拍著門,也顧不上自己不打算跟雲城睿講話的那一點點固執,而是向雲城睿求助了。

救護車又打了電話過來確認地址,姜芸強忍著喉嚨裡那不斷痙攣的感覺冷靜地描述。

“是,影視基地附近的,b棟上樓就看到了,我現在在門外,酒店的工作人員應該會幫我開門。”“不清楚她做了什麼,我沒聞到味道,酒店房間很大,應該不是燒炭。”“我知道我在做什麼,需要的費用我都會結清的,我還報警了,我也沒有在開玩笑。”“好,麻煩你們快一點。”姜芸有些語無lún次,事實上,僅僅是那麼一封郵件,根本不足以讓她判斷清楚,單怡究竟做了什麼。

人想要自殺,有什麼方式呢?跳樓,燒炭,割腕,安眠yào,可能xìng太多了,但實際上也沒多少。

郵件顯然是定時傳送的,也就是說,在她和單怡分開的這兩個小時,單怡做了什麼樣的準備都是有可能的。

她不知道開啟這扇門的時候單怡是什麼樣的狀態,至少,要開啟這扇門。

這是阻礙,是,一點一點剝奪單怡活下來希望的最後的阻礙。

想要開啟酒店的某道房門並不容易,可畢竟住在這個房間的人是個女明星,要求開啟房門的姜芸也是個女明星,這樣的身份加持可以讓服務人員相信,姜芸說的話絕不是開玩笑。

但最重要的原因其實還是,這家酒店冠著雲城睿的名字。

雲城睿剛才按了服務鈴以後,服務生就趕緊跟著他衝了過來,只是她沒有許可權直接拿走房卡,還得等主管授權。

於是,直到服務生也無奈焦急地在房門口等了幾分鐘以後,拿著房卡的另一個服務生和主管才到了。

“雲總,”那主管滿頭是汗,顧不得跟雲城睿搭話,打了個招呼就打開了房門。

跟著姜芸進了房間的只有雲城睿和那位酒店主管,另外兩個服務生,姜芸直接以等救護車到的名義攔住了她們。

誰也不知道單怡現在是什麼狀態,即使她衣冠不整的可能xìng不高,姜芸也還是想要保護她的隱私,讓她不至於在這樣的關頭,變得沒那麼體面。

房間說大不大,其實也就是一個客廳一個臥室,還有一個能泡澡的豪華寬敞的大浴室。

一進門,姜芸就感覺到了氤氳著的水汽,並不明顯,只是在倉惶之中,帶著直覺的敏銳。

浴室在臥室裡,姜芸一走進去,就看到從浴室門口投shè出來的燈光。

酒店的裝飾堪稱豪華,浴室裡也帶著一股子不鑲嵌亮晶晶的石頭設計師就活不下去的感覺。

姜芸僵著步子走了進去,正看到單怡穿著戲服,靜靜地躺在浴缸裡。

還有,觸目的紅色。

如果您覺得《雲少的嬌妻又逃了》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60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