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朕的愛妃只想吃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7章 第 7 章

 彼時燕姝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咬死這丫死變態!

 連皇帝的妃子都敢偷窺,甚至還直接到屋裡來了,如此膽大包天的淫賊,必須得狠狠治治!

 她使出吃奶的力氣全神貫注毫不嘴軟,直到對方終於受不了,壓低聲開口,“是朕。”

 ……咦?

 這聲音……怎麼有點熟?

 好像才在哪裡聽過。

 她一愣,抬眼往上去尋對方的臉。

 此時房中沒有燈光,好在月色還不錯,待到勉強辨認出那副輪廓,徹底愣住。

 宇文瀾得以解脫,忙把手從她嘴裡拽出來。

 下一秒,卻聽外頭響起忍冬的聲音,“主子?您沒事吧?”

 燕姝迅速回神,忙道,“沒事沒事,我下床喝點水,你不用進來。”

 忍冬唔了一聲,便又回到去睡覺了。

 燕姝繼續震驚的看著面前高大的男人,結結巴巴的問道,“陛陛陛下,您您怎麼來了?”

 宇文瀾已經編好了藉口,面不改色道,“朕來看看你。”

 燕姝滿頭問號,“為為為什麼要來看臣妾?”

 宇文瀾故意試探,“朕為什麼來,你不知道?”

 燕姝懵逼的搖頭,“不不不不知道啊。”

 【老天爺這又是玩兒的什麼路數?夢遊?】

 宇文瀾,“……”

 暫時聽不出什麼異常,只好又面不改色的撒謊,“喜歡你。”

 “什麼???”

 燕姝猶如遭了雷劈,【不能人事也可以喜歡女人?】

 宇文瀾眉心一跳,眼看就要惱怒。

 系統,【他只是不能人事,又不是斷袖,為什麼不能喜歡女人?】

 燕姝,【……這樣嗎?】

 系統,【沒錯,人家本來就有缺陷了,不能歧視人家。】

 燕姝,【……真是對不住啊皇帝,你已經這麼可憐了,我不該歧視你,抱歉抱歉。】

 宇文瀾,“……”

 這又唱的哪一齣?

 緊接著,又聽她在心間嘀咕,【可他為什麼喜歡我?這種鐵血帝王不是該喜歡那種傾國傾城風情萬種的大美人嗎?雖然我自認長得還不錯,但也還算不上禍國妖姬紅顏禍水型的吧……】

 宇文瀾,“……”

 這樣的時刻,她怎麼還能琢磨這麼多亂七八糟?

 他忍不住道,“怎麼?朕喜歡你,你還不高興?”

 燕姝心道沒錯啊,難道被你喜歡是件好事嗎?一不留神就會成為全後宮的箭靶子。

 嘴上卻只能恭敬道,“臣妾不敢,臣妾惶恐。”

 宇文瀾輕哼一聲,“你是膽大包天。”

 全後宮的女人都巴不得他能多看她們一眼,也就只有她嫌棄自己。

 燕姝縮了縮腦袋,壯著膽子道,“臣妾不明白,陛下為何如此出現?”

 宇文瀾隨口扯謊,“已經下鑰了,朕不想驚動別人。”

 宮中規矩嚴苛,每晚亥正宮門準時下鑰,不可隨意走動。就算皇帝想到後宮來,也得傳專門拿鑰匙的太監開門才是。

 這個理由倒還有些可信度,燕姝沒再多問,只是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趕忙問道,“臣妾方才不知是陛下,陛下的手……沒事吧?”

 宇文瀾沉著眉眼,“疼。”

 燕姝嚇了一跳,趕緊取出帳子裡床燈檢視,只見他手上已經腫了一塊,且已經流出血來。

 嘖,她方才可是下了狠勁咬的。

 她嚇的立時跪地求饒,“臣妾不不不知道是陛下,萬望陛下恕恕恕罪。要不臣妾給您傳御醫吧?”

 宇文瀾沉臉道,“御醫來後你會落下什麼罪名?”

 燕姝一頓。

 可不是麼,咬傷皇帝可是死罪,御醫來了她不就自投羅網了?

 嘖,也真是倒黴!誰好端端的半夜偷窺還進人房間,莫不是個變態哦!

 宇文瀾,“???”

 雖然不知這個“變態”是何意,但隱約猜到不是什麼好詞。

 又聽她道,“臣妾不是故意要咬您的,臣妾以為是淫賊……”

 “……”

 這著實不是個好聽的詞,他只能道,“罷了,朕回去自己包紮就是。”

 語罷便轉身往外走。

 燕姝趕緊行禮,“恭,恭送陛下。”

 宇文瀾頓足回頭看她,“不要聲張。”

 燕姝忙閉嘴使勁點頭。

 ~~

 一路回到乾明宮的寢殿,宇文瀾躺在龍床上,這才察覺手上的傷口疼的不輕。

 於是起身喚道,“來人。”

 富海應聲而至,沒等說話,先瞥見了他手上的傷口,一下瞪大了眼,“陛下……”

 宇文瀾抬手止住,只道,“拿金創藥來。”

 富海只得應是,忙去取了藥回來,一路誰也沒敢驚動。

 上等的金創藥塗在傷處,冰涼之中帶著些許灼痛感,宇文瀾微凝著眉忍耐,心裡忍不住回想方才。

 然後越想越覺得莫名其妙——

 他今晩過去又幹了些什麼?

 有用的沒查探到,反而落下一個傷口。

 那丫頭身子柔軟,嘴上倒挺有勁。

 是吃的嗎?

 正胡思亂想間,卻忽然聽見正給他包紮的富海在心底琢磨,【哎呦喂,陛下這傷口怎麼像是人咬的?瞧這這小牙印,莫非還是女的???我去,陛下剛才幹啥去了……】

 “嘴嚴實些。”他沉聲道。

 富海一愣,忙應是。

 待包紮完畢,他揮手叫人退下。

 重又躺在床上,卻還是沒有睡意,他忍不住又琢磨起來。

 從今夜的反應來看,那丫頭膽子不大,可見並非細作之類。

 可他想要的答案,還是沒有找到。

 ~~

 次日一早,周貴妃才洗漱上好妝,早飯都沒來得及吃,卻見安嬪領著王昭儀前來拜見。

 待聽完二人稟報之事,周貴妃驚訝又懷疑,“太后前日召見李美人?陛下也在?本宮怎麼沒聽說?”

 王昭儀一口咬定道,“顰妾豈敢騙您?是太后下了懿旨不叫外傳此事,若非顰妾的宮女翠煙從慈安宮的同鄉處打聽得知,連顰妾也不知道呢。”

 周貴妃一頓,“太后居然連我也瞞著?”

 卻聽安嬪道,“聽說陛下同李美人說了好幾句話,還特地關問其父之職,這在後宮只怕是獨一份兒的……太后大抵也是袒護之意。”

 周貴妃怒火中燒,那可是她的親姑母,居然袒護一個聽都沒聽過的外人?

 王昭儀又道,“就是說了,這李燕姝不知是使了什麼法子,居然算的這麼準,直接見到了陛下,運氣未免有些太好了吧。”

 周貴妃聞言,酸火又躥高一截。

 她依仗著與太后的關係,幾乎天天去慈安宮報到,三年來竟也沒能碰見皇帝幾次,就算偶爾碰見了,皇帝除了“免禮”,半句旁的都沒同她說過。

 那個李燕姝憑什麼!

 她咬牙道,“李燕姝是哪個?本宮平素竟沒注意過!”

 安嬪道,“顰妾平素也沒注意過,是不是那日送歲宴上與張才人同桌的那個?”

 王昭儀忙點頭,“就是她,那日她還特意弄掉了湯匙,惹得眾人都看她。”

 周貴妃冷笑道,“怪道,也是個愛弄心機的!”

 安嬪咳了咳,“這些窮鄉僻壤出來的,自然想盡辦法要出人頭地。”

 說著又囑咐王昭儀,“你離她不遠,這陣子多留意些,有什麼動靜記得來稟報貴妃。”

 王昭儀忙應是,“顰妾明白。”

 周貴妃又看向安嬪,“這樣的人,不能叫她好過。”

 安嬪忙也應是。

 ~~

 昨夜擔驚受怕了一夜,燕姝起的有點遲。

 她頂著兩個黑眼圈,滿腦子都是昨夜咬傷皇帝的事,心道也不知皇帝氣消了沒?傷口有沒有叫人發現?

 忍冬正伺候她梳頭,卻見小宮女蓮心跑來稟報,“主子,今早奴婢去內務局領胭脂水粉和珍珠霜,他們卻說給完了沒有存貨,可是後來王昭儀的人都領到了。”

 話音落下,忍冬一頓,難道是別人知道了前日慈安宮的事,來報復了?

 燕姝自然也明白。

 不過此時她面臨更大的難題——只要不是皇帝報復她就好。

 “不礙事,沒有胭脂就不用了,反正也不用出去見人,用我們自己做的梨花香膏就好。”

 蓮心應是,乖乖去取梨花香膏了。

 這梨花香膏是燕姝與宮女們用春天的梨花,佐以各種中草藥製成,純天然無公害,很是滋潤面板,反正她面板白,不擦粉反而自然些。

 忍冬卻有些不平,“她們怎麼這樣?陛下不過跟您說了句話而已,就連胭脂水粉都不給了!您可是陛下的妃子啊,陛下跟你說話,難道有什麼不對?”

 燕姝心想,哪是“說了句話”那麼簡單?

 昨晚她都把皇帝給咬了。

 皇帝還說喜歡她。

 嘖嘖,這要叫那幫人知道,還不得氣死!

 恰在此時,卻聽門外傳來一聲通傳,“王昭儀來了。”

 與此同時,系統叮的一聲,【Bingo!被氣死的來了,做好準備老鐵。】

 燕姝,“……”

如果您覺得《朕的愛妃只想吃瓜》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1794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