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總追妻有點甜

凌總追妻有點甜
書名:凌總追妻有點甜
同名小說:蘇熙凌久澤
類別:其它小說
狀態:連載中
主角: 蘇熙 凌久澤
更新:2022-05-11 08:37:55

線上閱讀

注意:由於同一本小說可能有多個標題,如若發現當前頁面章節不全,可以點選頁面上的同名小說閱讀最新章節

簡介

提供凌總追妻有點甜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蘇熙和凌久澤結婚三年,從未謀面,極少人知。晚上,蘇熙是總裁夫人,躺在凌久澤的別墅裡,擼著凌久澤的狗,躺著他親手設計訂製的沙發。而到了白天,她是他請的家教,拿著他的工資,要看他的臉色,被他奴役。然而他可以給她臉色,其他人卻不行,有人辱她,他為她撐腰,有人欺她,他連消帶打,直接將對方團滅。漸漸所有人都發現凌久澤對蘇熙不一樣,像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似乎又不同,因為那麼甜,那麼的寵,他本是已經上岸的惡霸,為了她又再次殺伐果斷,狠辣無情!也有人發現了蘇熙的不同,比如本來家境普通的她竟然戴了價值幾千萬的奢侈珠寶,有人檸檬,“她金主爸爸有錢唄!”蘇熙不屑回眸,“不好意思,這是老孃自己創的品牌!”

大白兔奶糖
同名小說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兩人在這樣密閉、逼仄的空間內相處,蘇熙還是有些不自在,轉頭假裝看風景。

車子上了柏油路,凌久澤看著前方,淡聲開口,“沈銘在追求你?”

“啊?”

蘇熙驚訝回頭,沒想到凌久澤竟然也知道了。

“那天在江大校門外看見他給你送花。”凌久澤似知道她心裡所想,解釋了一句。

“哦!”蘇熙微微點頭。

凌久澤清俊的手掌握著方向盤,正午的陽光照在他側臉上,光暈勾勒出他線條分明的下頜,俊美,矜貴。

他聲音低緩,“在你考慮沈銘之前,我要告訴你一件事,他和韓筱是表兄妹,韓筱的媽媽是他親姑姑。”

凌久澤繼續道,“我不知道沈銘追求你是不是真心的,只是覺得有責任告訴你他們的關係,至於同不同意和沈銘交往,你自己判斷。”

蘇熙美眸看向車窗外,唇角微微彎著,“不用判斷了,我想,他再也不會來找我了!”

“嗯?”凌久澤沒明白她的意思,透過後視鏡看向少女。

她眉毛和睫毛都很黑,唇紅齒白,自帶妝感,此時陽光撒在臉上,略帶嬰兒肥的臉蛋看著那樣軟糯,想讓人忍不住捏一下。

蘇熙沒說話,只是想起什麼,自顧笑的開心。

她心情很好,下車的時候笑著和凌久澤說再見。

在學校旁邊的甜品店裡買了兩盒最近很流行的星空糖果,蘇熙坐公車回青園別墅,在雲海路下車後,給了清寧一盒糖果。

回到別墅,看書,玩遊戲,逗趣八喜,一個下午很快過去,六點的時候,蘇熙接到盛央央電話,她已經在來別墅的路上。

半個小時後,盛央央開著她紅色的保時捷跑車停在別墅外,看到蘇熙出來,摘下太陽鏡對她吹了一聲口哨,“美人兒,幾天不見你又漂亮了!”

蘇熙彎彎唇角,面不改色的上車。

盛央央從後邊拿出一堆手提袋塞給蘇熙,“我媽今天剛從法國回來,這些都是她給你買的,有衣服,有珠寶,有包,你自己看吧。”

蘇熙抱了滿懷,笑道,“代我謝謝乾媽,不過我平時用不到這些,讓媽以後不用買了。”

盛央央轉動方向盤掉頭,無奈的道,“我跟她說了,我說整個GK都是蘇熙的,她缺你這些嗎?但是我媽說了,自己的,和別人的不一樣!反正她就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購買慾,你直接收了就行。”

蘇熙心裡暖流淌過,沒再說別的,問道,“去哪兒?”

“一個朋友新開了個餐廳,讓我去捧場,正好帶你去吃好吃的!”夕陽下,盛央央笑的明豔、張揚。

盛央央朋友開的餐廳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裝修典雅,門前車水馬龍。

進了店,盛央央帶著蘇熙直接去了提前預留好的包房。

老闆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強人,叫金丹,是盛央央在國外唸書時的一個學姐,回國後兩人一直有來往。

金丹知道盛央央來了,進來親熱的和她打招呼,並且幫她們點了招牌菜和酒。

店裡很忙,不斷有人找金丹,她不得不離開,囑咐盛央央照顧好蘇熙。

服務員很快來上菜,菜品大多是海鮮,極品鮑、鹽焗紅螺、波士頓龍蝦......色香味都做的很絕。

兩人邊吃邊聊,很自然聊到到了凌久澤身上。

盛央央好奇的很,“你去了凌家那麼多次,凌久澤還不知道你們兩個的關係?”

蘇熙淡定的點頭,“不知道!”

盛央央笑不可支,“這可有意思了,你說他要是知道了,會是什麼表情?”

蘇熙想起天悅府那晚他說的話,嘆聲道,“說不定,會直接把我丟出去!”

“所以我讓你先睡了他,先下手為強!”盛央央滿眼算計,“憑凌久澤那身材、那相貌,咱不虧!”

蘇熙抬眼看她,“你覺得凌久澤那麼容易睡?”

第一次純屬意外。

盛央央笑眯眯道,“美人兒,你要自信!要不,我教你幾招?”

“別!”蘇熙立刻道,“你的那些招數傳男不傳女,還是用在陸明笙身上吧。”

盛央央笑的明媚妖嬈,“對他我還用得著使什麼招數?”

蘇熙深以為然的點點頭,“都是陸明笙使招。”

盛央央笑的嘴裡的酒差點噴出來。

飯吃到一半,陸明笙給盛央央打電話,蘇熙怕他們談少年不宜的話題,起身去衛生間。

她穿過走廊往右拐,身後一男人正好從側邊走廊出來,身後簇擁著幾個人,恭敬討好的小心和男人說話。

一行人走到包房外,有人推開門,讓凌久澤先進。

包房裡坐著十幾個人,看到凌久澤紛紛起身,

“久哥!”

“二爺!”

眾人紛紛恭敬的出聲。

凌久澤離開江城三年,以前圍繞在他身邊的人對他敬畏如舊。

包房裡所有人都站著,唯有一人坐著沒動,甚至看都沒看凌久澤一眼。

他旁邊的趙天海俯身笑道,“沈總,這位就是凌總。”

沈銘這才起身,雙手插兜,懶散一笑,“凌總,久聞大名!”

凌久澤不緩不慢的走到他對面的座位上落座,才波瀾不驚的開口,“幸會!”

眾人紛紛落座,倒酒,打圓場,把氣氛烘托起來,好像大家都是久別重逢的好友。

趙天海舉杯笑道,“早就想把凌總和沈總都請到一起吃個飯,今天有幸能請到兩位,鄙人先乾一杯。”

沈銘皮笑肉不笑,“趙總早說啊,我一定到,畢竟凌總剛回國,我們早就應該給凌總擺一桌接風宴。”

凌久澤喜怒不露,“不用客氣,都是熟人。”

沈銘笑的意味深長,“是啊,都是熟人!”

淩氏和沈家生意上有合作,也有競爭,淩氏是江城的主宰,沈家同樣野心勃勃。

沈銘在國外的時候就聽說過凌久澤,兩人都是家族繼承人,早晚有一天會有一場較量。

沈銘盼著這一天的到來,可是等他回國的時候,凌久澤竟然已經離開。

他等了三年,凌久澤終於回來了。

眾人也看出來凌久澤和沈銘之間的暗流湧動,都小心翼翼說話,維持氣氛。

畢竟哪一個他們都得罪不起。

......

蘇熙在衛生間洗手,身後有兩人在補妝聊天,其中穿藍色長裙的女人對另外一人笑道,“依依,你到底怎麼去的勝娛?”

白衣女人長相溫柔可人,溫聲笑道,“大概是運氣好吧。”

“我們這麼要好你還瞞著我!”藍衣女人嗔笑道,“我聽說你可是凌久澤欽點的,你這是抱到金磚了。”

她壓低聲音,曖.昧道,“跟我說說,你怎麼上的他的床?”

最新章節
熱門排行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