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赤道熱吻北極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3章 赤道

有樹枝被踩斷的聲音。

裴祉皺了皺眉,眼眸微抬,看見了走到河岸邊的女人。

宋鬱雙手插在衣服兜裡,以一種居高臨下的角度看他,長眉微挑。

裴祉站在河裡,河水不算深,將將沒過小腹的位置,露出他精瘦結實的腰腹,水珠滾落,氤氳出一道道痕跡。

宋鬱目光在他的腰腹停留了兩秒,覺得嗓子眼裡有些幹。

男人和她對視,不緊不慢,一點沒有被人看到的驚慌和恥感。

誰也沒有說話。

好像荒原裡的獅子和獵物狹路相逢,在沉默裡試探。

試探究竟誰是獅子,誰又是獵物。

最後是宋鬱先沒了耐心。

她伸手摘掉耳機,連著麥克風一起掛在了一邊的樹上。

“這裡是公共區域吧,我可沒有違反約定。”宋鬱先發制人。

“……”裴祉淡淡掃她一眼,很快收回視線,沒有接話。

見他不搭理自己,宋鬱不知道怎麼的較上了勁,更想去招惹人家。

她背靠在身後的棕櫚樹幹,散漫隨意地搭話,“河裡有食人魚,你不怕嗎?”

裴祉復掀起眼皮,盯著她。

許久,他終於開了腔,語氣不鹹不淡,“你可以下來試試。”

英文發音是難得的字正腔圓,嗓音裡帶著溼潤的磁性,很好聽。

宋鬱自動忽略掉了他言語裡的冷淡與攻擊性。

她聳聳肩,“還是算了吧。”

這時,不知從哪裡跳來了一隻小猴子,躍進了水裡。

小猴子一路游到了男人身邊,扒拉他的肩膀,好像彼此認識。

裴祉用部落語言說了句什麼,然後架著小猴子的咯吱窩,將它往水裡丟。

小猴子很喜歡這樣的玩耍,發出吱吱吱的聲音。

宋鬱看著男人和猴子自顧自地嬉戲,完全當她不存在似的。

很久沒有被人這麼忽視,甚至比不過一隻猴子,她更較勁兒了。

宋鬱在河岸邊蹲下來,和男人的距離拉得更近。

“這是你的寵物?”她問。

裴祉給猴子梳毛的動作不停,依然沒搭理她。

宋鬱並不在意,繼續問:“它叫什麼名字?”

“在我們國家,養猴子是犯法的。”她又說。

反倒是小猴子通人性,每次宋鬱說話,就要扭頭去看她,眨巴眨巴它水汪汪的圓眼睛。

朱迪一向喜歡漂亮女人,好幾次想從裴祉的手裡跳出去。

他的眼眸低垂,河水裡倒影出女人的影子,漆黑的頭髮,眼睛明亮澄澈,透著狡黠的光。

裴祉不由想起之前她一臉篤定說不會過來這邊,真是有夠說話不算數的。

小猴子趁著裴祉走神的功夫,手腳靈敏地撲進了宋鬱的懷裡。

宋鬱吃了一驚,隨即頗有些得意地看向水裡的男人。

看吧,它更喜歡我。

“……”裴祉望著在女人懷裡賣乖的小公猴,一陣無奈。

好色的小東西。

“朱迪。”他叫猴子的名字,攜著淡淡的警告。

朱迪充耳不聞,並沒有回去的意思,甚至露出紅屁股朝向他。

宋鬱觸碰到小猴子溼漉漉的毛髮和柔軟的身體,想起之前看到當地人扒猴子皮時的樣子。

她抿了抿唇,不確定地問:“你是準備把它養大了吃嗎?”

沒想到話音剛落,朱迪好像能聽懂她說話似的,立刻從她的懷裡跳了出去,露出尖尖的牙齒,發出憤怒的聲音。

它用長長的尾巴勾住樹枝,躍進了叢林。

像是剛才一樣,突然出現,突然消失。

臨了還甩了她一身的水,宋鬱還沒反應過來,眨了眨迷茫的眼睛。

裴祉瞥見她狼狽的樣子,忍不住發出一聲輕嗤。

宋鬱盯著男人嘴角勾起的笑意,密匝匝的黑色眼睫蓋下來,冷淡的氣質收斂,多了幾分的柔和。

遠處的夕陽也變成了玫瑰色的霧靄。

宋鬱注意到他的胸前掛了一串鏈子,墜著一顆彎彎尖尖的白色牙齒,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

許是她的視線太過直白,男人朝她的方向走來,水波紋四散開來,牙墜兒輕輕的晃盪,晃得她心裡癢癢的。

裴祉的瞳孔漆黑,眸色漸沉,朝她走來的速度加快。

宋鬱怔怔地和他對視,心臟跳動的節奏亦加快,甚至能聽見跳動的聲音,撲通撲通。

耳邊也是嗡嗡作響,像是不真實的白噪聲,越來越高頻。

男人從水裡伸出手臂,肌肉線條勻稱,水珠在陽光反射下發出七彩的光。

他大手扣住宋鬱的腳腕,突然猛地一拽。

猝不及防之間,宋鬱瞪大了眼睛,還沒來得反應,整個人已經被扯進了水裡。

天旋地轉。

黃色渾濁的水瞬間包裹住她,更要命的是,男人還把她往水裡按。

宋鬱腦子裡閃過了無數的念頭,以及罵人的髒話。

沒想到這個當地男人這麼不禁撩。

她不該忘記布日古德的下場,自己可能比他還要慘一些。

恐懼迫使她用力掙扎,反抗男人的力道。

好不容易出了水面,宋鬱一睜眼,看見了水面上方烏泱泱的馬蜂。

馬蜂發出嗡嗡嗡的聲音,極具進攻性,振得宋鬱頭皮發麻。

她的臉色刷得一下慘白,用不著男人再按她,自己就麻溜鑽回了水裡。

一顆蘋果大小的蜂巢不知道被誰扔到岸邊,被驚擾的馬蜂憤怒地在空中盤旋,想要尋找侵犯的物件。

朱迪躲在棕櫚樹的最高處,看到河裡的一幕,笑嘻嘻地拍手亂跳。

在雨林裡,被成群的馬蜂咬那麼一下,可不是鬧著玩的,很容易致命。

河水汙濁,宋鬱不敢睜眼,在水裡又不能講話,兩隻手在水裡亂抓,拽住男人的胳膊,焦急地晃動。

裴祉的反應很快,直接環住她的腰,順著河流的方向往外遊。

宋鬱下意識跟著他遊,偶爾小心翼翼地浮到水面換氣。

兩個人靠得很近,隔著被打溼的衣服布料,薄薄一層,宋鬱能夠清晰感受到男人手掌的溫度,胳膊有力,緊緊地扣住她,極具安全感。

河水沒有想象中的刺骨,反而帶著一股暖暖的溫度,應該是被太陽烘烤過的緣故。

宋鬱的心臟跳動格外劇烈,頭腦發脹。

直到他們游出了幾百米的距離,才將馬蜂甩在了後頭。

男人架著她的胳膊,就像剛才架著小猴子一樣,幫她在水裡站穩,她的腳踩在了河床柔軟的泥土裡。

“咳咳咳——”宋鬱從水裡冒出頭來,水順著頭頂往下留,嘴唇止不住打顫。

裴祉扯住河岸上垂下來的樹枝,一個借力,動作利落地翻身上岸。

宋鬱眼睫顫了顫,水珠滾落,回過神來。

她的視線凝在他身上,隨即又失望地撇撇嘴。

嘖。

洗澡還穿褲子。

裴祉將她目光的下移看在眼裡,連失望的表情也捕捉到了,好氣又好笑。

宋鬱的呼吸微喘,剛才遊了那麼久,早就已經沒有一點力氣,連河岸也爬不上去。

“你拉我。”

她的聲音因為嗓子裡嗆過水的緣故,變得軟糯,有啞啞的鼻音。

忽略她現在狼狽的模樣,倒像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在撒嬌。就是撒嬌也是趾高氣昂的,命令的口吻。

裴祉向來是不吃這一套的。

女人的手臂懸在半空,白嫩嫩的,浸著水。

不知道為什麼,他抿了抿唇,最後還是彎腰拉了她一把。

宋鬱的手腕很細,好像他輕輕一折就斷了,軟軟滑滑的,肌膚彷彿象牙般細膩。

“另一隻手也給我。”宋鬱不滿道:“光一隻手我上不來。”

“”裴祉的動作微頓,妥協地攤開另一隻手掌。

女人的小手搭上他的,只攥得住他三根手指。

指尖蹭著他的手背,癢癢麻麻,不動聲色地癢到了內裡。

裴祉猶豫片刻,回握住她的手,包裹進他的掌心,一個使力,把人拉了上岸。

隨即又很快的撤離,後退一步,保持著適當的距離。

宋鬱渾身溼透,穿著的緊身牛仔褲和白色襯衣全軟塌塌地貼著面板,衣服因為沾了水的緣故,變得半透,勾勒出姣好的腰線,胸前的黑色蕾絲若影若線。

裴祉垂下眼眸,鴉羽似的睫毛蓋住了瞳孔裡的情緒。

宋鬱察覺到自己現在的狀態,也有些尷尬。她雙手抱臂,故作淡定地輕咳一聲,腳尖踢了踢岸邊的石子。

“剛才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馬蜂啊?”她問。

雨林裡的馬蜂窩一般都在很高很高的樹上,只要不去故意招惹,一般不會遇到成群結隊的出現。

此時,朱迪從密密匝匝的樹木間跳出來,得意洋洋地蹦躂。

裴祉掐著朱迪的脖子,把它從樹上提溜下來,“以後別在它面前說些有的沒的,猴子都是很記仇的。”

“”宋鬱盯著小猴子褐色的眼珠子,一臉天真懵懂,好像一點惡也沒做似的,朝她呲牙一笑。

沒想到自己原來是被一隻猴子欺負到頭上了,宋鬱哭笑不得。

“行——”她拖著長長的尾音,慢騰騰地走上前一步,兩隻手捂住朱迪的耳朵,抬頭望向男人,“那什麼時候吃他?”語調裡含著故意的捉弄。

裴祉看向她。

女人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瞳孔狡黠明亮,像是一隻慵懶的狐狸。

白色襯衫的扣子不知什麼時候鬆散開來,隨著她的動作,露出精緻的鎖骨,凹出了淺淺的窩,似能斟酒。

男人喉結上下突滾,滑落一滴水珠,氤氳出痕跡。

“等它再大點吧。”裴祉道。

他也確實挺想收拾朱迪的。

小壞東西。

如果您覺得《赤道熱吻北極》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k/1345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