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辛瀾陸湛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5章 野食

金主本來就是個多疑的人,眼裡揉不得沙子,最不能接受跟了他的女人同時還和別人有染。

不過男人都一樣,說好聽是潔癖,說白了不過是他們貪婪的佔有慾,既想你上了床像個雞一樣風情萬種,又要你下床做個忠貞烈女,自己妻妾成群,卻要求你只忠誠他一個人。

我立馬靠在他懷裡,抓著他的衣服,裝得誠惶誠恐,“為什麼要我?那你呢?你答應了嗎?”

金主輕撫著我肩上的發,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我不知道陸三爺除此之外到底還跟他說了什麼,但我能感覺出來他一定說了什麼引導的話,讓金主誤會猜疑我跟他有什麼了。

當晚,拍賣沒結束,一通緊急電話就打了過來,說後臺的拍賣品丟了。

接到電話金主匆匆離開了貴賓席,立刻安排人手封鎖了現場,調看監控記錄搜尋可疑的人,丟的東西並不是很值錢,但在他一局長眼皮子底下丟東西,這無疑是在挑釁打臉。

由於時間緊促,他一直在查所有到場可疑的人,忙的沒時間顧及我,我在等候室足足等了三個小時才見他出來。

我體貼的接過他手裡的外套,問他偷東西的人找到了嗎。

“沒人偷,有人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

他冷哼了一聲,說完攬著我大步出了會場,老陳的車已經停在門口,他先把我送了回去,然後去的警局,後面的事情我不清楚,只是後來從老陳的嘴裡知道,那東西丟失跟三爺有關。

金主有個在帝都當官的老子,這麼牛逼的後臺保著,他接下來的仕途不用說大家都能懂,被調在這地方就是為了做出點成績好名正言順升上去,偏偏三爺就是這塊地上的頭號毒瘤,掌握了南方三省大半的黑道勢力和非法產業,跟白道上的人也有勾結。

一個要升官,一個要做大,互相都是彼此路上的絆腳石,丟個東西只是開場戲,不少人都暗地裡等著看這場博弈的結局。

我識趣的沒有在他忙的時候湊上去打擾他,可怎麼也沒想到被他一晾,居然晾了半個月之久。

瑤瑤打趣說,半個月不來找我估摸著肯定有了新歡,也就我這麼安分,半個月沒人通下水道也不怕堵著,當晚就把我叫到了皇庭國際,陪她去打野食。

皇庭國際也是個鴨子小姐一絕的會所,提供各種指間迷情的服務,那些四五十歲,老公不碰她的富婆最喜歡光顧,其次就是情婦。

很多金主,年紀大,那玩意萎縮不說,還體虛早洩。

當情.婦的女人十幾二十多都有,年輕氣盛的,一個月玩不到幾次,還不到五分鐘就交糧了,遇到變態沒力氣折騰的,還就讓你用嘴兒,誰能受得了,就造成了出來找野食的風氣。

經歷了打胎的那事,瑤瑤也是破罐子破摔,不能從良做人家老婆就打算做個沒心沒肺的富婆。

她點了兩個頭牌,進了房間,一個人用嘴,一個人用手,直接動了起來,爽的她叫個沒停。

跟她們比起來,我有時候都懷疑我是那方面冷淡,一個星期七八次能接受,金主一個月不來一次我也不會主動想要。

我不愛這樣的服務,也不喜歡這樣的氣氛,雖然我們是閨蜜,但都光著身子的在一個房間還要看著她玩鴨,我總覺得有點心裡不適應,邁不出那個坎。

每次跟她來我都是在她隔壁房間做個全身的精油spa等她。

進了隔壁的房間,我脫完衣服趴在床上等著,以為是那天客滿太忙,等了半天差點睡著才有人推門進來。

我還不滿的說了一句怎麼這麼久,然後蹬掉了屁屁上的薄毯,讓那人趕快,“先從下面開始吧,最近換季面板缺水。”

他沒吭聲,我就聽著他的腳步聲走到我身邊,墨跡了半天,我都想問他們今天辦事效率怎麼這麼慢的時候,一雙溫熱的手才貼上我的臀部。

那雙手很修長,兩隻剛好掌握住我的臀部,指尖按壓力道比之前我叫過的技師都要大,但是很舒服,我眯眼享受著,過了五分鐘,那雙手越靠越裡,若有若無的眼看著要觸碰到我的敏感部位了,我猛按住了他的手,“我只做保養。”

有的鴨子就會這樣,單單隻做保養得話,提成少,會在按摩過程中挑逗你,好讓你加套餐。

我剛說完,就聽到身後一陣輕笑,“褲子都脫了還只做保養?”

他的聲音低沉暗啞,性感的要命,可這樣的嗓音我印象裡只有一個人有。

我心想一定是我認錯了,那個人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可當我回頭看到那張玩世不恭的臉出現在我視線裡時,渾身一怔,驚恐的瞪大了眼,“怎麼是你!”

如果您覺得《辛瀾陸湛北》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k/1625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