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瀾陸湛北

辛瀾陸湛北
書名:辛瀾陸湛北
類別:其它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江晚晚
更新:2022-11-24 20:37:34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辛瀾陸湛北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這是我做情婦的第二個年頭,圈裡的姐妹都叫我一姐,羨慕我現在的地位,卻不知那些年,我為了生存求歡於那些男人身下的辛酸於悲哀......

大白兔奶糖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我和笑笑姐到步行街出口的時候,一眼便在人群中看到了周辰。

他穿著一身淺色的襯衫,袖子半挽在手上,側身握著手機正給我打電話,綠水鬼錶盤在他腕上反射著幽幽的光,連帶著他的人都讓人覺得有一股清冷的氣質。

電話響了一秒,他像是有感應般的忽然轉身,比黑曜石還要漆黑深邃的眸凝視向我,緊抿的唇,朝我走近,“怎麼這麼久。”

我背後跑的一身汗,上氣不接下氣,說喜歡的東西太多,挑花了眼,所以耽誤了點時間,怕他不信,還提起手上幾個購物袋給他看。

他掃了那些購物袋一眼,臉色才緩和,朝我伸了手,替我撩開耳邊被風吹亂的碎髮,“下次挑不定就都買,不差這點。”

金主捨得對我花錢,是圈子裡幾個姐妹最羨慕的,我點頭說了聲嗯,臉色很紅,卻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因為一路跑的,還是因為心虛騙了他。

我們說完,他目光掃向我身後,我說的是跟瑤瑤一起,沒見到她人,他問瑤瑤呢。

“她。。。。。。“我想說她在上廁所,可就怕別金主是聽到了風聲特意來問我的,我遲疑了片刻,笑笑姐從我後面跟上來,打趣的開口,“一年不見,周局一點沒變,還是跟以前一樣恨不得把辛瀾寵上天,遲早給你慣出毛病來。”

金主衝笑笑姐頷首算是打過招呼,接了她的調侃,“還不是你帶的好,這麼磨人的小妖精,不寵著能怎麼辦。”

我身邊的姐妹裡,只有笑笑姐是能讓他平起平坐說笑的。

不僅是因為笑笑姐現在是正室太太老公還是京圈不小的官,還有一點就是當初我剛跟了他,他公務繁忙,他託笑笑姐照顧我。

笑笑姐帶我融入這圈子,適應了情婦的身份,還教會了我不少在情婦間立足的本事,還有如何取悅迷住一個男人的手段。

他挺感激她的,把我培養這麼好,留在他身邊陪了他兩年。

“這麼喜歡的話,乾脆領回家一大一小平起平坐算了,你看澳門賭王何鴻燊都幾房老婆,你這麼顯赫的地位家世,有兩個也不過火。”笑笑姐半開玩笑的說,還把我往他身邊推。

金主攬住了我,懲罰性的往我腰上撓,“肯定是你在她面前說我對你不好,她才會一見面就想著為你謀福利。”

我最怕癢,一邊扭捏著閃躲,一邊大聲說沒有,還是跑不掉被他一把抓進了懷裡,掐了下我的屁股,然後讓我伸手,把一個絲絨鑲鑽的非常精緻的小盒子放到我手裡。

“這是什麼?”

“遇到一點突發情況,我臨時要回上海一趟,臨走之前把這個給你算做補償。”

“這麼著急過來找我,就為了送這個?”我驚訝的瞪大了眼。

“不然呢!”他說著努了努嘴,示意我開啟,“看看喜不喜歡。”

我被金主弄得一怔,差點被他非要過來找我的態度嚇出一身汗,結果沒想到他居然只是為了給我送個禮物,除了心裡一塊提著的石頭落下了,緊跟著的卻是一陣緊張的期待。

我盯著手上的盒子,是五爪形的,中間有一個古銅色玫瑰的按鈕,按一下,這盒子就像是花朵的花瓣一樣綻放,盒子中間卡著一枚銀色戒指,上面鑲著足足有三四克拉的鑽石,在廣場的燈光照射下熠熠生輝。

我心頭一顫,像被什麼東西撞到了一樣,驟然緊縮了一下,“鑽,鑽戒?”

這兩年金主送過我很多東西,衣服首飾啊包包,再貴重七位數的手錶都有過一塊,唯獨戒指這玩意他從沒買過給我。

當然我也不會主動開口提,算是我們心照不宣,戒指是婚姻盟約的信物,他也曾一直說過這輩子什麼都能給我,我想要的也盡力滿足我,唯獨婚姻和周太太的名號。

“不喜歡?”

我猛地搖頭,“喜歡,喜歡的。”

“喜歡還不趕緊讓周局給你帶上,愣著想什麼呢。”笑笑姐在身後掐了我一下,提點我。

我回過神,把手伸到了周辰眼前,他捏著指環緩緩套上了我的無名指。

忘了曾經在哪裡看過這麼一句話,無名指相對於其他的手指來說離心臟最近,文藝的說法就是這根手指連著自己的心,有人把戒指帶在你的無名指上,表明這個人一定很愛你,因為他想套住你的心。

我怔怔的看著周辰一臉認真為我套戒指的模樣,他逆著路燈,光在他背面照不到他的臉,溺在半陰影裡他的臉說不出的深刻,連帶著那雙眸子都深邃的像是裡面藏了汪洋大海,望一眼,便讓人沉溺其中,無法自拔。

他摸了摸我的頭,“好了,飛機快到點了,我還要趕去機場,你玩幾天,乖乖等我接你回來。”

“好。”

我送他上了車,一直到看著那輛888的車牌消失在我視線裡再找不到我才收回目光,轉身就看到笑笑姐雙手交叉繞在胸前,揚著下巴,一副準備審問的模樣,“說吧,三爺那是怎麼回事?今天要不是遇上我,三條命都不夠你瞞的。”

我索性對笑笑姐全盤托出,陸湛北的事不說,瑤瑤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麼去處理。

“陸三爺的事你最好別插手,黑白不兩立,咱們的男人就註定不能再跟姓陸的走近,輕的話連累的是你自己,重的甚至都可能影響周辰的仕途,你說他到時候還能不能容得下你?”

笑笑姐提點了我一句,語氣有點重,但確實是對我的關心,但即便陸湛北是個壞人,一晚上的事都是因他而起,可那一個酒瓶子實實在在是他為了保護我才會被捅的那麼深。

跟笑笑姐分道揚鑣後,我還是打車回了停車的地方,那輛賓利已經不見了,繞了一圈也找不到陸湛北的身影。

後來瑤瑤給我打了電話,我只能先趕去了警局。

見到瑤瑤的時候,她臉色不好,渾身發抖的樣子不是裝的,應該確實被嚇得不輕,在做筆錄,我上去問做完了嗎,什麼時候才能走,外面忽然來了人。

是一個穿著白色正裝的男人,看起來挺有魄力的,就是一雙眼睛,太尖太細,對視都讓人覺得很有壓力。

他掃了我們一眼,問懷世遠呢,做筆錄的小警察抬頭看到是他跟見了菩薩似的,立馬丟了手上的筆,帶他上樓,把我們晾在了一邊。

那人上去十幾分鍾,等的我都快有了脾氣,他才從上面下來。

也沒再繼續做筆錄,直接拿手銬朝瑤瑤走了過來,“何瑤是吧?今晚恐怕你不能走了。”

最新章節
熱門排行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