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鐵血戰神徐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6章 失望!

曲海只是柳三重身邊的一條狗,或許是狗當得久了,也就擁有了狗的敏銳嗅覺。

當看著眼前這個穿著軍裝,漂亮得不像話的女人面帶殺意而來的時候,他面部肌肉控制不住的顫抖,色厲內荏的吼道:“你想幹什麼?知道我是誰嗎?”

“不需要知道。”

紅妝一步步逼近曲海。

曲海有種直面兇狠母獸的感覺,朝著手下吼道:“你們愣著幹什麼?給我動手啊!”

四個身材魁梧的手下連忙跑來,大手朝紅妝抓去。

紅妝腳步不停,眼角餘光掃過,在這隻手抓向自己的時候,瞬間抬起白皙青蔥一般的玉手,骨節彎曲成爪,扣住對方手腕,隨手一擰。

咔嚓!

“啊!”

骨裂聲響起,一聲淒厲的哀嚎。

簡單一抓之下,這人的手已經廢了。

稍落後半步的其他三人,目光變得兇殘。

他們都是在道上混跡多年的人,街頭鬥毆的經驗很是豐富,知曉這女人難纏,但更激發他們的兇性。

誰夠狠,誰就能贏。

可這一次,他們失算了。

幾乎看不清紅妝出手的速度,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劇烈的疼痛,從手臂神經傳到大腦。

不由自主的,就發出一陣陣慘叫。

紅妝聽著迴盪在包廂裡的慘叫聲,覺得太吵,修長的腿橫掃。

砰砰砰!

四個捂著手臂慘叫的手下全都倒地昏迷。

曲海面色蒼白得沒有血色,下意識要起身跑,卻被紅妝輕易抓住了本就不多的頭髮,往後一帶。

砰的一聲悶響,曲海後腦勺撞在牆上,痛得他齜牙。

下意識摸了摸後腦勺,只覺得手中滑膩膩的,放在眼前藉著包廂裡的昏暗燈光看去,渾身哆嗦。

那是血!

他的血!

而此時,紅妝已經拎了一個還沒開蓋的酒瓶,居高臨下冷漠的注視著他,似乎在看往哪裡砸能一擊致命。

“你……你敢動我?”

曲海控制不出的顫抖,卻依舊想要威脅:“我是柳先生的人!你敢動我,柳先生饒不了你!重城將沒有你的容身之處!不管你是誰,都要死!”

“是嗎?”

紅妝眼中殺意越發的濃了。

一個遊走在灰色地帶的**,竟然有這樣的權勢地位?

太可笑!

敢威脅她的人,這世界上找不出幾個。

可以肯定的是,這幾人中,絕對沒有柳三重。

握著酒瓶的右手高高抬起。

她本可以直接捏碎曲海的喉嚨,但覺得髒手,還是酒瓶好用。

“不……不……”

曲海怕了,徹底怕了,他覺得眼前這個女人,是真的想殺了他!

“住手!”

驚呼聲從身後傳來。

不是徐南的聲音,但紅妝還是頓住了,回頭看去。

確實不是徐南喊的住手,而是徐耀中。

紅妝歷來只聽從徐南的命令,但徐耀中,是徐南的父親。

徐耀中之前被驚呆了,現在才反應過來,連忙爬起,繞開徐南,踉蹌著跑到曲海身邊,急促道:“曲總,曲總您沒事吧?”

見徐耀中這般模樣,曲海恐懼的心突然安定了不少,指著紅妝,道:“你讓她離我遠點!快!離我遠點!”

徐耀中吞了口唾沫。

對於這個年輕漂亮,但手段狠辣的女人,他也心裡發毛。

下意識看向徐南,徐耀中道:“姑娘,有話好說,你別衝動……”

紅妝看徐南,徐南點了點頭。

於是,紅妝扔掉了手中的酒瓶,往後退去,守在包廂門邊,一動不動,整個人似融入了燈光照耀不到的陰影裡。

“他把你當狗一樣對待,你還要貼上去救他?”

徐南目光深邃如海,看不出任何情緒。

“混賬!”

狗這個字眼,觸動了徐耀中的情緒,一種極致的羞恥在心中蔓延。

他狠狠咬牙,走到徐南身前,抬手就要一巴掌扇下去。

陰影裡,紅妝握住了拳,她不知道該不該阻止。

徐南的眼睛一直看著憤怒的徐耀中,就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徐耀中的手,終歸沒有扇下來。

陣陣無力感在身上蔓延,他雙腿發軟,往後踉蹌兩步,跌坐在沙發上。

曲海眼中滿是慌亂,暗地裡偷偷拿著手機,發了個‘99’出去。

“你回來幹什麼?”

沉默良久,徐耀中再度怒吼:“誰讓你回來的?”

昏暗燈光下,徐耀中拿著紙巾擦拭臉上已經半乾的血漬,心裡滿是痛苦。

女兒出事了,兒子回來了,可他不該回來!

“如果不是因為小北,我不會回來。”

從徐耀中的兩鬢,徐南看到了一絲絲白髮。

這個讓他一直怨恨在心的,不負責任的父親,老了很多。

“你怎麼知道的?”

徐耀中聞言大驚,立刻起身:“你給我滾!滾得越遠越好!永遠不要回重城!”

“我滾?”

徐南冷笑:“眼睜睜看著小北死嗎?”

“那不是你該管的事情!”

徐耀中眼珠子都快要瞪出眼眶,指著曲海,道:“給曲總道歉!快道歉!”

曲海連忙擺手:“別別別,都是誤會,誤會,沒事。”

嘴上這麼說,心底裡陣陣發狠:“等老子的人到了,就不是誤會了!”

徐南不言不語,就這麼盯著徐耀中看,眼中滿是失望。

都說父親是孩子的大山,是孩子的英雄。

可這個父親,從來沒有讓他感受到過父愛,從來沒有讓他生出哪怕一丁點的崇拜。

徐耀中見徐南這樣子就知道他不可能道歉了。

自己的兒子自己知道,哪怕是消失了六年,本性並不會更改。

從小就倔,現在更倔。

“曲總,對不起,是我沒有好好管教兒子,讓您受驚了。”

說著,徐耀中從桌上再度拿起那張銀行卡,雙手遞了過去:“曲總,求求您了,別跟我們家計較,我給您跪下……”

徐耀中還是沒跪得下去。

他被徐南拉住了。

徐南眼中的失望越發濃郁,像是一把把尖刀,把徐耀中的心臟刺得鮮血淋漓。

“你給我滾!”

這句話,徐耀中咆哮大吼,聲音都幾近嘶啞。

得罪了曲海,想救女兒已經沒有希望了,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保住兒子。

柳三重在重城隻手摭天,只要兒子離開了重城,就有生還的機會。

只要兒子能逃走,就算是為老徐家留了根,留了傳承。

而他自己,根本沒想過活著。

他要舍了這條命,去盡最後的努力,救女兒!

最多也就是跟女兒一起死罷了,兒子還活著就好。

“好。”

徐南忽的笑了,聳聳肩,轉身就走:“我聽你的,誰讓我是狗兒子呢。”

徐耀中渾身一顫,心頭滴血。

本就不挺拔的脊樑,越發的彎了一些。

砰!

突然,包廂門被人從外面踹開。

然後,十幾個身上有紋身的男人氣勢洶洶而入。

如果您覺得《鐵血戰神徐南》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xiaoshuo.life/512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