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母不慈

繼母不慈
書名:繼母不慈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張佳音
更新:2022-07-11 16:12:02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繼母不慈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尹明毓007上班到頭禿,依舊買不起一線城市的十平米。猝死後,穿越成鄴朝江南世家尹氏庶女,一朝解放,只想無所事事,混吃等死。宅鬥?跟她沒關係,躺著不香嗎?爭寵?跟她沒關係,躺著不香嗎?謀前程?跟她沒關係

殘疾大佬的替婚甜妻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白日裡孩子們跑得累了,晚膳時尹姝都在強忍睏意,更小的尹堂裕和謝策根本挺不住,吃著飯便開始一下一下地點小腦袋。

童奶孃給謝策餵飯,一勺飯菜喂到嘴裡,他眼睛剛開始似睜未睜地眯著,而後頭漸漸歪倒,眼睛想要睜開但是抵抗不住睏意,還是徹底合上。

一口飯在嘴裡含著,睡夢裡小小的嘴巴還在一動一動地、機械地嚼飯,模樣極好笑。

尹堂裕也差不多,不過他的身子歪著歪著,腦袋一垂就會一激靈,再茫然地坐起來看周圍。

尹家長輩們看他們這模樣,全都被逗笑,嫡母韓氏笑過就催著奶孃們抱他們去睡。

有他們的慈愛勁兒比著,尹明毓只看樂呵和自顧自地吃喝,倒是謝欽,如果不是父子二人長得像極了,真就是繼父似的。

男人許是都覺得正常,尹家父子十分自然地繼續推杯換盞,也不在意謝欽話少,那在他們眼裡是穩重。

千百年來的天經地義,男主外女主內,有本事的男人會去建功立業,保護家小,哪個會在內宅裡蹉跎?

內宅就該女人管著,孩子也該是女人操心的事兒,如果內宅不修,孩子不好,苛責女人便好。

韓氏習以為常,神情淡淡的,不過她疼愛外孫,本來對尹明毓和謝欽二人有些不滿,但隔著屏風瞧見男人們的樣子,此時再看尹明毓,就順眼不少。

膳後,眾人分開。

尹明毓原來住的院子不是她一人住,自然不能和謝欽回去住,韓氏便為他們安排了客院。但尹明毓回門,更想和妹妹們同宿,就與謝欽說了。

謝欽隨她,對她道:“我明日需得早早去點卯,下職後來接你和策兒,府裡護衛留在尹家候著,你有事便差遣他們。”

尹明毓還真的有事,“我明日打算帶三娘、四娘出門。”

謝欽頷首,“我稍後吩咐一聲,免得明日耽擱你們時辰。”

尹明毓道謝,便要離開。

“二孃。”

尹明毓停住,疑惑地看向他。

“錢可夠用?”謝欽微微垂眸,平靜道,“我將私章留下,若是不夠,便教護衛回府從我賬上取。”

他說著,便抬起手,從袖中取出一隻錦囊。

謝家每月給二十兩月錢,尹明毓在他遞過來之前,便婉拒道:“郎君,不必了,錢儘夠的。”

謝欽微頓,握著錦囊的手微收,而後重新放回袖中,淡淡地說:“既是如此,我便不多事了。”

他看起來像是有些情緒,但極不明顯,尹明毓懶得探究,又謝了一句,便與他道別,先一步去尋在遠處等她的尹明芮和尹明若。

晚間姐妹三個都住在尹明芮的屋裡,尹明毓說了要帶兩人出門,已經幫兩人請示過嫡母韓氏,至於去哪兒,去幹什麼,她賣了個關子。

閨閣女子一般來說,除非受邀或者跟長輩出門,再或者家裡受寵,否則極少有機會出門。

尹明芮和尹明若只聽要出去,還是她們姐妹三人,就已經興奮地睡不著,哪還在意旁的。

尹明芮更是喜不自勝道:“這般看來,二姐姐嫁出去,也是好事一件。”

尹明毓好笑,“你倒是變得快。”

尹明芮歡喜地傻笑,拉著尹明若一起激動。

尹明毓很快便入睡,兩人許久都睡不著,低聲說了不少悄悄話,直到察覺到越來越擠,她們幾乎貼在一起,這才停下來。

尹明芮感嘆:“二姐姐這睡姿,謝姐夫如何忍受的?”

尹明若遲疑,“許是謝家的床榻大些?”

兩個人皆沉默下來,嫁妝床多大,她們能不知道嗎?尹明毓這睡相,恐怕得綁住才行。

偏她看起來軟和,實際上我行我素,根本不會那般委屈自個兒,只能旁人忍受。

良久,尹明芮才道了一句“睡吧”,而後姐妹兩個“弱小可憐”但是嘴角帶笑地抱在一起入睡。

尹明毓拿起來,印章上“謝氏景明”四字,蒼勁有力、平正端莊,讓人一下子便能想象到印章的主人。

但她確實用不上,也不需要用,便又放回到木盒中,扣上盒蓋,重新放到桌上。

她這一系列動作,專注於馬車外的尹明芮、尹明若全沒注意到。

而馬車緩緩駛進西市東側的延壽坊內,沿著十字街從北向南行至南門東的一戶宅院前,停下來。

陪房丁二下去敲門,尹明芮和尹明若滿眼不解,轉回來問:“二姐姐,這是作甚?”

尹明毓勾起唇角,“自然是看宅子。”

“看宅子?”

看房子當然是要買。

尹明毓側頭看向車窗外,即便很大可能她這一生都要留在謝家,但有一處完全屬於她的房產,是她的執念。

丁二早就提前與戶主約定好,敲開門道明來意,對方進去稟報,很快便開啟房門迎她們進去。

尹明毓從金兒手中接過帷帽,遞給兩人,待她們戴好,這才一併下了馬車。

中原的百姓久經戰亂,大鄴建國初期亦有諸多動盪,昭帝即位後才漸漸趨於平穩。

戶主只是尋常商戶,五十幾歲的年紀,但有一子為官外放,極難回京,便要賣了京中宅子闔家去兒子任地團聚。

他這般年紀,經歷過亂世,攢下如今的家業吃過許多苦楚,最怕變故。

原先尹明毓的陪房代為尋合適的宅院,商定價格時皆未自報身份,但戶主能瞧出他非尋常人家奴僕。

如今他看見謝家的馬車,再一瞧尹明毓三人身後一看就出自大家的婢女和不怒自威的護衛們,頓時生怯,不敢多看,生怕觸怒貴人。

“貴人請入內。”語氣謙卑至極。

尹明毓在帷帽後輕聲道:“勞煩。”態度絲毫不倨傲。

這是一處三進的宅子,大門進去,便是影壁,穿過屏門便是外院。

外院大概比她們在尹家的角院大一些,而還未進入二門,便能瞧見高出院牆的青竹隨風搖曳,待到一行人踏入庭院,黛瓦白牆映著竹綠,清新自然質樸。

院中青磚鋪路,院側有迴廊,眾人踩在青磚路上,走入其中,聞著竹香,腦海中便有了畫面——

三五親友,於竹下暢飲閒談,面上皆帶著怡然悠閒的笑容。

尹明毓側頭,笑問:“四娘,如何?”

翠竹四季常青,尹明若沉浸在這韻味之中,輕輕點頭,“極好……”

正房後院都尋常,比不過尹家,更比不過謝家,尹明毓便只大致掃了一眼,就帶著人向戶主告辭。

然後去第二戶人家——位於光德坊西北隅的一處三進宅子。

這家風格與上一家不同,大鄴受胡風影響,很多宅院是開闊大氣的風格,這家庭院由石板鋪成筆直的十字路,將庭院分割為四,四角皆不同,有假山有桂樹,一目瞭然十分朗闊。

尹明芮偏好這種風格,尹明毓也覺得不錯,回到馬車上,兩人討論了幾句,院中某些地方換成什麼景觀更合心意,興致勃勃。

就看了這兩家,便耗費不少時間,臨近中午,尹明毓便吩咐馬車轉去西市尋一處好酒樓,請兩個妹妹去酒樓用午膳。

用晚膳後,下午不準備再看宅子,尹明毓只打算帶兩個姑娘在西市轉轉,方踏出酒樓,便又來了幾輛馬車,打頭一輛馬車的規制和馬車上的族徽標誌,是皇族。

謝家的車伕架著馬車稍稍向前,讓開正中的位置。

那華麗至極的馬車緩緩停下,片刻後,一個俊秀的郎君從馬車上走下,隨後向馬車內伸手,一隻白皙嬌嫩的手放在男子的手中,隨後,一個華服的明豔至極的女子走出來。

她沒帶帷帽,精緻美豔的容顏完全展露在人前,周遭行人紛紛側目。

尹明毓眼神一閃,心念微動,這般張揚的皇室女子,京中只一人——成王嫡長女,渭陽郡主秦研。

而渭陽郡主傲慢的眼神在謝家的馬車上一停,漫不經心地轉向帷帽遮面的尹明毓三人,一點點勾起嘴角,戲謔道:“難不成……是尹二孃?”

風微微吹起帷幔上的輕紗,尹明毓與渭陽郡主對視,須臾,抬手摘下帷帽,有禮地躬身:“見過郡主。”

渭陽郡主鬆開俊秀郎君的手,逼近尹明毓。

尹明芮和尹明若站在後頭,捏著帷帽緊張不已。

尹明毓面色沉靜,穩穩地站在原地,直到渭陽郡主停在她面前寸餘,也沒有退後半步。

渭陽郡主冷嗤一聲,“尹二娘子果然有膽識啊~”

尹明毓語氣恭敬,“郡主謬讚,不敢當。”

渭陽郡主打量著她,嗤笑,“裝模作樣,真是惹人厭。”

隨後,她衝尹明毓抬抬下巴,挑釁道:“先前邀約,尹二娘子以備嫁拒絕,秋獵總不能再躲著吧?不如一道玩兒玩兒?”

尹明毓婉拒:“郡主見諒,明毓不擅騎射。”

渭陽郡主視線掃過她身後的尹明芮和尹明若,好整以暇地問,“這兩位是……”

尹明芮和尹明若再次躬身行禮,尹明毓回道:“舍妹。”

“原來如此。”渭陽郡主瞭然,挑眉意味深長道,“尹二娘子莫要拒絕太早,本郡主拭目以待……”

她說完,再不理會尹明毓等人,帶著俊秀郎君和一群侍從囂張地踏進酒樓。

尹明毓看著她的背影,懶散地暗歎一聲:麻煩……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