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追愛記

小狗追愛記
書名:小狗追愛記
類別:科幻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繁於
更新:2023-01-25 12:17:16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小狗追愛記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小狗的唯一宗旨就是愛姐姐*混血小瘋狗×成熟大姐姐*年齡差14*每晚七點更新

大白兔奶糖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十二點多,門鈴一直響。

山訸去開門,看到的是醉醺醺的陳啟宗。

他看到門口站的不是林春天,勉力站直。

“你姐在嗎?”他問。

山訸冷冷看著他沒說話。

“誰啊?”林春天從房間裡出來。

從縫隙裡看到陳啟宗。

“你怎麼來了?”她走過來問。

“沒事,你先回房間吧。”這句話是對著山訸說的。

山訸讓開身子,陳啟宗進來。

他在門口換了一雙山訸的拖鞋進來。

山訸關了門就沒動,林春天催他“回房間去,這裡有我就行了。”

她不想山訸看到這些腌臢事,不想讓自己的私事影響到他。

山訸點頭,走回房間。

林春天給陳啟宗倒了一杯水。

他半靠半躺在沙發上,覺得一陣一陣眩暈。

他握住林春天的手,很用力,不准她鬆開。

“春天,你怎麼對我這麼壞啊?”他問。

林春天冷笑一聲。

“別來這發酒瘋。”她站起來穿衣服,準備把他送回家去。

“我不走。”陳啟宗耍賴。

林春天看了一眼山訸的房間,嘆了一口氣。

“去你那好好說,別在這。”

陳啟宗這才同意,踉踉蹌蹌和林春天走出門去。

他們剛出門,山訸就出來了,家裡又沒人了。

他在玄關看到自己的拖鞋歪歪扭扭地在地板上。

他走過去,把拖鞋拎著扔到了客廳的垃圾桶裡。

房間裡有陳啟宗帶來的酒氣,令人噁心,他把窗戶全部開啟讓空氣對流。

掃地拖地清理沙發,試圖將他的痕跡清理乾淨。

這裡只屬於他跟林春天,別人都不允許進入。

另一頭,林春天將陳啟宗送回家。

看他躺在床上,心中煩悶,又聽他掩面在叫她的名字。

林春天走過去,扯開他的手,輕輕給了他一耳光。

“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她說,不知是說給誰聽。

“不要走,我知道錯了,我會努力掙錢的。”陳啟宗拉住她的手,他難得露出可憐的祈求的神態。

林春天對他也是喜歡的,不然不會跟他在一起那麼久,更不會考慮跟他結婚。

林春天把鞋脫了,躺到他身邊。

“知道了。”她說。

陳啟宗抱著她,汲取著她身上的溫暖。

過了一會兒,他抬頭,想親一下林春天,被她推開了。

“去洗個澡刷個牙再來。”

這種事經歷得多了,他一抬頭她就知道他想幹嘛。

也知道自己來他這裡意味著什麼。

她已經不輕易說分手了,因為倦了累了,這次回去奶奶也說過她了,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男人,但凡兩個人在一起,必然是需要互相包容改正的。

按照以前的林春天,她可能會覺得沒有就去找,這個不行換下個。

現在是真的感覺有點疲憊。

陳啟宗洗好回來,林春天合上眼似乎已經睡著了。

他從背後抱著她,終於安心睡去。

身後的呼吸聲逐漸平穩下來。

林春天將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挪開,往床邊挪了挪,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

窗簾外洩露進來的一點月光投射了深深淺淺的光影在上面。

林春天輕輕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

她沒有向愛情屈服,讓她屈服的是不結婚就拿不到的錢。

林夢夢總說羨慕她,林春天又怎麼不羨慕她,林春天光鮮的皮囊下只有一團髒汙和無奈。

文章裡用第一人稱做了採訪。

開頭介紹了網路上的山訸是誰,傳說是中國某富豪與外國名模生下的混血,還配了山訸的照片,那幾張照片上還是山訸,但是看起來比他在網上流傳的照片醜多了,面板很粗糙,眼下有黑眼圈,頭身比也不再像個模特。

為了搞清楚這個突如其來爆紅的網路帥哥,記者根據收集到的資訊到了他的老家,不是大家想的魔都,而是一個不怎麼發達的內陸城市,以煤礦工業著稱。

而山訸的老家更是隻是一個小山村。

記者附了圖,他在街口拍的,不知怎麼就拍出了塵土飛揚的情景。

他繼續寫,都是些對村民的採訪。

他表明來意,是想了解一些山訸的事情。

一個村民忙不迭地開始說自己知道的那些八卦。

村裡只有一戶人家姓山,以前逃難逃到這裡來的,他家兒子在村裡找不到媳婦,只能和村裡一個傻大個女的結婚,誰知道生出的女兒很漂亮,又高又出挑,成績還很好,後面考到外面讀書了,結果沒多久就悄摸著回家了。

被採訪的人神神秘秘表示,她那時候肚子都已經大了。

回到家之後就沒有再出門了。

再後來就有了山訸,而山家那個姑娘難產死了。

另一個人不滿地繼續補充,那個姑娘是不是難產還不知道呢,因為那家人根本就沒有把她送到醫院去,在家裡生的。

那時候哪裡還比她們這代人,身體嬌弱著呢,她老媽給她接生,哪裡懂那麼多,也許感染了或者大流血了,人才沒的。

說來也可惜,那個山珊長得又好看,又考的是個好大學,一家人都指望著她上了大學找個好工作改善家裡生活呢。

第三人早就想說話了,終於插上話。

那個混血小孩,他們家裡本來不想要的,後來就送給林勇家裡養了。

據說是林勇父母信佛,有次在路邊看到當時兩三歲的山訸餓得在路上撿泡麵的袋子,舔袋子呢。

兩老見不得小孩受苦,就收養了他。

山家高興得不得了,畢竟他們家那時候也不富裕,能減輕負擔那當然是最好的。

幾個人在那裡嘖嘖地可惜。

記者在他們的指引下找到了山訸的“家”。

附了照片。

一個兩層的平房,門口的院壩裡晾曬著不知道什麼鹹菜,一股子酸臭味。

門口貼著敗色的紅色春聯,堂屋的門大開著,可是裡面黑漆漆的,像是進入深淵的通道。

他去採訪山訸的家人,鄉下人沒見過世面,聽說他是記者,兩人都覺得是見到了上層人,泡茶端椅子。

可是知道他的來意,兩人對視一眼,卻不肯說話。

只知道打岔。

見實在問不出什麼,記者就走了。

結果出門遇到一個男人,神神秘秘地跟記者說可以告訴他一些內幕。

男人把記者拉到自己家裡,把門關上。

要了一筆兩千塊的開口費之後,告訴記者,山珊表面是個好姑娘,但是在大城市讀不進去書,在那裡當小姐。

不然怎麼懷的孕。

記者問他怎麼知道的,他說他聽到過山珊母親罵她。

還給惟妙惟肖地學了一下。

“我們讓你去學校是讓你去當雞的嗎?你還懷著孽種回家,你好歹把孩子打了,現在大了都打不掉了!”

然後就是鞭打聲和哭聲。

不過哭聲也不是山珊的,是她媽媽的。

最後一戰記者準備採訪收養山訸的林家,林家果然很氣派,這房子在村裡少見的豪華。

他禮貌敲開門,沒想到開門的是個年輕壯漢,看起來凶神惡煞。

一聽他的來意,直接把門關上了。

記者只能敗興而歸,不過後面又去民政查證,山訸確實是村裡的,也是山家的孩子,根本不是什麼網傳的“混血王子”。

一切都不過是人設而已。

記者:方浩

攝影:方浩

最新章節
熱門排行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