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之詭境

夢之詭境
書名:夢之詭境
類別:社會都市
狀態:連載中
作者:虛玄錄
更新:2022-11-25 15:34:29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夢之詭境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在這個虛實交錯的世界中,所有人都是棋子。要麼逐漸虛化。要麼徹底死亡。要麼為了親人,跟隨我,舉起最後的堅強。

液態慾望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那弓箭四周籠罩一圈冰霜,所過之處,溫度卻驟然升高幾分。

其速度快的離譜,風還未到,箭已先至。

是誰?又想殺人滅口嗎?

就在那弓箭快要射中柳無影時,柳無影的身體突然化成一道黑影消失不見。

那弓箭撲了個空,氣得直接把周圍的花木小道砸得粉碎。

弓箭穿透地面砸入水中,頓時濺起十米巨浪,就在巨浪化成滴滴淚珠想要落下之時,驟然凝固成冰塊。

一個十米高的冰花就這樣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這威力…也太大了吧。

“是誰?”柳無影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我朝聲音望去,發現柳無影竟然已在百米之外。

“公孫雪。”

好甜美的聲音,婉轉悠揚,更像是天外來音。光是聽著,就能心生甘甜,淡卻苦惱。

說起來,這裡其他妖孽都聚齊了,就差這個公孫雪,我不禁好奇地望向聲音來處,頓時呆住,連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

我的天吶…人世間怎麼會有這般漂亮的女子?

面比銀盤,蛾眉月嘴,膚勝凝脂,明眸秋水。纖腰素裙,婀娜玉腿。今生一見,來世無悔。

我不由想起一句話: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只見公孫雪的腳尖陸續點在那十米冰花之上,就這麼輕輕飄到我的身前。

“善惡有報,天道輪迴。柳無影,你先殺方凱,又想廢我兄長,是欺若愚班無人嗎?”

兄長?我何時成了她兄長?我壓根不認識她啊…

“今日有我公孫雪在,看誰敢動兄長一根汗毛。”公孫雪冷冷說道。

“四個月入地境,這般天賦,遠勝柳某。也罷,我今天就給姑娘這個面子,但此事事關我的聲譽,還是希望姑娘不要過多幹預。”

這柳無影的氣質當真不俗,一般人想裝都裝不出來。

“逍景陽,今天你必須說出個所以然來。”

“昨天放學我和夢涵露,江楓,於曉火四人一起去人中仙吃烤魚,這一點可以找人中仙老闆作證。在去的過程中,我們遇到了方凱。”

“我前天剛到學院,而方凱是在一個星期前消失。我和他之前從未碰過面,而他卻接到一個任務,就是殺我。”

我抬頭望向第一層的江楓大聲說道:“小江,方凱見到我們第一句是說的什麼?你還記得嗎?”

江楓愣了愣,然後大聲說道:“哥,這個我當然記得。他上來第一句就問:你們誰是逍景陽?”

我繼續問道:“當時周圍可有其他人?”

江楓回道:“沒有。”

我朝江楓豎了個大拇指,回頭看向柳無影說道:“我和他既然不相識,那他是怎麼知道我們四個人中有一個人叫逍景陽的?”

“如果他知道我的長相,那又怎麼會問誰是逍景陽呢?所以說他肯定不知道我的長相,他能找到我一定是有其他人給他指路。”

“可我當時觀察過四周,根本沒有其他人跟著。”

“當時大概是下午五點鐘,我也查了方凱的通話記錄,在那個時候的確有人和他透過一分鐘的電話,這也印證了我的猜想。”

柳無影冷哼一聲:“所以你就懷疑我了?”

我把手別在背後,邊走邊說:“在我和他第一次交手之後,我發現身上有一股方凱的元素力,怎麼都驅散不掉。”

“而且我總感覺身後有一雙眼睛盯著我,所以我就猜測,難道問劍者也有類似控物者的鎖定技能?”

“於是我就在一個偏僻的地方找到一顆大樹躲了起來,結果方凱還真找到我了,這似乎也證明了我的猜測是對的。”

賀義舟嚷道:“問劍者只有劍意感知,哪來的鎖定技能?問劍者要是會鎖定技能,誰還選其他職業?你這理論課真是白上了。”

這哥們,到底是在幫我還是在損我,我合理懷疑,他自己都不知道…

我忍不住笑道:“賀兄說的是,我昨晚回家後也覺得不對勁,然後我就上腦洞查了查,才知道,這問劍者根本沒有鎖定技能。”

“所以說當時我感覺到有雙眼睛一直在盯著我,其實是真的有人在盯著我。”我望向柳無影問道:“柳兄,是不是你啊?”

柳無影冷哼一聲:“你想多了,我可沒那種偷窺的嗜好。”

“你有沒有偷窺的嗜好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有偷窺的本事。其實夢涵露不僅拍了照片,還錄了影片。”

我望向夢涵露,夢涵露朝我點了點頭。

只見她的面前出現一個粉色螢幕,很是可愛。螢幕中正是方凱死亡的地方,只是那地方空無一人。

突然,空氣扭動了幾下,黑影凝聚,眨眼功夫,一個穿著星海學院校服的背影,就這樣憑空出現在螢幕上。

“這…這不是潛行者的核心技能嗎?”洛媛驚訝的聲音傳來。

“洛學姐說的沒錯,這個技能就是潛行者的核心技能:影匿!”

“所以我之前總感覺有人看著我,但就是找不到人,原來是因為那人隱身了。方凱之所以找到我,就是那人通風報信。”

“事實也是如此,之前和方凱通話的人,的確在那個時候又給方凱打了個電話。”

我看向柳無影,笑道:“這星海學院的眾多學員中,只有九個人步入了地境,我們叫他們九大妖孽,而覺醒成為潛行者的,只有…”

“我裡個擦擦,還真是你。看不出來啊,你小子平日裡那麼正派,竟然也會殺人?”王大超粗獷的喊道。

“我…我是被冤枉的,一定是有人故意穿星海學院的校服想陷害我!”柳無影急得大喊。

“那柳兄一定有什麼仇人吧,不然誰會故意害你呢?可柳兄,你是個謙謙君子,應該沒有仇人啊。”我笑道。

“不,不對!逍學弟,你有所不知。雖然我們學院只有我覺醒成潛行者,但是,會影匿技能的人,可不止我一個。”

柳無影又恢復成淡定模樣,目光死死盯著慕容蘇:“還有一個人會,那就是他。”

“你胡說,慕容蘇怎麼會影匿技能,他的職業是暗殺者。”洛媛焦急地說道。

這本人還沒說話,洛媛先急了…不簡單。

我雖然到過天境巔峰,可我一心只想著突破,對職業技能沒有一點研究,難道覺醒後還能學習別的職業技能?

我望向夢涵露,夢涵露似乎看懂了我的意思,連忙走到我的面前,踮起腳尖在我耳邊低聲耳語。

“有些天賦異稟的人,的確可以在覺醒後隨機領悟一個其他職業的技能,哪怕是核心技能也有機率被領悟到。”

我去…所以說慕容蘇還真有可能會影匿?

“你怎麼知道慕容蘇會影匿?”

我倒也不慌,我還有其他證據。

“實不相瞞,自從慕容蘇來了坐照班,我就只能當第二。我心裡不服,就一直偷看慕容蘇修煉,想了解他的技能再打敗他。”

“一次偶然,我發現他居然會影匿。那時我才明白,我和他的差距,實在太大了…”柳無影嘆了口氣。

再怎麼說柳無影也是第二妖孽,居然親口承認與慕容蘇的差距,慕容蘇到底有多強…

“慕容蘇想殺方凱他也承認了,他完全有可能在被你發現後,躲起來換身校服栽贓於我。”

“柳無影,你好陰險!”洛媛大喊。

“知人知面不知心,洛媛,你怎麼就知道慕容蘇沒有心機呢?”柳無影大笑道。

“逍景陽,慕容蘇雖然嫉惡如仇,但他絕不是陰險小人!”洛媛急道。

唉…

“蘇兄,你真的會影匿嗎?”我望向慕容蘇輕聲問道。

慕容蘇稍稍點了點頭。

他還真淡定啊,都這時候了,還閉著眼。

“哈哈…逍景陽,你該去調查慕容蘇了,難不成你還有其他證據?”柳無影大笑道。

“誰說我沒證據了?”我冷笑道。

“什麼,你還有證據?”柳無影的身體連連倒退。

“我怕錯怪柳兄,所以就多準備了一點。”

我走向洛媛,把臉伸到她面前說道:“洛學姐,用你的腦機開啟紫外線拍照,看看我長什麼樣?”

“啊?”

洛媛愣了好一會,然後突然大叫一聲:“鬼啊!”

我連忙拍了拍她的肩膀,喝道:“冷靜!這世上哪有鬼?你看到的是方凱的血。”

“怎麼會是綠色的…”洛媛顫抖著說道。

“正常血液在紫光下,是棕色的。但虛化體的血液有所不同,在紫外線下是綠色的。”

“我昨天由於身上沾了方凱的血液,洗了兩小時的澡,但總感覺洗不乾淨,起初我以為是心理原因。”

我走向柳無影繼續說道:“但我後來才意識到,我對血液是沒有任何心理陰影的。”

那次車禍,我和李若汐足足在血泊中抱了三個小時。

起初是因為我們害怕,不敢接受現實,兩個人才選擇抱在一起,到後來我們不得不面對車禍已經發生的事實。

當時我們渾身是血,在血泊中呆久了,也就對血液麻木了。

“後來我就懷疑,是不是虛化之體的血液很難被徹底清理。然後我就試了各種方法,最後發現這血液在紫外線下呈綠色。”

柳無影似乎是怕了我,我朝他走一步,他就向後退一步。

“柳兄,虛化之體最大的特點,就是免疫死物。想要殺他,就必然會沾上血液。”

“剛剛王大超最先對我動手,慕容蘇也伸手接過匕首,我趁機檢測過了,他們的手上並沒有綠光。”我對著柳無影笑了起來。

“其實我一開始去坐照班時,並沒有十足的證據,證明你就是兇手。”

“沒想到你本就想陷害慕容蘇,一聽我說他是兇手更是急不可耐,伸手便抓他的衣領。可恰恰就是這麼一抓,把你自己暴露了。”

我走到柳無影的身前,笑道:“柳兄還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柳無影不再後退,而是淡淡地說道:“是我太急,所以才被你發現。逍景陽,你果真不一般,柳某佩服。”

“逍景陽,有這線索,你居然不跟我說?你是不相信我嗎?”夢涵露連忙追來。

夢涵露朝我使了個眼色,我看明白了,她是怕柳無影逃跑,所以才故意跟過來的。

怎麼感覺,她跟我學壞了…

“不好意思,下次一定跟你說。”我假裝道歉。

“這還差不多。”夢涵露輕哼一聲。

“柳兄,方凱明明有意識,你肯定知道這一點。他明明是個好人,可你為什麼要殺他呢?”

我看向柳無影,柳無影突然笑道:“因為他中印了,我殺他就是為他解脫。”

“你趁我去追慕容蘇時,把方凱殺了,其實你是想殺人滅口吧?”

“沒錯,我本來想把方凱的通訊器拿走,確保萬無一失,沒想到你那麼快就回來了。”柳無影笑道。

“這個純屬巧合,慕容蘇他跑太快了…我是實在追不到,就只能回來了。”我無奈地說道。

“我以為你們走了,方才現身。我穿校服是為了跟蹤你時,不引起你的注意,沒想到被你們拍到了。”

“殺方凱我承認,但你說的那什麼教,這個我是真不知道。”柳無影道。

我望向夢涵露,夢涵露朝我點了點頭。

我繼續看向柳無影說道:“我知道你不會承認的,但是我有證據,你就等著鬼主派人抓你吧。”

柳無影睜大了眼,喊道:“不可能,你怎麼還有證據?”

我笑道:“抓你的人到了,就在你身後,你去問他們吧。”

柳無影連忙回頭,過了許久,然後猛地轉回來,大喊:“逍景陽,你竟敢騙我!”

他的手上瞬間多出一把黑色匕首,直接刺向我的喉嚨。可匕首到了一半,就再也沒動靜了。

“奇符:定身咒。”夢涵露喝道。

只見柳無影被一圈白色陣法包圍,其上有諸多奇異文字,而且整個陣法在不停旋轉。

就在柳無影轉身之時,夢涵露就已經開始畫符了。不得不說,我和夢涵露的配合越來越默契了。

“柳兄,你可不是虛化之體,陣法對你有效哦,我其實沒有證據證明你是歸墟教的人。”

柳無影大怒:“那你還不快放了我!”

“不過馬上就有了,對吧,小煎蛋。”

“你!”

小煎蛋就是柳無影與方凱通話時用的另一個號的暱稱。

我把他的匕首遞給夢涵露,然後剛要去摘他手上的戒指。

就在這時,天空突然電閃雷鳴,我連忙朝天上望去。

烏黑的雲海之下,一個血紅色雷雲正死死地盯著我。

你大爺…這不是鴛鴦鎖靈陣嗎?

難道黑袍人來了?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