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贖小可憐男配後我死遁了

救贖小可憐男配後我死遁了
書名:救贖小可憐男配後我死遁了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棲風念
更新:2023-03-07 01:08:22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救贖小可憐男配後我死遁了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穿書局的黎諾接了一單艱鉅任務。上司告訴她:“劇情嚴重崩壞,男配本該受盡折磨與欺凌而黑化,但卻因為心中善念太深,到現在還是個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他不黑化,劇情沒法走啊。”黎諾有數了,“除了黑化還有別的要

液態慾望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黎諾在宮裡養傷,聽來人稟報傅沉歡提親的事後還愣了一會。

她不擔心安王夫婦的反應——第一傅沉歡實力初顯已鋒芒不可擋,放低姿態提親,只會被人暗暗戳脊梁骨,安王自樂得見;第二,傅沉歡為人滴水不漏,連尋個由頭整治他都不容易,這些年皇上一直想在他身邊安插個自己人,如果把安王之女放到傅沉歡身邊,確實比利益捆綁的棋子更聽話,用起來順心順手。如果能尋到機會安個罪名給他,或直接置於死地,對他們來說是不費力氣解決一個心腹大患。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退一步講若傅沉歡有一天真的造反成事,安王他們也指望靠這層關係,從傅沉歡的刀口下活下來。

雖說傅沉歡與他們之間算得上仇深似海,但這個事,橫看豎看,對他們百利無一害,他們絕不是骨氣硬到推掉送上門利益的人。

“就是有一點,”系統說,“皇上會不會答應,畢竟傅沉歡這般銳不可當,安王是皇親國戚,他們兩個結為親家難道他不會害怕嗎?”

黎諾看法不同:“傅沉歡上門提親和安王主動結親還是有很大區別的。無論安王心中有多少算盤,他肯定更盼望傅沉歡死。他死了,也就沒有人有實力起兵造反,就不存在威脅了。更何況,他不會輕易放下殺子之仇。”

“況且皇上明白,就算有一天傅沉歡真的造反了,那也絕不是為了扶安王上位而反的。”

系統:“有道理。看來這事穩了。”

黎諾懶懶嗯了一聲。

她知道這事穩,但是沒想到傅沉歡動作那麼快,他真的像她判斷的那樣,對待感情認真而虔誠。

黎諾託著腮嘆了口氣。

又問道:“我讓你跟監測部對接,結果怎麼樣了?傅沉歡是不是將我中的毒逼到自己體內了?他不會在他命定結局之前就毒發身亡吧。”

系統說:“是。但監測部說了,沒有異常。傅沉歡完全控制得住。”

“這是什麼毒?”黎諾想了好一會兒,“他下手一回,為什麼不用見血封喉的毒藥?”

系統說:“安王那種人渣,哪會讓傅沉歡見血封喉那麼痛快,不想讓他死那麼便宜唄。”

這麼說,這毒藥更沒那麼簡單:“所以到底是什麼?”

“短時間查不出來。那邊說如果想知道,只能姐姐你在這親自查。不過我覺得沒必要,雖然傅沉歡中毒,但既然可控,就不用太在意。”

“這個事……真是失誤。沒想到他會做到這種程度。”黎諾似乎並沒太放心,揉揉頭髮,有點煩。

系統很樂觀地勸:“沒事的,真沒事。當時情況那麼緊急,你不能完全確定傅沉歡是否躲得開暗器,撲上去擋無可厚非。咱們都以為他幫你壓住毒性就是了,沒想到他這麼傻,竟然會把毒全部收到自己身體裡。不過真沒什麼的,管它什麼毒呢,無非就是以後毒發時受點苦,遭點罪,傅沉歡壓制得住,不會影響結局的。”

唉,它懂什麼呀。

傅沉歡沒中毒還好說,可現在他身體內有一道如此兇險的毒,萬一她死後,他一個想不開任由毒發跟她殉情怎麼辦?

哪怕是一點可能性,也要杜絕才是。

她必須想個辦法,確保他絕不會自盡。

顯然這事系統提供不了什麼好主意,黎諾自己也覺得腦子亂:“再說吧,這事肯定不能這麼算了,我再想想。”

天色漸暗,夕陽漸漸西沉。

“小郡主,鎮護將軍到了。”一個宮人進來稟報。

黎諾眨眨眼,掀開被下床奔出去。

傅沉歡正往這邊走,一襲玉白色長衫風華絕代,暮色中他眉目如畫,幾乎襯得山河黯然失色。

“沉歡哥哥!”黎諾察覺自己竟看呆一瞬,忙甩甩頭,跑上去歡歡喜喜一把抱住傅沉歡手臂,仰頭望他,“你真的來看我啦!”

如今傅沉歡鬆了口,許多事情她都可以做了。

傅沉歡眉眼無奈,語氣卻溫柔,“慢些,傷還未大好。”

黎諾乖乖收斂了些動作,看一眼傅沉歡的腿,小心扶著他,“知道啦。快進來,快坐下。”她挨著他坐下,連聲問他:“沉歡哥哥你腿痛不痛,都是我不懂事,又害你走了這麼長的路。昨天我不該說讓你再來看我的。”

傅沉歡望著她那清澈眼底的滿滿疼惜,心底一動,柔聲道:“不痛。”

他微啟唇,想如她一般說出溫暖關切的話,想了好一會兒,最終只低聲說:“這兩日有好好喝藥嗎?”

黎諾笑盈盈的,活力滿滿:“有呀,我都好了。本來就是皮肉傷嘛,沒什麼事。”

傅沉歡不覺微笑。

“哎,你眉毛上落了一點灰,”黎諾邊說抬手去拂,眼珠靈動一轉,改為湊近輕輕吹去,“好啦,沉歡哥哥,你眉毛長的真漂亮。”

她真心讚歎,眼睛亮晶晶的。

傅沉歡身體有些僵硬,雖然這並不是黎諾第一次親近自己,可到底是不同的。

他心中已認定,這是他的未婚妻了。

傅沉歡不由自主,慢慢試探握住黎諾溫熱的小手,心跳不由自主的怦然如鼓。

“呀,你的手怎麼這樣涼?”黎諾神色未變,甚至很自然地將他的大掌包裹在雙手中,“倒春寒最冷了,你總不會好好照顧自己……唉,日後只有我來費心啦。”

她說的煞有其事,笑眼彎彎,說不盡的嬌憨靈動。

傅沉歡被她逗的忍不住牽唇一笑。

反應過來她的“日後”所謂何意,白淨的的耳根微微泛紅,這副模樣竟添了幾分少年氣。

黎諾本望著他笑,忽然眨眨眼,湊近了幾分,“沉歡哥哥,你眼下有些黑青,可是睡得不好麼?我給你配些安神的藥吧。”

傅沉歡溫聲道:“不打緊。”

黎諾嗔他,“不許總是這樣,什麼事都不打緊。是不是傷口痛夜裡才睡不好覺?”

“不是。”

“不許悶著,一定要與我說,真不是嗎?”

傅沉歡無奈低笑,“真的不是,傻姑娘。”他未意識言語寵溺,“只是近兩日頻發噩夢,醒的早些。”

“噩夢……什麼夢?”黎諾呆了一下,立刻急急問道,“你做了什麼噩夢?”

見她神色惶急,傅沉歡忍不住微笑道:“無礙的,一個夢罷了,我又不是玉瓷做的,哪有那麼脆弱。”

黎諾壓下心中隱隱不安,雙手捧著他的臉,“我不管,你比玉瓷金貴多啦,你告訴我到底做了什麼夢?”

傅沉歡心軟的一塌糊塗,他不過隨口一說,她竟也這般認真。

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伸手輕輕捏了捏黎諾的臉頰。

那觸感極是柔軟,傅沉歡後知後覺面上一燙,收手微微搓了下手指。

他無奈道:“有些記不清了,約莫是個很黑的地方,空間狹小,倒也不是什麼可怕景象。”

“不要緊的。別擔心。”傅沉歡嗓音極溫柔,他才發現,原來情動竟是心尖鈍痛的滋味。

很黑。

空間狹小。

黎諾一顆心徹底沉下去,臉色微微發白。

她一下子沉默,似有心事,傅沉歡瞧得分明,“諾諾,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其他事?”

她的樣子,似乎不僅僅因為他被噩夢所擾才這般,她看起來有些緊張。

黎諾暗暗穩定心神,壓下腦中千頭萬緒。

摸著傅沉歡筋絡分明的手背,有了主意。

她低聲道:“沉歡哥哥,你騙我。”

“我剛才無意摸到你的腕脈,”黎諾抬眼,明明心疼又不忍心真的責備,“你脈象沉澀,是中毒跡象,你騙了我對不對?是不是那天你把我身體裡的毒引到自己體內了?”

傅沉歡一怔,輕輕收回手。

他卻是疏忽了,也未想到諾諾醫術這般精湛,竟然察覺的到被他體內沉痾的毒。

他不該去握她手的,這下倒讓她擔心了。

“我……”傅沉歡想了下,溫聲解釋,“諾諾,你並無內力,絕不可承受此毒,但對我來說卻並不兇險,用不了多久我便會將它化去。”

黎諾愧疚極了,“……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她比他矮上許多,低頭說話時便只能看見她烏黑可愛的髮髻,傅沉歡微微彎腰,這個角度他眼睛極明亮,“怎麼能是連累,分明是你捨命救我……”

他說不下去,這世上再不會有人像她這般待他了。

黎諾還是慚愧,輕聲道:“沉歡哥哥,我是不是太勉強你了?我怕我的付出對你來說是負擔……你應該和自己真正喜歡的人相守一生才對……”

傅沉歡道:“你怎麼知道,那人便不是你呢?”

黎諾愣了下,抬眸撞入傅沉歡溫柔明亮的雙眸。

傅沉歡與她對視片刻,終是在她澄澈至極的隱隱歡喜中敗下陣來。

微紅了耳根,側過臉去。

黎諾問:“真的?你——你什麼時候喜歡我的?”

拋開別的不說,這個問題她是真的有點好奇。

傅沉歡眼睫微顫,無聲看了她一眼。

黎諾暗暗失笑:傅沉歡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大將軍,他的名號鎮山河,制外敵,在感情面前,竟然這麼容易害羞。

“好啦,我不問了,你和我心意相同我就很歡喜啦。現下重要的不是這個,”

黎諾輕輕捏住傅沉歡袖口,細白手指再一次搭在他腕脈上,“沉歡哥哥,給我點時間,我幫你解毒。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我不想讓你一個人默默化解那麼辛苦。”

傅沉歡未說任何多餘言語,只摸了下她細碎的額髮,“好。謝謝諾諾。”

“不許道謝,我承諾要一直護著你的。”

傅沉歡微微笑了,他眉目溫和細緻,屈指輕輕蹭了下她鼻尖。

落日薄輝映照在窗欞上,挺拔清雋的男子和嬌柔少女相對站立,無端繾綣,滿室溫柔。

傅沉歡看眼窗外,“諾諾,今日天色已晚,你還養傷該早些休息。”他微微彎腰,聲線清淺溫柔,“我明日再來看你。”

“不要,你別來了。”

黎諾忙搖頭:“你也還在養傷呢,我不想你走太多路。”

看傅沉歡微微動唇,不用說她也知道他肯定又要說沒關係,黎諾搶先道:

“沉歡哥哥,我們來日方長,對不對?”

她彎著笑眼哄他,“你聽話。”

傅沉歡沒立刻說話,片刻後,他低聲問,“諾諾,我可以……我可以抱你一下麼。”

他聲音越來越低,待說完後白皙臉頰已經染了薄紅。

黎諾忍不住笑,輕輕張開手臂:“吶。”

傅沉歡不覺淺淺彎唇。

上前一步,珍重地攬住她,彷彿圈攬世間獨一無二的瑰寶。

他旁的什麼也不做,就這樣抱著。時間一久,黎諾竟開始覺得有些超脫自己掌控的彆扭緊張來。

這種緊張似乎不可以被識別,因為一旦自己察覺,它就會欺負人般愈發蔓延。

黎諾暗暗嚥了咽口水,男子氣息如雪松般清冷好聞,卻也沉厚陌生。被他抱住,彷彿被封在無處可避的空間,鋪天蓋地都是他的氣息。

她從未和男子這般親近過,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臉也越來越紅。

她太高估自己了,平常撩撥的話張口就來,勾人技巧也爛熟於心——那都是課上教過的。可是現在……現在……

黎諾覺得自己越來越熱,真的受不了了:“你你你……你還沒好麼……”

卻聽頭頂傅沉歡低笑一聲。

下一刻,他放開手。

黎諾的目光哪都敢放,就是不敢像之前一樣大膽直白放在傅沉歡身上。

她雙手捂臉,欲蓋彌彰地扇風:“天氣熱……哈哈……”

傅沉歡滿是笑意的眼眸清亮,比方才更加動人。

側頭看她,沒忍住,輕輕捏了她微紅的臉頰一把。

黎諾下意識揉揉。

傅沉歡低眉一笑,諾諾,你可知我有多喜歡你。

她在他面前,實則甚少害羞。除去初相見時的羞澀,此後的告白都是坦率至極。

這讓他一度覺得,她年紀小,尚不知事而不懂情愛,心中對未來總隱隱不安。

而此刻,她這樣嬌美動人的害羞,讓他憐愛之餘,更添安心——原來這個大膽的小姑娘也會不知所措。

……

傅沉歡走後,黎諾發了一會呆。

但也不過片刻,系統上線提醒:“姐姐,傅沉歡頻發噩夢的事你怎麼看?”

黎諾慢慢回神:“……這個劇情竟然提前了這麼多。”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