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化月亮

融化月亮
書名:融化月亮
類別:現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春滿池
更新:2022-12-22 23:06:25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融化月亮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蘇青杳以為她和樓祁一輩子不會有交集。一個天之驕子,眾星捧月,一個毫不起眼,低如塵泥。他身邊從不缺女生,她只敢在角落偷看他。偶然的機會,沒有外人的時候,兩人靠坐在一起看書。他喚她小知了。送她詩集。她以為

喬若星顧景琰顧總太太把你拉黑了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氣氛僵了半秒,寸頭刺青男腆著臉迎過去,巴結道:“原來是祁哥的女人啊,嗨,早說一聲,兄弟們把人送包廂裡去。”

小混混們給林蟬和安佳讓路,送兩人進入包廂。

安佳把保溫飯盒重重扔檯球桌上,雙手環胸用力翻個白眼:“你整天都在跟誰混,這幫都是些什麼啊,小心我告小奶奶去!”

樓祁不作聲,眸色深深盯著林蟬,問:“嚇到了?”她這麼膽小,當時一定嚇壞了。

林蟬心臟還在飛快跳動,搖頭:“還……還好。”

從上衣口袋中翻出一顆薄荷糖,樓祁薄唇微啟:“手。”

慌忙伸手,薄荷糖落在掌心,林蟬聽見樓祁散漫地說:“吃顆糖,壓壓驚。”

他現在居然隨身帶著糖。

薄荷糖的清涼甜味在口腔炸開,林蟬嘴角忍不住勾起。樓祁餘光瞥見,眼帶笑意。

周旭陽開啟飯盒,嘴裡碎碎念:“我和樓祁在這裡玩一年了,他技術好,那幫小混混想趕他走,我祁哥什麼人啊,輪得到別人說話……嘶,真香!我能吃嗎?”

他舔著嘴唇饞道。

安佳輕嘖一聲瞪他:“小蟬做的,你問她給誰吃。然後呢!”她敲敲桌子。

周旭陽作勢從飯盒袋子裡找出筷子,笑道:“樓祁一打十,把那幫人都打趴下了,而且是各種意義上的打趴下。從此再也不敢撒……誒!幹嘛啊!”

他手上的筷子直接被樓祁奪走。樓祁默默地斜睨他一眼,端走飯盒:“你吃過飯了,滾。”

被噎得無話可說,周旭陽拽起一根球杆開始抑鬱地打檯球。

安佳嘰嘰喳喳地找林蟬談論顧霆,周旭陽疑惑地看過來,問:“什麼人?”

“小蟬鄰居哥哥,巨帥,還是警校學生,未來的警察呢!唉,真帥!”安佳說著,吸溜了一下口水,星星眼嘆道。

周旭陽眼神黯了黯,嫌棄地說道:“花痴。”見一個愛一個。

他幾乎咬牙切齒地撞出白球,白球飛快飛出,在臺球桌上飛速撞擊,卻沒碰到任何一個球。

安佳看了一會兒,開始嘲笑周旭陽技術不行。周旭陽不服氣地問安佳會不會打檯球。

安佳:“我怎麼會啊?”

兩人吵吵鬧鬧。周旭陽開始指導安佳打檯球,貼著她的手,時而暴躁時而耐心。

林蟬坐在一旁看著他們倆鬧,忍不住笑了。她忍不住偷看樓祁,樓祁吃相很優雅,不緊不慢的,但速度並不慢。

聽周旭陽剛才的意思,樓祁不僅僅檯球上打贏了那幫小混混,還有過肢體衝突,但他都贏了,才會受到那些人的尊重。

難怪,暑假在舊書店,那些小流氓見到樓祁會這麼低聲下氣的。

樓祁把空飯盒整理好,輕聲說:“小知了,沒想到你手藝這麼好。非常好吃。”

心漏跳一拍,林蟬眨了眨眼,緊張地問:“真的!你喜歡吃嗎?”

“當然,在我心底跟外婆一個水平了,小知了很厲害啊。”樓祁點頭,看著周旭陽嗤笑一聲,“讓那傢伙吃,就是暴殄天物了。”

他誇自己的飯菜做的好吃。林蟬輕咳一聲,小聲說:“以後,有機會,可以多做給你吃。”

“我會天天期待你的飯菜。”樓祁笑眯眯地打趣。

像是一個承諾,林蟬別開臉,偷偷勾起了唇角。

她和樓祁之間的關係,似乎更近一步。

安佳學了半小時檯球就嫌難,坐在一旁擺爛了。周旭陽靠著球杆嘲笑她:“你做事情真是三分鐘熱度。”

樓祁拿起球杆,回頭看林蟬,挑眉問:“感興趣?”

林蟬撓撓頭,她從沒接觸過檯球,連球杆都不會握,看著檯球桌愣神。

看出林蟬的心動,樓祁給林蟬挑了根輕點的入門杆,自己伏在球桌上演示了一遍。

他筆挺的上身幾乎貼著球桌,長腿微微曲起,隨著手裡推著球杆動作起伏,衣角微微扯開,露出一抹腰線,隱約可以看見緊實的腹肌。

林蟬別開眼,耳根子通紅。

他五指握著球杆握手,另一手墊在球杆下形成支點。他微眯起眼,眼神專注,視線,球杆,形成一條直線。瞄準白球,一杆推出,球杆清脆地撞上白球,白球飛快彈出,撞上紅球,紅球應聲落入球洞。

乾脆利落的動作,樓祁直起身擦球杆,問:“看明白了嗎?”

林蟬點點頭,學著樓祁的姿勢,拿著球杆。樓祁看她小巧纖細手握著粗直的球杆,不知為何腦海裡想到很多奇怪的畫面,氣血翻湧。

輕咳一聲,樓祁握住她的手,幫她調整握杆的手勢:“要這樣拿。”

林蟬僵著身體,手指都不知道怎麼擺,不住地吞嚥。

握好杆子,伏低身子。她穿著修身的牛仔褲,一彎腰,腰臀線窈窕分明,順著臀線往下,細長的大腿形成一個賞心悅目的弧度。

樓祁眸色漸深,喉結用力滑動。他微不可察地擰緊了眉心,下意識看向周旭陽。

周旭陽還在另一邊和安佳說笑,正要扭頭看向這邊。

心頭一跳,樓祁倏地伸手摁在林蟬的球杆握手上,林蟬愣住了,抬眼看他。

垂眸看著林蟬,樓祁喉結滑動,低聲說:“太遲了,今晚就到這吧。”

林蟬乖巧地放下球杆,看了眼牆上的壁鐘,也是,快九點了,往常是她下班的點了。

樓祁要結束,其他人也沒了玩的心思。周旭陽叫來了家裡的司機,送安佳回家。樓祁攔了輛計程車,和林蟬一塊兒回學校。

剛坐上車,豆大的雨點就砸了下來,拍打在車玻璃上。只是須臾,視野就完全被雨簾掩蓋了。車子打起雙閃,在暴雨中緩緩前行。

司機不耐地抱怨:“雨勢造了一天了,這個點兒突然下了,真倒黴。”

林蟬靠著窗,窗外如注的雨簾拍打在車窗上,“啪啪”作響。窗外閃爍的黃白車燈和紅色剎車燈融成一片,分不清你我。

窗玻璃隱約反著光,她看見閃爍的燈光下自己的臉忽隱忽現,她左手邊,樓祁靠著車座椅背閉目養神。蒼白的臉在光裡也若隱若現。

車內電臺,主持人聊完天,開始放歌。

“那一年放肆的自由,就這樣牽起你的手……”

林蟬瞳孔微微一顫,側頭看樓祁。樓祁似乎感應到什麼,睜開眼,疑惑地回視她,慵懶地問:“怎麼了?”

“沒什麼……”林蟬搖頭。這是之前他在KTV唱過的歌。

音樂一直繼續,歌手的聲音很溫柔澄澈,繼續唱:“沉默的心為你再次悸動,浩瀚宇宙美不勝收。”

林蟬輕聲重複:“浩瀚宇宙,美不勝收……”

聽到林蟬的聲音,樓祁低低輕笑一聲:“喜歡這首歌嗎?有空唱給你聽。”他知道林蟬那天應該聽見自己唱歌了。

林蟬臉倏地紅了,埋頭不再出聲。

樓祁原本想直接送林蟬回家。但林蟬想去浴場幫外婆打掃。

沉默了片刻,樓祁輕嘖一聲:“隨你。”

車子到了樓祁家附近,他家雖然也位於新城區,但是這片是原先就在的老房子,全是老式小樓房,住的都是達官顯貴,一直沒有拆遷。車子到了這片區巷子口就開不進去了,兩人只能下車。

從巷子口跑進浴場也不過百來米。樓祁下車後將自己的牛仔外套脫下,蓋在林蟬頭上。

林蟬一怔,被樓祁順勢扯到了他懷中,兩人幾乎靠在一起,往巷子裡跑去。

他身上的淡淡木香沒有被雨水衝散,淋了雨後反倒更加濃郁,帶著他的體溫,緊緊熨帖著她。

傾盆大雨阻擋不住,兩人很快就被淋溼了,林蟬的長髮溼成了一支一支。

她腿腳不便,跑不快,樓祁默不作聲地陪著她,林蟬愧疚地說:“你先跑過去吧,不用陪我。”

樓祁的左手靠在林蟬肩上撐著衣服,聽到這話低笑一聲,問:“已經淋溼了,少淋一分鐘的意義在哪?”

兩人終於跑到了浴場雨棚下,看著咫尺間的雨柱,落在前面地上形成小水窪,林蟬渾身燥熱。

再抬頭看身邊的樓祁,恰巧他也低頭看自己。兩人都溼透了,身上的衣服貼著面板,頭髮上滴著水,順著線條分明的側臉流下,在下巴上滴落在地面。

兩人的腳下都聚成了一個小水窪。

相視幾秒,看著對方狼狽的樣子,兩人驀地笑了。

林蟬身上的衣服本就是舊衣服,洗得都透了,雨一淋,幾乎透明。

她內裡不再是之前小女孩才穿的小背心,不知是不是安佳陪她買的。更加成熟。

身材弧度也更加醒目,隱約可以看到兩個漂亮的半圓弧度。像小兔子似的。

像個真正的女人,帶著青澀的性感。

鼻尖發癢,樓祁低咳一聲,有客人從男浴室出來,他眼疾手快從一旁的竹籃裡撿起一條浴巾,蓋在林蟬身上。

林蟬劈頭蓋臉被裹住,還愣神著,樓祁摸了摸鼻子,眼神不動聲色移開:“小知了,你要注意男女有別。”

林蟬懵住,意識到什麼,紅著臉裹住浴巾。

樓祁將人推進女浴室洗澡,讓外婆拿換洗衣服來。自己隨便擦了擦,進了廚房。

林蟬換上了外婆送來的浴場的浴袍,寬鬆的浴袍裹著她,像裹了一條厚被子。樓祁端了碗東西出來到前臺,看見林蟬,樂了:“外婆,怎麼不給小蟬拿件合適的。”

外婆笑道:“那總不能讓小蟬穿我這種老太婆的花衣服吧。”

“那等會兒小蟬怎麼回學校?”樓祁問。

外婆責備地看著樓祁:“反正放假,天下這麼大的雨,小蟬就別回去了。我們家空房間多,小蟬你住一晚,明早再回校吧。”

林蟬一怔,扭頭看樓祁。樓祁意外地沒有反駁,反倒是無所謂地聳肩,挑眉看她。彷彿在確認她的意思。

臉悄悄微紅,她緊張地低頭裝作擦拭頭髮上的水,小聲回答:“那……那就麻煩奶奶……樓祁了。”

“放心,我又不吃人,瞧你緊張的。”樓祁開著玩笑,把碗放到林蟬面前:“薑茶,喝吧。”

林蟬怔住了,看著樓祁還溼漉漉的頭髮,啞然:“你……都沒洗澡就去煮薑茶?”

“我又不像你看著這麼脆弱。”樓祁嗤笑一聲。

林蟬捧著杯子,低頭看深褐色的薑茶,蒸騰的白霧漫開在長睫上凝結成小水珠。她吹了吹熱氣,喝了一口,滾燙熱辣的姜味沁人心脾,她鼻尖立刻冒起細密的汗,鼻尖的小痣微微發紅。

樓祁發現這小丫頭鼻尖上的小痣像個妖豔的魔物。平時和她本人一樣毫不起眼,可是偶爾……比如這種時候,就顯得異常的嬌。

嬌得人,移不開眼。

林蟬喝了兩口薑茶,發現樓祁還愣在原地,忍不住關心道:“樓祁,你趕緊去洗澡吧。”

“小知了還挺關心哥的。”樓祁咧嘴笑了,喉結滑動兩下,轉身離開。

捧著碗,林蟬掌心熱乎乎的,心臟也被捂得熱乎乎的。

薑茶很辣,很暖,也很甜。不知他放了多少糖。

甜入心扉裡。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