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蠻修真錄

蠻蠻修真錄
書名:蠻蠻修真錄
類別:網遊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麥子邪
更新:2022-09-23 08:01:18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蠻蠻修真錄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線上閱讀,沙雕小強型成長女主VS超強瘋批符陣大佬男主 上輩子徐蠻從九歲開始做凌淵的婢女,陪他從人間一路走到修仙界大能,眼看他為個女人墮了魔。 徐蠻也愛慕著凌淵,便也只好跟著墜了魔,最終落得個慘死的下場。 不過幸好,徐蠻重生回來了。只是她重生的這個點有些很尷尬,剛去向凌淵表白被打得吐血送回來。 做了一世舔|狗的徐蠻覺得上輩子活得實在太憋屈了,是秘境尋寶不香,還是

萬人之上易楓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這話說完,徐蠻呆呆怔住。

因為就剛才那瞬間,她醒悟到個一直意識錯誤的問題。

辛追喜歡著她,她並不喜辛追而戀著凌淵。就如同她喜歡著凌淵,而凌淵卻心慕著傅琳琅一樣。

這才明過來,假如一人不喜另一人。哪怕對方有再多的情深,對他來說也只是個會讓人感到頭疼與排斥的負累罷了。

所以,哪裡是凌淵太過冷硬與絕情的錯,而是她一直在勉強的惹人不快而已。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多麼寂寞又惹人厭的錯付一場,真真是個另人自我厭棄到吐的醒悟。徐蠻心肺巨疼地抬手捂面,艱難地忍回眼中溼意。

“怎麼了?”見她有異,辛追也跟著懸起心問道。

徐蠻久久才把手拿開,雙眼泛紅地看向桌子對面的男人嘆了句無事。好在她已下定決心摒棄這些煩雜不幸過往,所以痛感感來得猛也散得快。

是以,再次對上辛追的眼時,眸中飄渺含霧卻語氣沉沉道:“我剛才對你說的這些話可不是玩笑,希望你也能認真對待。如果你能明白過來,把咱們放在友好無負擔的位置上,那咱倆還能處處看。若是還一心執念,那以後除了正事上的,咱們就儘量少來往吧。”

徐蠻邊這麼說著,邊以己渡人的想著。只怕凌淵拒絕她時,就如同她此刻拒絕辛追一樣的吧?

迫不及待地欲甩開這負累,還歸她整副身心的輕快。

原來如此啊,原來如此!

看似至少年就相伴著,又一起走過了快四百年歲月。卻壓根不是什麼竹馬與青梅日久可生情,或是什麼近水樓臺先得月之類的,而是兩顆心分明隔著蒼海一樣的距離。

見人面色不愉地不言語看向窗外,辛追也靜默住望著她的側顏深思。上輩子他終於得見她時,她已成了那副慘狀。

而這輩子,她還活著坐於面前。無論哪一顰一笑或是生氣與此刻說盡絕情話的樣子,皆是萬般生動得令人欣慰。

他兩世人加起來,除卻父母尚在時,就從未得到過此般的快活與滿足。

所以別的什麼也一時懶得去多想,只要可以這樣近距離的看著她就好。若再有能力護她長壽無恙,便是再好不過了。

思及此,辛追收回眼神淡淡道:“我知道了,也記下了。如果你沒有其它的話要說的,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因為爬那九千九百九十層問心階,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準備的東西太多。

修真這一途,不進則是退,終有天會將壽數給耗盡。所以決心入這一道的人,都在拼盡所有辦法與力量的往上奮進。

邊在腦中安排著外門的諸多事宜,辛追邊起身領先往樓下走去。

徐蠻一時怏怏無話,便也跟在他身後往樓下而去。

出到屋外的剎那,徐蠻就重重吐出口鬱氣的朝四周圍放眼望去。

時辰尚早,但天空已有璀璨灑下遍地金黃。

潺潺聲動的小溪,自路基兩旁彎延遠去。而路基兩旁的泥巴地裡,是一片連一片綠翠匆匆的靈草參次不齊的生長著。

忽而,有風起,讓那些各種靈草迎風搖擺著顯現出葉面上一顆顆晶瑩點點的朝露。

這幕貌似鄉村風野的景緻,不論是白天或黑夜望去,都另人格外的心曠神怡。

死去活來一場的徐蠻將這幕看在眼底,只覺男人這擾心的東西算個狗屁,活著享受從前未曾享受到的東西才是真理。

只是三百多年的相伴,無論是以哪一種方式告別,對她來說都如同拔骨斷根一樣的難受。

迫使得徐蠻不得不雙手捧唇望空,卯足了聲勢地狂氣大喊開:“我徐蠻!從今以後再不入迷途,要奮發圖強的一心向道!!!”

卻不料喊聲剛落,風吹草低見背影的四處靈草地裡,有不少人直起身子看過來。

有些人還在遲疑裡觀望,有些人則大膽地看向徐蠻與辛追所站之處,哈哈笑起的揚聲喊話過來:“辛管事,這姑娘還真有咱們外門的風氣。明個早上再爬問心階時,不定有多少人要像這樣嚎上幾嗓子呢。”

徐蠻再不想似上輩子為奴為婢那樣循規蹈矩與畏畏縮縮地待人了,便壓下尷尬拱手向那人施禮的笑了笑,且心頭只有一句話反覆激盪。

她即是情場失意,那必然是要賭場得意的。爬問心階這種事,豈能難得住她!

因為打開了話匣子,便有更多的人開始向辛追問安與打聽起明日爬問心階的準備事項,已及總結起自己上回失敗的原因與經驗。

在群起的議論聲中,青石道上忽有數道鶯鶯燕燕從不同的屋前田地裡飛奔至徐蠻與辛追所站之處,望向她們心心念念之人。

未免無辜遭受到波及,徐蠻忙與辛追拉開了好一段距離。

可幾名女子還是齊齊把敵視的目光投向她一瞬,這才又重新望回了辛追,滿目的關切細問著他這幾日的身體情況。

過了片刻功夫,這五六名女子皆發現了辛追的不同。

從前他雖也待人溫雅有禮,可無形中似總有著這人未落到實處之感,且眉目中也長年透著股讓人心疼的鬱氣。

而如今這再一細觀,眉目疏鬆之下的辛追。那往日裡清冷的桃花眼裡盪漾著不會過份,卻讓人一眼即暖的親和之態。

莫不是終於有情人相見一,才露出這幅滿足的神態?

眾女子無不妒意滿滿地又向站遠的徐蠻看去一眼,卻又無比心酸地收回視線看向面前的男人。

數顆心共同地認為,反正還沒結成道侶,沒打上標記。這人最後會花落誰家,還是個未知數呢,她又何必退縮。

能入得修真這一途的女子,又有哪個會是膽怯與簡單的。一想通這層,便立刻斂去眼底酸意,只想把最開懷豔麗的一幕展現在喜歡的男人面前。

是以前後不過數息功夫,徐蠻便眼前這群女子的眼波數度流轉,又重歸輕快也圍繞著辛追打聽著明日的事情。

有一剎那,這群女子讓徐蠻想起了凡世皇宮裡的那些妃嬪娘娘們來。

她惡寒地抖了抖身子,又退離了幾大步遠的置身事外。

不過辛追自有一套與人相處的本事,很快就另幾女安靜下來聽侯安排。

又過不多時,副管事江源便由青石路上緩緩而至,他身後還跟著一群低聲笑鬧的人。

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粗粗估計,得有大幾十人。眾人面上不見任何擔憂,興奮已壓過了一切。

待行至辛追面前,江源便拱手施禮道:“採收好的各類靈草已按種類與品相分類好了,只等著與內門接收弟子做交接。而身後這些人,全是跟著去兌換靈石要去洛源集市採換裝備防具的。”

辛追點點頭,看了看他身後的數十眾人群,又看向江源道:“其它人呢,要去兌換靈石去往洛源街市更換裝備護具嗎?”

“他們都言準備好了,欲靜靜心好準備明日的問心階試煉。”江源說。

“嗯。”辛追淡淡應聲,又看向眾人稍稍提高了音量:“既已一切都弄妥,那大家便出發去做靈草交接與兌換靈石吧。”

他這話一落,剛先徐蠻還覺得略寬暢的青石板道與屋前場地,一下子就變得喧囂與擁擠起來。

因為這大幾十人,包括辛追在內的。都從腰間的御獸袋中,放出了與自己暫時結契的靈獸。

像外門這種多是練氣期的,最多隻能攜帶速度與戰力值皆為二階的靈寵。築基期的,可攜帶三至四階。金丹期的,可攜帶五至六階。元嬰期的,可攜帶七至九階乃至十階都行。等到了化神期,也便沒了等級限制,卻也不用御物便也可上天入地一日千里了。

所以,這才是修真界人人為之嚮往與奮鬥的目地。

徐蠻上輩子已修成金丹,乘騎過九速飛寵。這些跟本不入流的二階騎寵,又哪能入得了她的眼呢。

可她仍然羨慕嫉妒得都快流下口水來,手也不安份地想去挨個摸過一遍。

莫說只是個二階二速的垃圾品,可徐蠻卻深知養這玩意極廢錢財與精力,還不一定能養得好。

首先,騎寵本身也是由妖獸魔獸馴化而來,可偏是這個馴化的過程卻不那麼輕易。

先得拿個高於這妖獸等級的仙靈繩去抓一隻回來,再給牠脖子上套上縛心鎖與自身結契。

再跟著下來,還要每間隔一段時日便喂牠一次與本身食肉或食草相關的食物一次,以保證牠的忠誠度與身體狀態不至於下降。

所以修真界的一般情況下,普遍都是高等級的抓捕低等級的騎寵按上縛心鎖,再賣給低等級的以換取靈石供自己用。這也是個漫漫修真途中,賺取靈石的方法之一。

而且還有另一個現象存在,便是很多低階晉升者會在能力升上去之後換掉從前結契的能力與速度低下的騎寵。

因為每位修真者,畢生皆只能契約一隻騎寵,誰都想要更強大一點的。

所以這些隨著主人升上去的騎寵,好一點的是被主人轉賣給其它低階修真者。壞一點的便是殺死牠們,用做誘餌來捕獲更多以他們能力可抓獲的妖獸,弄成騎寵再轉賣給他人來賺取靈石。

不過這種現象裡,前者還是佔絕大多數的。畢竟與騎寵同相處共戰鬥久了,極易生出情感。

也有性子比較固執長情的,跟本不會換掉從低階陪伴自己走過來的騎寵,會以大量靈氣來馴養,讓騎寵跟著自己一起晉階成長。

不過這成長的速度,便要看那種妖獸本身的資質與主人能給予的靈氣有多雄厚了。

所以這才說,養這玩意太廢錢與心力。

上輩子徐蠻被凌淵贈予的那隻九速飛寵拋棄被抓後,很多時候都在想。如果她不貪心要只那麼高階的,弄個與自己實際能力匹配的騎獸,說不定就不會有那樣的結局了。

可誰讓她貪心呢,想著那隻騎寵是凌淵的。她擁有了牠,是不是代表著與他更接近了一步。

哪料到卻根本不是,時至最後他怒而揮掌將她打出老遠。讓她羞恥得死了一顆心,再不願見他。

而眼下,看著視野裡這麼多五花八門的騎獸,徐蠻的心便瘋狂癢癢起來。

她也想弄只自己的騎寵坐坐,哪怕是個垃圾都好。不是碘著臉求來的,不是靠人施捨的,也不是為著某種目地的。

而是憑自己的本事,真正得來的,純粹的去享受那種賓士或翱翔的感覺。

徐蠻邊想邊羨慕得雙眼都在發光,再看一眼過去。女子們身側的騎寵,太多都偏於面相漂亮性子看上去要稍溫和些的。而男子們的則不同,多偏好面相兇惡看似戰鬥力強些的騎寵。

不過管牠們面相再兇惡都好,也不過是個最低階的戰鬥力。如果和三階或三階以上的騎獸打鬥,不用幾息功夫就會被秒成一團肉渣。

所以在修真界裡,騎寵這一物,也損傷死亡極大的。看見他人換新了,也切莫多問前頭那個去哪了。

還不等徐蠻邁步過去細看細摸兩把,卻見眾人已嘻哈笑鬧的坐上了各自的騎寵預備出發了。

她伸出隻手傻傻看著,嘴巴無聲動了動之際卻見一隻修長的手臂朝她面前伸來:“今日要忙的事情還有很多,上來我載你一起過去。”

徐蠻並不欲與辛追再發展出什麼黏膩不清的關係,很想拒絕。可扭頭又看了眼前邊依序行開的男男女女,皆坐於騎獸背上一派逍遙的樣兒。

唯她一人是用兩條腿走過去也太招眼了,不如便忍了這次。

是以,輕輕搭上辛追那隻手,一個翻身坐上了他騎寵屁股後頭拖著的那個……二輪板車上。

被拖著往前慢慢走著時,徐蠻看著四處稀鬆的樹林與大片的靈草地,很想應景地唱一句走在鄉間的小路上這樣的歌謠。

可她又實在不忍去打擾前頭那一群男子,分明和她一樣只是個菜雞角色與能力,還興致高昂地闊談打趣一些山門元嬰級別大佬的事蹟。

也不怕別人知道了,只需動動手指就能碾死了他們。

且看看他們弄得這些騎寵,能飛的也飛不多高,能跑的也跑不了多快。

所以說,這就是一群負責種地的菜雞啊,包括她自己也是。

但徐蠻想著她絕對不要做菜雞中的菜雞,前頭這些菜雞有的東西,她這個菜雞也一定要有。

想她上輩子可是個能御物高來飛去的金丹大佬,雖然也是個菜雞金丹,但好歹也算個金丹修者不是。

而重來的這輩子,卻淪落成了這菜雞中的菜雞,難怪徐福另做鳳凰尾也不做山雞頭了。

沒對比就沒傷害,站在更高的層面,才能看到更美的風景。

想罷,徐蠻緊緊握了握拳,堅定道:“辛追,今日去交接兌換靈石了還要去洛源街市吧。我也要買只騎寵,一定要!!!”

最新章節
熱門排行
同類推薦